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男

64一把香瓜子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报纸糊墙 书名:牛男

    打铁铺附近的这一大片荒地,曾经是被林伯的爷爷买下的,后来土/改的时候又给分了,再后来闹公/社,这片土地又成了村子里公有的。

    从前村子里人多的时候,谁愿意种就来这里种点红薯西瓜什么的,这些年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村子附近的地都种不过来了,这地方就荒了许多年。

    孙林木的到来让罗蒙想到了一个事,他们这片山地虽然暂时没人承包,谁愿意种谁就种,像孙林木他们这些暂时租住在这里的,也可以自己开一小块山地出来种,村子里的人肯定不会管,荒地有人种才好呢,种几年就成了田地,到时候他们要是收回来,那不就跟捡现成的一样。

    只是以后万一有人把这片地给承包了,那么他们原先种的那些作物就都白搭了,要么便宜了包山的,要么给他拔了,谁也别想落下什么好。而且这片山地就挨着打铁铺,对方要是个好说话的还好,万一是个计较的,那以后磕磕碰碰可就多了去了。

    孙林木被罗蒙安排在肖老大对面的一间侧屋,这样一来阿芸婶她们那屋两侧都住了人,晚上要是有个什么动静,两边都好有个照应。

    孙林木就住二楼前面那个房间,他要租半年,罗蒙就收了他一千二百块钱房租,又押了他五百块钱押金,签了合同写了收条,这是就算是弄完了。

    打铁铺新来了一个小伙儿,那几个原住户的反应都还挺热情,肖老大本来不是热情的人,这回也硬是跟着热情了一把,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我要是对别人都不热情,就对阿芸婶她们热情,那显得多怪异,人家还不得有想法啊,到时候还能把我当正经人吗?”

    等罗家走后肖树林回了屋,肖老大就神秘兮兮地拿出一件衬衫来给他看了,肖树林左看右看没看出什么稀奇,这不就是他老子今天上午穿的衣服吗,有什么好看的?

    “啧!你没发现这个纽扣给钉上了?”年纪轻轻的眼神咋那么不好使呢?

    “哦,缝得还不错。”肖树林看了看,觉得没啥看头,又给丢会到凳子上去了。

    “你就没看出啥来?”肖老大伸手又把衬衫提了起来,跟宝贝似地叠得整整齐齐的。

    “她给你缝的啊?”肖树林又不是没脑子的,他爹能这样,这颗扣子肯定就不是自己缝的,不是阿芸婶还能有谁?

    “你咋看出来的呢?”肖老大二兮兮地又问了,刚刚还怪人家没看出来呢。

    “这一看不就看出来了。”看自家老子就能看出来了,还用得着看别的?

    “嘿,你小子。”

    肖老大乐颠颠的,拿着衬衫又上楼去了,肖树林扯着嘴角笑了笑,就钉个扣子,瞧把他给高兴得,他跟罗蒙都那啥啥了,都还没咋显山露水呢。

    一想到罗蒙,肖树林也蹬蹬上楼去了,他还得接着补课,上回就是吃了经验不足的亏,这段时间他就没少在这方面下工夫,在网络上猛找,各种格式的资料下了不少。

    安排好孙林木,罗蒙回了村子,首先就去了一趟村长罗全顺家。

    “全顺叔,在家呢?”罗蒙一进他们家院子,就看到罗全顺摇着蒲扇正盯着他们家两个娃娃做作业呢。

    “呦,罗蒙来了,快进来坐。”

    “干啥呢这是,这么大了,做作业还得爷爷盯着呢?”

    “嗨,秀竹这孩子还成,这个罗文峰就不成了,这都放假多长时间了,暑假作业才写了那么两张,到时候眼看着开学了,又得抓瞎,去年还让他妹帮着写呢,就他这样的,要搁从前,保准连初中都考不上。”

    “爷,天都黑了,我奶奶咋还不回来做饭呢?我找找她去。”罗文峰这毛猴见家里来了人,就想找借口开溜。

    “八成就在你兴佑叔他们家呢,找她干啥,肚子饿了把中午的米粉热一热先吃点垫垫。”

    “我就去看看。”罗文峰说着,一溜烟就跑出了院子。

    “秀竹啊,今天作业写得差不多了,你也玩会儿去,一会儿回来的时候,记得把奶奶喊回来。”罗全顺说着就让孙女也出去玩儿去了,傍晚这个时候,村子里的小孩都爱出去转悠转悠。

    “罗蒙啊,今天来找我又是有啥事吧?”孙子孙女都走了,罗全顺把罗文峰那小子丢下的烂摊子收拾收拾,一边就问起了罗蒙的来意。

    “就是想问问,咱那打铁铺附近的几十亩山地,现在有谁想承包没有?”最近他们村种菜的行情不错,有没有人看上那片山地,这事还得先确定一下。

    “最近咱们村子里也有几个年轻人想回来的,这年轻人要是回来,各家各户那点地就不够用了,肯定得包山啊,问起的人也有,不过看上的都是咱们村子背面,挨着你那牛王庄的几个山头。”

    “咱这卧牛山山脚下,大大小小的山包多了去了,原本打铁铺那块地方也算是不错,就是那片山上泉眼少,要引水灌溉就不容易,种种红薯什么的就还成,要种青菜,那光是挑水就够呛,反正目前是没人看上那片地,咋了,你想把那块地方给包下来?”

    “那片地方,大概是个什么价位啊?”罗蒙最近手头上还真没多少钱,要贵了话,这块地不要也成,反正有牛王庄那么大一片地方,都已经够他折腾的了,打铁铺那边以后就纯租房,不搞其他的。

    “那块山地再上去一点,就是咱们村的墓地,这回要再想划林地给你,那是没可能了。”罗全顺说道这里,呵呵就笑了起来。

    说白了,上回罗蒙包下牛王庄这片地方,就被乡里搞了一个捆绑销售,罗全顺心里也不乐意。

    要光是他们村这片山地,价钱肯定不止十二块钱一亩,但是那片陡坡林地一划拉下去,这价格自然就上不去了,价钱高了罗蒙也不能要,这么算起来,还是他们大湾村吃亏了,给王家庄那边的人占了便宜去。

    “那你估摸着,大概得多少钱啊?”罗蒙知道,现在大湾村附近的荒山,跟几个月前已经是两种行情了。

    “最近咱们村种菜种得不错,这山地的价钱就跟着涨了,不过大概也不超三十块,你要是想包,我就跟乡里吱一声,这块地面积小,都是在咱们村范围内的,基本上咱们自己就能做主。”

    实话说,自从罗蒙这个牛王庄搞起来了,他们村种菜卖菜又弄得挺红火,最近他这个大湾村村长的腰杆子都硬了许多,在乡里说话也比从前有分量了,这些也都是托了罗蒙的福,所以罗蒙想要再包一块地,他也是很愿意帮忙出力的。

    事实上这件事还真用不着他出力,春天的时候王家庄的王大胜来过一次牛王庄,那时候罗蒙就给他支招说让他们养蜂酿蜜。

    如今王家庄那边家家户户都已经养上了几窝土蜂子,开始的时候也挺难,他们那地方不像罗蒙的牛王庄有灵泉的滋润,土蜂子这东西又特别难伺候,容易受惊,弄得不好就得炸窝,有几家人折腾得,都想把蜂箱给劈了烧。

    最近倒是有了起色,先上手的几家人,这次就先赚到了钱,摇了一次蜜,一斤能卖到一百八,乐得他们合不拢嘴,先前没侍弄好蜂群的,这一下也看到了希望,找到了动力。

    如此一来,从王家庄出来的那几个乡干部镇领导,对罗蒙的印象就很是不错,这一回他再想要包地,自然就没有为难的道理。

    从罗全顺家里出来,罗蒙顺道又去了一趟罗兴佑他们家,看看他那网店整得怎么样了。

    罗兴佑他家院子还挺热闹,听说他这回买了台电脑回来,要在家里开网店,村子里不少人就都来看热闹了,见他们夫妻俩又是拍照又是上传的,也很是新鲜。

    “咋,都跟这儿看热闹呢?”罗蒙一进院子,就被满院子的人给吓了一跳,还当他们村的人开始的时候对这家网店不会看好呢,没想到这年头的人接受能力都挺强。

    “兴佑跟咱说,这回他开的店,谁家的东西就写谁家的名字,这是你给他出的主意啊?”吴冬梅见罗蒙来了,扯这大嗓门就问他了。

    “你咋知道呢?”罗蒙嘿嘿笑了两声。

    “这鬼精鬼精的,还能是他自个儿想出来的吗,我们几个一猜就是你。”

    “咋,这个主意不好啊?”罗蒙笑着就问了。

    “咋不好啊,好极了,就应该这么弄,省得到时候像咱们这种实惠人,尽叫他们给拖了后腿。”吴冬梅也是个口没遮拦的,半真半假的就说了。

    “还不晓得谁拖谁的后腿呢,就冲你这抠门劲,人家买了一回就不想来第二回了。”曹凤莲也不是个愿意吃亏的,这就较上劲了。

    “那咱到时候比划比划,看看谁家的生意好?”吴冬梅这就发了战帖了。

    “行啊,就比俩月,谁要是输了,就请大家伙儿吃饭,到时候你可别给咱下一锅米粉打发了。”

    “到时候谁要是输了,就上街上打两个猪腿回来,再杀两只鸡,加上黑豆煮一大锅,叫全村人一块儿吃。”吴冬梅最近赚了些钱,倒也不像从前那样小气了。

    “那啥,兴佑啊,你看咱这各家各户不是都要分开来算吗,你说这家的那家的别人也没弄不明白啊,人家卖辣椒酱的不都把自己的照片贴罐子上吗,要不咱也拍一个?”村子里的老人还挺爱新鲜,说着说着,又要拍起照片来了。

    “那要不,一人来一张?”罗兴佑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不过他还是想问问罗蒙的意思。

    “你们看着办。”罗蒙摆摆手,表示这个事情他不管。

    “那要拍的话,就从罗蒙开始吧。”人群里又有人说了。

    “要的要的,他本来就是第一个嘛,豆子都运过来了。”

    “来啊,罗蒙,甭害羞,咱啥大世面没见过啊,还怕照张相?”

    “不是,我这都还没洗澡呢。”忙活一天了,一身臭汗的,就这样还拍啥照啊?

    “洗啥澡啊,又不是去相亲,没事儿,咱卖粮食的,不得要有个农民的样子吗,就这样挺好,快,那啥,兴佑啊,你就先给他拍一张。”

    “诶,好嘞。”

    就这样,罗蒙就被硬拉着拍了张半身照,身上就穿着一件灰蓝色的t恤,领子上还有一圈汗渍,脸也没洗,黑黑的还泛着油光,背景是一面红色的砖墙,整体来说,十分农民。

    第二天中午不到十一点半点,郭大锅就带着候俊上牛王庄来了,罗蒙一看,果然是个胖子,瞧他那身高最多不到一米七五,那体重,起码得有二百五,长得又白,再穿个肚兜抱条鲤鱼都能上挂历了。

    这胖子愁眉苦脸地来了牛王庄,跟大伙儿一块儿吃了一顿午饭,那脸色的愁云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师兄,这好地方你咋现在才带我来呢?”

    “听说你做饭挺好吃?”罗蒙就问他了。

    “那是。”胖子挺大方地就受了夸。

    “要不,咱先试试手艺?”要是不合适,一会儿就让郭大锅再给他退回去。

    “你想弄点啥?”胖子就问了。

    “这两天刚好晒了点西瓜子,你就先弄弄这个吧。”刚好这个西瓜子,罗蒙和肖树林都有点不知道要怎么弄。

    “这个简单。”胖子说着,就上郭大锅那运货车拖行李去了,只见他吭哧吭哧从车上拖下来一只大箱,打开箱子,里边尽是五花八门的调味料,胖子快速地从里边挑了几样出来备用。

    罗蒙一看,忍不住就想了,一个月两千块还自带材料,这丫该不会还得亏本吧?

    候俊把罗蒙给他的瓜子拿去灶台那边,这人看着不靠谱,一上了灶台,那整个人立马就换了个气场了,罗蒙一看他那一堆材料,就懒得学了,肖树林看了看,也摇摇头出了厨房。

    “看来咱以后还是吃现成的吧。”罗蒙对肖树林说。

    “嗯。”肖树林点点头,也是这么想的,他平时弄几个菜什么的,那都是当兴趣来做,跟人家这专业的一比,那就显得太业余了。

    一锅西瓜子,也不知道这候俊怎么弄的,硬是炮制了两个多钟头,费事是费事了点,做出来的瓜子那是真香。

    这丫弄好了以后自己先尝了一颗,说了句:“你们家这瓜子不错。”然后就抓了一把,蹲院子里磕去了,半点没把自己当外人。

    罗蒙也尝了一颗,确实好吃,这瓜子仁饱满颗粒大,放在嘴里一嚼,还能嚼出果仁的清香来,胖子的调味料也是下的好,不浓不淡刚刚好,这瓜子被他这么一加工,吃着更有味了,但也不像外边那些包装的瓜子那样,一吃就是满口调料味。

    这一大锅炒西瓜子,罗蒙铲了一大碗让正摘菜的罗红凤她们带村子里去,叫他们家老爷子老太太也跟着尝尝。

    又叫院子里的老人尝了点,剩下的就先放着,等晚上吃过了晚饭,就给大家都发了,头一锅瓜子,叫大伙儿都跟着尝尝。

    下午没啥事的时候,罗蒙跟肖树林就待在四合院的一个阳台上嗑瓜子,瓜子壳就直接丢阳台下边,这玩意儿也是属于可降解的,可以直接回归大自然了。

    肖树林就愿意把瓜子丢到嘴里嚼着吃,主要是他认为嗑瓜子的那个动作太不够爷们,没法看,所以那事他不能干。于是罗蒙就很狗腿地从屋里搬出来一条小桌,剥啊剥啊剥一堆瓜子仁,然后再让肖树林很爷们地一口吃掉。

    这丫自己不用吃瓜子,光是盯着他们家小树林流口水就比吃啥都开心了。

    阳台下边的不远处,一颗大树下,牛王庄刚来的厨子候俊就抱了一捆稻草坐那儿磕瓜子,磕着磕着他就躺下去了,躺着躺着他就睡着了。

    东南西北跟二郎还有丫丫刚好就在附近玩,狗鼻子灵着呢,候俊手上的那把瓜子香早就引起它们的注意了,这会儿见人睡着了,他们几只就蹲在远远的地方看,要不要过去呢?这是一个问题。

    先是丫丫从地上站了起来,装模作样地从候俊前面那条小路走过去,过了一会儿,它又从那边走过来,转头看看那胖子,没反应,然后这家伙就在不远处蹲了下来。

    这丫就趴在地上,左看右看,然后往胖子那边挪了挪,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接着就上爪子了,先把散落在到草堆上的瓜子拨了几粒过来,用舌头一卷吃到嘴里,眯着眼睛嚼了嚼。

    “啊呜……呜……”二哈欢快地冲东南西北它们叫唤了一声,表示很好吃。

    “汪!”东南西北中有一只狗崽冲它叫唤了一声,大概是不太认同这只哈士奇地做法。

    “呜呜啊呜……”二哈吃完几颗瓜子,舔了舔嘴,又伸出爪子去扒拉胖子手里的瓜子,结果把胖子给惊动了。

    “嘛。”胖子吧唧吧唧嘴,翻个身继续睡。

    “!”二哈缩着脖子等了等,等胖子不动了,又去找他那只抓着瓜子的手继续扒拉。

    “汪!”东南西北里边有一只个头大一点的,这时候就转头去看阳台上的罗蒙和肖树林了。

    “来。”罗蒙冲它们招招手,这几只小狗立马就甩着尾巴欢快地进了四合院,二郎也吧嗒吧嗒跟在后边。

    二哈一看它们都走了,抬头看了看阳台上的罗蒙,又看了看候俊捏着瓜子的那只肥手,这胖子把那几颗瓜子捏得可紧了,它愣是扒拉半天都没能给他弄出来,几经思量,这只大狗最终还是决定要跟上大部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牛男64一把香瓜子》,方便以后阅读牛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牛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