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55章 毛建勇的生意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柳侠因为离开家、离开猫儿而导致的低落情绪在推开寝室门的那一刻被惊飞了。速度上乐文小说网更新等着你哦(www.lwxs.org) 百度搜索 乐文 就可以了哦!

    他看到沙永和、黑德清、毛建勇床上都放着一个特大号的包,云健在自己的床上被各种磁带包围,怀里还抱着一个红色的收录机,正发出虽然不大但足以让人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几个人高兴的和柳侠打着招呼,黑德清接过他的皮箱直接放在那张空铺上说:“我们以为你退学了呢,怎么到现在才来?小五正准备开张营业呢!”

    柳侠傻呆呆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寝室怎么忽然就改了批发市场呢?

    张福生笑呵呵的的给他解释:“小五带了一千多盒磁带来卖,磁带是他自己家做的,都是现在最流行的歌,比外面商店卖的便宜一半,你要不要?”

    柳侠抹了一把汗:“当然不要,我家又没录音机,要磁带干嘛?”

    毛建勇说:“行,七儿不要,你们都挑过了,我现在开张了啊!”

    黑德清和詹伟马上跑着放消息去了。

    柳侠汗淋淋的坐在张福生床上翻弄那些磁带,他发现,这些磁带全部都和商店里卖的正品一样包装漂亮、做工精细,不同的是这些磁带不是哪一个歌星的专辑,而是现在那些最流行的歌曲的集合,还有一部分是柳侠从来没见过的,磁带包装纸上的画面光怪陆离,上面写的名字是“荷东的士高”、“猛士的士高”、“野人的士高”、“发烧的士高”.......

    柳侠看着费翔炫目的红衣裳、程琳甜美可人的样子,感到非常震惊,他知道有原声带和复制带,他一直以为复制带是非常低劣粗糙的东西,可毛建勇带回来的这些各种流行歌曲大集锦,肯定不可能是正规的原声带,但却依然外观漂亮细致,音色纯净平稳,比起云健在外面买的一点都不差。

    外面最流行的磁带已经卖到十二块钱一盒,毛建勇的一律五块,不还价,三天不到就被抢购一空。

    韩彤第一次给他弟弟买了五盒,第二天过来给他弟弟的同学和他自己的朋友们买了五十盒,大部分都是‘的士高’系列的,因为这些磁带上的音乐江城还没有,他拿回去一放,朋友们都非常喜欢。

    不过,在其他人因为买到便宜又称心的好磁带而惊喜的时候,219的人当初高兴激动的心情却越来越淡,反而对毛建勇生出了点说不出的其他情绪。

    219除了柳侠,其他几个人都买磁带了,包括张福生,他一下买了三盒‘的士高’,因为乔艳芳他们组织周末舞会时候要跳快节奏的集体舞和交谊舞,每次都得两个人守着录音机负责换带和倒带,挑其中适合跳舞的那几首来回放。

    而毛建勇有三种带都是只收录同一节奏类型的歌曲,非常适合舞会时候用。

    云健每样都要了一盒,花了一百多;德清要了七盒;詹伟为他们家属院的邻居代买了二十多盒。

    所有这些,毛建勇都是一分钱也不便宜。

    柳侠一直认为好朋友之间是不应该把钱和东西分得那么清楚的,那样太生分了,这件事,让柳侠觉得毛建勇很不近人情,寝室其他人当然也都有同样的感觉。

    但毛建勇坚持到底,每拿出一盒磁带,一定要收回五块钱。

    不过,柳侠他们也仅只是心里不舒服,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毕竟,算起来,在毛建勇这里买比在外面商店买便宜的太多了。

    毛建勇也跟没事人一样,每天撇着他怪腔怪调、软不拉几的温州普通话和他们一起去上课吃饭。

    星期六中午,柳侠和云健练机械舞热得浑身湿透,看时间差不多了,俩人就去水房用凉水冲了个澡,回来正换衣服,毛建勇忽然说:“下午下课后都别安排其他活动啊,我晚上请客,咱们去鸿宾楼搓一顿。”

    睡眼惺忪的几个人眼神幌戮颓逋噶耍勺叛劬醋琶ㄓ隆

    鸿宾楼是他们学校附近最好的一个饭店,出入的都是他们眼中的社会成功人士,囊中羞涩的大学生们是绝对不会去那里吃饭的,即便是对家庭条件比较好的毛建勇和德清,鸿宾楼也过于奢侈了。

    毛建勇翻了个白眼:“看屁啊,就是鸿宾楼,柳侠,你别找借口跑啊,图书馆的书跑不了,你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看,鸿宾楼我可不会天天请。”

    柳侠看了看另外几个人,说:“放心吧,我没打算给你省。”

    其实柳侠心里不想去,吃饭管饱就行,吃那么贵的地方,不是糟蹋钱吗?但其他几个人都很兴奋,他也不好扫兴。

    在鸿宾楼,柳侠第一次知道,原来饭店还有单独的叫做雅间的地方。

    毛建勇坚持让每个人都点一个自己喜欢的菜。

    云健第一个点,毫不客气的点了一个五块钱一份的大盘红烧排骨。

    德清点了个糖醋鱼,江城的鱼因为伟人的一首词而名声大噪,德清点的很符合其他几个人的心意。

    詹伟、张福生对吃大户也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也都是点的肉菜。

    柳侠点了一个清炒空心菜,因为这个最便宜。

    沙永和点了一份姜汁皮蛋。

    毛建勇看他们点完,把菜单拿过去说:“我前几天赚了你们那么大一把,你们今天都不想吃回去吗?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服务员,沔阳三蒸,皮条鳝段,东坡肉,散烩八宝,格瓦斯来二十个,先这样,不够再要。”

    柳侠被那一大桌五颜六色的的菜和饮料给震住了,这得多少钱啊!

    毛建勇给一人打开一罐格瓦斯:“来,碰一下,不过我可把话说在前边,这是我做生意赚了钱请兄弟们吃饭,不是赔礼道歉的,来,喝了再说。”

    几个人都热坏了,冰冷的格瓦斯一口闷下半罐子,连脚心都是清凉舒服的。

    毛建勇让大家吃菜,同时解释他今天请这顿饭的初衷:“我刚才已经说过,这顿饭是我卖磁带赚了钱请兄弟们吃饭,而不是赔礼道歉。

    我知道我把磁带用和其他人一样的价格卖给你们你们心里不痛快,不过,你们听我说,要如果我说完了你们还不痛快,我就把你们的钱一分不少的给退了。”

    几个人不由地都停下了手里的筷子,惊讶的看着毛建勇,却没人开口。

    毛建勇接着说:“我的磁带卖的比商店便宜一半,质量和他们一样好,而且我选的歌曲都是你们最喜欢最想要的,也就是说,如果你们不想着这些磁带是我这个同寝室的哥们儿卖的,你们应该很高兴自己买到了物美价廉的东西。

    现在,你们省了钱,却还心里不痛快,只因为我们认识,是熟人,觉得我应该用比其他人都更便宜的价格把磁带卖给你们,或者干脆不要钱,兄弟们,我说的对不对?”

    几个人被说破了心事,有点不好意思,互相看了看。

    德清点点头:“有点吧,但也不像你说的那么严重,有时候想想你给我们的磁带一整盒都是我们喜欢的歌,不用像其他磁带那样来回倒带挑自己喜欢的听,还比去外面买便宜那么多,也挺高兴。”

    毛建勇点点头:“反正我知道你们心里对我有意见。兄弟们,这是不对的,为什么呢?

    先不说我的磁带是有成本的,就只说我们是熟人这一条,你们想想,因为我们是一个寝室的,关系最好,所以我不要你们的钱或给你们再便宜两块。

    那对面218呢?宋岩和七儿关系特别好,他会想让七儿给他以和你们一样的价钱买,对不对?

    就是没有宋岩,218,还有咱们隔壁217、221的,平时咱们关系都不错,我如果给你们一个价,给他们又一个价,他们肯定心里也不舒服。

    如果我也给他们便宜,那咱们系的同学呢?还有你们老乡呢?你们老乡寝室的人或好朋友再托他们让你们给买,那我给不给便宜呢?如果都便宜了,那你们不还是和其他人一样吗?”

    柳侠想想,还真是这个道理。

    云健说:“我靠,让你这么一说,你丫赚了兄弟们的钱,还有理的不行,是不是?”

    毛建勇说:“云健你不应该这么想,你应该想的是你在我这里买,比在外面买省下了六十多块钱,而且我那些磁带收录的歌曲,都是以前你想要却没办法同时得到的,这么一想你不就高兴了吗?”

    詹伟笑笑说:“可我们老想着咱们一个寝室的兄弟,平时关系这么好,你收我们和别人一样的钱,所以心里不舒服呗。”

    毛建勇说:“这就是你们的问题了,我爸爸经常跟我说,在商言商,这次带这一千多盒磁带,是我第一次独立做生意,是我拿暑假里赚的钱跟我爸爸批发的,虽然他给我的是最低价,但也是有本钱的,我必须把自己的本钱还有船票、火车票以及我为了带这些磁带受的辛苦给赚回来。

    我爸爸经常和香港人做生意,他们最常说的是:大家合作,每个人都只能赚属于自己的那份钱,不要眼红别人的,要想着怎么在赚最多的情况下,还能为以后的生意铺路,这样才能生意越做越大,钱越赚越多。

    如果不守信用,活做的太劣质,以后就没有人要我们的货;如果我们眼红香港人只是给我们提供点母带就能拿到大头,我们就得不到最新流行的歌曲和电影,这样的结果,是大家都没钱赚。”

    几个人听的都有点发呆,觉得毛建勇说的有点不近人情,但又很有道理。

    毛建勇忽然问德清:“你们家给人家介绍煤,肯定自己也卖煤,你们卖给亲戚朋友煤要钱吗?”

    德清明白毛建勇的意思,他据实回答:“我爸爸和我两个叔合伙包了一个矿,给他们同学的杭郾绕渌松晕⒌鸵坏悖苌伲褪悄闼档模簧饩兔环ㄗ隽耍鄹裣嗖钐啵坏┐鋈ィ坏趾貌涣巳耍沟冒岩蝗θ硕几米锪恕!

    几个人都是心思还很单纯的大学生,毛建勇话里的道理他们想想也就明白了,想开了,心里也就不再有疙瘩了,几个人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菜。

    柳侠特别喜欢吃东坡肉和皮条鳝段,还有那个粉蒸肉,和柳凌做的一样好吃。

    他想,要是猫儿在就好了,猫儿那么瘦,还总是馋的很,一次吃‘老古龙’和麦季鸟能吃二三十个,肯定也爱吃这些。

    以后,自己也应该和三哥、五哥他们一样,学做几样好吃的菜,逢年过节做给家里人吃,那个小馋猫吃自己做的菜应该会更开心吧?

    毛建勇把话说出来,自己也不堵心了,放松心情和几个人聊他爸爸的生意经:“你们以后要是也自己做生意,一定要提前把规矩立好,亲兄弟明算账,这个是最重要的,要不最后不但做不了好兄弟,还会成仇人哦!

    再就是最好不要用亲戚和朋友在自己厂子里做工,很麻烦的,本来是好朋友最后闹翻脸,不合算;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质量,就算是盗版、仿制也要做出水平,这样你才有信誉,有了信誉就不愁没有客户..........”

    柳侠觉得自己是永远都不可能自己做生意的。

    不过他想到了柳钰说过,马德英刚开始办厂时用的亲戚家的孩子,好像现在都走了,虽然说不上反目成仇,可也差不多,他们都觉得自己家和马德英关系特殊,不管是干活还是报酬,自己理应受到更多的照顾,结果和他们的期待不一样,便生出了抱怨和诸多龃龉。

    所以他觉得毛建勇的话可能确实有点道理,尤其是他关于质量和信誉的说法,柳侠也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做生意干工作就是做人的一部分,诚信是做人的底线之一,当然也是做生意和工作的基本道德。

    云健在暑假里一直在找人学习和切磋霹雳舞,他家刚买了一台松下彩色电视机,还买了一台录像机,他找到了几盘专门跳霹雳舞的录像带,其中有一盘是迈克杰克逊演出时的,云健可以说是为之疯狂。

    他现在是重点大学的大学生,父母对他百依百顺,暑假学霹雳舞,也不再被当成不务正业,而成了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典范,让父母大感欣慰。

    回到江城,云健的热情不减,他急需找人显摆一把,于是寝室每天都有他的专场表演,219每天都要经受无数遍‘的士高’狂野的洗礼。

    柳侠发现,云健现在的水平甩他一大截。

    云健和其他几个人都觉得霹雳舞就应该和电影上那样,一群人一起跳才带劲,所以云健就继续抓着柳侠不放,每天热心的做免费教练。

    柳侠其实非常想继续跳,但又对十二月就要进行的英语考试有压力,所以只肯每天午饭后和云健一起练习,晚饭总是快速吃完逃脱云健的魔爪跑图书馆看书。

    星期六吃完晚饭他又打算跑,被黑德清和张福生给抓了回来,几个人对着他一顿数落:“你是在致力于把当代大学生打造成标准的书呆子形象吗?”

    “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我们伟大的革命导师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我们现在是大学生,大学生,懂么?大学生代表自由、热情,知识和潮流,不要老把自己往农民伯伯上靠,一天到晚只知道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

    ........

    于是,柳侠又恢复了每天午饭和晚饭后跟云健一起飘来飘去、蹭来蹭去的生活,只是那些需要较大空间才能做的“风车旋”各种旋依然不能实现,这让云健很郁闷,让柳侠很庆幸。

    他也觉得那些动作很带感,但他不想让自己的衣裳破那么快。

    云健经过几乎可以说是专业的练习,现在跳的确实非常棒,他有自己的体会在先,指导柳侠时就能直指动作关键,让柳侠不走一点弯路。

    可能跟以前长年的跑山路有关,柳侠的运动感觉非常好,动作出来潇洒漂亮,他随意的连续后滑和“爆砰”结合,跳出来的感觉让同寝室几个人都看呆了,他模仿杰克逊飘着太空步扶着礼帽装酷的动作让附近几个寝室围观的人口哨声一片。

    云健说:“这还是穿的衣服不对呢,要是穿上条紧身斑马裤,再弄个金色爆炸头,那效果更震撼。”

    柳侠对紧身裤和爆炸头敬谢不敏,他现在基本就是两件T恤、两条发白的牛仔裤换着穿。

    柳川送他和柳海去原城坐火车的时候,带着他俩在原城火车站的批发市场转了一圈,那批发市场真叫一个大,卖衣服的摊子铺满了好几条一眼看不到头的大街,柳川给他俩一人买了一条牛仔裤。

    柳侠发扬了毛建勇还价时的厚脸皮精神,把要价十五一条的硬是给搞到了十五两条,过后还在想,要是毛建勇在没准可以再省几块钱,让柳川和柳海都对他刮目相看。

    和云健一起跳霹雳舞,柳侠纯粹是因为喜欢和好玩,他如果知道有朝一日要被学生会那一帮学长学姐给抓到迎新晚会上现眼,打死他也不肯学的。

    不过,现在已经晚了,他被张福生和詹伟架着胳膊按在凳子上,乔艳芳和另一个女生在他脸上涂涂抹抹,柳侠被那股子香味给呛得直打喷嚏。

    乔艳芳收了粉盒,端着柳侠的下巴端详了一下,非常满意自己的作品:“嗯,真好看,如果不是你比我小四岁,我就撒开脚丫子追你了。”

    柳侠嘴唇被抹了东西,他不敢闭嘴,但还是很高兴的对乔艳芳说:“唯(没)关系,我嗯(们)那里说,女大三,奥(抱)金砖,我务(不)嫌弃你。”

    乔艳芳咯咯笑起来:“哎,看不出来啊,七儿,你还挺会占姐姐们的便宜,我一直以为你老实的很呢!”

    张福生把柳侠拉起来推到桌子上的镜子跟前:“这年头像我这样的老实人不好找啦。”

    柳侠一看到镜子里面那个红嘴巴妖怪就跳了起来,手背一抹嘴就往外跑:“太恶心了,老子又不是女的,我不跳了。”

    从门外抱着衣服进来的云健正好把柳侠堵着,他看到柳侠右边腮帮子上那一抹红,吓了一跳,又看看柳侠被描的又粗又黑的眉毛,大笑起来:“我说乔艳芳,你这什么眼光啊?我们这么一位玉树临风的翩翩美少年怎么让你们给画成白骨精了?”

    柳侠被几个人摁着又把脸上的东西都给擦了,只在两个颧骨上擦了点腮红,这就已经把柳侠给别扭的要死了。

    但乔艳芳她们坚持,说要不被舞台上的灯光一照,那脸都跟死人脸一样瘆人。

    云健、柳侠和其他系五个男生穿着松儿吧唧的军训服装跳的霹雳舞让晚会现场掌声震天疯狂一片。

    柳侠下场后换衣服,发现只有不足五分钟的时间,他把借张福生的那套军训服装都快给湿透完了。

    云健气喘吁吁地对柳侠伸出大拇指:“你绝对是临场发挥型的,你以前说你在高中最好成绩是全年级八十多,我还不信,今儿信了,超水平发挥啊,地球引力对你都快不起作用了。”

    另外几个和他们临时组队的人过来,也都夸柳侠跳的好,几个人也都是二年级的,和云健一样也是去年看了电影后特别喜欢霹雳舞,他们用在这上面的时间都比柳侠多得多,不过他们都觉得云健和柳侠跳的最好。

    云健和那几个人商量着要不要也组织个社团。

    柳侠先声明他不参加,高兴时玩一把可以,把业余时间都用在这上面,他可不愿意,他在图书馆给自己罗列出来的书至少还有一百本没时间看呢!

    几个人正商量着要不要直接回寝室楼冲个凉水澡的时候,韩彤领着几个人过来了,他把一个个子不高的男孩子一把推到柳侠和云健跟前:“刚才他们跳什么样你也看见了,现在你自己问问,看人家是不是每学期都是最高奖学金。”

    柳侠和云健一下就想到了这男孩子是谁,云健笑着对他说:“你是韩阳吧?来,对着他,他才是回回拿一等奖的。”

    柳侠嘿嘿笑着说:“系里拿一等奖的好几个呢,每天多看一会儿书就行了,嘿嘿,你也喜欢跳霹雳舞啊?”

    韩阳用带有浓重江城口音的普通话说:“喜欢有屁用,家里和老师都不让跳,说我们不务正业,你,你真的每次到考全专业第一?”

    柳侠挠挠头:“我们专业人少,不像高中,一个年级上千人,我高中时最好成绩是全年级八十多。”

    韩彤一看柳侠没能领会他的精神,话题好像有和他预想的方向背道而驰的趋势,马上把韩阳拉回了身边:“我没骗你吧?柳侠每学期都是第一,听见他怎么说没有?每天多看一会儿书就行了,他就是每天比第二名多看一会儿书,所以他是第一,你要是考到我们学校,你不用得第一,你倒数第一天天跳舞我都不会再说你一句。”

    柳侠心里说,辅导员这是什么狗屁要求啊,即便是重点大学,倒数第一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吧!

    国庆节后一星期,柳侠接到家里和柳钰的来信。

    柳钰说:我和柳淼、建宾前天回家的时候去看二哥,我到那里还没十分钟,刘冬菊竟然从娘家回来了,我还以为她是回来和二哥离婚的呢,谁知道她居然吊着个脸坐在床上让二哥去给她做饭。

    二哥一直坐着跟我们几个说话,没搭理她,她就把床边的一个凳子给踢翻了,小孩儿哭的时候,我听见刘冬菊喊她娜娜。

    我在那儿就停了不到一个小时,二哥出来送我们的时候,我对他说干脆离婚去球,这种女人恶心死人不偿命,二哥笑笑啥都不说。

    幺儿,看那样子刘冬菊是一辈子也不打算来柳家岭一趟,更不会养活俺伯了,二哥要是一直不离婚,以后肯定也就没法管俺伯。

    我想好了,以后俺伯我自己管,全当他就生了我一个儿子,要是孙玉芳结婚后敢不孝顺俺伯跟俺大伯俺娘,我一天也不会和她多过,马上离婚........

    柳钰上一封信说,刘冬菊母女因为柳魁那句话,非要柳茂给她们一个说法,就是让柳茂回去找柳魁去,给她们母女俩出口气,不然就不过了。

    柳茂肯定不可能回去找柳魁。

    事实上,她们母女二人的话没说完,柳茂就起身去上班了。

    刘冬菊不顾自己正在坐月子,撵着柳茂又哭又骂又打,大闹了一通后,刘冬菊她妈去雇了一辆三轮,拉着刘冬菊和刚出生十来天的孩子回了娘家,满月酒啥的也就没了下文。

    当时柳侠也以为,刘冬菊既然那么嫌弃柳茂,柳魁又把难听话当着她妈的面说到她脸上,柳茂还不肯替她讨回颜面,她一定会十分傲气的要求离婚吧,没想到,她居然自己回来了。

    “给脸不要脸!”柳侠轻轻的骂了一句,打开了家里的信。

    柳魁说,家里一切都好,这一个多月家那边下了两场偏小点的中雨,这种强度的雨对他们那里的坡地是最合适的,今年的秋粮应该会比往年好很多,让柳侠不要操家里的心,只要自己吃好喝好就行了。

    柳侠知道,从大哥的信里永远不可能看到任何不高兴的事,家里真实的情况,他只能从因为柳魁疏忽没有交待的太详细而露出口风的柳钰信里了解一点。

    他把自己靠得舒舒服服半躺着,然后打开了猫儿的信。

    小叔:

    我是猫儿,我和小蕤哥今天放秋假了,放学前,关老师给俺全班每人发了一个糖,可甜,不过没有五叔的糖甜,大伯说,关老师和柳老师明天结婚,给我们发的是喜糖。

    我今天摘了一大捧枸杞子,都可红可好吃,我可想给你吃,可你不在家,我没法给你。

    我天天都可想可想你,你也要天天都可想我啊!

    此致

    敬礼

    柳岸

    198*.9.30

    柳侠把信看了好几遍,又把猫儿坐在秋千上的照片拿出来看了一会儿,在小脸蛋上轻轻亲了一下,心里想:你才七岁,那么小,你想我的,肯定没有我想你那么多。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姑娘们留言,看的非常开心,太忙,就不一一回复了。

    时间紧,文里如果有错别字之类的问题,请姑娘们暂且忍耐一二,回来有时间我会仔细检查修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55章 毛建勇的生意经》,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