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50章 意外来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祭灶前夜那场雪太大,虽然后面都是晴天,背阴路上的积雪也化的差不多了,但走人却还是非常困难,所以初二应该是闺女携家带口回娘家的日子,柳家岭附近村子却没有外面热闹亲热的场面,他们出不去,外面的人当然也进不来。

    柳侠他们很高兴柳魁不用出去一天,但很失落云芝和玉芝不能回来,虽然云芝女婿让他们有点不舒服,可云芝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他们还是惦记的很。

    三十到初五,柳长青给孩子们放假,作业、练字都停了,一门心思的玩耍高兴就好。

    初二中午刚吃过晌午饭,柳淼三兄弟就来了。

    他们姥姥家就在本大队,串门不耽误,不过三兄弟特别不喜欢姥姥家,窝囊的要死不说,一大群亲戚在一起,只会说别人家这个秃了那个瞎了,听着都烦,所以他们就自己早早跑回来,来柳侠家耍。

    柳淼、柳森都已经算是大人了,对有些事也能想得开了,柳侠去他家闹的事,大家都默契的不提,第一次见面的尴尬一过,后面自然而然就顺当了。

    柳钰问柳淼:“您咋没去荡大秋哩?”

    柳淼说:“恁多人,就那一个秋,一天也轮不上一回,没意思,还没您家耍着美,建宾他们也都想来您家耍,又不好意思,俺只管来了。”

    附近村子都是一年到头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只有过年的时候,每个村子都会架起一个非常大的秋千,供全村人玩,一直出正月才拆掉,那可以算是全村人每年一度的狂欢节。

    柳家岭大队的大秋就在三太爷家门口,秋架高十五米,能同时容五六个成年人玩,荡起来的感觉跟飞一样。

    柳侠从有记忆就每年跟着家里人去荡大秋,一直到猫儿出生,他再也没去过,不仅是他,柳长青一家都没再去过。

    柳侠前两年跟柳长青提过,说他想让猫儿也荡荡秋,问能不能在自己家坡下也架个大秋。

    柳长青说:“那不中孩儿,那大秋不光是叫人耍哩,那还是您六爷为了您太爷特意让架到他家门口哩,您太爷年纪大了,身子不济,您六爷说多聚拢点人气,阳气足了,小鬼就不敢往那里去了。”

    今天听了柳淼的话,柳侠又起了念头,猫儿都六七岁了,连秋都没荡过,他觉得心里不得劲,他决定去找哥哥们说。

    柳魁和柳川正坐在太阳下看柳凌用很小一块萝卜刻章,听了柳侠的话,仨人互相看了看,柳魁说:“你先领着孩儿去耍吧,俺去跟咱伯说说。”

    柳侠和猫儿看着柳淼和柳钰打羽毛球没一会儿,柳长青、柳长春、柳魁、柳川、柳凌都过来了,在院子里那棵大栎树下看,柳侠赶紧跑过去。

    柳长青对他说:“你想叫孩儿荡秋,咱就搁咱院子里架个小的吧,就咱自家人荡,中不中幺儿?”

    柳侠高兴的嘿嘿笑起来:“中,只要猫儿能坐上就中。”

    几个大人以战士执行任务的速度在大栎树下架起了一个秋千,只有三米高,但经柳长青、柳魁的手做出来的东西,不但结实,还非常精致。

    架子是三根榆木树干去了皮,下面用石块砌起来,把架子固定的非常稳当,小孩儿手臂粗的麻绳在最下面分成了两股,正好把一个小板凳稳稳当当的固定在中间。

    柳侠把欢天喜地的猫儿抱上去,猫儿笑的嘴都合不住了:“嘿嘿,可美,我坐这上头吃饭都不会掉下去。”

    吃晚饭之前,柳长春用玉米帽把小板凳给编了一遍,不但看上去很漂亮,坐上去不会觉得冰屁股了。

    这样,家里除了羽毛球,孩子们又有了个新玩具,家里一天到晚更热闹了,柳淼兄弟几个恨不得住在柳侠家。

    初六开始,孩子们每天恢复了练字任务,柳凌、柳侠也不例外,不过这丝毫不会给他们带来负担。

    欢乐的日子继续,只是柳魁、柳川、柳凌、柳钰他们每天都要出去一段时间,找同龄的同学、朋友叙旧。

    初八午后,太阳很温暖,没有风,一家人吃完饭坐在院子里,敲石头的敲石头,临帖子的临帖子,做针线的做针线,两点多,秀梅起身去给猫儿煮牛奶的时候,看到东边山路上一个绿色的人影。

    一家人都被陈震北这个不速之客给弄得有点手忙脚乱,不光因为他当初主动给柳凌提供了从军机会让全家人感激,还因为这个只比柳凌大三岁的年轻军人身上那种不容忽视的气势,不是富贵逼人,也不是高傲骄矜。

    事实上,陈震北一头大汗风尘仆仆却喜笑颜开的样子跟个大孩子一样,但即便如此,他依然给人以被褐藏辉的感觉。

    柳家山里人家,蓬门荜户,一时之间难免有些无措。

    陈震北可以清楚的指出柳家每一个人,一口京片子叫起人来顺溜又亲热。

    柳侠跟着柳凌一起带着他到他们住的那个窑洞时,还担心陈震北会被他们简陋的摆设和带着补丁的铺盖给吓住,谁知道陈震北却一头躺倒在炕上叫着:“这么大的炕啊?舒服死了,这窑洞可真暖和。”

    猫儿看看陈震北脚上被泥沾满的皮鞋,又看看柳侠,对正舒服的大吸气的陈震北说:“你得把鞋脱了,要不被子就腌臜了,我早都不尿床了,俺家被子可干净。”

    有柳凌和柳川这两个穿军装和警服的帅叔叔在先,没有任何杂念的猫儿对陈震北这样的一点也不害怕。

    不管再忙再冷,每年过年前,孙嫦娥和秀梅都会把家里的被褥全部拆洗一遍,加上今年晴天多,被子几乎天天在外面晒,虽然看着破旧,但却干净暖和。

    陈震北昨晚上坐了一夜火车,刚刚又走了三四个小时的山路,穿着皮鞋的脚疼的很,所以此刻见到炕才这么放松舒服。

    他一听猫儿的话立马坐了起来,伸手把猫儿拎到床沿上:“猫儿,你家法可够大的啊,叔叔的脚又没放到炕上,这样也不行?”

    猫儿离了柳侠的身边,其实心里有点发虚,但他还是鼓着小脸对陈震北说:“不中,上炕就得脱鞋,俺小叔不待见炕上腌臜。”

    陈震北看着柳凌嘿嘿的笑:“这小家伙怎么这么有意思呢?你看他严肃的,是不是快赶上马家政做报告的样子了?”

    柳凌无奈的对陈震北说:“连长,就算不是团政委,也没谁愿意别人穿着鞋子上自家炕上吧?好了,您把鞋脱了躺好,我妈跟嫂子正包饺子呢,一会儿给你端这屋儿吃。”

    陈震北一听赶紧下了炕:“哪有阿姨给我做饭,我倒大爷似躺着等人送的,会折寿的,我过去吃。”

    本地风俗,‘十九封口’,也就是除夕的饺子馅到正月十九都不能断了,中间不停的往里面续东西,一直坚持到正月十九,正月十九的晚上把饺子捏严实了,相当于把这个年圆圆满满的过去了。

    这中间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哪个冬天不够冷,饺子馅不好保存,会变酸。

    柳家的做法是把盛饺子馅的粗胚大陶盆放在凤戏河里,上面盖上一块石板;今年就是这样,跟猫儿的牛奶一样的低温储存。

    不过尽管这样,前天刚往里面续了两只兔子肉和槐花的饺子馅儿还是多少有点发酸了。

    秀梅不安的问陈震北:“要不,你稍等一会儿,我给你擀面条吧?”

    陈震北把一个饺子咽下去:“嫂子,我就喜欢吃稍微酸点的饺子,比这个再酸点更好,这馅儿里是什么肉啊?特别好吃,筋道又香。”

    坐在他对面的柳凌说:“风干后又蒸开的兔子肉。”

    陈震北点头:“等回部队咱们也去逮兔子,让炊事班做这个,真好吃。”

    陈震北用吃两大碗的实际行动让孙嫦娥和秀梅因为觉得怠慢了客人而不安的心彻底放下了。

    陈震北比柳家人想象的要好养活太多了,他和柳川、柳凌、柳侠一个调调,特别强调自己吃烦了白馒头大米饭,玉米面馒头和蒸红薯、烤红薯才是他的最爱,这让孙嫦娥和秀梅都松了口气。

    晚上安排陈震北住的时候,孙嫦娥觉得他和柳凌最熟悉,想让柳凌和他一起住柳川的屋子,可柳侠不肯,他三年了才见到柳凌,坚决不肯把柳凌让出去。

    柳凌当然也舍不得柳侠,虽然只比柳侠大了四岁,柳凌对柳侠却是非常疼爱的,尤其是现在柳侠平时又离他最远,几天后他们又要分开,他非常珍惜每天晚上单独和柳侠相处的时间。

    而且他觉得,大哥和三哥都是军人出身,和陈震北相处完全没有障碍,让陈震北和柳川一起住最好,俩人肯定有很多共同语言。

    陈震北也是先当兵后上军校的,而且陈震北原先所在的部队和柳川同属一个军区。

    事实证明柳凌的感觉没错,陈震北不但和柳魁、柳川非常投缘,甚至和柳长青谈起话来也很合拍,他知道柳长青曾上过朝鲜战场,所以和柳长青说话的时候他们的话题基本上都是在围绕着那场战争在谈。

    陈震北非常尊重柳长青,柳长青也很欣赏陈震北,只是半天时间,陈震北就和柳家的男人们建立起了属于男人之间的信任和友谊。

    晚上几个年轻人离开堂屋后回到柳侠他们住的房间继续聊天,陈震北问柳川的第一个问题是:“柳川哥,你原来是**军12*师的?”

    柳川点头:“嗯,怎么了?”

    陈震北说:“柳凌说你是7*年的兵,又在**军,可他说从不记得家里说你曾上过越南战场,这怎么可能?当时**军是东线第一批的主力,全员出战啊! ”

    柳川看看窗户,外面没人,又看看柳魁,对陈震北笑笑:“呵呵,你不懂!”

    陈震北也看看窗外,等他看柳魁的时候,柳魁伸出手臂抱住了身边的柳川。

    柳侠和柳凌一下就明白了,最近几年熟读军史的柳凌还瞬间明白柳川了可能经历过些什么。

    陈震北也明白了,他伸出手臂搂住了眼睛有点发红的柳凌:“没事了,三哥这不是好好的在这儿嘛!没事了!当时12*师损失那么严重,三哥能平安的回来,说明他福大命大,以后肯定越过越好。”

    柳川笑着说:“当时都写了遗书的,呵呵,还好没用上,”他也伸出一只胳膊搂住了大哥柳魁的肩膀:“只有大哥知道这件事,我给大哥的信是在同一个信封里单独标出一张的,虽然不封口,但我父母和嫂子都不会看,他们习惯了我有时候和大哥单独说几句话。”

    柳侠后来长大,想起柳川转业后以那样从容平和的姿态出现在自己和家人面前,还有以后生活和工作中不管有多么困难,柳川都能平静的面对,是不是和柳川曾经上过战场有关?

    柳侠后来遇到最大的困难,面对最艰难的选择觉得生不如死的时候,他想起柳川今天说的话:“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只要想想那些牺牲的战友,我眼前再难的事情都会变得很平常。”

    柳川反问陈震北:“你对**军怎么这么熟悉?”

    陈震北看着柳川,笑而不答。

    柳川心里一阵激动:“你原来是**军的?你也参加了自卫反击战?"

    陈震北笑的有点无奈:“我被我爸爸扔进**军的时候刚满十六岁,因为在家和一群朋友打架差点闹出人命,和我一起打架的兄弟们也都被他们老爹扔进了部队,为了防止我们再聚在一起闯祸,还把我们扔在了不同的部队。

    我入伍后不足半年我们就发起了自卫反击战,当时身边的老兵都鄙视我这种少爷兵,我赌一口气,和其他战友一样写了血书要求上战场,我爸和大哥要把我调走的时候,我拿枪对着自己威胁他们,后来受了点伤,“

    他指了一下自己心脏的位置:“这里的一块弹片离心脏太近,一直没取出来。回家后我狂补了一年功课,我爸又帮了我一把,我进了*****学院。

    三年前,家里为我联系了一个英国的医生,让我回京都准备做手术,我都快忘了自己身体里还有一块弹片了,可我爸他们没忘,天天都提心吊胆,怕哪一天我突然就没命了。

    我回京都后,那医生临时有事推迟行期,让我在医院调整身体和心情准备手术,建国哥,就是鲁建国,他要下来招兵,顺便到医院看我,我正好不想在医院闲呆着,留了张条子就和他一起出来了,纯粹是跟着玩,没想到遇到了柳凌,那天遇到柳凌后没一会儿,我爸的电话就辗转到了望宁,英国医生已经到京都了,让我赶快回去........"

    柳侠真想不到,三哥和陈震北居然都真正的上过战场。

    可后来的话题让他感到非常沉重,虽然柳川和陈震北、柳凌对某些事的表达比较隐晦,但柳侠依然听得出,那场战争的结果并不像他所知道的那样是一场伟大的胜利,那其中有多少让人无法直视的纯人为因素或技术因素导致的灾难,只有亲历过的人才知道。

    柳川和陈震北都有失去最亲密的战友的经历。

    柳川所在的侦察连幸存人数不足一半,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连长、排长和十几个战友倒在离他几十米的地方。

    陈震北则亲眼看到自己的班长和最好的朋友被地雷炸得支离破碎。

    一支三十年没有经历过战争、在安乐窝里靠虚假的演习把自己吹捧到高处的军队,是个人的灾难,更是一个国家的悲哀。

    柳川和陈震北都上了军校,他们希望那血淋淋的历史从自己这里开始改变。

    只是经过两天,柳家人面对陈震北时就完全没有任何距离感了。

    窑洞前的开阔地上,柳家一家大小高高低低紧挨着坐在一起,除了柳海和柳茂,家里算是齐了。

    陈震北随身带了台相机,他建议柳家照张全家福,因为柳海和柳茂不在家,大家都觉得没法照。

    但陈震北坚持,说今年这个不算全家福,就是照着玩,明年他还来,到时候再照一张真正的全家福。

    柳长青夫妇坐在中间,柳长春坐在柳长青身边,秀梅坐在孙嫦娥身边,他们身边是四个小的,身后是柳魁五兄弟。

    一家人照完,开始自由组合。

    柳长青夫妇;柳魁夫妇;柳魁夫妇和三个儿子;柳家五兄弟;四个小家伙;柳长青夫妇和四个小家伙;柳家全体男性成员;孙嫦娥和秀梅婆媳俩........

    柳凌给柳侠和猫儿照了好几张,俩人站在窑洞前的;柳侠坐在秋千上、猫儿坐在他怀里的;俩人坐在树杈上的........

    陈震北后来还给家里每个人都抓拍了几张。

    他又教了柳川用相机,让他给自己和柳凌照。

    然后又让柳侠学,给柳长青、柳魁、柳川、柳凌和陈震北这五个曾经和现在的军人合影。

    陈震北的爷爷、爸爸、哥哥也都是军人,他对柳长青这种真正上过战场的军人充满敬意,他觉得自己经历过的那场战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一场规模比较大的战斗而已,还是一场明赢暗输的战斗。

    然后又教了秀梅,让她给陈震北和柳家全体男性成员照。

    陈震北大部分时间都是成熟稳重的,但有时候又完全是个孩子,他因为听柳凌说起过‘摸柿猴’的游戏,看到柳家院子周围那几颗大柿树时便跃跃欲试。

    柳魁、柳川好久都不玩这个游戏了,柳凌也不肯陪着他疯,他就喊着柳钰和柳侠他们一块玩。

    最后,参加这场游戏的人是:陈震北、柳钰、柳侠、柳葳、柳蕤、猫儿。

    第一场柳葳猜手掌输了,当‘瞎子’,十分钟后柳蕤被抓,柳蕤不肯当瞎子,要求退出游戏。

    陈震北主动要求替柳蕤当瞎子,被蒙上了眼睛。

    二十分钟过去了,陈震北急的汗都下来了,他觉得刚才柳葳做的挺容易的顺着树枝爬的动作,他蒙上眼睛后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失去了眼睛的帮助,他连平衡都保持不了,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树干爬,还几次都差点掉下去。

    柳侠则是通过正在进行的游戏才知道,猫儿这小家伙现在胆子比他还大,不但敢在两棵柿树之间随意跳跃如履平地,还敢在上面的树枝上倒挂金鸡捉弄‘瞎子’。

    有一次柳侠在他下面的树枝上,陈震北就和他们隔着一根较大的树枝,他把自己倒垂下来,指指自己的小脸蛋让柳侠亲一下。

    柳侠装着生气瞪了他一眼,但还是亲了他一下,还故意发出响声,等陈震北不管不顾扑过来,猫儿和柳侠都已经跳到了更远的树枝上,陈震北却差一点掉到树底下。

    这次游戏玩了快一个小时,最后以陈震北主动认输宣告结束。

    孩子们对这两棵树的每一个枝枝丫丫都非常熟悉,蒙起眼睛的陈震北真的是没有任何优势。

    陈震北下来后抹着汗对柳凌说:“紧张死我了,不过真好玩儿........唉,我们家要是有你家十分之一有意思,我也不会大过年的来打扰你们。”

    柳凌说:“没什么打扰的,能有外面的人进来我们特别高兴,我们一直想让家里孩子多见见外面的人和世界,连长,你如果喜欢,以后只要你有时间来,我们家随时都欢迎!”

    陈震北说:“柳凌,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是我赖着非要来的,以后你的探亲假我都跟着你回来。”

    初十,柳葳开学了,两天后柳蕤和猫儿也要开学,柳侠心里开始难受。

    这几天,他每天和猫儿除了玩,就是教他临帖、认字和算术,他从千字文或其他帖子上找适合猫儿练习的字,先教他读,然后是解词释义,最后才教他临摹。

    猫儿又多认识了好几十个字,简单的除法也已经会了。

    猫儿为此非常兴奋,还让柳侠出了题去跟柳葳切磋,他每次都大败而归却士气高昂:“小叔再教两天我就会超过你,小叔说我最聪明了。”

    猫儿睡熟的时候,柳侠看着他心疼又发愁,他还有三年半才毕业,这三年半,猫儿在学校得受多少委屈?

    柳侠不断的告诉自己:我已经上大学了,毕业就会有工作,有工资,猫儿很快就能过上好日子了,以后,我还可以养活猫儿一辈子,叫孩儿一辈子都高高兴兴,学习不好也不怕。

    可是,不管他把以后的生活想象的多美好,猫儿现在在学校被人孤立嫌弃却是摆在眼前的现实,多少的自我安慰都不能让柳侠的心疼难受减少一点。

    猫儿越是像现在这样乖巧懂事,柳侠越是心疼,他越是在自己跟前无忧无虑的快乐,柳侠就越是无法忍受即将到来的分离。

    柳葳开学的第一天回到家时,已经晚上八点了,天早就黑透了。

    陈震北对柳凌轻描淡写说过的每天跑着去望宁上学有了发自心灵深处的震撼,他都开始替柳家下面这几个小孩子发愁了。

    柳莘平常很喜欢柳葳,今天一天没见,看到柳葳回来特别兴奋,伸手一直要柳葳抱。

    柳葳肯定是又累又饿,大家都想让他先吃饭,他抱了柳莘几分钟孙嫦娥就把柳莘接过去了,结果柳莘不干,非撑着要柳葳,孙嫦娥就让柳蕤和猫儿给他唱个歌,好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

    柳蕤和猫儿也不会几个歌,柳家岭小学没音乐课。

    俩人商量了一下,一起对柳莘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他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

    这是俩人这几天从收音机里学的,有些词还不太对,但柳莘一下就高兴起来。

    孙嫦娥拍着柳莘随口说:”小莘,你长大也得当个好孩儿,听见没,拾到钱,也要交给警察,不是咱哩东西不能要。“

    秀梅说:“咱家哩孩儿要是拾了钱,交给川儿就中了,咱川儿就是警察嘛!”

    猫儿很遗憾的说:“没人丢钱啊!俺班可多人都没压岁钱,一分钱都没,俺咋拾钱交给俺三叔哩?”

    柳川逗猫儿:“你把你哩压岁钱交给三叔,三叔去给您关老师,我让她在班上表扬你。”

    猫儿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小口袋:“不,我哩钱不是拾哩,我还想给俺小叔买烩面吃哩,不给你。”

    柳葳忽然问:“三叔,您公安局不光管抓坏蛋跟特务,还管抓流氓跟女破鞋?”

    众人集体愕然,看着柳葳,不知道他这话从何说起。

    柳葳吃着馍说:“今儿俺老师说,初中三年级有个女哩怀孕,寒假里偷偷去卫生院做啥........流产了,卫生院哩人给她吆喝出来了,今儿一开学,学校就把她开除了。

    俺老师说她是破鞋,说要是俺学校有人敢当流氓,当女破鞋谈恋爱,就不光开除,还叫公安局给他抓去游街住监狱哩。”

    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从柳葳这个十一岁的孩子嘴里说出这话,让他们都有点无法接受。

    孙嫦娥说:“这年头哩孩儿们是咋了?那还都没结婚哩呀.......唉,这以后咋找婆家呐!”

    柳侠想起了自己在荣泽高中时的那个吴红娟,心里奇怪的不得了,但他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这个时候问,就没吭声。

    猫儿问他:“啥是流氓?啥是女破鞋?”

    柳侠皱着眉头,想着要怎么跟猫儿解释这两个非常贬义的名词:“就是,男哩不学好,在学校不好好学习,对着人家小妮儿们吹口哨;或者毕业了不好好干活,游手好闲,那就是流氓;

    女哩不好好上学,跟着男生半夜翻墙出去耍,烫羊毛头,就叫女破鞋。”

    柳川和柳凌听了柳侠的解释,交换了一个无奈又好笑的眼神。

    陈震北一下子笑出了声:“幺儿,你这一说,京都那女破鞋满大街都是,哎呦........烫羊毛头的就是女破鞋.........幺儿你可笑死我了。”

    柳侠想想自己江城大学的几个女老师,也觉得自己这个定义有点不准确。

    不过他还没想好怎么纠正,猫儿就很认真的对他说:“小叔,我好好学习,不对小妮儿们吹口哨,长大了也跟俺大伯样好好干活,我不当流氓。”

    柳侠说:“俺猫儿这么好,长大还得去京都上最好哩大学呢,哪会成流氓!”

    猫儿骄傲的点点头:“嗯,我长大了还会当好孩儿孝顺你,等你老了我还会喂你吃饭,给你端尿盆儿。”

    老了有人端饭、端尿盆儿,是这一带人对老有所养的最有代表性最具体的形容或着说是要求,那是每个有孩子的人最值得期待也最值得欣慰和骄傲的事。

    一屋子的人都被猫儿的话逗得哈哈大笑,柳侠虚荣心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在猫儿的小脸儿和脑门儿上亲了好几口,以资鼓励。

    秀梅说柳葳和柳蕤:“听见没,不好好学习,对着人家小妮儿吹口哨,会成流氓,会叫学校开除,咱家哩孩儿可不能成那种人。”

    一直沉默的柳长青忽然咳嗽了一声,屋里一下安静了下来。

    柳侠他们马上坐直了,连陈震北都把身体又挺了挺。

    柳长青抬眼看了一圈,沉声说:“您几个都给我听着,我虽然现在不经常出去,也知道现在哩世道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外面那些孩儿们不知道从哪儿学了恁多坏毛病,说是啥开放。

    人家家哩孩儿啥样我管不着,开放不开放哩我也不懂,不过我知道,那不好哩东西,不管到啥时候,不管你给他换个啥好听哩名头,里头哩芯子还是一样,他变不成啥好东西。

    当男人得能吃苦有担待,当女人得识大体守本分,这到啥时候都是好德性,都不会变。

    啥是男人哩担待?就是:是自己哩事儿,再苦再累再难,你都得扛着,不能往后躲,有一口气在,就得撑起自己的家,养好自己哩老婆孩子一家人;

    啥是女人哩本分?

    做闺女时刁蛮任性些不算啥大毛病,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从也不是罪过。

    结婚是要和一个人过一辈子哩,自己想做主找个称心如意哩人是对自己负责,没啥错。

    我跟您妈俺从来都没觉得在婚姻上不从父母之命是啥伤风败俗、忤逆不孝哩事,”

    柳长青提高了腔调:“但是,外人哩闲言碎语你可以不管,父母之命也可以不从,自己哩清白之身却必须要守住。

    嫁了人,就一定要相夫教子操持家事安于妇道;

    现在外面有些个人,拿着啥自由恋爱当由头,去做些见不得人哩腌臜事,你们都不准跟着学。

    是个人就得有节操,贞操不是光说女人哩,男人也得把自己的身子看得金贵些,不能把自己当成个畜生连自己那二两肉都管不住。

    我跟您妈会为您几个哩婚事操心,但不会强迫您,在婚姻大事上,牛不喝水强按头哩情况咱家永远都不会发生。

    不过您也都给我记着:自由恋爱可以,都要规规矩矩哩恋爱。

    为啥说是谈恋爱?就是让两个人在一起多说说话,人那心里想哩啥,说哩多了,自然慢慢慢慢的就都露出来了,这时候一个人是好是坏,适不适合你,你就都知道了。

    其他哩事,是结婚以后才能做哩事。

    您就是觉得跟人家闺女再投缘,你再待见她,没领结婚证,没拜堂成亲入洞房,就不许碰人家闺女。

    您不管谈多长时间,到哪一天觉得不合适了,想退了,只要没碰过人家闺女,您妈俺俩都支持您,以前花过哩钱啥咱都不说,俺俩也不会埋怨您一句。

    钱咱以后还会再挣,要是娶个搅家不贤哩女人,那祸害哩不光是你哩一辈子,还会连累下一代孩儿们。

    可要是人家闺女说你碰了人家一个小指头,您都给我听着,那对方就是个憨子傻子、瞎子瘸子,您也得把人给娶回来。

    娶回来后,您俩人就给我滚出去自己过去,我看不得俩不懂羞耻没节操哩东西在我眼前晃荡。

    而且我活着一天,您就别想离婚,咱家容不得那始乱终弃哩腌臜事,听见没?”

    柳川、柳凌、柳钰赶紧站起来:“听见了。”

    柳长青威严的看向柳侠:“你哩?你咋不说话?”

    柳侠抱着猫儿,急忙站不起来,而且他也觉得自己很冤枉:“伯,我才十六啊,再说了,俺班里一共才俩女生,都比我大好几岁,我根本就没想过谈恋爱呀!”

    柳长青说:“现在你还小,以后等你长大了,也是这个规矩,听到没?”

    柳侠赶紧回答:“听到了。”

    柳长青看了看一群孩子,对陈震北说:“我怕他们年轻不懂好歹,啥都学,多说了他们几句,俺乡下人不懂恁些大道理,说话粗鲁,让你看笑话了。”

    陈震北说:“怎么会呢?叔叔,我觉得您说得特别有道理,是我在您这里受教了,我还得谢谢叔叔的教导呢!”

    回到柳侠他们住的窑洞后,几个人还接着原来的话题说。

    柳侠对柳凌说:“五哥,你找个京都媳妇呗,到时候我带着猫儿去看你跟五嫂,六哥来信一直说京都多漂亮,猫儿想去京都耍,要是我带着猫儿去京都住在曾大伯家,咱伯肯定觉得给曾大伯添麻烦了。”

    柳凌捏着猫儿的小脸蛋说:“看您小叔他多偏心,为了让你去北京耍,就叫五叔找个心比天高的京都姑娘做媳妇,那五叔一辈子还不得可怜死。”

    猫儿说:”俺小叔才不偏心哩,俺小叔最好了。“

    陈震北笑起来:“我算看出来了,柳侠在猫儿眼里就没有不好的地儿。幺儿,你什么时候想带着猫儿去京都,给你五哥写信,我去接你们,你们在京都的一切包给我,让你五哥自由的找他的媳妇儿吧!”

    柳凌说:“我毕业之前都没恋爱计划,幺儿那班好歹还有俩女生,我们队一水儿的和尚,我跟谁谈去啊!”

    柳川说:“这个可不好说,没准哪天你上街买包方便面,正好对面走过一个女孩子,你就一见倾心了呢!”

    柳凌说:“不可能,一,我从来不买方便面,二,外貌对我的吸引力持续时间过短,我的心还来不及反应呢,脑子已经忘了眼睛带来的视觉兴奋,故,三哥该推论不成立。”

    柳钰说:“小凌,你别找京都哩妮儿,要是结婚后人家看不起你,那日子也没法过,还不如找个咱老家哩妮儿,只要对你好就中。”

    于是几个年轻人又就外貌和内涵对爱情的重要性讨论了大半夜。

    猫儿和柳蕤阴历十二那天报到,当天就直接上课。

    柳侠接送了猫儿和柳蕤两天,这两天,猫儿只要一放学,就一步不离的跟在柳侠身边。

    十三的晚上,柳凌和柳侠开始收拾东西,猫儿一声不响的在柳侠身边帮他拿,帮他递,柳侠找话和他说,猫儿也只是点头或“嗯”一声表示知道了。

    猫儿不敢说话,他一张嘴就会哭出来,他知道小叔必须去上学,他不能赖着不让小叔走,那样会让小叔心里更难受,猫儿不想小叔难受,所以他不哭。

    那晚上一家人坐在堂屋里说话到半夜,柳侠他们回到自己住的窑洞后,猫儿就搂着柳侠的脖子,一动不动。

    一晚上猫儿睡的都不踏实,他不想睡着,他想多看小叔一会儿。

    陈震北看着柳侠和猫儿低落的样子都觉得心里不舒服,柳凌对他说过猫儿在村子里的处境,这几天他也发现猫儿从来没有离开过柳家的院子。

    因为过年时人们本来就有很多特别的忌讳,柳侠连猫儿从别人家门口过都尽量避免,省得万一谁家正好出点啥不好的事又赖在猫儿身上。

    陈震北一边觉得猫儿很幸福,一边又觉得他真的太可怜了,他对柳凌说:“让柳侠毕业去京都吧,到那里谁也不认识谁,猫儿的日子就好过了。”

    柳凌说:“连长,京都是那么好进的吗?我听曾大伯说那些上大学特意挑京都的学校的人,毕业后也都被派遣回原籍了。”

    陈震北笑了笑,没有再多说。

    第二天清早,柳钰、柳魁和猫儿把他们送到了望宁。

    等了十来分钟,车子来了。

    柳钰一直拉着柳凌的手,不想让他上车。

    猫儿把眼睛睁大大的,不让眼泪流下来,隔着窗户看着柳侠:“你给我写信,写可多。”

    柳侠点头: “嗯,小叔一下车就给你写,写可多张,叫俺孩儿看一黑也看不完。”

    柳魁把猫儿举起来,让他在柳侠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退向远处。

    柳侠隔着玻璃看着猫儿给自己挥着小手,到底没让泪流下来。

    他们一到荣泽,陈震北先在十字路口的邮电局打了个电话,然后才跟着柳川来到公安局。

    柳侠原来认识的那些柳川的队友几乎都不在,柳川说他们在新区盖的集资楼今天要奠基,那些人都报了新房,今天都过去看热闹了。

    中午他们出去吃饭的时候,才碰到那些人回来,一个个都很兴奋的议论着,什么三室一厅,两室一厅,柳侠也不懂,只是奇怪这么多人都高兴的事情,怎么好像跟三哥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下午四点,柳川开车送他们到了原城火车站,在候车室门口,两个穿军装的人把几张火车票交给了陈震北。

    柳侠拿着陈震北给自己的那张淡红色车票,非常吃惊的看柳凌和柳川:原城至江城,硬卧下铺。

    陈震北敲了柳侠的头一下:“现在坐车比你放假时还紧张,就你这小身板,如果是硬座,我估计你都不一定挤得上车。”

    柳侠对一个月前的经历还记得清清楚楚,他觉得自己肯定能挤得上车,但不一定能挤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而且,他们也不一定能买到有座号的票。

    柳凌虽然有点惊讶,但很快就释然了。

    他和几个战友回来时的车票就是陈震北给买的,全都是卧铺,陈震北到柳家岭的那天就告诉柳侠不用担心火车票的事,当时柳凌就想到了陈震北可能会做点什么。

    柳侠年前给他的最后一封信陈震北也看过,信上柳侠说了自己的开学时间。

    柳凌对柳侠说:“既然买好了你就坐吧,正好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挤车。”

    柳侠第一次看到地毯,红色的铺满整个贵宾候车厅的地毯。

    工作人员的声音不再尖利嘶哑,身边没有大包小包的人挤来挤去,里面的人都安静的坐着,有的在看报纸杂志,有的在闭目养神,说话的人声音也都很轻。

    有人该进站了,从宽敞的大门里轻松地离开,不需要搏命一般争抢着才能上车的人从容的走在宽敞安静的站台上。

    柳侠想,以后我挣了工资,猫儿再坐火车的话一定也要坐卧铺。

    柳凌他们的车将近十点开,可能因为有陈震北在柳凌身边,所以柳凌上车的时候柳侠和柳川没那么难受。

    柳凌临上车对柳侠说:“别恁担心孩儿,有咱伯咱妈咱大哥,咱猫儿肯定没事。”他又对柳川说:“三哥,家里以后有我呢,你以后把工资攒起来吧!”

    柳川笑着用力拥抱了他一下:“好好上你的学,别瞎操心。”又对陈震北说:“以后麻烦你多照顾小凌,有时间一定再来啊!”

    陈震北点头:“放心,一定”

    柳侠的车是凌晨一点多,柳川等他的车启动了才离开。

    火车驶出原城站,柳侠趴在铺位上向外看,他可以看到外面的浩瀚星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50章 意外来客》,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