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51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柳侠没想到,他一开学就能迎来那么大一个惊喜

    柳侠返校后第一件事就是坐下来写信,他给猫儿的信刚写了一个开头,生活委员王四平就来了,笑嘻嘻的让柳侠在一张纸上签字,柳侠看到自己名字后的数额时吓了一跳:一等奖学金,一百元。

    和他相反的是毛建勇和云健、黑德清,毛建勇两门不及格,云健和黑德清各一门,都得补考,仨人看着柳侠,眼睛里简直要伸出把小刀子将柳侠凌迟。

    柳侠对着仨人嘚瑟的仰头大笑:“哈、哈、哈!不用补考还有钱拿的感觉真好。”

    柳侠晚上坐在床上仔细整理自己的东西时,发现他从家带来的皮箱夹层里,又多出了五十块钱。

    不用说,一定是柳长春放进去的,可柳侠怎么也想不出他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他决定不纠结那么多,来日方长,以后挣了钱好好孝敬二叔就可以了。

    柳侠把自己原来攒的钱也拿出来,这些钱他回家时没有拿出来,他知道,拿出来,父母和哥哥们不但不会高兴,还会担心他在学校是不是省吃俭用过的很艰苦,柳侠把钱留着,有自己的打算。

    柳侠在这边一遍又一遍的数钱,云健在对面铺上鄙视他:“你葛朗台转世啊?就那一、二百块钱你至于吗?”

    柳侠看都不看他,又数了一遍:“你不懂,不跟你说。”

    星期天,219全体逛街,毛建勇说,春节后是一年里销售最惨淡的时候,现在出去买东西特容易成交。

    果然,回来时七个人都有收获。

    柳侠给猫儿买了两套秋衣秋裤和两双小鞋子小袜子,另外还给柳葳和柳蕤各买了一套秋衣秋裤、袜子和一双塑料底的鞋子。

    春天的气息已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了,猫儿他们除了棉裤就是单裤,没有过渡的衣服,春秋天都是两条单裤套着穿,不舒服;塑料底的鞋子在下雨的时候不容易湿透

    过了一个学期,柳侠对大学生活已经完全适应了,大学的课程考完即过,没有中学时翻来覆去复习考试的过程,这点柳侠特别喜欢,这学期一开学他们就进入了专业课全新的领域,让柳侠非常兴奋。

    云健他们把柳侠对新知识狂热的喜爱理解为补偿作用:柳侠以前所处的环境闭塞如原始社会,没有机会接触新知识,现在骤然进入全新的、全面开放的知识爆炸时代,他潜意识里对过去贫乏生活的恐惧被激发出来了,总害怕下一秒这些书和课堂就没有了,所以才会跟个二傻子似的,出了这个教室进那个教室,对图书馆的热情永远高于对隔壁学校的美女。

    柳侠对此的回答是:“下次让你们一人补考五门。”

    毛建勇仰倒:“你这个诅咒太恶毒了,换个其他的。”

    柳侠想了想:“下辈子让你们长的都跟毛建勇一样高。”

    几个人扑过来按着柳侠揍了一顿。

    柳侠又回到了年前那种繁忙而充实的生活中,不过,他的生活比以前丰富了很多。

    首先,他被学生会和一些社团的人给惦记上了,不时的被拉去写各种活动的宣传告示,柳侠从不推辞,他喜欢拿起毛笔的那瞬间,就好像他喜欢翻开书的瞬间一样。

    他按照学长学姐们的要求,写出他们想要的各种字体。

    他觉得经过这个寒假,自己的字长进了很多,说不出的原因,就是顿悟,尤其是行楷,他写的得心应手,自己看着都很舒服。

    每次写完,都有人开玩笑说要把他写的告示给拿回去装裱起来,说他的字比卖的那些字帖一点也不差。

    柳侠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字比书店出售的字帖好,到目前为止,他还保持着对铅印字的尊敬和崇拜,认为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春天悄然而至,柳侠的身体也跟自然界的植物一样跟着季节在生长。

    他春节返校后没几天开始腿疼,其实春节在家时他就不时有这种感觉,但不严重,他也不想让猫儿害怕,就没吭声。

    现在疼的比以前厉害,虽然也不至于难以忍受,但却一直不好,尤其是晚上睡觉,感觉更明显,有时候会疼的睡不着,他就去校医那里看。

    校医问了他一堆问题后基本确定:“生长痛,应该是要窜个子,长的太快了有人会感觉到疼,多吃点排骨,要不就吃钙片,过去这一阵就好了。”

    柳侠心中狂喜,选择了吃钙片,他自己也发现他的衣服裤子好像都有点变短了。

    三月底,柳侠接到柳钰的信,打开一看,着实给吓了一跳:柳川确定在“五一”结婚,家里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柳钰写信的这天,柳川和苏晓慧进行了结婚前必须履行的一个仪式:换东西,也叫交换彩礼。

    但事实上并不存在交换的问题,而是男方单方面给女方买衣服,女方最后象征性的给男方买一条手绢做为回礼即可。

    柳钰说:二嫂看来人真不错,她只要了四身衣服,现在咱们望宁最不咋样的女人也要四身呢,还有不少要六身、八身的。

    二嫂说衣服要多了放着容易过时,她喜欢穿比较时髦的,想以后流行啥自己买。

    她给三哥的回礼是一块做西装的涤纶布和一条领带,我看她们那边请的媒人都有点不高兴了,不过她姐倒没说什么。

    媒人说自行车和手表二嫂自己有,不用咱家买,缝纫机二嫂也不要,说她不会做衣服,要了也没用,媒人想让咱家买一台电视机,得差不多的,不能买最小的.......

    柳侠看完信,把自己剩的钱全部拿了出来,一共是二百七十六块三毛。

    犹豫了很长时间,他还是没能开口跟寝室里的人借钱凑成整数,家里长年欠账让他对借钱有很大的心理负担。

    第二天,柳侠喊了詹伟一起去了一趟邮局,他没有寄过钱,第一次怕出错,得找人指导一下。

    柳侠不知道柳川为什么这么匆忙的决定结婚,但他信任三哥,觉得他这么做肯定有足够的理由,他现在担心的是柳川把他寄回去的钱给退回来。

    一星期后,他同时收到了柳川和柳钰的信。

    柳川结婚的原因很简单,他和苏晓慧彼此都觉得很好,俩人年龄又都不算小了,何必拖着呢?

    当然,也有一点其他的原因:荣泽高中扩建的时候,同时在家属院又加盖了一排房,房子不多,至少现在单身职工一人一间是不可能的,单位决定,现在在单位没房子的已婚职工一人分一间,单身的至少三人一间。

    公安局的规定也是有结婚证才能给一间单独的房子。

    柳川和苏晓慧都觉得,公安局和荣泽高中离得不远,即便两间房不在一起,也比一间好得多,他们可以一间当厨房一间当卧室,吃了饭回卧室的过程全当饭后百步走的锻炼了。

    柳川对柳侠寄回去二百七十块钱确实非常介意,但也没有退回来,这让柳侠松了口气,同时还非常得意,很有成就感:他也可以帮得上家里了。

    柳钰信里很委屈,因为柳川把他给好好训了一顿,说他嘴松,不该把他结婚的事这么早告诉柳侠和柳凌,柳川打算到结婚前几天再写信给他们说,等他们知道,他婚早就结完了。

    四月份的第二个星期,班主任在星期六下午的班会上宣布了一个消息:国家为了提高高等技术人才的英语应用能力,从今年开始,教育部要在高校推行英语的全国统一的单科性标准化教学考试,颁发独立的合格证,今年年底第一批考试正式开始。

    也就是英语四级考试。

    这个消息发布的时候在学生中引起的反应很大,但等弄明白了这并不是一个强制性的考试,并且拿不到证书也不影响他们毕业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柳侠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特别不安,可当他知道决定权在自己手里的时候,马上迸发出了高昂的斗志,他决定考,并且一定要拿到证书,他的逻辑很简单:如果没用,国家干嘛要给已经进入大学的天之骄子们添堵?

    柳侠不但决定自己考,还要拉几个人垫背的,先被他说服的是张福生和黑德清,詹伟和沙永和是本来就想考的。

    这样一来,219只剩下了云健和毛建勇,两个人架不住那五个人每天在耳边叨叨,最后,219决定到时候全部报名,一口气冲过去。

    詹伟说:“高中那点东西现在还没忘完,趁热赶紧给卖了吧,要不再懈怠两年,普通的单词都给忘了,考起来更费劲。”

    不过,大部分同学跟他们想的都不太一样,刚刚经历过三年高中地狱式生活好不容易轻松一点,又不影响毕业,何必再去给自己找罪受呢?

    他们隔壁两个寝室都不打算考,对面218只有宋岩决定跟着他们起哄,态度是:考过最好,不过拉到。

    柳侠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英语上和别人差距很大,所以他非常努力,

    本来每天他除了自己的必修课,还为自己挑选了各种相互之间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课程和一大堆待读的书籍,有一点时间他还要练字和写信,时间被安排的已经很紧张,现在再加上单独的考英语证书,他又哪个都不想放弃,忙得他简直快要回到高中时代了。

    他现在除了自己的专业课,最多的是去外语系那边蹭英语课,学校宽松的教学模式给了他很大方便,去听专业的英语课程让他受益匪浅。

    不同的教室,图书馆、餐厅、操场、传达室,是柳侠每天的生活轨迹,他的每一天都忙碌而快乐,他在踏踏实实的履行和柳凌当初的约定,不辜负大学的时光,把所有能学到的知识都学到自己手里。

    他每天都沉浸在如饥似渴的学习中,完全忽略了最近几天有一种神秘的情绪在校园里暗流涌动。

    ‘五一’前,柳侠收到家里的来信,信封里除了柳魁和猫儿的信,还有柳海的。

    柳魁的信一如既往全家都好,只是多了柳川结婚准备一切都很完美的内容。

    柳海说他已经回到家了,‘五一’参加完柳川的婚礼后,就到荣泽高中开始上课。

    五月份就要填报志愿了,柳海提前回来适应一下环境。

    柳海三月份的绘画专业考试自己感觉很不错,只看最后的文化课了,他已经决定报考曾广同所在**美术学院了,**美术学院今年在中原省有一个招生名额。

    柳侠对柳海是又担心又期待,写信时想鼓励他,又怕让他感到太大的压力,每次给柳海写信耗费的心思都快赶上高考写作文了。

    猫儿在信里给柳侠报告:柳葳哥去荣泽参加算术竞赛,得了一等奖,也奖了一个日记本,不过没有你给我的日记本好看。

    猫儿最后写道:

    这一回期中考试柳蕤哥和我还是双百分,关老师说俺俩以后一定也能考上大学。

    小叔,我考上京都的大学,带着你去看□,去划船,去看可多好地方,你等着我啊。

    柳侠把信折叠起来放好,把一张猫儿的照片拿出来看。

    这张照片是陈震北抓拍的,镜头有点歪,上面的猫儿坐在秋千上,看着前方正笑的开心。

    柳侠看着照片心里说:不管你去哪儿上学,小叔回回都给你买卧铺,再也不叫你挤车受罪了。

    收起照片,柳侠又画了三张米字格,把‘蕤’字写了三十六个,猫儿的‘蕤’字写的结构很好,但比其他字大一圈,柳侠知道那肯定是柳长青或柳魁指导着猫儿写的,但他还是想自己给猫儿辅导一下。

    “五一”那天,柳侠起来的很早,想想一家人都在热热闹闹给柳川办喜事,就他和柳凌想看看三哥结婚时的样子都不能,他就有点憋气。

    219寝室其他几个人今天也都起的比较早,不到八点就全体吃完饭上街了,他们集体去买换季的衣服,按毛建勇说的,要赶在卖衣服的开张前到,有利于讨价还价。

    这时候的江城已经有点闷热了,柳侠去年开学时的两身衣服真的不能再穿了,裤子和上衣都短了一截,秋衣秋裤倒还能穿,因为有弹性,再一个,里面的衣服短一点也没人能看到。

    他现在唯一还算合身的就是军训时发的那套训练服,也不能说是合身,只能说是勉强够长,宽处倒是绰绰有余。

    他觉得自己那两件上衣还能再将就俩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必须先买两条裤子,裤子的要求很简单:结实,舒服。

    毛建勇很干脆的拍板:“牛仔裤!”

    柳侠给吓了一大跳:“牛仔裤?我要是回家穿着牛仔裤,我家人肯定会觉得我学坏了,在荣泽,长头发和牛仔裤是流氓坏小子最重要的两个标志。”

    其实很有一个原因,牛仔裤比其他裤子都要贵啊!

    柳侠其实心里挺喜欢牛仔裤,尤其是他们前几天刚刚看了《霹雳舞》这个电影,他发现电影里那些不显眼的配角都穿着牛仔裤,也就是说牛仔裤其实在外面的世界应该是一种非常普通又普及的服装。

    而且,他喜欢影片里那些人活力四射的舞蹈,但却不喜欢那些人的发型和衣服。

    可在电影里,那些人也都有着和平常人一样平凡却善良的心,他们只是爱好和成人的期待不太一样而已,这是不是可以说明,以衣服的款式来判断一个人的品行是错误的呢?

    张福生的个子在北方也算是很高的,在江城很难买到合适的衣服,他刚刚买了一条土黄色裤子,大家和他本人都不喜欢,难看又老土,但只有那一条他穿上勉强能盖住脚面。

    现在他一副时尚先锋的模样对柳侠说:“对,就是牛仔裤,你这身材,穿着肯定可得劲,最主要的是,牛仔裤结实,跟帆布差不多,咋磨都不烂。”

    “牛仔裤确实很结实,一条可以顶其他裤子几条!”德清又加了把火。

    柳侠看看黑德清身上那条怎么穿都不嫌脏也不皱巴的牛仔裤,咬咬牙:“好,就牛仔裤。”

    于是,毛建勇用六块钱给他买了一条裤缝是用暗红色线来缝的微喇牛仔裤,又花三块二买了一条普通的裤子。

    柳侠是又喜欢又难受。

    喜欢牛仔裤厚实,一看就很结实;难受一下子花了那么多钱,一个月的余钱一下就剩不到一半了。

    几个人又在一个摊子上看上了一种圆领T恤衫,毛建勇二十块钱拿下七件。

    柳侠本不想要T恤,可其他六人坚持他们寝室这次算集体活动,谁不穿就是想吃里扒外背叛219,他只好选了一件海蓝和白色相间的宽条横格的,其他人的都一样,除了颜色。

    几个人买了衣服回到寝室就开始试穿。

    他们里面穿衣服最有型的是德清和云健,德清身材高,肩膀宽,把衣服撑的正好。

    张福生虽然个子高,但说不了为什么,穿衣服总是有点松垮的感觉,总之就是不好看。

    云健有大都市男生的气质,穿什么看着都洋气。

    不过今天,大家公认穿着牛仔裤和T恤的柳侠看上去最出彩,如果不是他那张脸给人的感觉比较少年儿童,皮肤也有点草草的黑,绝对算得上玉树临风。

    柳侠穿上衣服和云健比的时候,才发现他居然已经比云健还要稍微高那么一点点,这个发现让他太高兴了,却让云健很是郁闷。

    星期一早上五点半,柳侠和往常一样起床去跑步,在游泳池边读英语,然后和寝室里的人汇合吃饭,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吃完饭,云健和毛建勇还催促他赶紧去大地那边蹭《地球形状及外部重力场》,并交代他第二节一定要回来准时上,因为是他们的专业课《工程力学》。

    柳侠到了大地的教室,发现偌大的教室没几个人。

    这种专业课是必修课,如果考不好,老师是不会像有些辅助课程那样网开一面给及格分的,柳侠因为经常过来蹭课,和大地很多人都很熟,尤其是218的,他们平时偶尔也会旷课溜号,但很少敢在这种课上马虎,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218居然一个人没有。

    不过柳侠的疑惑只持续了不到三分钟,老师一开始讲课,他的注意力马上就全部回笼了。

    下课后,柳侠问和他一起出教室的大黑框眼镜学长:“今天怎么这么多人缺课呢?”

    学长惊奇的看着他:“你不知道?”

    柳侠迷茫:“知道什么?”

    学长抱着书继续走:“回寝室等着吧,他们中午肯定回来吃饭。”

    柳侠注意到今天校园里格外安静,下课时间外面也没几个人,他觉得有点不对劲。

    回到他们本班的教室,正好到上课时间,教室里竟然只有他一个人。

    黄有光教授问他:“咱们是就在这里上课,还是找个其他比较适合谈心的地方去聊天?”

    黄有光四十来岁,有五年国外求学史,为人风趣幽默,但教学态度非常严谨,柳侠看得出,他虽然和自己开着玩笑,心情却并不好。

    柳侠问:“黄老师,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黄有光说:“今天是五月四号,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现在全国各大城市的高校学生应该都在街头,他们的口号是‘反贪污、反腐-败’,你怎么没参加?”

    柳侠睁大了眼睛:“游-行?我........我说吃饭的时候怎么觉得他们有点不对劲,原来是这样........,他们,他们什么都没跟我说,还鼓励我去大地那边蹭课呢!真不仗义。”

    如果不是老师在跟前,柳侠真想一脚把课桌踢飞。

    黄有光看着外面沉吟了片刻:“为国分忧是大学生最起码的觉悟,如果连大学生都不再有热血和激情,那么这个国家基本也就完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他们应该安排好课业,世界已经过了只凭热血之躯就可以安邦兴国的时代,科学技术的力量将在国与国的竞争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他收回目光看着柳侠:“对我来说,一个学生听课和一千个学生听课是一样的,坐下吧,我们开始讲课。”

    柳侠听了他从开始上学以来最令他难忘的一节课,一个教授,一个学生,一个一丝不苟的讲,一个聚精会神的听。

    下课,柳侠恭恭敬敬地给黄有光鞠了一躬。

    黄有光的眼神变得温和平静:“打算去找他们吗?”

    柳侠点点头:“嗯,我们一直都是在一起的,我自己也想参加这样的活动。”

    黄有光说:“课业上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随时找我。”

    柳侠跑出教室,飞奔回寝室,把书本扔到床上就又跑了出来,几步跳下楼梯,往外面冲,可是........

    他看到了远处的人群,源源不断的人向寝室楼这边走过来,他懊丧的站在那里,等着,心里有被排斥在外的失落。

    先到的是218的几个人,宋岩一看到柳侠就跑了过来,非常兴奋的对他说:“我们跟你们寝室的刚刚走散了,不过没事,他们也快回来了,你不知道那场面多壮观,啊,不知道八十年前的今天和我们今天是不是一样!”

    柳侠气愤地瞪着宋岩:“你们都不告诉我,什么意思啊?”

    宋岩一点也不内疚的笑:“ 五四青年节,青年你懂吗?你才多大啊?十八岁都没有,你去干什么?嘿嘿,主要是你们寝室几个,他们想让你在家听课记笔记呢,毛建勇害怕再补考。 ”

    正说着,柳侠就看到张福生出现在人群中,柳侠放过了宋岩,站在那里恶狠狠的盯着他们寝室那几个人。

    被几个人拉回寝室,柳侠的气还没有消。

    他是喜欢读书上课,但今天这么大的事,他居然不知道,这种被朋友摒弃在外的感觉真是太糟心了。

    自从他和毛建勇和解之后,他们寝室几个人就相处的很融洽,柳侠对自己的寝室和班级非常有归属感,可今天这件事,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黑德清把一小包东西递给柳侠:“热干面,皮蛋,别生气啊,我们几个绝对没有其他意思,主要是知道今天有黄教授的课,不想让你耽误,再就是你太小了,你这个年龄基本上都在读高一、高二呢,不是干这个的年龄!”

    柳侠愤愤的说:“可我就是大学生啊!我虽然没有十八岁,但我思想成熟啊!我十七岁的身体二十七岁的思想和意志,比你们都坚强。”

    张福生打哈哈:“行行,你比我们都坚强,下次有事一定带上你,快吃面吧,那是我们给你赔礼道歉的。”

    柳侠很喜欢吃热干面,他们的学生食堂,一天三顿主食都是大米干饭为主,也有馒头,但真的很难吃,不知道是因为面不好还是师傅手艺不好,看着还不错的馒头,吃到嘴里一点面的香味都没有。

    面条就更不用提了,一是很少有,再一个有了也是被水煮的过了头,软趴趴的,不过柳侠还是得天天吃,所以,热干面就成了他的最爱,不过他很少买,贵,一份吃不饱,两份钱太多。

    至于皮蛋,他只在黑德清生日的时候吃过一次,特别喜欢吃,但因为一个就要一毛五,他再也没吃过。

    现在,他就着皮蛋吃着热干面,听着那几个人情绪激动眉飞色舞的说着刚才上街游行时的事情,没一点享受的感觉,一肚子都是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51章》,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