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男

61腹式便携袋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报纸糊墙 书名:牛男

    “两千五百块?”坑人吗这不是?她一个月工资才两千,而且还是全年无休的那种,要不是冲这地方风水好伙食佳,她柳茹华早跑路了。

    “没错。”罗蒙估摸着这条蛇就是前几天他买的那条错不了,就算错了,他也不亏啥。

    “吃不起啊,要不我还是把它给放了吧。”柳茹华说着,吧嗒吧嗒就拎着那条大蛇下楼了,丫还想反抗,被柳茹华捏住七寸抖了抖,立马就躺直了。

    “先看看它肚子里都吞了些啥。”罗蒙交待她说。

    “咋看啊?”剖开?这可是两千五百块钱呢!

    “你就拎着尾巴给它倒提起来,多抖几下不就出来了?”罗蒙就给她支招了。

    “这样能成?”柳茹华也有些跃跃欲试。

    “你抖抖看不就知道了。”其实罗蒙也不太确定。

    “那我先找个高点的地方去,这丫太长了……”柳茹华说着,领着一群看热闹的就出了四合院,在附近找了个坎,站在坎上,拎着蛇尾巴,把手伸出去,一下一下地抖。

    “手都酸了,它不出来啊。”过了一会儿,柳茹华就向罗蒙抱怨了。

    “这才抖了几下,再多抖抖。”罗蒙躺着说话不嫌腰疼。

    “让我来让我来,我手上有劲。”旁边马上就有人踊跃报名了。

    “你丫捉过蛇没有?”柳茹华问他说。

    “没有啊。”这有啥,这条蛇都已经给抖晕了。

    “那你还是边儿去吧,这么大的蛇,还是纯野生的,力气大着呢,要是给它缠住了,你运气好点么,就是废条胳膊断几根肋骨,运气要是差点的话,哼哼。”柳茹华冷笑两声,说得跟真的似地,可惜她手里那条半死不活的大蛇没什么说服力。

    “刘姐,那你学过啊?”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一脸崇拜地看着柳茹华,虽然这大晚上的到处黑漆漆他也看不咋清楚。

    “也没怎么学过,就是在养蛇场打了两个月的零工。”柳茹华摆了摆拿手机的那只手,表示这点经历根本不值一提。

    “嘿!出来了出来了!”接着罗蒙在电话那头就听到有人嚷嚷了,伴随着这声嚷嚷,接踵而至的就是“噼噼啪啪”一阵响。

    “呕!这味道也太难闻了!”

    “给我个手电,我看看都有啥。”柳茹华的声音倒还是挺淡定。

    “这都是啥啊?”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呜哇……”接着又是哗啦啦一阵响,不用看到罗蒙也知道是啥了。

    “你丫怎么这么恶心呢?”柳茹华就嫌他了:“谁给我找找根树枝过来,这黏糊糊的,谁知道里边都是些啥啊?”

    “有鸡没有?”罗蒙就问她了。

    “没看到啊。”柳茹华一边扒拉一边回答说。

    “再找找看有没有鸡毛,没有的话的放了吧。”像林伯说的,这条蛇能长这么大也不容易,这都有灵性了,它要不惹事,罗蒙就让它在这牛王庄上待着,也跟着沾沾灵气。

    “啥玩意儿没有,尽是一些死老鼠,这丫可狠着呢,连粉嘟嘟的小老鼠都吞,一吞就是一整窝。”这也太没同情心了,柳茹华说着又抖了抖她手里那条大蛇。

    “那你一会儿记得铲点土把那地儿埋了。”到时候别恶心着他们家肖树林。

    “嘿,哥儿几个,还愣着干嘛呢,弄点土把这地儿埋了,还有刚刚那个哥儿们吐的,也一块儿埋了。”柳茹华顺口就使唤起那几个看热闹的小年轻来了,现在的年轻人咋都这娇贵呢,还吐了,真是,这不是给人增加工作量吗?

    “老板,这么恶心的事我都替你干了,啥时候也给我涨涨工资啊?”等料理完那地方,又把那条被折腾得半死不活的大蛇给放了,柳茹华又找罗蒙谈工资来了。

    “当初你不是还嫌五十块钱一天多了点嘛,这会儿一个月都两千了。”

    “当初那是叫你给忽悠的,罗志方人家现在一个月都两千五了,我还是她师姐呢,工资比他都拿得低,这得多没面儿啊。”

    “行啊,也给你涨到两千五,前几天从你师父那里拿的那罐子蜂蜜,记得把钱给我付了,不然从工资里扣也成,等到了月底,我就给你一千五。”

    罗蒙前几天经过柳茹华房前的时候,就闻到枸杞花蜜的味儿了,这待遇是给卜一卦的,她可没有,一来她就会点轻功,武力值没他师父高,二来卜一卦还教罗美慧罗美玲跟肖树林罗志方他们练功夫呢,再说这忽悠人的本事,柳茹华比起她师父卜一卦来,功夫也差点儿。

    “老板,我错了,咱还是按两千块来吧!”柳茹华也挺爷儿们,关键时候能屈能伸。

    “那行,没啥事我挂了,还睡觉呢。”小样儿,跟我斗。

    罗蒙他们一家人都挺忙,只有到了每天的傍晚时分,一家人才有工夫凑到一块儿说说话。

    这天傍晚他们在院子里乘凉的时候,罗红凤就跟罗蒙说了:“听说昨天晚上,牛王庄那边捉到一条大蛇。”

    “啊,柳茹华打电话跟我说了。”罗蒙点点头说。

    “真的,谁给捉到的呢?”刘春兰就问了。

    “小柳啊。”罗红凤回答说,今天她们在牛王庄上摘菜的时候,就没少听那几个小青年说柳茹华当时怎么怎么神勇。

    “是什么蛇啊?”罗老汉问道。

    “菜花蛇,听说有二三十斤呢,可长了。”罗红凤正说着,这时候高美慧从屋子里搬出来一条菜瓜,罗红凤从窗台上拿了一把她们收拾菜的时候用的小弯刀,放水龙头下洗了洗,削了一小截菜瓜叫她拿着啃,高美玲也过来要,她就给她切了一片手指粗细的圆环。

    “给我也切一块。”罗蒙伸手就向他姐要了。

    “都是被老鼠给招来的啊,咱们村最近老鼠多得很,没见全顺他们家的那只花猫,每天吃得肚皮滚圆。”罗老汉也接了罗红凤递过来的一块菜瓜,啃了一口,边嚼边说,牛王庄那边种出来的菜瓜脆爽清甜,吃着很是不错。

    “你要不要?”罗红凤拿着剩下来的小半截菜瓜对她娘晃了晃。

    “我不爱吃这个,口淡。”刘春兰摆摆手,她很少爱吃这些清淡的,每天吃完饭,还专门爱吃一些糕饼花生片那些甜腻的。

    “等过几天第一批瓜子晒出来,咱就先炒一锅自己吃。”罗蒙就说了。

    “那些瓜子咋样啊?”意思就是说被没被老鼠给吃了,农村人都相信老鼠能听得懂人话,有些话怕被它们听了去,就不肯明说。剩下的小半截菜瓜没人要,罗红凤就自己拿着啃,她最近能吃能干,身体好得很。

    “没啥事,挺好。”牛王庄上本来就有一只黄鼠狼上蹿下跳帮他抓老鼠呢,这会儿还来了一条大肚蛇,那些老鼠怕是蹦跶不了几天了。

    “对了,咱们村里这阵子又闹黄鼠狼了,你那山头上的鸡仔也都看着点。”刘春兰这又想起一个事情来了。

    “谁家丢鸡了?”罗蒙顺口就问了。

    “那倒没有,就是闹得挺凶,你没听到啊?”刘春兰疑惑地看了罗蒙一眼,这孩子平时耳朵不是挺灵的吗?

    “他那天晚上不在家,进城去了。”罗红凤就给她娘解惑说了。

    “嗨,瞧我这记性。”刘春兰笑了笑,又对罗蒙说道:“反正你也小心着点,白天也让东南西北看着,别尽叫他们满大山乱跑,瞧把那几只小狗给野的。”

    “知道,白天那些母鸡凶着呢,出不了啥事。”才多大点的狗崽啊,别就把它们给拘着了,叫它们再玩几个月,晚上能帮他看着点就行了。

    “也是。”刘春兰点点头,家养的母鸡都护仔,白天都敢跟天上的老鹰斗,就是一到了晚上,这母鸡的眼睛就啥也看不到了,只能缩着脖子咕咕咕哀叫,唉,说起来也是可怜。

    “咱们村的罗兴佑回来了,你知道不?”一会儿,罗老汉又对罗蒙说道。

    “罗兴佑?”别说知不知道这人回来了,罗蒙这会儿连这人是谁都想不起来。

    “就是赵夏萍她男人。”罗红凤马上就告诉他了。

    “哦,她咋回来了呢?”不是说要打工挣钱还债吗,这会儿才是年中,他怎么就回来了?

    “唉,前阵子在厂里干活的时候出事故了,一截手指头都给绞没了。”刘春兰说着就伸出左手比了比自己的小拇指。“人家厂里的老板替他付了医药费,又给了他几万块钱,就打发他回来了。”

    “你改天有空上他们家去坐坐,不露个面不行,不知道的,还当咱刚挣上几个钱,就拿上架子了呢。”刘老汉这么对罗蒙说道。

    “我知道了。”罗蒙点点头,应下了。他最近一天到晚都在牛王庄上待着,对村里的是确实没多少了解,赵夏萍还是他们家帮工呢,家里出了这样的事,罗蒙理应要去一趟的。

    话说,大湾村最近可牛气了,之前因为县里那几所高中放假了,每天极味楼那边的人来收购过蔬菜之后,他们还要把剩下的菜挑到镇上去卖。

    开始的时候也挺不容易,夏天蔬菜的价格贱,同行之间的竞争也挺激烈,有时候卖不完,就只好挑回家去喂鸡,或者晒成菜干腌成咸菜什么的。

    但是这卖着卖着,名声就卖出来了,先是水牛镇的人认他们大湾村的菜买,接着是永青和附近几个镇上那些个消息灵通的,也上他们水牛镇来买大湾村的蔬菜。

    现在又升级了,每天早晨六七点钟,就有不少开小车的骑摩托车的人来到大湾村,在他们村里的晒谷场旁边,那些已经和极味楼的人做过买卖的,就把菜挑到这边来卖,通常两大筐青菜,要不了半个钟头就都能卖完了。

    听说永青那边还有人组团上他们这儿买菜的,四五个人开一辆车上大湾村,开车的人不掏钱,坐车的几个人每人掏几块钱付油费,这样一来,倒是比坐汽车划算多了,也方便,车主又省了油钱,大家都得实惠。

    这种情况下,大湾村种菜的前景就算是比较乐观了,老人们就纷纷打电话让儿女回村里跟他们一块儿种菜。

    但是年轻人却还都很犹豫,现在他们如果是一对夫妇在外边打工,两个人都上班的话,一个月起码能挣四五千,扣除生活费,每个月存个三四千那是没什么问题。

    好好干个一二十年,把小孩供出来,再在他们那边水牛镇上买个房子,晚年基本上也算是安逸了,现在他们要是折腾来折腾去,等过几年年纪大了,打工人家都不爱要。

    村子里的老人个个都说要叫自家儿子媳妇回来,但是谁也没想到,最后第一个回来的,竟然会是这罗兴佑,而且还是以这种形式回来的。

    看着他手上缠着那一圈又一圈的绷带,老人们的心思就更沉重了。

    罗蒙也说不上来村子里的年轻人回来是好还是不好,乡下人要在城里生活不容易,城里的生活节奏快,人和人的关系也比较紧张,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久了,待人自然就不像从前那么和气了,心思也复杂了,心眼也多了。

    从自身的角度出发的话,罗蒙自然是不希望村子里的情况变复杂,目前这样就挺好的,但是想想他们村的年轻人背井离乡的,在外边也挺辛苦。

    要回来就回来吧,反正他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要敢扯他牛王庄的后腿,罗蒙也不介意想点损招收拾收拾他们,当然,要是能和和乐乐的那就再好不过了,罗蒙到底还是愿意过消停日子的。

    第二天凌晨三点钟,罗蒙床头的闹钟准时响起,又到跟黄大仙做买卖的时候了。

    这黄大仙最近的捕鼠事业也是干得风生水起,每天抓到的老鼠越来越多,然后罗蒙就不得不把喂它的每一口泉水的分量给减了减,免得这丫把肚皮给撑爆了,当然,也是为了提高它的工作积极性,要是一次性把它给喂撑了,这家伙下回就不会抓那么多老鼠过来了。

    这黄鼠狼精是精,但它还是不知道人类社会中竟然还有缺斤少两这么坏的事,所以它就没发现罗蒙扣它灵泉水了,每回都是糊里糊涂交了老鼠,喝了罗蒙喂给它的灵泉水就心满意足的走了。

    这一晚它的收获也算不错,罗蒙正帮那些大老鼠剪耳朵的时候,就听到窗外有动静了,他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拳头大的蛇头,这条大蛇把自己挂在窗外的那棵柿子树上,正探头探脑往屋里瞧呢。

    罗蒙看了它一眼,没搭理它,过会儿他上牛王庄的时候,得记得把这家伙弄回去,免得惊了他那俩外甥女,小孩要是受了惊,那可是麻烦得很,好阵子都缓不过来。

    等罗蒙把那只黄鼠狼打发走了,那条大蛇在外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就小心翼翼地进了屋。进来正好,省得他一会儿还得抓它去,罗蒙心说。

    这条大蛇进了屋,先是盯着罗蒙看了好一会儿,见罗蒙没攻击它的意思,又吐着蛇信子在屋子里转了两圈,然后它就在地板上躺平了,腹部一拱一拱的,有节奏地蠕动起来。

    “干啥?你可别乱来啊!”罗蒙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那蛇看了罗蒙一看,然后张了张嘴,这丫的嘴巴张开来有海碗那么大,看着忒凶残。

    “大哥!求你了!别这么干成吗?”罗蒙现在后悔了,他真的错了!他不应该让柳茹华把这条蛇拎着尾巴倒起来抖!

    再然后,罗蒙就看到这条大蛇的腹部跟海浪似地起伏了一下,这丫再次张开血盆大口,紧接着就是“噼噼啪啪”一整响。这声音他听过,只不过上回是在电话里,听得不怎么真切。

    这条菜花蛇看了看地板上自己吐出来的一堆死老鼠,终于满意了,慢悠悠地盘起身子,等着罗蒙点数。

    作者有话要说:有人说不知道打瓜和菜瓜是啥,打瓜的话,直接百度就有了,菜瓜的话,刚刚报纸去百度了一下,百度百科点进去,竟然是丝瓜,坑爹啊!

    菜瓜大概是闽南地区特有,湾湾人大概都知道,报纸就找到一个福建的说菜瓜的博客,大家可以看一下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牛男61腹式便携袋》,方便以后阅读牛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牛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