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男

63来开荒吧城里人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报纸糊墙 书名:牛男

    此时在彤城市的一户普通人家内,一家六口人正在吃饭,这家人姓孙,家里是做建材生意的,前些年彤城发展得还挺快,到处都在盖房子,他们家也跟着赚了不少钱。

    这家人有三个孩子,上边两个都是儿子,下边还有一个女儿。大儿子已经结婚了,儿子儿媳目前都在家里住,平时就帮着父亲一起做生意,夫妻俩为人都很精明。小女儿正读大学,在学校各种活动中都十分活跃,常常还往家里拿一些这样那样的奖章,很会哄老两口开心。

    就只有二儿子孙林木,在他们家是个异数,孙林木排行老二,本来就是上不着下不落的不咋讨人喜欢,偏偏他这人又十分木讷。

    孙家两口子从小就教育家里的孩子说,要争气啊,现在好好读书,长大了才能有出息啊,他愣是没往心里去,学习成绩一般般,学校里这样那样的活动更是能不参加就不参加。

    转眼孙林木大学毕业都有两年了,工作换了好几个,前阵子又因为跟他们经理顶了几句嘴,结果人家就给他小鞋穿,最后他就只好辞职不干了。

    孙林木辞了职,从公司宿舍搬回家里,这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孙父就问他怎么又辞职了,他哥跟他妹就说他这样子不行,为人处世不够圆滑,心里承受能力又太差,等等,言语间,多少也有些轻视的意思。

    饭桌上一个他喜欢菜都没有,他母亲还让他待会儿吃完饭,把自己房里的被套床单拆出来洗洗,再把房间好好擦一擦。

    二十五六岁的人了,自己拆洗一下被单本来不算什么,只不过在他的记忆里,他的哥哥和妹妹还有已经进门两三年的嫂子,从来都没被要求做过这些事,他母亲是全职太太,他们家这些事一直都是她在做。

    吃完饭回到自己房间,孙林木再一次感到深深的厌倦,在社会上也就算了,在自己家里,他作为一个儿子,一个弟弟,一个哥哥,是不是也需要多出息多圆滑,多强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能被家人瞧得起?

    他天生就对出人头地挣大钱发大财没多少野心,就想安安静静过日子,但是在当今这个社会上,他的愿望显然是天真的不现实的。

    每个上班族每一天都像是在打仗,和客户和同事和领导,都各自有他的门门道道,这些东西不能给社会创造任何价值,它们却硬是消耗了无数年轻人的无数心力,这是病态的不合理的。

    但是你要是想生存,那么首先就得去适应,有些人的适应能力强一些,有些人的适应能力差一些,孙林木的适应能力尤其差,所以他就混得很不好。

    孙林木拿起桌面上的一张纸条,上边写着一个电话号码,他有些犹豫,照理说,越是在这种时候,他就越应该再次投入到社会当中,让自己在摸爬滚打中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但是这个年轻人这一次真的是累了,他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躲起来,在那里他不用多出息,也不用多圆滑,更不需要多强的心里承受能力。

    “喂,你好,罗先生吗?”他拨通了纸条上的号码。

    “啊,是我。”罗蒙这会儿正刷锅呢,听到手机响了,连忙脱了橡胶手套接电话。

    “我在网上看到你这边有房子要出租。”

    “打铁铺那边啊,还有好些呢。”

    “我就一个人住,想要一个房间,行吗?”据说要跟人合租的话,最好自己找合租伙伴。

    “可以。现在空房子多,你租一个房间,也是给你一个屋子使着,等以后人多了,那就不行了。”听声音这回是个年轻人,刚好打铁铺那边现在老的老小的小,多来几个年轻人没啥不好。

    “那我一会儿出发,大概今天傍晚到。”孙林木说着就环视了一下自己房间,昨天刚辞职回的家,行李都还没拆包呢,这会儿倒是省事了,连打包都不用。

    “行啊,你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罗蒙说完,挺高兴就挂了电话。

    “谁啊?”一边正扫地的肖树林就问了。

    “一个男的,还挺年轻,说是要租打铁铺那边的房子住。”罗蒙又套上手套,继续刷锅。

    “哦。”肖树林点点头,也觉得这是好事。

    “你爸跟那个阿芸婶的事情怎么样了?”罗蒙也挺关心那老头的第二春。

    “就那样,成天做这个菜那个菜的往她们家端,也不能把林伯给落下,所以现在基本上就成厨子了,整个院子的人都吃他做的饭菜。”说起来,他们父子俩这是都成厨子了。

    “你说咱们这儿是不是该找个做饭的了?”罗蒙有些不好意思地问肖树林说。

    “嗯,找吧。”刚好他也有点做烦了,想吃现成的了。

    “那一会儿我给郭师傅打个电话,他认识的厨师多,让他帮忙找个手艺好点的。”

    下午差不多三点钟,罗蒙就给郭大锅打了个电话,眼下正是暑假,郭大锅呆在家里正悠闲呢,这会儿他刚睡完午觉。

    “要找厨师啊,你大概都有啥要求?”郭大锅听罗蒙要给他那牛王庄找个厨师,就问具体要求了。

    “要求也没啥,就是要做饭好吃点的。”他就是这么个小山头,找个厨子能有多少要求。

    “你那儿活多不?”郭师傅又问了。

    “没多少,早饭不用他做,午饭跟晚饭一顿就整两个菜,平时也就是几十号人吃饭,等星期六星期天的时候那是多点,哦,这阵子暑假,人也是多点,等开了学那就更少了。”这阵子他跟肖树林做得也不咋吃力,就是天天做饭,做得久了,也有点嫌烦。

    “那我这里刚好就有个人选,做饭的手艺那是没得说,工资要求也不高。”郭大锅就说了。

    “这人啥毛病啊?”做饭手艺真那么高,工资怎么可能不高,除非是有别的毛病。

    “大毛病没有,就是懒了点儿。”郭大锅嘿嘿笑了两声,说道。

    “有多懒啊?”那要是太懒了也不成啊。

    “就是爱吃爱睡,做饭他倒是挺上心的。”郭大锅听出罗蒙有些不乐意来了,连忙又挑好的说。

    “他是你啥人啊?”这人听着就不靠谱,要不是有个关系,这郭大锅也不能把他往自己这里推销啊。

    “嗨,同门师弟,一直跟在我师傅身边好多年了,要说这做饭的手艺,那他是要比我强出许多。”

    “说说吧,具体到底是咋回事。”这要是不问清楚情况,罗蒙肯定是不能让他上牛王庄的。

    “其实吧,事情是这样……”接着郭大锅就对罗蒙说起自己这个师弟的情况了。

    他这个师弟大名叫候俊,打小就好吃,十来岁那年跟家里的一个亲戚上他师父的馆子吃了一顿,就给迷上了,从此以后就天天逃学上他们大厨房去,帮着洗个菜刷个碗什么的,就为了挣两口吃的,后来干脆就辍学了,成天就在厨房里泡着。

    他们师父见这孩子就为了一口吃的,连学都不上了,干脆也就收他做了徒弟,转眼十来年过去了,当年的师兄弟一个个都出师了,就这候俊,人家请他去干活,没干两天他自己又跑回去了,说是活多,嫌累,吃的也没他师父那边好。

    原本他师父也是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候俊不愿意出去,就让他还在自己身边跟着,反正这个徒弟年纪也小,虽然学了有十几年了,但是论岁数,今年也才刚二十二。

    偏偏这候俊还三番两次挑战这老头的底线,也就是前几天,他师父一个朋友给他送过来一篓子毛蟹,都是正宗洞庭湖产的毛蟹啊,他师父卖了几个给老客户,剩下几个就在厨房里放着,打算第二天找几个朋友过来喝小酒。

    第二天上午他跑厨房里一看,哪里还有什么毛蟹,就光剩下一堆蟹壳了。

    “候俊!你个杀千刀的小兔崽子!”老头子那是气得直跳脚啊。

    “师父,又咋了?”白白胖胖的年轻厨师就问了。

    “又咋了?你又偷吃了啥好东西?”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老头的耐性也终于被磨光了。

    “嗨,就是几只毛蟹啊,不是咱卖剩下的?”

    “你个猪脑子!那么大那么好的毛蟹,还能卖剩下?算了,反正老子也养不起你了,赶紧找个活儿出去吧。”

    “师父,别赶我走啊,我都不要工资。”

    “你丫吃得比工作都多!”

    就这样,他们师父当天就给自己几个徒弟打电话出来了,让他们帮着留意留意,有合适的工作没有,帮这候俊安排安排。

    可是他的那些徒弟,如今大多都是在大酒店里干活,那规矩多着呢,候俊的手艺是好,可他人那么懒散,哪个地方敢要他啊?就连郭大锅这个包食堂的,也不能要这号人啊,食堂的工作可不轻松,吃得也不怎么样,就候俊那样的,肯定也待不住。

    这会儿罗蒙给他打电话,郭大锅马上就想起这茬拉了,这牛王庄上一天就做两顿饭,一顿就两个菜,工作挺轻松,罗蒙那边还有不少好吃的,这不是刚好合适?

    “这人做饭真挺好吃啊?”罗蒙仔细听了这个情况,觉得问题好像也不大,可以试试看。

    “别的不说,手艺保准过硬。”对他这个师弟,郭大锅也就在这一方面还能有点信心。

    “那你叫他来试试吧,这个工资,你看开多少合适?”

    “你一个月给他两千块就行了,这人懒,给他钱他也不爱出去花。”

    “两千块?”这会不会太便宜了点,厨师呢,好歹也是要手艺的。

    “给两千块就行了,你们那儿不是还养了鸡吗,听说都卖极味楼去了,你每个月再给他弄一两只小公鸡补贴补贴。”这郭大锅到底还是要为自己的同门师弟争取一下利益的。

    “那没问题啊,只要他能把活儿给干好了,要是干得不好,我到时候可是要赶人的。”罗蒙这就把丑话说在前头了。

    “嗨,那是肯定的,到时候你也不用不好意思,该咋样咋样。”后边的事情管他呢,先把人推销出去再说,这几天他师父天天往他这儿打电话,一打过来就是念叨老半天,他不想听还不行,这给闹的,好不容易放个暑假,他也想过几天消停日子啊。

    “那行,他啥时候能来啊?”

    “就明天,待会儿我给他们打个电话,今天晚上叫他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出门,中午就能到。”以那老头子的性子,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肯定是恨不得今天就把候俊那小子卷吧卷吧丢牛王庄上去,不过这也不好显得太急了不是。

    傍晚六点多钟的时候,孙林木那边就打电话过来了,说是自己到打铁铺了,罗蒙跟肖树林刚好也把这一天的活儿干完了,就一块儿去了打铁铺。

    他俩把车开到打铁铺下边的马路边,就看到一个年轻人大包小包的带着一堆行李在马路边等呢,罗蒙看了看,一个大号登山包,一个大号行李箱,还有一个手提包,然后旁边的地面上还放着一把锄头。

    “你带锄头干啥?”罗蒙就问他了。

    “刚刚在镇上买的。”孙林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这五官也算是端正,长手长脚的看起来还算挺顺眼,站起来腰杆笔直,也有那么一点型男的气质。

    “打算在这儿种地啊?”罗蒙跟肖树林下车去,帮他把东西往车斗上面提,从这马路边到打铁铺,还有挺长一道坡要爬。

    “我看到你在帖子里边说,这附近有不少荒地,现在没人承包,可以自己开出来种。”孙林木来这里租房子,也不光是为了居住来的,他还想试一试,除了在城里打工上班,他的生活是不是还能换一种方式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牛男63来开荒吧城里人》,方便以后阅读牛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牛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