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29章 抗争(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作者有话要说:  姑娘们,我想以后改成隔日更,你们不会生气吧?

    我是上班族,每天在单位时间超过八小时,回家还要做家务。樂文小說網 ωωω.?ωχ?.σя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乐文小说网(www.lwxs.org))

    我写文的事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一直是空闲时间写给自己看的,现在我每天写文、修文,占用的时间过多,留给爱人和孩子的时间有点太少了。

    因为业余爱好影响家庭生活,是我不能接受的。

    我一定还会努力的写,节假日时间充足的话就恢复日更。

    希望一直得到你们的支持!                      黄志英迷糊,黄玉忠却很清楚,但他不是清楚儿子又说了脏话,而是听清楚了柳魁那句“你找死”。

    他从小到大捧在手心里、一句重话都不舍得说的宝贝儿子,怎么能被人诅咒‘死’?

    平时为人本分,甚至有一丝迂腐的黄玉忠,在遇到所有跟黄志英有关的事情时,都是一面倒的不要原则和底线。

    他冲到了王占杰面前,用颤抖的手指着柳魁和柳长青说:“王校长,你看看,这种没教养的人,咱跟他们还有啥说哩?志英就是年轻说话冲,说了他孩儿两句,他孩儿就往死里打俺志英啊!”

    他又把手指向了周围几个老师:“将将这回您都听见了吧?听见了吧?志英不就是带了句口头

    语吗,他就能诅咒俺志英死?您那心咋恁毒哩?”

    转折发生黄玉忠话音落地的一瞬间。

    正拉着柳侠的崔老师忽然放手,没什么表情地对王占杰说:“王老师,我后晌还有课哩,我得去准备一下。

    至于这俩孩儿的处分,我没啥说哩,柳侠的情况我也没看见,没发言权;

    柳海吧,就是想护着自己兄弟冲动了点,这咱都能理解,处分啥的我想也没想,我先走了。“

    说完,径直从人群中穿过去走了。

    拦在柳海身边的李老师马上也跟上:“我还有好几个班作业没改呢,王老师,我也走了,处分啥的我跟崔老师一样 。“

    连王占杰都没想到,第三个走的会是吴保军,他的借口是要带着地理组老师出考试卷。

    张青林则是说他叫了个学生在办公室等着他谈话。

    一下走了四个人,房随安和安成宝虽然不好意思也找借口走,却都表示自己也很忙。

    王占杰不再看黄家父子的脸色,招呼房随安、安成宝、蒋老师到他桌子跟前,几个人直接说处分的事。

    黄玉忠迷茫了,那几个人明明应该是站在他这边的,这说走就都走了是什么意思?并且留的话还都是向着柳家父子的。

    最不偏向柳家的吴保军也只是说“处分的事,领导组啥决定我都没意见。“

    为啥啊?吴保军不是一直说他会支持志英,一定会把那俩孩儿开除的吗?他不是最想让王占杰下不来台的吗?

    黄玉忠不知道,崔老师走过他们父子身边的时候几乎忍不住想骂出声。

    泼妇一样骂学生就够丢人了,还当着仨儿子的面对人家父亲嘴里不干不净,当爹的居然连一句管教的面子话都不知道说。

    妈的,砸死你都不亏,荣泽高中老师的脸都叫您爷儿俩丢尽了。

    黄志英看出来今儿是没人替他说话了,干笑了几声表达自己根本就不在乎后,干脆耍起了无赖,双臂大开的摊在椅子背上,翘着二郎腿,摇晃着脑袋,一脸的嚣张不屑。

    可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都知道,脸上的表情可不一定能代表心里真实的想法,要不就不会有‘色厉内荏’这个词了。

    确实,黄志英现在心里一片茫然,如果一定要让他找出一个比较明确的想法,那就是烦。

    烦他伯黄玉忠。

    他不是告诉自己王占杰肯定得开除柳侠吗?他不是说一定会给自己出气,不让自己受一点委屈吗?现在这是啥?

    狗屁!

    那几个人就在旁边商量处分决定,连问黄玉忠一声的意思都没有。

    在荣泽高中干了一辈子,连自己儿子都兜不住,真他妈窝囊废!

    不过,他今儿没敢再像以前那样故意跟王占杰对着干,他已经看出来了,王占杰冷起脸来硬是不给他伯面子,就黄玉忠那窝囊样也翻不起啥浪。

    吴保军刚才的样子明显是不会再管这事了。

    妈了个逼的,老子不就是说了句口头语吗?

    王占杰在会上公开说过,他已经着手向上级申请调入大批的优秀教师和专业师范院校的学生。

    上面也每天都在提‘能者上,庸者下’。

    要是王占杰硬把他弄去看大门或扫地,他也真没办法。

    还有那个叫柳魁的,真他妈的凶……..

    几个校领导和蒋老师商量了几句,处分决定几分钟内就达成了:柳海写一份检查即可。

    柳侠留校察看一年,写一份检查。

    黄玉忠说黄志英不能白白挨疼受罪,他们商量的结果是:学校报销黄志英所有的医药费,柳家再赔黄志英十五元钱。

    黄玉忠听了处分决定想站起来争辩,看到王占杰和另外几个老师冷淡的表情,又坐了回去。

    柳侠和柳海听到十五元,都有点懵了,他家哪有恁多钱啊?

    可出乎他们意料,柳魁从棉袄里面拿出了一个手绢包,直接把十五元钱给了黄玉忠。

    黄玉忠接过钱后,即便已经感觉到了在座的人突然之间对自己态度的转变,他还是忍不住表要替儿子挣点面子:“柳侠打老师这么大的事,就写一个处分公告贴报栏里,写一份检查给老师,那才有几个人看到?哪能起到警示其他学生的作用?

    房随安是和黄玉忠共事时间最长的一个,他看了看另外几个人,语气依然恭敬的问:“那黄老师您的意思是——”

    黄玉忠说:“处分得在全校大会上宣布,检查也得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念。”

    黄志英重重的用鼻子哼了一声,翻了黄玉忠一个白眼:窝囊废,处分都已经决定了,提这要求有屁用,老子是以后还得在这儿上班哩没法闹,你他妈就不会给他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

    王占杰对黄玉忠说:“您的要求是合理的,不过,他俩每人的检查都近一千字,现在有好多学生手脚都是冻疮…….”

    柳长青站了起来:“不能因为俺这俩不争气的孩儿叫恁多孩儿跟着受罪,这样吧,柳侠和柳海的检查贴到学校院子里,让全校学生都看到也是一样的。

    黄老师要是还嫌看到的人老少,那就用毛笔写成大字多抄几份,多贴几个地方,让全校学生都能看到。”

    王占杰问黄老师:“你觉得咋样?”

    黄玉忠不忿的说:“最少一人三份。”

    柳长青说:“那,拿东西吧,我跟他哥一起抄,也算是俺没把孩儿教好,给老师赔罪。”

    荣泽高中每次考试都要全班排名次,年级排名次,都是用毛笔写了公布出去,所以东西很快就准备齐了。

    其他校领导和蒋老师还有事,都先走了。

    黄家父子也借口黄志英不舒服走了。

    王占杰看着柳家父子写检查。

    王占杰见过柳海、柳侠的钢笔字,已经很惊讶,但他绝对想不到,柳长青和柳魁这个看起来根本就是标准农民的人,竟然写得更好,还是毛笔字。

    王占杰不太懂书法的那些流派,但他仍然被柳魁、柳海和柳侠那端庄流利、潇洒漂亮的行楷,给震惊了。

    如果说柳魁字写的好他还能理解,毕竟柳魁年轻,接受过教育很正常。

    可柳长青呢?

    已经五十出头、两鬓斑白的柳长青是最普通的老农形象,穿着上甚至比一般农民还要差很多。

    就这样一个老农民,端坐在办公桌前,气度在提起毛笔的瞬间变成沧桑的儒雅,一行行竖版的楷书沉稳大气,端庄和谐,随手而出的每一笔,王占杰觉得都比他临摹过的字帖还要漂亮。

    毛笔字的一个缺点就是慢,父子四人写检查写到一点多,每人才写了一份。

    柳长青对王占杰说:“俺得走了,想带俩孩儿出去说会儿话,剩下的几张叫他们一会儿回来再写,你看中不中?’

    王占杰马上就答应了:“没事,这件事我会负责到底,您带俩孩儿去吃点饭吧!

    已经耽误这么多天了,也不缺这一晌,今儿后晌就让他俩还在我办公室里吧!“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今天的事,该我跟您道歉的,我们学校没管好自己的老师,让他做出这种不体面的事。”

    柳长青拿起自己搭在椅子背上沾满泥的上衣,对王占杰深深的鞠了一躬。

    王占杰慌忙去扶,打翻了茶缸,茶水流了一桌子:“您千万不要这样,我怎么敢当。”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王占杰却对这位农民产生了深深的敬意,所以对柳长青的大礼,他真的是诚惶诚恐。

    柳长青又看着柳魁兄弟仨给王占杰鞠了一躬,说:“百人百样,千人千相,那个黄老师,是他自己家的问题,不关您的事。

    谢谢您照应这俩孩子,以后柳侠要是有啥做的不妥当的事,还麻烦您多教导他。”

    王占杰郑重的答应了。

    从学校出来,柳长青和柳魁领着柳海、柳侠来到了东面街上的一家国营烩面店。

    柳侠坐在油腻腻的饭桌边紧张的浑身僵硬,他怕柳长青揍他。

    柳魁要去报面,柳侠看他拿出的破旧的不像样的粮票非常难受,他嗫嚅的对柳魁说:“大哥,我,我不饿,我不吃吧!”

    柳魁笑笑,摸摸他的脑袋:“你不吃咱伯该心疼了,别担心那十五块钱,不是借的,前儿您三哥寄回来一百块钱。

    幺儿,夜儿咱伯接着您六哥的信就一直担心你,怕是你挨了打,您六哥不敢说。

    咱伯说,就是出了天大的事,你也是咱家的幺儿,你就是真被开除了,俺俩也要领着您俩吃顿好的再回家。”

    柳长青沉声喊了一下:“柳魁!”

    柳魁轻松的笑笑,去窗口排队交钱了。

    只要俩弟弟平平安安的,其他啥事都不算个事。

    柳侠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柳长青叹了口气,摸摸他的头:“没事了,孩儿,我知道您来这里上学,叫人看不起,您受委屈了。”

    柳海红着眼圈说:“没有,伯,俺不怕别人看不起,俺学习好就中了。”

    柳侠哭着说:“伯,这个黄老师他真的太孬孙了,他光拣看着穷哩人欺负。

    俺班孙小毛,是三道河哩,穿的衣裳也可旧,他上课提问了一回孙小毛,孙小毛背的不完整,就错了几个字,他就把孙小毛叫到讲台上扇他的脸,扇了好几下,孙小毛这半边脸肿了好几天。

    十班有个女生,也是家老穷,上课打瞌睡叫他看见了,他揪着人家头发把她拉到走廊里头,一下一个月,只要是他的政治课,就把那个女生拉出来,还说那个女生长得恶心,是猪都不会去啃的烂南瓜。

    我有时候也可瞌睡,可在他的课上我连栽个嘴儿都不敢,我知道,我只要敢栽一个嘴儿,他肯定会打我。

    俺班几个荣泽城里哩孩儿上课看小说,吃东西,睡觉,他最多就是叫他们站起来,现在天冷了,他还不敢叫他们站走廊。

    挨打,站走廊挨冻的,都是农村来哩。

    那一天,他是骂俺妈,我才打他的,我要是那天没有先打他,他肯定饶不了我,对农村孩儿,他每回都是先上脚跺,再扇脸。”

    柳长青说:“我知道孩儿,我跟您大哥都知道。

    幺儿,小海,这世上,走到哪儿都有这种人,狗眼看人低,他们看人从来不看人品德行,只看穿衣戴帽家里是干啥的。

    这种人咱尽量不去沾惹他,好鞋不踩那臭屎。

    可咱也不是韩信,我没想着叫您封侯拜相,咱也不去忍那胯下之辱,有人往死里欺负咱的时候,咱得还回去。

    小海,幺儿,咱生到山沟里,那是没办法改的,可现在能考大学了,总算是咱农村人也有一条路了,这路虽然窄的很,可比以前您大哥他几个那时候好太多了。

    再窄的路也能走人。

    我不是逼您非考上大学不可,您几个就是都考不上大学,就算生下来是傻子,也都是我跟您妈哩孩儿,啥时候爹娘也不会嫌弃您。

    不过,孩儿啊,我、您妈,您大哥,俺都还是想叫您过上好日子,不再出个门就叫人看不起,所以,您都得好好学习,尽力了,考不上咱也不后悔,知道不?”

    俩人一起点头,柳侠哭的直抽气。

    柳魁端了面回来,看着柳侠哭,难受的眼圈都红了。

    柳长青用粗糙的大手给柳侠擦了一把泪:“孩儿,人这一辈子长着呢,以后您还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人,跟你身边来来去去,好哩,咱记一辈子,孬哩,咱绕着走就中了。

    您六哥再有几天就不在这儿了,你还得再搁这儿两年多,可也就是两年多罢了。

    那个黄老师,他拿捏不了咱一辈子。

    所以小侠,今儿吃了这碗面,顺口气,就把那人当个屁给放了吧,好好学你自己的,两年后咱认识他是谁?他是啥东西?

    就算他是吃商品粮的,就算咱在柳家岭活一辈子,也比他那种人主贵。”

    柳侠用力点头,哭着说:“我知道,伯,我一定会考上大学,我会挣可多钱,把咱家欠的账都还了,给你,给俺妈,还有俺大哥大嫂买新衣裳,不叫别人笑话您。”

    柳侠和柳海每次路过都看到这家店人很多,不知道原来这种叫烩面的面条这么好吃。

    柳侠吃了两口就想起猫儿,下决心过了年想法带猫儿来一回荣泽,叫他也吃一次烩面。

    柳长青和柳魁又交待了俩人一些生活上的杂事,提都没再提学习的事和黄志英。

    他们对柳侠的性格非常了解,柳侠只要认准了目标,就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用不着每天耳提面命。

    至于柳海一直担心的黄志英会报复柳侠。

    柳长青和柳魁一致的看法是:“他不敢,那是个只敢欺负比他弱的人的软蛋,有了今儿的事,他不敢再动咱幺儿一指头。”

    柳长青和柳魁走了,他们临走交待俩孩子放假前不要再回去,上窑过不去人。

    俩人看着父亲、大哥走远,觉得街上的风都变得更冷了。

    唯一让柳侠感到安慰的是,大哥说猫儿在家很乖,柳魁教他认了不少拼音和字。

    这几天,猫儿已经会写出来‘柳侠’和‘小叔’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29章 抗争(下)》,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