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36章高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五一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六,邵岩收音机里天气预报说可能有小到中雨,柳侠不敢冒险回家,他现在一分一秒都珍贵,万一被隔在家里几天,他自己都觉得心疼。樂文小說網 ωωω.?ωχ?.σя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乐文小说网(www.lwxs.org))

    邵岩年后一个月回家一次,这次也没走。

    小自习下课的钟声一响,校门放开,学生们蜂拥而出奔向汽车站,但高三还是有不少学生留下,很多人现在都是一个月回一次家。

    柳侠和邵岩出门直奔公安局去吃午饭,柳川不在,俩人自己打了饭,吃完了溜达着回邵岩的房子。

    邵岩双手插兜倒退着走:“柳侠,你整天跟我说凤戏河有多美,光着屁股在里面游泳多痛快,弄得我现在特盼望夏天来,想到时候去你们家玩几天,也试试那种感觉。”

    柳侠说:“那等咱高考完你跟您爸妈说一声,跟我回去呗!小鸡儿天天窝裤兜儿里多闷哩慌,到时候你脱光了跳凤戏河里,小鸡儿让河水凉丝丝哩冲着,要多美有多美。”

    邵岩被他没皮没脸的劲儿给逗乐了:“那说好了,高考一结束,我就来找你,跟你去你们家玩儿。”

    柳侠说:“只要你不嫌俺家穷,盖的被子破就中。”

    回到邵岩的房子里,柳侠实在忍不住了,想睡会儿,让邵岩半个小时后叫他。

    邵岩把门关上:“你只管睡吧,有我呢。”

    柳侠躺下一分钟没有就睡着了,邵岩拿着一本生物书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等了好几分钟,看柳侠睡的神鬼不知,轻轻的把他的手拉起来,放在自己明显比柳侠大一圈的手里,五指相对。

    他的手修长白皙,柳侠的手小巧,骨节均匀,手背却是棕色的,邵岩觉得这样的对比特别好看,。

    柳侠睡梦中嘟囔了一句什么,邵岩把他的手放好,呆呆的看了一会儿他的脸,站起身,把蚊帐掖好,打开门走了出去。

    柳侠醒过来时,看到桌子上的闹钟指向三点四十,对着邵岩大叫起来。

    邵岩嘿嘿的笑,也不争辩,指指洗脸盆,里面有大半盆清凌凌的水:“你把我吃了也找不回那俩小时了,赶紧洗脸咱开始恶战英语。”

    柳侠洗脸把水撩的一地都是,气哼哼的坐在床沿上,两人开始看着书互相提问,互相纠正。

    晚上下了半夜雨,第二天,空气中泛着雨后的湿润,很舒服。

    下午五点,柳侠和邵岩都看书看得头昏脑胀,邵岩把柳侠手里的英语书抽出来说:“今儿王老师没走,你别等到六点再去找他,现在就过去,全当是换换脑子,回来再接着看英语脑子就没那么木讷了。”

    柳侠觉得有道理,就把自己的数学作业和作文本拿出来,对邵岩说:“你六点半在大门口等我,咱直接去吃饭。”他们俩星期天三顿都在柳川那里吃。

    邵岩点点头:“知道了,今儿要是有醋溜绿豆芽就好了。”

    王占杰给柳侠检查完数学作业和作文,又给了他一个作文题目当下星期的作业,柳侠就出来了。

    他在大门口没看到邵岩,就扯着嗓子对着邵岩的房子喊:“邵岩,邵岩,你磨叽啥哩?快出来。”

    没人答应。

    柳侠还想再喊两嗓子,想想还不如跑过去快,就撒腿跑了回来。

    院子里没人,柳侠又喊了一声也没人答应,他有点疑惑的推开了关着的屋门。

    柳侠楞在了门口:三斗桌上只剩下一个台式电风扇,地上一把椅子,一个原木的方凳,方凳是柳侠第一次住在这里的时候邵岩找房东要的;

    白色的蚊帐静静的挂在那里,属于柳侠的洗脸盆里还有大半盆干净的清水,窗台上放着两整包没拆封的蜡烛和几根散开的........

    可是,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了,邵岩放皮箱的板凳上有薄薄的灰尘,床上只有一张干净的床板,床边属于邵岩的鞋子一双也没有了,还有邵岩喝水的杯子,他的书包,他的书.......都没有了。

    柳侠有点反应不过来,只是一个多小时,邵岩就这么走了吗?

    邵岩不想走,邵岩压根儿不想回原城,柳侠一直都知道,可是,邵岩怎么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怕他难过吗?

    柳侠当然也不愿意邵岩离开,但荣泽和原城相距只有三十多公里,又不是千山万水的相见无期,柳侠更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邵岩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拿着书不知道该怎么办,坐在床沿上发呆,眼睛却无意中看到电风扇的座下面露出一点白色的东西。

    柳侠心里一动,把电风扇挪开,一个雪白的信封露了出来。

    幺儿:

    这么喊你没问题吧,反正我比你大两岁,当你哥完全合理合法,就这么喊吧。

    你拿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走掉了,不好意思啊,你刚出去两分钟我妈就到了,着火似的让我赶快上车走,说我爸单位有急事,司机得赶紧回去开会,一分钟也不能耽误。

    我走了,幺儿,虽然不知道江城有没有军校,但我肯定会报江城的大学,如果能考上,咱还可以每天一起玩,那时候我们会比现在轻松很多,玩起来一定更开心。

    你肯定能考上大学的,我相信你。

    房子一直租到七月十号高考结束,我没有退房租,已经跟房东说好了,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如果星期天我能出来,来找你玩的时候,我们也有个落脚的地方。

    钥匙在蜡烛下面,拿好,别丢了,让柳川哥去找王老师给你办个走读,以后天气越来越热,晚上在寝室住,会影响你睡觉,然后影响你的学习效率。

    感谢就不用了,暑假我去你家玩的时候多给我粘点麦季鸟吃就行了。

    你七哥邵岩

    198*.4.27

    柳侠看完信发了一会儿呆,可能因为面对着的是信的缘故,他忽然觉得邵岩好像已经走了很久、也离得很远似的,特别想给邵岩也回一封信。

    可是他发现,他居然不知道邵岩的通信地址。

    他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邵岩好像说过他原来的学校好像叫十七中,这样一个简单模糊的地址能让邵岩收到他的信吗?

    邵岩不辞而别让柳侠心里非常难受,但他却没有多少时间来纠结自己的心情。

    预考取消了,但荣泽高中自己进行了一次非常正规的摸底考试,完全按照高考的规格进行,除了没有警察把门。

    一周后成绩出来,柳侠全年级排名第八十一位。

    荣泽高中去年考上了四十一人。

    柳侠有一个异常超脱的思维方式,让他不会因为这样的排名而泄气:不管荣泽高中曾经考上大学的人数绝对值是多少,只要我不是其中之一,那个数字对我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个逻辑有着显而易见的漏洞,但不管是王占杰还是柳川,都没有想着要去纠正柳侠。

    柳侠开始了真正的高考冲刺,他和其他高三年级的学生们,右手小鱼际那里每天都是黑乎乎的,那是每天不停地做油印的考试卷和模拟试卷的结果。

    在填报志愿的时候,柳川特意来学校找了王占杰商量,俩人都觉得以柳侠现在的成绩,再加上他继续以现在的劲头学习两个月,应该是有希望上线的。

    荣泽高中往年考上的那些学生里,都有打破预考时排名顺序意外上榜的,不过,以前最大的黑马也就是往前跳了十几名,考上的差不多都是中专。

    柳侠的差距稍微有点大。

    他们建议柳侠填报原城的学校,保底的荣泽师范和原城财税学校一定要填,通常,学校对本地学生都会照顾一些,而且录取人数有绝对的优势。

    但柳侠在这件事上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固执,他第一志愿一定要报江城的大学。

    他报了江城测绘大学。

    王占杰和班主任对他说:“柳侠,这个是全国重点。”

    柳侠楞了一会儿,然后就认真的点点头说:“不管它是啥,我就报它了,您不是说,只要分数够,只要填服从调剂,就一定不会被退回来吗?

    要是我能上线,不管第一志愿是啥都一样,反正如果我分数不够人家会自动把我调剂到符合分数的学校。”

    班主任有点愕然,但不得不承认柳侠说的有道理。

    班主任虽然对柳侠印象越来越好,但按荣泽高中以往的经验,八十多的排名,希望很小,所以也不会把精力过多放在他身上,柳侠既然坚持,班主任也不再多说什么。

    王占杰也觉得柳侠说的有道理,反正只要上线,最后的结果肯定能成为商品粮户口。

    柳川非常了解柳侠,更知道他对江城的执念,决定任其自然,柳侠还小,还有机会。

    填报完志愿后的那一段日子,后来柳侠都不愿意回想,那简直就不是人过的,一天到晚趴在课桌上,上厕所时间长一点,不光老师给你脸色看,自己也会觉得愧疚。

    柳侠到底还是给邵岩写了一封信,信封上的地址写的是“原城十七高中三年级”。

    四天后,信被退回,退信的原因是“查无此人”。

    从四月底那场雨过后,荣泽就再也没有下过雨,进入六月后气温一直居高不下,柳侠真的很感激邵岩那间房子。

    学校寝室热的进不去人,每天晚上,操场上都密密麻麻躺满了睡在凉席上的学生。

    可操场上蚊子多,根本睡不安稳,张长喜的两条腿被抓的都是血痂,看的柳侠心里麻撒撒膈应的慌。

    柳川和另外一个也是弟弟参加高考的同事楚国友一起,和其他几个同事商量了一下,他们俩最近尽可能不出外勤,专心给弟弟送饭洗衣服,好吃好喝伺候着,好让他们能身体健康的参加考试。

    每年都有考生晕倒在考场上,他们可不想这种事发生在自家人身上。

    楚国友说他弟弟特别怯场,每次大考都因为太紧张把本来会做的题给做错,他怕楚国发高考时会紧张的晕倒。

    柳侠心里对这种说法颇不以为然。

    他觉得晕倒压根儿就是装哩,肯定是进考场后一看卷子太难,不会做,又怕考得太差没面子,所以就装晕。

    外国小说里的贵妇人们听个歌剧都能晕倒,就是因为那时候的风气普遍认为,身份高贵的女人就应该无比娇弱,不娇弱是不体面不高贵的。

    柳侠说:“好好哩人,吃饱喝足了,哪那么容易晕倒!要说考试紧张,谁都一样,反正我知道,俺同学里面学习最好的那些也都可害怕考试。”

    柳川觉得自己完全不用担心柳侠会出现任何精神和身体上的意外。

    但他怕出现天气上的意外,所以,五月中旬柳侠回家一次后,他就不允许柳侠再走了。

    可柳侠想猫儿,两星期不见就心情不好,急躁,烦。

    柳川让柳钰星期六带了猫儿过来,让猫儿陪柳侠住一晚上,玩一天。

    猫儿非常懂事,白天柳侠去上课的时候,他就和房东的孩子玩,不和人家抢东西,也不吃人家给的东西。

    跟着柳川吃饭,总是自己端着碗,吃的干干净净,根本不会出现要让人在后边追着求着吃的场面。

    柳侠回到租屋学习的时候,猫儿就坐在他身边安静的摆弄魔方,最多过一会儿挨着柳侠蹭蹭,柳侠亲一下他,他就美滋滋地坐回去继续玩。

    晚上,柳川给猫儿洗个凉水澡,他就乖乖的和柳侠一起睡。

    除了睡着后会钻进柳侠怀里,把柳侠左臂和胸前弄出两小片痱子,不会影响柳侠一点点学习。

    柳钰到马德英那里的第二个月就拿到了十二块钱的工资。

    马小军对柳川说,这不是看他的面子,而是柳钰干活确实有成色,还勤快的很,师傅和他哥都很待见他,主动给他提前发了工资。

    柳钰的活不是很稳定,忙的时候昼夜不分连轴转,闲的时候坐在院子里喷大江东。

    柳川知道他闲的时候,才让他回去带猫儿来,柳钰也很乐得跑,他喜欢坐汽车的感觉。

    七月一号,柳海从北京回来了,自己搭车直接找到了公安局。

    只有两年半,柳海看起来完全就是城里人了,几乎和柳川一样高,一样帅气,让柳侠看得羡慕不已。

    他现在勉强一米六八,还跟个瘦猴似的。

    看到柳海后,柳侠马上缠着柳川让他回去把猫儿带来:“六哥回来了,我上课的时候猫儿跟着他;三哥,猫儿一点也不会耽误我学习,我看着他才有精神呢!”

    柳侠对猫儿有多上心,全家人都知道,柳海和柳川只交换了一个眼神,就同意了。

    第二天,猫儿就被接到了荣泽。

    柳侠把他的小宝贝抱起来转了好几圈,亲了亲小脸蛋,然后斗志昂扬的开始学习。

    柳海晚上和柳侠一起复习半个小时英语后,柳侠和猫儿简单洗一下睡地上的席子,柳川坐在旁边给俩人扇着扇子。

    他自己有电风扇吹多了头疼的毛病,柳侠睡着后他坚决不给他吹电扇。

    柳海躺在床上热的要死也不敢乱动,生怕打扰了柳侠睡觉。

    七月四号是星期六,下午上了正常的四节半课后,每天都高度严肃的老师露出了轻松的微笑,让学生们把自己的所有东西全部清空,五号、六号休息两天,学校准备考场。

    老师说:“希望你们都能考出好成绩。”

    这是柳侠从高三班主任嘴里听过的最温情的一句话。

    但是,学生们无心领会其中的感情,他们带着前所未有的、轻松和紧张交织的情绪,抱着大半编织袋的书本离开。

    柳侠不信别人说的放松才是最好的准备的说法,除了早上去认考场,他和柳海研究了两天数学题,晚上依然背英语背到十一点,柳川把凉毛巾捂在他脸上,他才精神抖擞的躺在猫儿的身边。

    猫儿现在每天都能呆在柳侠身边,兴奋的每天到十一点也不瞌睡,枕在柳侠的胳膊上,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柳侠:“小叔,你要是明儿考上大学了,就不用再来荣泽上学了吧?”

    柳侠眼前忽然出现了长江大桥的样子,心里猛然一惊,但他还是用力点点头:“嗯,小叔一考上大学,猫儿很快就能天天跟小叔在一块儿了,小叔就哪儿也不去了。”

    七月七号,二十四节气里的小暑,荣泽一大早就热的人满身汗,柳侠和一大群熟悉或不熟悉的同学一起走进了考场。

    柳川心神不宁的回单位上班,柳海拉着猫儿一起等在学校大门口,站到他们考试结束。

    柳侠走出考场,精神依然十足,抡起猫儿转了几个圈,就和柳海一起去烩面店吃饭,柳川已经在那里占了位置。

    柳侠喜欢吃烩面,柳川决定这几天中午都让他吃这个。

    三天的考试,柳侠表现出了在凤戏河里裸泳一样高昂的情绪,每场下来都高高兴兴,问他感觉,总是说差不多,没有想的那么难。

    这让柳川、柳海和班主任以及王占杰都觉得心里十分没底。

    因为往年考的好的那些学生,自我感觉反倒都不怎么好,有些甚至感觉非常差。

    柳侠这种反应他们从来没见过。

    最后一场考完,柳侠出了校门,把穿着蓝色小裤头带着个小裹肚的猫儿抱起来狂亲了几下:“胜利结束,三哥,六哥,考完了,给我和猫儿买根冰糕吃呗。”

    柳川听说去年有个考生因为喝冰镇饮料拉肚子耽误了考试,他这几天连凉水都不敢让柳侠喝,每天都是烧了开水晾凉,柳海用茶缸端着,等柳侠出来给他喝。

    今儿考完了,柳侠决定犒劳一下自己和猫儿。

    柳海跑到街边小卖部买了五个最贵的糖葫芦形状雪糕回来,四个人,一人吃着一根冰糕去邵岩租的房子。

    房东家院子很大很干净,几个人坐在院子里轻松的说笑着,没人看得到柳侠内心深深的恐惧不安。

    晚上,柳川和柳海把床上的席子也拉下来铺到了地上,三兄弟和猫儿,那天晚上一起说话到快天亮。

    四点多起床,柳侠把钥匙退给房东,电风扇是邵岩的,柳侠用编织袋装着交给了柳川。

    蚊帐也拆了下来,让柳川拿回单位洗干净,等邵岩回来还给他。

    柳海背着自己的包,柳侠牵着猫儿,坐上了回望宁的车。

    柳川看着他们离开,自己回去上班。

    柳侠没有问,大家也没有提。

    柳侠的书和被褥都留在了柳川那里,如果柳侠回来复读,就不用再大包小包的往回带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36章高考》,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