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35章 高考前夕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柳侠和柳川带着两大包年货回到柳家岭的那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六了。

    在上窑坡看到和柳钰一起拼命向上爬的猫儿,柳侠心花怒放。

    猫儿先熟练的在柳侠脸上按右脸颊、额头、左脸颊、鼻子的顺序亲了一遍,又歪着小脸等柳侠照样亲了他一遍后,兴奋地对柳侠说:“小叔,娘生的小弟弟可丑可丑,不过我可待见他,奶奶说我现在太小了,等我长到你这么大就让我抱着他耍。”

    柳侠和柳川都吓了一跳。

    大嫂秀梅不是说要到年后二月初才该生吗?这还有一个多月呢!

    半月前那场小雪,让秀梅抱柴禾的时候滑了一跤,早产生下了一个男孩儿。

    这次,柳长青让柳魁直接带着几个人连拉带抬将近十个小时,把秀梅送到了望宁卫生院,秀梅不仅平安的生下了孩子,还主动要求做了结扎手术。

    外面计划生育风声鹤唳,可从上窑往南的村子根本就没人管,秀梅是南部山区第一个做结扎的人。

    虽然柳海和柳凌都不在家,但因为柳川和他买回来的丰盛年货,再加上多出一个每天都要哭几嗓子的小家伙,柳家过年的气氛依然热闹欢乐。

    除夕夜在喷香的饺子和温馨热闹的聊天中过去,又一个春天在明媚的阳光中来到。

    柳魁抱着最小的柳莘,领着柳川、柳钰、柳侠和穿着新衣服的孩子们给父母(爷爷奶奶)磕头拜年。

    柳川提前准备了比较新的毛票,柳长青和柳长春坐在炕沿上挨着发压岁钱,除了柳魁和柳川已经自己能养活自己,连柳钰都有五毛。

    柳长春最后一个给柳侠发,放在他手里的,是张崭新的十块。

    柳侠安静的看了一下,就用力的在蒲席上又磕了一个头,轻轻说了句:“谢谢二叔!”

    这不是柳长春第一次给柳侠发比其他人多很多倍的压岁钱,他去年就这样发过一次了,当时也是同样的情形,但屋里还是有短暂的静默。

    他们是没有彼此之间说“谢谢”这种习惯的,都是一家人,最亲的人,所有对彼此的好都被视为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柳侠偶尔会说“谢谢”。

    五年的时间,柳侠已经不知不觉地把猫儿当成了独属于他自己的责任,其他人对猫儿的好,都被他视为意外的恩情而心存感激。

    高三生没有享受完整节日的权利。

    柳川初三回单位值班,柳侠初五返校,初六上课。

    开学第一天,班主任老师先宣布了一个重大的消息:“今年咱们中原省取消了高考预选,你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参加高考。”

    然后,他又用十分钟时间宣布了十条纪律。

    柳侠听到第一条“从今天开始,三年级晚自习再加一节,逢双周才休星期天”后就气得没心听后面那九条了。

    中午准备去吃饭时被邵岩拉住,才知道,三年级以后中午不准离开校园,原来一点半开始上课,现在改成了一点整了。

    也就是说,柳侠他们以后连午后趴课桌上小憩一会儿的时间也没有了,以后的五个月,他们会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点半都呆在教室里学习。

    柳侠想想都觉得恐怖。

    柳川在单位买好了饭却等不到人,以为柳侠出事了,找到学校,看到在大门口那道白线里侧急得跳脚的俩人,知道了原委,又跑回单位把饭菜给提了过来。

    从那天开始,柳川每天中午给他们送饭。

    柳侠这时候才知道,古村这些年让他们羡慕不已的高考成绩是怎么来的。

    这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除了学生需要解决吃饭和拉屎撒尿的下课时间真没办法取消,其他原本就被侵占的不剩多少的体育课和自由时间也全部取消了。

    即便吃喝拉撒,也不是那么自由,柳侠就因为经常去厕所的时间比较长被好几个老师视为眼中钉。

    这样的日子过了不到十天,柳侠就濒临崩溃,如果不是正好元宵节到了,他们放假半天,而这天柳钰又带着猫儿来到荣泽,他都不知道怎么熬过后面的日子了。

    这半天时间被柳侠利用的淋漓尽致:他和邵岩带着猫儿去新城那边看了一圈,柳侠给猫儿买了一个魔方和一个小手绢,然后回来吃了一顿羊肉烩面。

    虽然烩面里的胡椒辣的人直流鼻涕,猫儿还是自己吃了一小碗,汤都喝的干干净净。

    柳侠一边不停的给猫儿擦鼻涕,把自己碗里的羊肉往他碗里挑,一边在心里下决心,以后挣了钱,天天让猫儿吃烩面。

    柳川让柳钰来荣泽,是为了让他见见马小军的三叔马德英。

    马德英是县阀门厂的供销科科长,阀门厂这两年效益不好,工资没有保障,他悄悄的在自己家弄了几台车床,又请了厂里两位退休的师傅,自己在家干了起来。

    马德英想找几个勤快又有成色的学徒,柳川给他介绍了柳钰。

    前三个月管吃住没有钱,三个月后一个月十二块,干得好有奖金。

    柳钰一口就答应了,别说一个月十二块钱,就是两块,只要能让他离开柳家岭,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柳侠甚至不能把柳钰和猫儿送到汽车站,他们一点钟必须坐进教室。

    猫儿懂事的对他说:“小叔,我回家了,你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咱俩去可多可美哩地方耍,大伯说咱中国有可多地方都可美。”

    元宵节到三月底,柳侠一共回了两次家。

    每次他回来的时候,猫儿都会跟着他和柳川走到关家窑,在坡顶抱着他的脖子停一会儿,然后会对他说:“小叔你要考上大学,咱俩坐火车,咱俩去看长江大桥,去看神仙住哩屋儿,去可多可美哩地方。”然后看着柳侠两人转过一座山不见了才回去。

    柳侠终于让所有任课老师都满意了,却让最近也非常拼命的邵岩害怕,柳侠现在只保留了早上在操场跑十圈这一项运动,其他时间除了吃喝拉撒睡,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书本。

    邵岩都奇怪柳侠经过这样疯狂的两年,眼睛居然没有近视。

    因天气原因不能回家的星期天,柳侠就在邵岩租的房子里学习,如果邵岩不喊他,他能一动不动坐一晌,做题,做题,做题,背书,背书,背书,柳侠成了一个学习机器。

    柳川最近非常忙,荣泽县准备机构整体东移,占用泽河东边几个大队的土地规划了新城,当然也开出了很多优惠条件,比如每个大队给几十个商品粮户口。

    但过了一段时间,村民又觉得吃亏了,他们去政府闹了几次没有结果,还被拘留了几个人,表面上只好作罢。

    可暗地里他们开始祸害各个单位正在建设的工地,偷建造房屋的原材料,砖,水泥,钢筋,甚至打好的预制板,凡是公家的东西,就没有他们不敢拿的。

    他们不怕那些单位和施工单位看场子的人,有人敢去阻挡,他们抡了锄头铁锨不要命的就冲过去打。

    看场子的人都是正式职工,谁愿意为了公家的事把自己的小命搭上,所以,村民们越来越得寸进尺,从晚上偷拿变成了白天也敢明抢,很多工地都停工了,这其中也包括公安局刚刚动工的办公楼和家属楼。

    县政府要求公安局全体人员轮流到新区值班巡逻,二十四小时不间断。

    柳川和同事换班,他值别人不愿意值的后夜班,睡不好,还危险。

    村民对军人和警察还是心存畏惧的,有了他们值班巡逻,工地都重新开工了。

    村民白天不敢再来抢东西,全部改成了晚上偷,被逮住了还有不服气的愣头青动手打人,愣头青们最近被香港武打片迷得晕头转向,人人想当霍元甲。

    有人拿最粗的螺纹钢筋和柳川他们比划,还有人成群的去,带着三棱刮刀和杀猪刀,公安局办公室一个小伙子被三棱刮刀捅在了腹部,差点没命。

    刑警队一群小伙子把凶手给打得也只剩一口气。

    最后,村民五人被判刑,捅人的被判了二十年,村民们才消停了些。

    即便这样,柳川也从没有断过一天给柳侠和邵岩送饭,他侦察兵出身,功夫好,说是值夜班,白天也经常被拉去充当定海神针的角色,他被拉去的时候,队里其他人就会主动打了饭菜给柳侠他们送过去。

    荣泽高中从出了吴红娟的事情后大门口管的很严,王占杰经过这两年多也树立起了足够的威望,言出必行,驭下有方。

    柳川去送饭的时候,看门的大爷虽然很憷警察,说话很客气,但就是不肯让他进去。

    而柳侠的老师们现在拖堂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有时候能拖到十二点半,柳川只能一直在大门口等着。

    有一次柳川有急事必须要走了,柳侠他们还没下课,正着急的时候,一年级一个英语老师苏晓慧下班走到大门口,主动替柳川把饭送给了柳侠。

    后来,老师拖堂,柳侠和邵岩没法及时去大门口接柳川的时候,经常都是苏晓慧帮忙把饭给送过来。

    邵岩开玩笑说:“苏晓慧看上柳川哥了,绝对的,要不不可能天天这么巧,她教的虽然是一年级,但英语现在多重要啊,她能不拖堂就很罕见了,还能每天那么按时回家吃饭,每次都碰见柳川哥,根本就不是用巧合可以解释的。”

    柳侠也觉得这件事有点太巧了,说不太通。

    苏晓慧是学校里面最年轻漂亮的女教师,瓜子脸,大眼睛,一条浅色手绢束起来的马尾辫,看起来活泼又大方。

    和柳川一米八的身高比,她一米六出头的个儿稍微矮了些,不过穿个高跟鞋,也很出挑。

    苏晓慧五年前从荣泽高中考上阳城师专,三年后又回到这里执教,脾气很不错,比其他几个新分配来的女老师感觉上好很多,学生里也没有关于她体罚学生或其他不好的传闻,另外几个女老师可都有不怎么样的绰号,什么“神经病”,“蝎子嘴”,“后娘脸”.......

    柳侠有一天趁吃饭时候问柳川喜不喜欢苏晓慧。

    柳川反问他:“你觉得她怎么样?要是她当您三嫂你高兴不高兴?”

    柳侠想了想,摇摇头:“我不知道。”

    柳川大笑着拍拍柳侠的头:“别瞎操心了孩儿,大丈夫何患无妻,三哥这样的,还愁找不到媳妇吗?”

    柳侠也觉得自己是瞎操心,三哥那样的人他觉得配天仙也足够了,娶个好媳妇还不是早晚的事?

    苏晓慧还是经常帮柳侠他们送饭,柳侠和邵岩都恭恭敬敬的叫她“苏老师。”

    最近柳侠和邵岩商量了好几次报志愿的事,邵岩还是想说服柳侠考军校,但却不知道江城有没有军校,柳侠是打定了主意要考江城的大学。

    就在这时,柳侠收到了柳凌的信。

    最近一年,柳凌的信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短,超过两张的几乎没有,很多时候就只有几句话,算上前后的格式,也不满一张信纸。

    但这封信比较长,有三张多,里面还夹了三十元钱。

    可柳凌这封信的重点不是鼓励柳侠好好学习,而是其他。

    一是劝柳侠不要报考军校,除了军校在荣泽招生太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柳侠肚子上那些伤,军校的体检是非常严格的,柳凌当初头上有缝针的痕迹还能通过,完全是因为他是招兵的鲁建国和旁观的陈震北点名要的人,柳凌不敢确定柳侠也有这样的侥幸。

    柳凌还用一张多纸的内容来说明就是考不上大学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现在不是可以自己做买卖了吗?以柳侠的头脑和性格,他觉得柳侠即便考不上大学,也一定能找到其他的办法把猫儿养得很好。

    柳凌还说他们现在的津贴已经提高了,他以后会每个月给柳侠寄钱,帮他一起养猫儿。

    柳侠迷茫了,不懂五哥这是什么意思,邵岩当然更不明白。

    柳侠让柳川看了柳凌的信,柳川一下子就明白了:“您五哥怕你万一考不上大学想不开,报纸上有连续复习几年没考上自杀的,你五哥担心你呢,幺儿!”

    柳侠觉得柳凌在这件事上太小看自己了,因为考不上大学自杀?

    哼,就是世上压根儿没有大学又能怎么样?没有山路有水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他要让猫儿过上好日子,考上大学是最快的方法,即便考不上,他相信自己也一定能有其他的办法。

    他伯柳长青在柳家岭那样的地方,不照样让他们过的比外面很多人也要好吗?听说外面以前还饿死过很多人呢,他家可没有。

    在报考军校的问题上,柳川觉得柳凌说的很有道理。

    柳侠报考军校的事基本算没希望了,邵岩当即决定俩人都报江城的大学,具体哪一个,俩人却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35章 高考前夕》,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