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22章 高中生活开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柳侠的高中生活开始了,他觉得,地狱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吧?

    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排队到操场转着大圈跑步,五点半必须坐在教室里开始读书,迟到一分钟就站在走廊里读,一直到七点半吃早饭;然后是四节半课,一直上到十二点十分。看最新小说上-_-!乐-_-!文-_-!小-_-!说-_-!网(http://www.lwxs.org) 百度搜索 乐文小说网

    下午一点半上课,四节半课,上到六点半,七点半到九点半是晚自习时间。

    据说高二过完年还要加一节晚自习,到十点半才结束。

    柳侠在家望宁上学的时候起的比现在还早,但和这里的感觉完全不同,在家里起床后等着他们的是做好的饭和干净的洗脸水,在山路上奔跑虽然很累但充满乐趣,尤其是放学回家后那段时间,在树上在河里玩耍,身上还总挂着软软乎乎可爱的猫儿,那是多么幸福的感觉啊!

    和这里围着一个操场重复转圆的早操,晚自习后只能躺在充满怪味的寝室感觉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柳侠用极大的耐心压抑自己对高中生活的厌恶,他的实际年龄还不满十三岁,这样一天到晚坐在教室里不停的上课不停的做作业,没有一刻放松的日子,让他觉得生活暗无天日。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喜欢学习的,可到了荣泽高中他发现学习原来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需要放弃自己所有喜欢的一切才能成全。

    让柳侠难受的还有晚上睡觉,四十个人一间大寝室,十个寝室连在一起,四百个学生,寝室外面的水池子只有十二个水龙头,每天早上和晚上抢水龙头就成了一件大事。

    可早上上课和晚上熄灯都规定的很死,没有人敢违反,所以他们中间每天晚上有三分之二的人不洗漱就睡觉,早上有一半的人没办法洗脸,屋子里的味道要多难闻有多难闻。

    柳侠第一个星期只洗了两次脸,还是柳海提前起床抢了水给他送过来的。

    第五天晚上他忍不住了,脚臭的要死,还黏糊糊的,像裹了一层东西似的不透气,特别难受,他就半夜起来抹黑去在龙头上直接冲了脚。

    以后每天他都是睡一觉醒了后去上厕所,然后洗脚,再接一盆水回来。

    可柳侠能半夜起来,寝室其他人却起不来,都是半大的孩子,白天学习又辛苦,晚上倒头睡下去就是死死的,叫都叫不醒,更别说起来去洗脚了。

    柳侠是因为以前每天半夜都要给猫儿把尿,养成了习惯,睡觉非常浅,猫儿只要被尿憋的不舒服动两下,柳侠就能感觉到,马上起来,现在这个习惯被他用在抢水上了。

    不过学校也进行了一点人性化的改变,这个改变让柳侠非常高兴,

    就是每周六的下午没有课了,学生午饭后就可以离校回家。

    这主要是考虑到现在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从各个公社过来的,如果赶不上下午汽车站发往各个公社的车,学生们只能星期天早上搭车走,下午还要搭车回来,确实太紧张了。

    柳侠从来不知道想一个人能这么难受,他想猫儿想的要死,一想起猫儿那天坐上汽车时的样子和哭声,他就想干脆不在这个学校读书了,回去算了。

    可是,柳凌的话他一刻也没有忘记,柳牡丹的那些闲言碎语也犹在耳边,让猫儿一辈子生活在村里人的嫌恶中,这是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第一个星期的周六上午,柳侠根本没心思上课,英语老师提问他的时候,如果不是同桌的赵丽提醒,他还在满脑子的想着下课后去给猫儿买点什么好吃的带着呢。

    英语老师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姓罗,她本来看着柳侠神游天外的样子挺恼火的,可真到柳侠站起来回答了问题,她看着柳侠明显比其他学生更稚嫩的脸、又穿着那么老土的蓝布衣服的样子,心一下就软了。

    她没有让柳侠站到教室后面去,而是一节课提问了柳侠五次,吓的柳侠一秒钟也不敢分神了。

    最后一节课铃声一响,学生们边争先恐后的冲出了教室,柳侠年龄小个子矮,坐在第二排靠边的地方,他第一个冲出教室,东西是早就收拾好了带着的,一出教室直接往柳海的教室跑去。

    柳海他们是二年级了,功课比他们还紧,老师拖堂也更严重,今天是周六老师也没急着下课,足足拖了十分钟,布置了一大堆作业才意犹未尽的下课。

    张鹏和柳海今年分到了一班,三个人一起在大门口等齐了罗各庄煤矿的五个学生,往罗各庄煤矿在荣泽的招待所走。

    走到十字路口的供销社,柳侠让大家等他一下,他跑进去,在卖糖果的玻璃柜跟前看了又看,买了五分钱的水果糖,一分钱一个,各种颜色的,这种糖望宁的供销社也有,但柳侠已经快不记得它们的味道了。

    柳侠只在报到的当天和第二天趁着没开学跟柳海来荣泽的街上转过两回,这一星期连校门也没出过,但他一点也没有心情看荣泽大街上的繁华,只想快点回家。

    罗各庄煤矿的招待所在知青大楼所在的那条大街上,很气派的两层楼。

    他们站在外面招待所外面等,柳侠心里非常忐忑,他害怕会出意外,人家的车今天不开了,那他们现在回去也赶不上汽车站的车了,他还害怕人家煤矿上的人今天坐车的多,不让他们这些搭车的人趁了。

    他们等了大概二十分钟,柳侠几乎忍不住要问是不是没有车的时候,车从招待所旁边那个大铁门里开了出来,车子上只坐了七八个人,他们全都上去后座位空了一半还多。

    因为是班车,不用见个村就停,柳侠他们在罗各庄下车的时候还不到四点。

    俩人一下车就开始小跑起来,罗各庄通往望宁公社的路上因为经常有拉煤的车过,尘土煤灰到处飞扬,俩人尽量靠路边,但还没走出一里地头发上就全成了灰。

    到了望宁大街上,柳侠心里觉得暖洋洋的,那种熟悉亲切的味道,让他鼻子竟然有点酸。

    从望宁大街拐上通往柳家岭的山路,俩人开始狂奔起来,路两旁无比熟悉无比亲切的景色,让柳侠心情格外好。

    远远的看到院子里的三间瓦房,柳侠就大声叫了起来:“妈——猫——,大哥——四哥——五哥——........”

    安静的山里声音能传出很远,他们马上就看到了孙嫦娥抱着猫儿出现在坡口。

    “啊——,啊——,小叔,小叔——”猫儿挣扎着下地,从坡口跑了下来。

    柳侠大喊着:“猫儿,别跑,别摔着,猫儿,等着小叔........”

    猫儿扑进柳侠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柳侠拍着猫儿的背,喘的半天说不出话。

    晚上一家人坐在堂屋热热闹闹的说话,猫儿从柳侠抱着他就没有再下过地,柳侠洗脸的时候是都是抱着他用一只手洗的。

    柳侠买的五块糖让猫儿和柳葳、柳蕤高兴坏了,俩大的给了三块,猫儿自己两块,但仨人都是只吃了小半块就主动不吃了,他们要留起来慢慢的吃。

    猫儿的晚饭依然是一瓶牛奶和馍,他非常理直气壮地坐在柳侠怀里让喂着吃。

    秀梅看的好笑,对柳侠说:“你回来啥都别干,好好抱抱孩儿吧,这几天可是委屈的不行了,天天叫着小叔小叔,从荣泽回来那天一夜都没睡,哭的嗓子都哑了,这两天才出音。”

    柳魁发愁的看着柳侠:“明儿你咋走啊?猫儿又该哭了。”

    柳侠亲亲猫儿的小脸儿,猫儿大口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心满意足的样子让柳侠心疼的不知道怎么才好。

    晚上,柳侠没有做作业,一直抱着猫儿和他玩。

    柳钰看他俩都回来了,也在这边住了,他不用上学的兴奋期已经过了,觉得一天到晚没意思的要死,还不如在学校时候,虽然考试怪难受的,但至少天天有人一起耍。

    柳海做完作业,兄弟四个挤在炕上说话,

    柳凌问柳侠觉得咋样,能不能跟得上荣泽老师讲的课。

    “能,就是英语不中,咱原来学的那些发音跟俺罗老师讲的都不一样。”

    “那就按现在老师教的算,你数理化都没问题,就是现在刚开始考试不太好也没问题,以后肯定能撵上去,英语和作文是你的弱项,你得多往这两门上偏一点。”

    柳侠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但他就是不喜欢学英语,至于作文,他觉得自己写的挺好,可是每次考试分数总是很低,他也没办法。

    柳海在发愁即将到来的高考,他不知道自己是明年考试还是后年考试,他们在学校已经听说了,明年铁定的初中和高中都要改成三年了,他们这一届不上不下的不知道该咋办。

    柳凌说他:”改三年这事反正咱也管不了,你就好好学,到时候再说吧,总不会不让你们参加高考。“

    柳海也知道自己操心也白搭,可就是忍不住老去想,关系到自己一辈子的大事,谁能不想呢?柳海高一期末考试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年级前一百八十名,但那远远不够。

    老师说,想考上大学,至少要排到年级前五十名才有希望。

    九点半,柳侠喂着猫儿喝了奶,猫儿奋力挣扎着想坚持着和小叔玩,但他从早上知道柳侠今天要回来就特别兴奋,午后觉都没睡,到底是小孩子,说着话就闭上了眼睛,小脑袋一点一点的。

    猫儿睡着后不停的发呓怔,一会儿叫着”小叔不走“,一会儿又叫着”小叔回家“。

    柳侠搂着猫儿小小的身体,恨不得把猫儿揉进自己身体里,这样就可以到哪里都带着他了。

    柳侠第二天又在院子里和猫儿一起上演了传统的‘裸男出浴’,把自己和猫儿在大盆里洗的干干净净,柳海则是和柳钰、柳凌一起在凤戏河洗了个天浴。

    两点半柳侠和柳海要离开的时候,猫儿哭的撕心裂肺,抱着柳侠的脖子不撒手,什么也说不出来,就是一直“小叔小叔”的叫。

    柳侠一直走到罗各庄都难受的没说一句话。

    柳侠回到学校后趁晚自习完成了星期天的作业。

    四个星期后,柳侠迎来了他到荣泽高中后的第一次考试,考完回家,这次有两天的休息时间,因为把国庆节和星期天调在了一起。

    没有了秋假,柳侠觉得很对不起猫儿,所以那两天,他的作业连一个字都没有写,全部是带着猫儿到处跑着摘枸杞子吃,摘熟透的野梨吃。

    可是今年温度有点高,柿子成熟的晚,他带着猫儿把附近沟沟坎坎的柿树全都上过来了,也没有找到一个’轰柿‘。

    猫儿却非常高兴,他当然想喝轰柿,但他更喜欢小叔在家,只要一睁开眼就能看见小叔,不吃饭也高兴。

    猫儿的国庆节高兴了,柳侠节后的日子惨了,他们返校的当天晚上自习课,数学老师就让课代表收作业,柳侠还没有开始写呢!

    柳侠被数学老师叫到了办公室,一顿劈头盖脸的很批之后,被勒令回到教室罚站,在柳侠那两天的作业没有补回来之前,所有的数学课他都得站着上。

    柳侠觉得数学老师好像故意似的,那几天布置的作业非常多,他当天的作业完成都很紧张,哪有时间再去补前面的。

    于是,一星期的数学课柳侠都是站着上的。

    让柳侠堵心的还不止是站着上课,还有他的考试成绩,全班五十六人,他的总成绩排四十五,最好的是物理,年级第一,满分;数学吃了八十一分,也还算勉强。

    拉他分数的依然是英语和语文,英语他吃了四十二分,语文六十四,这次语文的作文占了五十分,柳侠得了二十六分。

    他想到了自己作文肯定得不了高分,但也没想到这么差,不过,那什么“四个现代化和我的理想”这样的题目真让他头皮发麻啊!

    他真不知道那几个现代化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他家的地连拖拉机都用不了,他们村连个手电筒都没有,他的理想是想办法挣钱先给家里买一头牛或者驴,这样他伯,他叔,还有大哥、四哥、五哥他们就不用热的要死还去一锨一锨的翻地了,这理想关现代化屁事。

    柳侠到现在上了七年多的学,还从来没有不及格过,这次竟然有一门四十多分,他真觉得丢死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22章 高中生活开始》,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