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 47 章 猫儿的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第二天,柳侠和猫儿起床的时候,柳魁和柳葳已经走了三个多小时了。看最新小说上-_-!乐-_-!文-_-!小-_-!说-_-!网(http://www.lwxs.org) 百度搜索 乐文小说网

    柳侠和猫儿吃完饭,坐在温暖的炕上,柳侠带着猫儿和柳蕤开始临帖。

    柳蕤的咳嗽已经轻了很多,但一出门吸了冷风就会加剧,秀梅打算让他就这样一直在窑洞里养着,到考试时去一晌算了。

    柳侠心里很想去望宁一趟,柳魁手上的口子让他心里很不好受,他记得望宁初中隔壁那户人家院墙上爬满了瓜蒌,刘狗剩跟他说过,瓜蒌水泡手脚能防治手脚皴裂和冻疮。

    不知道为啥柳家岭没瓜蒌,他打算去跟人家要几个,留点种,明年在自家院子种几颗。

    可去望宁太远,把猫儿留家里他舍不得,背着猫儿走几十里山路他恐怕坚持不下来,猫儿肯定也不会让他一直背着,柳侠心里偷偷纠结。

    不过这个事第二天就解决了,孙嫦娥的一个堂叔腊月十六八十大寿,她要回娘家去给老堂叔做寿,听了柳侠说的事,她马上说:“你搁家陪孩儿吧,我后儿回来时候去找你说的那家看看,要真是像你说的恁多,我就跟人家多要些,回来给您大哥好好泡泡手。”

    柳魁十六一大早用架子车拉了孙嫦娥走,十七黄昏和孙嫦娥一起回来的除了柳魁、柳葳,还有柳钰,不但带回一大兜好几十个瓜蒌,还带回来一个充满戏剧性的好消息:

    老堂叔的孙女孙玉芳和柳钰一见钟情,俩人可能表现的太明显了,让孙玉芳的姐姐看出来了,当即就和家人说了,老堂叔旁敲侧击的问了孙嫦娥好多柳钰的情况,态度很明显,至少是不反对。

    柳魁和柳葳十六那天拉着孙嫦娥到望宁后,柳葳去上学,柳魁坚持要把孙嫦娥一直送到孙家村,孙嫦娥不让,她说自己才五十多,又不是七老八十了,十来里不是太陡的坡路还能走。

    俩人正争执的时候,柳钰和柳淼、柳建宾一起跑过来了。

    柳建宾是三太爷的曾孙子。

    十月下旬柳钰回来说,马德英俩亲戚的孩子嫌活儿累,不干了,马德英想让他找几个和他一样勤快的年轻人,柳长青当即去找了三太爷和柳福来,节后柳淼和柳建宾就跟柳钰一起去马德英那里干活了。

    他们前些天通宵加班忙了一阵子,昨天半夜发完货,今天放假,仨人一大早搭趁了一辆到罗各庄拉煤的三轮车回来,从罗各庄跑到望宁,老远就看到了站在街边的孙嫦娥和柳魁。

    柳钰一听柳魁说明白怎么回事,就让柳魁去干自己的活,他陪着孙嫦娥回孙家村,结果就发生了一场颇具浪漫色彩的爱情故事。

    柳侠一边往脸盆里撕瓜蒌一边说:“看你美哩,八字还没一撇呢,没准人家一来咱家看就不愿意你了。”

    柳钰兴奋的说:“不会不会,她说她们那儿哩人现在都可羡慕俺娘,虽然穷了点,可一辈子没挨过打受过气,现在仨孩儿都吃上了商品粮,找遍荣泽恐怕也没有比俺娘还有福哩人了。

    她姐叫孙丽芳,婆家是罗各庄哩,地方再好有啥用,她说她姐夫结婚前看着怪好,结婚没一年就变了,开始是喝了酒对她姐骂骂咧咧,现在平时也没个好话,喝点酒就打她姐。

    她说她要是找个对她好、不打她骂她哩人,那她一辈子就跟俺娘那样,孝顺公婆,对婆家人都好,再穷也不埋怨。”

    猫儿抠着一个小瓜蒌问:“四叔,你说哩是谁啊?他们咋知道俺奶奶哩?”

    柳钰说:“现在望宁可多人都知道您奶奶,俩孩儿都考上了大城市哩大学,还有一个是公安局哩正式工,还有一个去京都了,谁不知道啊!”

    晚饭后,秀梅洗碗,柳侠把泡了瓜蒌的搪瓷盆在灶上开始煮,瓜蒌煮开后,他把盆端到柳魁跟前,搬了凳子,让柳葳也过来泡一会儿,猫儿站在柳侠怀里,四个人围在一起泡手,一大家人的话题基本都围着柳钰和孙玉芳的事。

    柳侠注意到,今儿晚上,是柳长春这些年来第一次露出真正的笑容。

    柳钰写信跟柳侠说过好几次他的亲事,不是他看不上对方的人,就是对方一听说他家是柳家岭就不愿意了,柳钰干活的村里有一家特别相中柳钰,那家闺女也不错,但对方想让柳钰招赘,被柳钰一口拒绝了。

    孙嫦娥说她那个堂兄堂嫂人都很好,一家人平日里过的很和睦,这样的家庭教出来的闺女应该都是安分过日子的人,柳长春觉得他这个家总算是又有盼头了。

    后来话题不知怎么就拐到了柳川的婚事上,柳魁有点发愁:“川儿说苏晓慧家没提什么要求,我咋想都不可能,人家一般的闺女还都提一堆条件呢,苏晓慧是大学生,条件恁好,人家家咋会啥都不要就答应把闺女嫁过来?”

    柳侠用一块瓜蒌瓤给猫儿搓着手背说:“有啥不可能哩?大哥,俺三哥恁帅气,又搁公安局工作,一点不比苏老师条件差,苏老师要是真哩待见俺三哥,肯定不会要恁多彩礼!”

    柳魁说:“孩儿,你还小,不懂恁多,结婚可不是光俩人待见对方就中了,还有好多事是由不得自己哩,彩礼这事从古到今几千年了,你想改也改不了,也有俩人真心好,女方不要彩礼哩,可外人就会说,她是不是有啥毛病,还是做了啥见不得人哩事,要不咋不敢跟男家要彩礼?”

    柳侠不屑的说:“我不管那些,等我以后找媳妇,要彩礼哩打早滚一边去;猫儿,你给自己洗孩儿,小叔哩手没事。”

    孙嫦娥笑起来:“看你铁哩,中,俺都记住你今儿哩话啊,看你以后一分钱彩礼不出咋给我娶回来个媳妇儿。”

    猫儿扭头看着柳侠:“小叔,你,你娶媳妇哩?那,那我黑了咋跟你睡啊?”

    一屋子人哄堂大笑。

    柳侠拿了一小块瓜蒌瓤搓着他稍微有点皴的脸蛋儿说:“小叔才不娶媳妇哩,成天要这要那,还不够膈应人。”

    他一本正经的对众人宣布:“我是独身主义者,俺寝室詹伟跟黑德清俺仨说好了,俺都打一辈子光棍,没人管,多美!”

    柳钰瞥着他看:“你现在随便说大话,等过几年自己就不说了,我一想起二哥现在天天回家都得看着张哭丧脸糟心,也下决心想打光棍哩,”他看看柳长青和柳长春:“你问问......中不中,光家里人就念叨哩你没法过了,外人闲话才多哩,还有人觉得你那啥,.......啊,就那啥不中哩!”

    秀梅红着脸用鞋底子去抽柳钰:“当着这么些孩儿们,叫你给我胡说。”

    热热闹闹说到柳葳把作业全部做完,又临了当天的帖子,柳钰才非常不舍的和柳长春一起下去。

    柳侠回来,猫儿的日子圆满了,现在每天一大早就惦记着撕日历的成了柳侠,他明知道柳凌的军校可能不会放假这么早,可还是每天都忍不住查日历,每天都要往东边通往山外的路上看几次。

    其实柳侠心里挺纠结,他盼柳凌、柳海回来,光嫌时间过的慢;可他又巴不得时间就这么静止,那他就不用担心开学时把猫儿自己撇下了。

    柳钰第二天一大早就跑过来要和柳魁一起去捡石头,他说俩人一块干活好歹有个人说话,大哥天天一个人太没意思了。

    牛三妮那条残腿最近犯了病,柳福来已经好几天没和柳魁一起出去了。

    柳魁坚持不肯,柳钰只管跟着他架子车后头,甩也甩不掉。

    等晚上回来,柳侠把柳钰拉到自己住的窑洞问,才知道,原来大哥根本不是捡石头那么轻松。

    望宁附近大部分都是黄土山,根本没啥石头,只有五道口往西有几座山石头比较多,可大炼钢铁时候那里挖的太厉害了,能上架子车的地方都很容易塌方,附近的村民根本就不让外人去随便开山挖石。

    柳魁他们都是绕到离村子很远的地方挖石头,然后再砸成小块装车送到杨庙,他们没有专用的工具,全指望一把镐,一把锤子,全凭锤子要碎开大石头很不容易,柳魁的手就是每天在寒风中碎石给弄成那样的。

    柳侠心中的疑问解开了,可却没有解决的办法,他知道无论他说啥大哥也不会放弃每天挣一块多钱的活计。

    唯一庆幸的是,柳魁说,石头只收到腊月二十二,祭灶那天开始,负责收石头的人也要回家过年了。

    星期天吃晚饭时候,柳长青对柳侠说:“就剩三四天了,明儿叫猫儿去学吧!”

    柳侠和正兴高采烈拿勺子喂柳侠牛奶的猫儿都楞了,猫儿不知所措的看看小叔又看看大爷爷,想着是不是自己犯了啥错,要不大爷爷怎么忽然就不让他天天跟着小叔了。

    柳长青温和的说:“上学是件正经事,小蕤是生病了才请假不去学,猫儿好好哩,要是因为你回来就不去学,孩儿还小,他会觉得上学没多重要,随便有点事都能不去上学,你开学时猫儿就请了快两星期假,这回再搁家——,你说哩,小侠?”

    柳侠用下巴蹭蹭猫儿的头发:“我知道了伯。猫儿,明儿你去上学,小叔去送你,要是你老想小叔,小叔就不会来了,就在您教室外头等你,你下课了就跟小叔耍,中不中孩儿?”

    猫儿听懂了柳长青的意思,仰着小脸看着柳侠:“要是没日头,窑外头可冷,你会冻着,小叔送了我就回来吧,我放学跑快回来就能看见你了。”

    睡觉的时候,猫儿简直就跟以前柳侠要回学校那样紧张,一直看着柳侠的脸不肯睡。

    第二天是个响晴天,柳侠扯着猫儿的手走到学校时,正好该上课,柳侠把猫儿送到教室门口,看着他坐到位置上,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看着猫儿自己孤伶伶一人坐一张桌子,他还是心里难受的不行。

    关淑萍给孩子们布置了复习的内容就出来了,俩人在背风向阳的窑洞前刚准备说话,柳成宾和张光耀都过来了。

    学校五个年级,就这三个老师,三四年级也算是混合班,只有五年级是格外分开的。

    柳成宾教三、四、五年级的语文,张光禄教数学,同时还是校长,他年纪大了,这几年课本变动很大,数学是万变不离其宗,到啥时候基本的东西都不会变;而语文,他觉得自己跟不上形势,就和柳成宾商量着分了工。

    关淑平先开口:“柳侠,那天你回来就看见柳岸独个儿坐一张桌子肯定心里不好受,俺几个想跟你说说这事,俺想着长青叔跟柳魁哥肯定写信不会跟你说。”

    柳侠问:“淑平姐,光禄叔,成宾哥,俺猫儿又咋谁了?”

    张光禄摇摇头:“其实叫俺几个看啥事都没,要是那事搁旁人身上就不是个事儿,不过,发生到了柳岸身上........唉,咱这儿的人迷信,封建........”

    柳侠有点急了:“俺猫儿到底咋谁了?叔您直说吧!”

    柳成宾看张光禄不好意思,干脆接过了话:“我说吧,柳侠,两件事,第一件是你去上学走没多少天,放秋假时候哩事。

    跟柳岸坐同桌哩李再换去老鹰岭那儿掰玉米,从坡上摔下来,左胳膊掉了(脱臼),腿上碰了一大块,她妈开学就找来了,说都是淑平让她闺女跟柳岸坐一张桌子,让她妮儿跟着倒霉,家里为给李再换看腿欠了一屁股账,淑平咋解释都没用,就把李再换给调了个位置。”

    柳侠冷笑一声:“她妮儿放假搁家摔一下,都能把账算到俺猫儿头上,真有本事。”

    几个人也都摇头,柳成宾接着说:“出那事后,柳魁哥来说叫柳岸跟柳蕤坐一块儿,可那不中,柳蕤个儿老高,柳岸是最小哩,个儿也是最低哩,没法坐一块儿。

    淑平心细,给柳岸调了牛金宝,金宝是牛老桩生了五个闺女后才有哩孩儿,娇得很,不过因着上头一大群姐,他也学的跟个妞儿样,可稳当,不好惹事儿,九岁了才来上学。

    金宝是个好孩儿,就是多少笨点,学算术不中,他可待见柳岸,好跟柳岸一块耍;柳岸聪明,啥都是一点就透,他给金宝讲题,金宝总能听明白,因为这柳蕤对金宝也可好。

    咱学校啥体育器材都没,这你知道,就一个破篮球,孩儿们都喜欢耍,柳岸人小,可他灵透,每回只要下课早,他跑出去总能先占着那个篮球。

    金宝虽然个儿大,每一回都抢不住,都是柳岸抢了跟他一起耍。

    十一月十五那天吧,柳岸又抢着了球,跟金宝一起耍,那之前几天咱这儿下了场雪,院儿里的雪都扫到那一片儿了,”

    柳成宾指着那个用一棵栎树的树干做成的篮球架子后面:“这边儿都干了,就那儿还都是积雪跟泥,柳岸扔球,金宝没接着,球就轱辘到那边儿了。

    金宝跑过去抢,滑倒了,头正好磕到墙上,磕了个疙瘩,还破了皮,淑平看没多大事,疙瘩确实有点大,不过真就是破了一点皮,就领着金宝去找吴大娘给他用红药水抹了抹,大娘也说没事,俺几个也就没多想;

    可金宝是他家哩宝贝疙瘩,他姐们天天放学来接他,那天是老三、老四一起来哩,看到金宝就不得了了。

    老三金英是个厉害哩,当时就在院子里闹开了,破口大骂非问是谁把金宝打成那样哩,要找到家里让赔他兄弟哩头。

    咱这院儿就这么大一点,柳岸跟金宝耍哩时候大家都看见了,几个五年纪的学生就说是金宝自己撵球摔倒了,金英就问他他跟谁一块耍哩,金宝说是柳岸,金英当时就不依了,过去打柳岸。

    当时柳蕤和柳岸都已经走到坡口那边了,金英撵过去,柳蕤说,她要是敢打柳岸,他就回家叫了您大哥他们去她家打金宝;

    金英虽说没嫁人,可那是个泼货,哪会怕柳蕤一个小孩儿哩话,过去拉着柳岸就打,淑平在教室里听到声音跑过去,就看到柳岸一身泥正从坡下往上爬.......”

    张光耀拉拉柳成宾,不让他再说,他看到柳侠的眼珠都红了。

    柳侠却盯着柳成宾:“后来哩?”

    “后来,金宝他四姐金荣把她一家都喊来了,俺过去拦着不让他们打柳岸,找了个五年级哩学生跑快去您家喊人,淑平护着柳岸,让金宝他妈把脸都抓了好几道子。”柳成宾心疼的看了看关淑萍的脸。

    柳侠回来那天就看到了关淑萍左边脸上几个明显是抓破留下的疤,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留下的,他问关淑萍:“淑萍姐,这疤以后会下去不会?”

    关淑平说:“柳侠,我是大人,挖两下就是难看点,没啥事,你别太难受了,金英把柳岸推哩咕噜到坡底下,没磕着石头啥哩,他上来看见金宝他妈跟金梅打我,还拿了块石头把金宝他妈哩腿给砸了两下,把金梅哩手都给咬流血了。

    长青叔跟柳魁哥那天都没搁家,长春叔跟长青婶儿、柳魁嫂来了,.......”

    柳侠打断她问:“俺家人来之前,金宝他家人到底又打俺猫儿没?”

    关淑平犹豫着看了看张光耀和柳成宾,欲言又止。

    柳侠问:“他们咋打俺猫儿哩?”

    张光耀说:“金英说淑萍偏向柳岸,金梅、金荣、跟金凤围着淑平打,金英跟他妈过去打柳岸,我过去拉,不过你知道,那是俩女哩,都泼哩不行,俺还怕万一拉的不对她们胡说八道,光敢拉那个老娘儿们,金英就把柳岸给挤到那边墙那儿,”

    他指指坡口那里用石头围成的一米来高的院墙:“给孩儿跺到地上,踢,还用金宝哩书包摔,骂孩儿,孩儿小,还没爬起来就又叫摔那儿了,柳蕤过去跟她打,她把柳蕤也给推到泥里去了........”

    柳侠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光耀叔,您都去上课吧,我没事,我搁这儿等俺猫儿下课。”

    几个人互相看看,柳成宾拍拍柳侠的肩:“幺儿,咱这儿哩人没文化,迷信,牛家寨专出泼妇,没法,淑平也是为了孩儿好,才叫他自己坐一个桌儿,你可别多想。”

    柳侠说:“我知道,您都去忙吧,我搁这儿等俺猫儿一会儿。”

    几个人看出柳侠情绪坏的很,关淑萍示意让张光耀和柳成宾先走。

    她对柳侠说:“你别难受了柳侠,后来俺柳魁嫂把金英跟她妈哩脸都给扇肿了,头发也给拽掉了好几绺,挖哩金英满脸花;长青婶儿也扇了金梅跟金凤几巴掌,还吐了她们一脸;

    牛老桩老实,没动手打柳岸,不过他也不敢说他媳妇跟闺女,长春叔骂哩他狗血喷头,他也不敢吭声。

    最后,柳魁嫂还撵着她们一直骂到她家,堵着她家门骂了三天,全大队人都去看热闹,我听说,金英连解手都不敢出来,一出来柳魁嫂就过去打她........我从来就没想过,柳魁嫂那样又漂亮又贤惠哩人,厉害起来恁不要命.......”

    柳侠呆呆的看着在冬日阳光照耀下依然萧瑟冰冷的远山近水,脑子里却满是猫儿抱着头、满身是泥,爬也爬不起来的画面,他的心难受的无法形容,心疼和愤怒让他整个人都有要爆炸的感觉。

    猫儿才六岁,什么事也没有做错,为了一个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原因,一次次被无端的欺负,他去牛三妮儿家砸了一通,柳牡丹不敢再欺负猫儿了,可他不可能把柳家岭大队几十户人家挨个儿砸一遍,如果他真那么做,那猫儿在这里的日子不但不会更好,恐怕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从柳侠记事起,他家在柳家岭就跟别家有点不一样,柳家岭从来没有人敢欺负他们家,原因不言而喻,柳长青在大队的地位和身份,还有他们家一大群的男人。

    牛老桩的闺女们再泼,恐怕也不敢起欺负柳家人的心思。

    可面对的是猫儿的时候,她们却敢。

    她们肯定短见识,以为猫儿在柳家肯定也是不招人待见的,所以才敢对猫儿动手,她们不知道‘在家亲兄弟、出门父子兵’的道理。

    但一切一切的前提,都是以村人把猫儿当成‘丧门星’为基础的,有了这个认知,她们才会觉得即便她们打了猫儿,柳家其他人也不会当成回事,村里人也不会评她们没理。

    张光耀敲了下课的钟。

    猫儿第一个冲出来,他再次看到了站在阳光下微笑着的小叔,冲他展开双臂,让他扑进那个温暖的怀里。

    柳侠抱起猫儿,来到最靠东边的窑洞前暖和的地方。

    猫儿说:"小叔,你咋没回家哩?你搁外头冷不冷?“

    柳侠说:“不冷,今儿日头好,我知道我一回家就该想孩儿了,干脆搁这儿等你。”

    “嘻嘻!”猫儿开心的搂着他的脖子:“我也可想小叔,嘿嘿,才一小会儿就可想,我将还想着这要是第四节就好了,一会儿就能看见小叔了,嘿嘿,真哩就看见了。”

    柳侠看着猫儿快乐无忧的样子,努力让自己也高兴起来。

    不大的院子里,十几个学生在争抢那个已经破的掉了一块皮的篮球;还有很多男孩儿们都是一条腿着地,另一条腿被手拽着裤腿,一对一对的互相撞着,玩着“斗鸡”的游戏。

    这是一种这一带男孩儿冬天最常玩的游戏,因为不需要任何辅助的东西。

    还有很多的男生和女生,靠着窑洞的墙在互相挤来挤去的取暖。

    他们几乎无一例外的都穿着非常破旧、打满补丁的衣裳,脖子里都是黑乎乎的灰痂,但一个个却都一样的不知忧愁。

    柳侠在一堆挤暖和的女孩子中间看到了柳牡丹,柳牡丹穿了一件红花的布衫,虽然有点太大了不合身,但却是没有补丁的,而且颜色鲜艳,这也是柳侠一眼就看到她的原因。

    柳牡丹显然也看到了他,但一和柳侠的目光对上,她马上扭头装着和别人说话。

    柳侠还看到了猫儿他们教室门口一个个子挺高,眼神稍微有点傻愣的孩儿,那孩儿和其他很多孩子一样,正用非常羡慕的眼光看着柳侠和猫儿,但却不敢过来。

    柳侠肯定那个是牛金宝,他对猫儿说:“来,小叔驮着你,咱做个开飞机哩游戏。”

    猫儿爬上柳侠的背,爬的很高,小肚子搁在柳侠的头上,柳侠让他双十合十举向上前方,柳侠的胳膊向侧后方,柳侠叫到:“呜——,起飞喽——”驮着猫儿在院子里跑了起来。

    猫儿开怀的笑声中,柳侠看着那些羡慕的眼神,心里涌起万丈豪情:

    不过三年半而已,俺猫儿会熬过来,以后,猫儿会把这里所有正在诟病他和终将被家人同化视他为猛虎的人远远抛在身后,过上比他们任何人都好的生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 47 章 猫儿的事》,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