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58章 紧张的生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星期天给车杰补课的时间是早上八点半到十点半,第二个星期天柳侠去的时候,家里只有车杰一个人。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乐文小说网(www.lwxs.org) 或者搜索乐文 都可以的哦

    “我姥姥病了,我爸妈今天不回来,我知道你压根儿就不想教我,我正好也不想学,你直接走人吧,我爸妈回来我不会告诉他们,你照样可以拿到这节课的三块钱,怎么样?”车杰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笃定了柳侠巴不得不和他较劲又能得到补课费。

    柳侠听他念了半个月例题也真够了,跟这么个不死不活的高中生较劲让他非常无奈。

    他想了想,说:“你不想学,我也不想教,但我不能什么也不干白拿你们家钱。 咱们商量一下,前半个小时咱们玩,玩高兴了,你后面一个半个小时认真学习,怎么样?”

    车杰乜斜着眼看他:“就你?小书呆子一个,你会玩什么?”

    柳侠说:“你说吧,你想玩什么,我奉陪,但只有三十分钟,一分钟都不能多,完了就开始学习,你比我还大呢,都快成年了,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车杰上下打量了几遍柳侠,然后用调笑小孩子的腔调说:“你不是老师吗?你说玩什么就玩什么吧!”

    柳侠把外面号称鸭绒袄的丝绵棉袄扔在了沙发背上,然后把沙发推到靠近门的地方,把餐桌折叠起来先放在车杰的房间,几把椅子也放其他地方,把客厅腾出了一大块空地。

    柳侠一摆头:“我开始玩了啊,你最好跟上。”

    说着就是一个飘逸的连滑,在车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柳侠的身体如通了电的机器人,从左臂到躯干,再到右臂,如波浪般流动。

    “你,你你........你会跳霹雳舞,啊——你居然会跳霹雳舞,哎呀%¥#……&*,你教我吧,柳侠,你教我呗........哎呀,太牛了!”车杰退到自己卧室门口,身体贴在门上,不让柳侠大幅度的“风车旋”踢到自己。

    柳侠只做了几个地上旋转和支撑的力量型动作,就跳了起来,然后是故意做出来的各种眼花缭乱的动作,前后不到五分钟,他已经浑身是汗。

    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柳侠对车杰说:“该你了,喜欢玩什么都可以,还有二十分钟。”

    车杰看了一圈,终于看到了被柳侠挪到冰箱上面的茶具,他过来给柳侠倒了一大杯水:“你先喝水,多喝点。”

    这是车杰第一次用学生对老师的态度对待柳侠,不过口气更像对待小孩子。

    柳侠接过杯子一口气喝完,开玩笑说:“孺子可教。该你了,开始吧,过时不候。”

    车杰站在那里忽然有点沮丧,有点茫然。

    他玩什么呢?他会玩什么呢?三岁开始上幼儿园,七岁上学,到现在十七岁,他一直都是在读书读书,写作业写作业。

    从初中开始,和好朋友一起玩耍的时间越来越少,高中上了一年多,他都不知道自己还会玩。

    曾经快乐的一切随着年龄的增加,随着考大学的日子越来越近,全部都在以加速度的方式离他远去,他已经不会玩了。

    柳侠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去:“我也是去年看过《霹雳舞》这个电影后,和我们寝室同学一起学的,以前都没有听说过的,更不用说会跳了,什么事都有个开始,你就乱扭就行,自己觉得像,慢慢的就真的很像了。”

    车杰问:“你们在寝室里学这个,没人管你们吗?”

    柳侠说:“辅导员去看过,看了俩小时,说要是有录像带,借给他,他也想学。”

    车杰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头,这样的举动让他看起来像个无助的孩子:“我没敢学这个,我就是去了几次同学家,听着录音机记了几首歌词,我妈就找人家家里去了,让人家以后不要总叫着我去玩........意思就是人家把我带坏了........”

    柳侠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他听詹伟和张福生说过家里干涉他们和同学交往的事,一贯老实木讷的张福生因为这个和母亲大吵了一架,差点离家出走。

    所以柳侠想,那一定是特别丢脸的事,他问车杰:“你就是因为这个才逃学的?”

    车杰摇摇头,又点点头:“也不全是,我妈找的是我在一中时最好的朋友,他妈为这事非常生气,他也不理我了,我跟你说你可不能跟我爸妈说。”

    柳侠点头:“绝对不会。”

    车杰说:“我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知道这件事后,都跟我疏远了,我几乎一个朋友也没有,我同桌对我挺好,我........挺喜欢她,可她却喜欢隔壁班一个差生,那个人就是比我高点,没你高,听说会弹吉他,其他什么都不行,学习在班上还是倒数,可我同桌就是喜欢他,我心里不舒服,没人理我,我也没人可以说.......我现在不想上学,不想回家,不想看见我妈.........”

    柳侠没有恋爱过,和父母家人相处的方式也跟车杰的家庭完全不同,没办法给车杰提供任何有建设意义的解决方案。

    他是从另外的角度来考虑这种事情的:“我妈对我们特别好,我不知道你的感觉,不过我觉得,你要是真想离你妈远点,只有一个好办法,就是考上远处的一个大学,要是你考不上大学,就得一直呆在江城,找不到好工作,就只能等着顶你妈或你爸的班.........”

    车杰差点跳起来: “我才不顶我妈的班呢,她那破厂,里面全是跟她一样的老女人,打死我也不会去那里上班。”

    柳侠说: “那你就只能靠自己了,我知道的就是:一个人如果想要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不听别人说三道四,那就得凭本事给自己闯出一条路。

    你的路,就是考大学,上了大学,你有很多时间学唱歌,弹吉他,甚至跳霹雳舞,只要你完成自己基本的课程,不做违法的事,没人管你。

    我们寝室云健是京都人,他妈妈特别啰嗦,每天对他没完没了的紧迫盯人,为了摆脱他妈,他报了我们学校,我的霹雳舞就是跟他一起练的,他现在和其他系的几个同学组织了一个霹雳舞社团。”

    车杰很低落:“可我都落下快一年了,追不上去了。”

    “能!”柳侠斩钉截铁的说:“从现在开始,我好好教,你好好学,明天你到学校,每一节课都认真的听讲,记着,这点比什么都重要,每天晚上挤出一个小时时间预习功课,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你就能集中精力听你不懂的部分了。

    如果还是不懂,回来问我,以后,不是我给你讲课,改成你给我讲,讲不下去的地方,就是你不懂的地方,这些地方我给你讲,可以吗?”

    车杰有点不自信的点点头:“我曾经考过全年级前五十,高一下学期第一次月考我是全年级第三十六名,可现在我觉得连数学书都看不懂了。”

    但柳侠觉得,车杰大有希望。

    从那天以后,柳侠给车杰补课就顺利起来。

    车杰爸爸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就在柳侠又一次去给车杰补课的时候和他商量,想让柳侠以后每天都给车杰补两个小时。

    他还当着詹伟他爸妈的面,让他们作证:如果柳侠能让车杰高考时候数理化成绩加起来得到这三科总分的百分之七十,不管车杰总分能不能过线,他都另外给柳侠三百块钱的奖金。

    柳侠知道,车杰总体来说不偏科,文科甚至还要好于理科,但他爸妈都不想让他考文科。

    他爸爸是工程师,现在工资高奖金高,他们家人信奉“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说法的,他的数理化是在这一年里面突然下去的,只要把这三科赶上来,车杰肯定能过线。

    可柳侠自己的课业也很繁重,虽然他非常需要钱,但舍本求末的事情柳侠却是绝对不会干的。

    他建议把上课时间调整成每周的一、三、六和星期日,星期六晚上和星期日他可以多加一个小时的时间,其他两天不行,会耽误他自己上课。

    车爸爸答应了。

    以后,只要不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柳侠都按时给车杰补课,这让他的生活非常非常紧张。

    四月份的第一个星期日,柳侠把车杰的补课时间调整到了下午。

    他们学校这天上午在大礼堂进行了一次专场讲座,主题是“大学生毕业新趋势——双向选择”。

    这是一次完全自愿参加的讲座,但那天的场面,丝毫不亚于以前邀请到的诺贝尔获奖者演讲时受欢迎的程度。

    柳侠他们都被这个标题唬住了,其他几个人也都放弃了星期天的赖床福利早早起来去占了位置。

    他们之前也听到了一些有关大学生以后毕业国家不再包分配的传闻,但没有人相信这个消息,从他们考上大学的艰巨程度和周围人群中大学生所占比例来判断,他们觉得大学生还是非常稀缺的物种,不包分配,双向选择,这意味着什么呢?

    从大礼堂出来后,大家讨论的很热烈。

    这次讲座是他们本校一位姓李的副校长主持的,他讲的中心意思大家都听的很明白:从今年开始,进入大学不再意味着端上了金饭碗,以后能不能端上金饭碗,就看你自己的了。

    测绘大学绝对是业界翘楚,但出品的学生是不是个个都是有真本事的精品人物,决定因素在学生本人。

    测绘大学以前的毕业生非常抢手,那是学校过去几十年无数位老师和优秀毕业生用他们出色的专业能力为学校铸就了一个黄金的脸面,让后辈毕业生收益至今;

    未来的后生者是否有这样的幸运,则依赖于现在在座的各位同学。

    国家已经正式出台了大学生毕业分配双向选择政策,即:不再是国家把大学生指定给哪家用人单位,人家就必须无条件的接受你,如果你的专业水平无法让接受单位满意,人家也可以拒绝;

    以后的大学,会开放学生在校期间的学习成绩单供需要的单位参考,所以,经常挂科,或仅以及格的分数取得毕业证的同学,有必要考虑一下自己未来的时间要怎样学习。

    李校长还说,清华大学去年就已经向需求单位提供了学生的基本学习情况,还组织了学生和需求单位的双方见面会,让学生和工作单位进行直接的接触,让双方自由的选择自己所需要的。

    测绘大学今年开始也会组织这样的活动,能进什么样的单位,就看你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李校长又大量列举了国外在大学生就业方面完全开放自由的选择方式的例子,向他们证明,大学生毕业不包分配是国际通行的规则,让他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说李校长的话对学生们没有触动那是不可能的,但他们确实也并不怎么担心,测绘大学是国家重点大学,同类大学中站在最高处的,去年分配还供不应求,怎么可能一夜之间便无人问津了呢?

    中国有多大,需求的单位有多少,学他们这种专业的人又有多少,他们也是大概心里有个数的。

    不过,最近跳霹雳舞过于投入的云健和曾经挂过三门的毛建勇还是觉得不能大意,以后要在专业课上多用点功了,要不如果过两年毕业了,居然没有单位要,那也太丢人了。

    虽然云健他爸所在的单位就和他们专业对口,而毛建勇他爸对他是不是要找个单位上班也不当成一回事,但这事关尊严。

    云健根本不打算进自己老爹的单位:在家被他管,好不容易进了单位还要被他领导,那感觉太憋屈了。

    柳侠多少有点担心,他听人说现在很多福利好的单位都想方设法只招收自己单位内部子弟,排斥外人进入,柳侠知道自己家没什么有权有势的亲戚朋友,一切都只有靠自己的成绩来说话。

    他觉得,就是再护短再保守的单位,总得需要几个有真才实学的人来干活吧,如果他们只要一些不学无术的内部子弟,谁来支撑起一个单位专业技术方面的那块天呢?他们内部子弟要得到优厚的福利,总得有些脚踏实地干活的人把这些福利给挣出来吧!

    柳侠想:自己就来做那个撑起专业技术一片天的人吧,为别人挣下福利,自己肯定也能分一杯羹。

    柳侠单纯,但并不幼稚,尤其是在和他以后的生活关系非常大的工作和收入方面,他一直都非常留心。

    柳川在单位里,即便不敢说是以一顶十的好手,可说他以一顶五或顶三,周围同事心里绝对会认可的,但柳侠知道,刑警队那些靠关系进去、工作能力很差的,和那些经常偷懒耍滑的人发的工资和奖金一点也不比柳川少。

    当然,在金钱和福利待遇上,也没人亏待柳川。

    前几天他刚收到柳川的信,公安局的办公机构已经全部迁入新址了,家属楼要到“五一”分配好房子后才能入住。

    柳川给他写信前一天,单位把原来的十二间办公室和在新家属楼买了房子的那些职工的房屋统一进行了再分配,即将空出来的家属房采用自愿结合原则,需要继续住在老城的人和即将搬到新楼房的人自己协商,老职工优先,每家可以再分到两间屋子。

    原来的十二间办公室由剩下的相对年轻、资历浅的人抓阄决定谁分到哪一间,结果,柳川抓到了最宽敞、光线和位置都最好的、原来的刑警队大办公室。

    虽然只有一间,但比起那些老职工的两间也不差什么,面积甚至比家属房的两间加起来还大些,只是因为房间非常方正,不好隔成两间,如果硬要间隔,两间都是窄长,感觉很不舒服。

    柳川说,负责让他们抓阄的是主抓他们刑警队的一位副局长,他开会前和柳川闲聊时,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抓阄这种纯粹是撞大运的事,第一个和最后一个的机会是一样的,川儿,别跟人家抢,最后一个抓还显得咱有风度哩!”

    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愿意得罪养活自己的人;当领导的人,即便不是清明公正的典范,对能干的部下通常也会多一些欣赏,多一些照顾。

    柳侠他们的英语考级成绩出来了,柳侠、云健、张福生和詹伟四人过线,毛建勇、黑德清和沙永和三人很失落,不过三人决定放弃六月份的考试,等十二月再来一次。

    学校已经有小道消息,四级后还有六级,可能要到明年才开始,柳侠毫不犹豫的决定继续考,因此,他刚刚轻松了一点的神经马上又绷了起来,随即就拟定了继续去旁听英语课的计划,并立即开始执行。

    五月中旬,车杰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数学从过去半年多一直在30——45之间徘徊,上升到了52分。

    车杰妈妈对这个成绩很不满意,但车杰本人感觉很好,他对他爸爸和柳侠说:“虽然我没考到及格分,但我自己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我拿起卷子脑子里一片茫然,现在我看到题就有思路,虽然我很多都没做对,可我心里觉得我其实可以做出来的。”

    月底结算补课费的时候,车父多给了柳侠十块,柳侠不肯接:“等车杰高考成绩出来,您一起给我吧!”

    六月底,柳侠的考试结束前一天,詹伟给柳侠带来了车父的口信,让他无论如何抽时间过去一下。

    柳侠星期三上完课后告诉车杰和他爸爸,他星期五考试完,当天晚上就要坐火车回家,下次上课就要等到九月份开学了,所以,他就不再过去了,车父当时就把柳侠六月份的补课费给结清了。

    柳侠吃过晚饭后跑步到了车杰家,车杰全家都在,包括他两个已经出嫁的姐姐,她们现在和柳侠已经很熟悉了,看柳侠来,都热情的和他打招呼。

    车父给了柳侠一个红包,对柳侠说:“这是这四个月的奖金,杰杰期末考试数学得了六十七分,物理和化学也都及格了,我以前和杰杰他妈就商量过,如果这个学期你能让杰杰数学及格,我们就给你另外发奖金。”

    柳侠推辞无效,车杰在旁边笑嘻嘻的帮他爸硬把红包往他手里塞。

    就这样,柳侠拿到了他这一生第一笔奖金,回到寝室后他打开红包看了看,是一百五十块钱。

    从五月份开始,云健和毛建勇就开始做全寝室人的思想工作,想219全体去海都玩一趟。

    黑德清最先响应,写信跟家人一说,家里马上又给他汇过来一千块钱充作旅游费用。

    沙永和明确表示他不能去,他家里人早就来信催他一放假就赶紧回家,他弟弟上高二了,让他回去辅导弟弟功课。

    张福生又兴奋又犹豫,他和柳侠一样,很向往那个有无数神奇传说的城市,但又不舍得花钱,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如果他去海都,就不能和乔艳芳一起坐火车回家了。

    炎热的夏天,频繁倒车、长途坐车都是给女孩子献殷勤的好时机,错过太可惜。

    柳侠不肯去,除了钱,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想家,想父母,想大哥、三哥想家里所有人,当然,最想的还是猫儿。

    只要想起猫儿每封信最后必定有的那句“小叔,我每天都可想可想你,你也要可想我啊。”,他的心就化成了一汪水,恨不得马上把他的小宝贝抱怀里揉搓一番。

    如果去海都,至少要耽误一个星期,看云健和黑德清的架势,恐怕一星期也打不住,要晚一个多星期才能见到猫儿,柳侠只是想一下就觉得不能忍受。

    “我今年不能去,我六哥要回来,我不能那么不仗义,他大老远的回来了,我却跑出去玩了,不合适。”柳侠如是说。

    张福生看柳侠不去,也决定不去了。

    云健和毛建勇几天看柳侠他们几个都不顺眼;

    嫡参昂秃诘虑逡埠苁落,但如果不是全寝室一起去,他们觉得没什么意思,所以最后,219的海都集体旅游计划流产。

    柳侠带着他给猫儿买的遥控小汽车和两套漂亮的小衣服、一双海蓝色的小凉鞋,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要上班,估计没有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58章 紧张的生活》,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