牛男

55来打铁铺吧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报纸糊墙 书名:牛男

    当下罗蒙就和肖树林一起回了牛王庄,倒腾出二三十个装杂物用的竹筐,先在竹筐里铺一层土,然后再垫上一层牛粪,最后用铲子把开花的茼蒿菜连根铲起,装在竹筐里。

    打铁铺那边的屋子总共有十九间,每间屋子前后窗台都要放花,每个窗台得放两到三个竹筐。这二三十筐显然还不够,罗蒙过两天还得上山砍点竹子下来,让罗全贵再帮他编一批出来。

    把这些花儿摆上,罗蒙就先拍了几张照,这座青石大院端庄古朴,在金色茼蒿花的点缀下,又泛发出勃勃生机,罗蒙咔嚓咔嚓照了几张,都觉得很是不错。

    拍着拍着,罗蒙一转头,就看到肖树林正坐青石凳上抽烟呢,身后的背景就跟画儿似地,人也跟画儿似地。“给你也来一张呗。”

    “不用了。”肖树林一笑,咔嚓一声就被罗蒙抓拍了一张。

    晚上回去,罗蒙就在常去的论坛发了个新帖,题曰:“厌倦城市生活了吗?向往乡村和自然吗?感觉累了吗?焦躁了吗?厌世了吗?那就来打铁铺吧,寻找心灵深处的宁静。”

    帖子的具体内容如下:

    在彤城市环山县水牛镇靠近大湾村的位置,本人有青石大院一座,大小屋子共十九间,皆为木石结构,二层楼房,一楼可做厨房客厅,每间屋子配备一个灶台,二楼前后两个房间,上面还有一间阁楼,可放杂物也可作房间。

    该大院所有墙面都为青石垒建,冬暖夏凉,租金低廉,交通略有不便,靠近马路,可自备车辆,每日还有班车若干,时间不定。

    大院周围还有荒山一座,目前没有人承包,打铁铺的住户可以就近开垦,体验耕作的乐趣,还璞归真回归自然。

    以下是租房合约具体条款,请认真阅读。

    租金。正面五间大屋,每间屋子年租七千,月租七百,日租五十。两侧小屋共十四间,每间屋子年租五千,月租五百,日租四十。如欲合租者,请自行寻找合租伙伴,实在找不到的,可于本人商议。

    二、水电。水费全免,院中就有古井,井水清冽甘甜不要钱,但是本着环保原则,请勿浪费。电费按度数阶梯计价,五十度以下七毛每度,一百度以下一块四每度,两百度以下两块八每度,三百度以下五块六每度,每月用电三百度以上者,请自行搬离,本大院走的是自然简朴风,不适合奢侈者。

    三、择邻。每位入住者,都有选择邻居的权力,当大院中某位住户给大院带来严重垃圾污染噪音污染光污染或者其他生活上的不便,有三个以上住户向本人反应,则可发起一次投票,若八成以上的住户要求该住户搬离,则该住户无条件搬离,押金全退,剩余租金退一半。

    四、不得拖欠房租水电,经济有困难者,可到牛王庄做工,包三餐,工资可日结。

    五、若有其他问题,住户可与房东协商解决,解决不了的,可以解除合约,若由住户方面提出解除合约,押金全退,剩余租金退一半,若由房东方面提出解除合约,押金退双倍,剩余租金全退。

    以下是打铁铺青石大院的照片若干张,不定时更新,请大家慢慢欣赏。

    (接下来的位置放照片。)

    “老周又发新贴了!”

    “这房子看着不错。”

    “就是偏了点,也没人气,上回打那里过,一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坑爹啊,电费五块六!老周你怎么不去抢?”

    “我个人认为这一条非常合理,一个月用那么多电,对环境造成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他应该为自己的奢侈埋单。”

    “不用空调的话,一个月用不了多少电,一百度以下就按一块四算,可以接受。”

    “青石屋可凉快了,别说空调了,我看连电扇都不用,晚上睡觉还得盖被子。”

    “电磁炉电饭煲也可以省了,那不是有灶台吗,上山去捡点柴火烧就行了。”

    “电热水壶也不用了。”

    “听人说晚上用个篮子把剩菜吊在井里,跟冰箱一个效果。”

    “那是不是都可以不拉电线了?”

    “你傻啊,晚上不得电灯?”

    “还有手机啊,不是得充电?”

    “还有电脑啊,现在的人没电脑能活?”

    “话说,这里有网络吗?”

    “可以拉,这地方比大湾村还靠近水牛镇,就挨着马路,不难弄。”

    “你咋这么了解呢?”

    “上回我去牛王庄干活,路过的时候就看上这个大院了,没想到被老周给抢了先。”

    “要不怎么叫老周呢。”

    “这个是什么花?挺好看的还。”终于有人提到关键性问题了。

    “不知道啊,看着像菊花。”

    “非洲菊?”

    “我说它是菜你们信吗?”

    “不会吧?什么菜?”

    “茼蒿菜。”

    “……”

    “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这菜不容易啊!”

    “年轻的时候叫人摘了下锅不说,老了还得继续站岗,窗台这么高,上边风又大,茼蒿爷爷们,你们辛苦了。”

    罗蒙等了小半天,愣是没等到一个说想租房子的,有些失望地关了电脑,安慰自己说没事,当初刚开始招工的时候,不也一样没人来,瞧这会儿他那牛王庄上多热闹。

    话说牛王庄最近工作效率高了,收完了豆子收玉米,等这批玉米收完了,罗蒙就打算把梯田上那些地翻了种上萝卜白菜芥菜榨菜之类的,萝卜可以腌成咸萝卜酸萝卜,白菜可以弄成辣白菜或者晒成咸菜干,芥菜榨菜也都给腌上。

    这些菜到时候除了放在大水牛乳品做小菜,罗蒙这个牛王庄也能消耗不少,最近来干活的人多了,做的菜也就多了,用不完的话到时候还可以卖给来干活的人,再卖不完就销往永青的那几所高中。

    主要最近人手有点太足,来的人多了,罗蒙也不好叫他们闲着,反正牛王庄上地盘大,可劲折腾吧,东西只要能种出来能收回来,他就不嫌多。

    这天早上睡到凌晨三点钟,黄大仙准时到访,这家伙现在不听闹钟都能掐准时间了,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计时的,反正准得很,前后不会超过十分钟。

    当初罗蒙伤脚,刚搬回家住的时候,这丫两点多钟拖这老鼠上牛棚去一看,换人了,顿时急得团团转,满世界乱找一通,据当天晚上住在四合院的人说,有什么东西半夜挠他们的窗户,嘎吱嘎吱的,听着可渗人了。

    后来三点钟的时候,罗蒙床头上的闹钟一响,这丫拖着老鼠就直蹦而去了,这一路十分顺畅,就是爬窗户的时候费了点事。黄大仙吱吱哇哇冲罗蒙好一顿嚷嚷,罗蒙懒得搭理它,大湾村就这么点大,这都找不到人,还好意思称大仙?

    照例给每只老鼠剪了左耳,又喂了这只黄鼠狼几口灵泉水,罗蒙就下楼漱洗去了,一会儿吃上两个刚出笼的馒头,再喝上一碗热汤,就给罗全贵他们带上早饭上牛王庄。

    再过一会儿等四合院那群人起来,罗蒙还得带他们上大水牛乳品,这些人几乎天天上大水牛吃早饭,每次一去,就跟土匪进城似地,一点都不像水牛镇上的人那么淡定。

    上午罗蒙正跟肖树林正坐食堂里择豆子呢,甘师傅就找罗蒙说事来了:

    “白屋角的老谢头最近急等钱用呢,打算从他们家那山头上伐点杉树下来卖,问我这边有要买的人没有,刚好你这儿不是有一百来间屋子要铺地板呢吗,再加上小二楼,每间屋子得要不少木材,你看咋样?”

    “跟他买能便宜多少啊?”这一批木材肯定得要不少钱,罗蒙最近手头紧,这要是慢慢装修,他这边时不时有收入,倒是也供得上,要是买的急了,就不够钱了。所以要是没差多少钱的话,他还是打算慢慢来,一边赚钱一边装修。

    “你要是买的少,那也差不了多少,要是买得多,起码能差两成价钱。”少了木材厂那一手,买家和卖家都能得些实惠,他这个中间人,也是能多些好处的。

    罗蒙一听两成价钱,就有点心动了,买三十万的木材就能省下六万块,这六万块可是啥事都不费,白来的,能不心动?

    “你等着,我看看他们给我打款了没有。”罗蒙这两天刚刚往极味楼那边出了一批货,主要是枸杞花蜜,枸杞子也有不少,他这边还没有收到进款的短信,马从戎那小子大概还没给他打钱。

    罗蒙这就打算打电话过去催,这批木头得买下来了,实在不行就先买一部分,剩下的过阵子再买,到时候让甘师傅跟人家好好说说……

    “大概得多少钱?”一旁的肖树林就问了。

    “三五十万的样子。”对方没细说,但是甘师傅心里大概也有点底,白屋角老谢头家的那片杉树林不大,也砍不出更多木材。

    “别打电话了,你那笔货款到了也不够用,先从我这边出吧。”肖树林对罗蒙说道。

    “也行。”罗蒙笑了笑,接受了。

    “那我跟老谢头说去了?”甘师傅在这片地方认识的人多,自然也知道肖树林是肖老大的儿子,他这么说,那肯定就差不了。

    “嗯,等价钱谈好了,你就让他们放心砍树吧,过两天我叫几辆车过去拉。”肖树林的运输公司也有几辆卡车,平时用得不多,有大货的时候才开出来。

    “这批杉木的质量,你帮我把把关。”罗蒙最后又交代甘师傅说,毕竟是大几十万的东西,多留点心总是没坏处的。

    “这个我知道,一会儿我就带上木匠老唐上白屋角看木头去,顺便再谈谈价钱。”甘师傅在这片地方当了几十年工头了,能让自己的招牌砸在这批木头上吗?

    “谢谢啊。”等甘师傅走后,罗蒙向肖树林道谢说。

    “没啥。”肖树林淡淡地应了一句。

    中午吃完饭,肖树林就上水牛镇取款去了,回来的时候就给了罗蒙一包钱,整整五十万。

    罗蒙自己也是创业过的,知道一个公司刚起步那两年,根本赚不到什么钱,有点营业务,基本上都再投资了,肖树林的运输公司也就才刚经营了几年,这五十万就算不是全部家底,也绝对是大半身家了。

    “到时候用剩下的,我再还你。”甘师傅说三五十万,也许才三十万呢,到时候这个钱就有多了。

    “最近不用钱,你留着花吧。”肖树林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来了。

    “也给我一根。”落说道。

    两人就这么在四合院的走廊下抽起烟来,肖树林站着,罗蒙蹲着,手里还抱着一包钱,沉甸甸的。

    肖树林这两天不对劲,比从前更不爱说话了,停了好久的烟又抽上了,人也不得瑟了,这样的肖树林就像是刺猬没了刺,虽然柔软,却也叫人心疼得不行。

    把肖树林的变化看在眼里,罗蒙自然也往那方面想过了,如今他一下子能给自己五十万,心里的猜测基本上就坐实了。

    肖树林抽完一根烟,习惯性地把烟头丢在地上碾了碾,走了。

    罗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眉头都拧成了一团。他是天生的,身体开始发育的那几年就知道了,这条路是老天给他的,没有别的选择,肖树林却是有选择的。

    罗蒙心里很矛盾,越是喜欢一个人,就越不忍心叫他为难,越希望他过得好。这个时候,他只有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牛男55来打铁铺吧》,方便以后阅读牛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牛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