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65章 大学进行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柳侠是下午四点回到学校的,他汗淋淋的跑进寝室,和比他早一步返校的云健、沙永和一个招呼没打完,张福生就把一叠钱拍在了他手里:“七儿,你发大财了。”

    柳侠和以前几个学期一样得到了一等奖学金,而且今年的奖学金真的增加了一倍,他连自己暑假两个月的全额生活费一起,一下子领到了将近三百元钱。

    柳侠一蹦三尺高,太空步飘了好几圈:“喔——哇,发财了发财了,勤快带来财富啊,苍天有眼啊,菩萨显灵啦.........”转身看到提着皮箱进门的黑德清,没等黑德清弄明白怎么回事,柳侠就把他的皮箱扔在了那张空铺上,拉起他就往外跑,毛建勇在他后面喊什么他也没听清楚。

    赶在邮局下班之前,柳侠不仅把刚到手没几分钟的钱给寄走了,还同时寄走了坐在邮局里写给家里和猫儿,还有柳川的信。

    从邮局回来,寝室里迎接柳侠的除了热的发烫的空气,还有毛建勇的白眼:“我以后该称呼您为孔方弟吗?”

    柳侠嬉笑着给毛建勇道歉:“暑假我们那里下了一场大暴雨,秋庄稼差不多绝收了,我爹娘和大哥他们在家等米下锅呢,对不起啊五愚兄!”

    毛建勇装模作样‘哼’了一下想表示自己还在生气,却没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sorry,错怪了你了,七贤弟!”

    他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皮包,拿出几条牛仔裤和一摞各种颜色的短袖T恤:“我就是想让你当模特给我做个街头广告,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毛建勇带的这几条牛仔裤比以前他们买的那些稍微发白些,但看上去很顺眼,他让柳侠穿一条试试。

    柳侠和黒德清都是一身汗,俩人跑去水房冲了个凉水澡,回来后穿上毛建勇为他挑好的牛仔裤和一件胸前有摩天大楼图案的白色圆领短袖T恤。

    牛仔裤长短正合适,稍微有点宽,柳侠自己觉得这样最合适,感觉也很舒服,其他人却都觉得应该再紧一点,绷着屁股才时髦。

    白色的T恤配上发白的直筒牛仔裤,再加上柳侠瘦削挺拔的身材和干净清爽的模样,那感觉真的像是一棵雨后青竹,十分的养眼。

    柳侠觉得T恤应该再宽一点,可毛建勇说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显身材。

    柳侠忽然想起在曾广同家电视里看了几眼的一个时装展上的模特,嘿嘿一笑,然后脸色突然一变,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死人脸,双手插兜,僵着步子走了几个来回,还摆了两个木偶似的造型动作。

    云健跳起来抓了一件大红色带骷髅头图案的T恤套上,照着柳侠那副德行也来了一趟,然后靠在柳侠肩膀上摆了个造型,引得寝室里另外几个人拍床大叫再来一次。

    毛建勇和詹伟俩人嫉妒得两眼发绿:柳侠身材高挑,臀窄腿长,把衣服衬托的恰到好处,他们俩的身材是怎么也不可能穿出这种效果的。

    黑德清也拿了一条牛仔裤穿上,稍微有点长,但他本人很喜欢这种效果,认为这样看上去特时尚,毛建勇给他配了一件有乱七八糟头像的黑色T恤,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帅气有型。

    云健现在的身高在寝室已经沦为老四,他穿上牛仔裤后需要卷起一个边才行,不过他表示自己就愿意这么穿,坚决不剪短。

    毛建勇歪着头打量了他们三个一会儿,满意的点点头:“有点我想要的感觉。”

    詹伟和张福生急的围着毛建勇团团转,但毛建勇很坚定的摇头:“绝对不行,必须得过几天,一星期后你们俩都有,现在是我的新产品广告时间,你们现在穿会直接降低我的广告效应。”

    柳侠他们这才知道原来毛建勇还有后手。

    以后的几天,柳侠和黑德清、云健每天都穿着毛建勇为他们配好的牛仔裤和T恤,招来无数羡慕的眼光和询问,其中也包括他们的辅导员韩彤和车杰。

    柳侠在詹伟的催促下,返校的第一天晚上就开始去给车杰补课了。

    暑假他不在的时候,车杰和他妈妈又发生了冲突。

    车杰妈妈看儿子进步了,刚开始是特别欣慰的,但人总是会好了伤疤忘了疼。

    车杰学习和精神都好起来后,车母很快便忘记了当初车杰每天不言不语不死不活那样子给她带来的恐慌,不再满足于车杰每天有规律的学习和玩耍,又恢复了以前不停地唠叨车杰择友不慎,不知道用功,没谁谁家孩子懂事,没谁谁家孩子学习好等等等等。

    车杰因此情绪反弹,八月初和他妈大吵了一架,跑到詹伟家住了快两个星期;经过詹伟和家里人的劝解,他倒是回家了,但从此拒绝看任何书,每天什么也不干,就对着录音机听流行歌曲,一副破罐子破摔,要和他妈杠到底的架势。

    车爸爸夹在妻子和儿子之间非常生气和无奈,几乎每天都要问詹伟几遍柳侠什么时候返校,弄得詹伟不胜其烦,简直后悔当初把柳侠介绍给他们。

    柳侠一到他家,车爸爸就把柳侠拉到他的卧室说车杰的情况,柳侠已经听詹伟说过一些了,他也有点发愁,怕车杰这次铁了心和他妈对着干,如果是这样,恐怕自己的话他也未必听。

    不过好在车杰对柳侠还是和从前一样,看到柳侠回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指望了,主动关了录音机把课本拿了出来,但学习的时候他却一直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做题老是出错,而且不敢听到他妈的声音,一听到就暴燥的要炸。

    第一天从车杰家回来,柳侠想了很多,车杰和车母之间的矛盾不是他一个小孩子能改变的,他得想办法改变车杰的思路。

    第二次去的时候,他单独和车爸爸说了一会儿话,征得了车爸爸的同意,柳侠邀请车杰第二天到他们学校来玩,车爸爸瞒着车母去学校给车杰请一天假。

    车杰诧异又兴奋,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了柳侠的学校,詹伟领着他找到柳侠的时候,柳侠刚好围着操场跑完了十圈,浑身透湿,正拿着英语书准备去游泳池那边读。

    车杰比柳侠还要大两个月,虽然柳侠比他高一头,但如果只看脸,车杰比柳侠还要成熟些,所以柳侠没有对车杰进行任何说教,他带着车杰过了自己最普通的一天大学生活:上课,记笔记,吃食堂,和云健他们一起跳一个小时舞,去图书馆看书,研讨有难度的作业,洗衣服........

    一天下来,不算多紧张,但也不轻松。

    柳侠提前和寝室里的人已经打过招呼,詹伟又是车杰的表哥,所以寝室几个人非常配合柳侠对车杰的教育,毛建勇这天没翘一节课,在课堂上还表现的特别认真。

    晚上九点半从图书馆出来,车杰准备走的时候,柳侠对他说:“大学也不是你妈妈想的天堂,我们依然有很多作业,有压力,但比高中确实轻松很多,你如果想拥有这样的生活,就不要被你妈妈的情绪左右,按自己的计划学习,直到达成自己的目标。只有这一次了,如果下次你再因为外在因素随意的放弃学习,我就不再教你了,我的辅导员给我介绍了另一份家教,正等着我的答复呢!”

    柳侠没有骗车杰,韩彤确实给他介绍了一份家教的工作,每节课还比车杰家多给五毛钱,但柳侠没答应。

    和车杰家的约定虽然只是口头的,但柳侠觉得自己承诺过的事情,不管是以什么形式做出的,都要信守到底。

    接下来的补习很顺利,车杰虽然冲动叛逆,却不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如果他压根儿就没有目标、没有一点自制力,柳侠早就放弃这份工作了。

    一星期后,毛建勇趁晚上校园里人比较少的时候,雇了一辆三轮车,从码头把他寄存的东西全部拉到了219.

    他这次带的东西很多,牛仔裤两包,T恤两包,还有一大包磁带。

    磁带还都是高质量的盗版,收录了当下最流行的歌曲,李玲玉、韩宝仪、张蔷、费翔、陈百强、谭咏麟、邓丽君、罗文等当红明星们的最新金曲都在其中,尤其是草蜢的,柳侠他们以前都没听说过。

    毛建勇还带了个小巧精致的录音机,关上门,《忘情桑巴舞》、《失恋阵线联盟》一放,满屋皆惊,张扬轻快的节奏,热情幽默的歌词,让几个人一下就喜欢上了。

    ‘勇士的士高’依然狂野激荡,让人热血沸腾。

    毛建勇很满意自己的广告效果,他宣布:“磁带还是以前的规矩;

    至于牛仔裤和T恤........六儿,七儿,云健,你们几个穿过的那些你们自己先收着,还想要什么现在你们就先拿了放起来,钱咱最后再算。

    兄弟友情价限购两条,多出来的和其他人一样,但你们有优先挑肥拣瘦权。

    你们挑完了,我开始对外开张,牛仔裤一律四十,不还价,女式的只有四十条,大哥你要给我们乔嫂子拿就快点,还有谁打算给老乡买也提前拿走,我估计不够卖;T恤不分号码和颜色,统统二十一件。”

    几个人又惊喜又肉疼,但还是忍不住去扒拉着去找适合自己的号码。

    柳侠因为每天早上晨练和去车杰家时都要跑步,衣服每天至少要湿透两回,所以这几天毛建勇给他穿着做**广告用的牛仔裤和T恤有好几套。

    现在毛建勇让他们先放着,柳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这时候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给自己买一身,他真的是非常喜欢这种牛仔裤和T恤,舒服简洁、时尚漂亮。

    不过他和张福生都觉得这个价格太贵了,柳侠说:“我听说咱们毕业第一年的工资是四十六,你一条牛仔裤就敢要人家大半个月的工资?”

    毛建勇一副看乡巴佬的表情看着他们:“这是我大姑给人家代加工多出来的,就这一百多条,在欧洲是放在专卖店里卖的,专卖店你们懂吗 ?只有非常著名的品牌才敢以专卖的方式经营,在香港,知名品牌的专卖代理竞争是很激烈的。

    我这些牛仔裤,除了没有那个商标,绝对的正品,如果放在专卖店里卖,一条的价格至少是我现在定价的五倍,而且,你们还没地方买呢,我告诉你们,三年之内内地城市都不一定能买得到我这款式的牛仔裤。

    这是最新流行的款式,布料也比以前的透气性好,我估计要按正常速度流行到这边至少得到明年这个时候或几年以后,我跟我姑姑要的时候,她还不想给我呢,随便一个销售商都比我给她的价格高。

    这些T恤,现在欧美和香港最流行的款,我跟我大姑去香港时看到的,回来后马上仿制,费了我多少力气你们知道吗?我一个暑假一天都没玩过,全在摆弄这些T恤了。”

    几个人看毛建勇的眼光马上又多了一层羡慕嫉妒:“你去过香港?”

    毛建勇为几个人拎不清重点而气愤的同时也很嘚瑟:“香港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家人全都去过。”

    接下来大家就在毛建勇对香港的天堂描述中挑选着自己喜欢的东西。

    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虽然裤子需要截掉三寸多,詹伟还是拿了两条,T恤两件,他这学期得了二等奖学金,所以花起钱来也很大方。

    云健拿了两条牛仔裤,T恤一个颜色一件,共五件。

    黒德清财大气粗,直接拿了五条牛仔裤十件T恤,让柳侠星期天跟着他一块去邮局,他要寄给他弟弟几件。

    张福生得到了唯一一条毛建勇特意给他带的特号牛仔裤,他大姨为北欧一家客户代加工的产品,然后张福生又拿了两条女式的,先给了毛建勇四十块。

    他说如果最后有多余的卖不出去,让毛建勇三十块钱一条再卖给他两条女式的。

    毛建勇非常自信的说:“只能是抢购,不可能滞销,你等着看吧!”

    但是,毛建勇这次的预测出现了偏差。

    磁带本来就不多,一天不到全卖完了;

    牛仔裤和T恤却只卖出堪堪三分之一,对面218和隔壁几个寝室的家伙们占着东西,却都不肯出钱,一个劲跟毛建勇磨着让他便宜点,厚脸皮的程度直追毛建勇本人。

    四十块钱,许多小城市国家正式工作人员的工资都不一定有这么高,拿来买一条裤子,真的是有点太浪费了,能卖出三十多条都已经让柳侠很吃惊了。

    柳侠他们知道大家都很喜欢衣服,但又嫌太贵,只要毛建勇松口便宜几块钱,肯定很快就能卖完。

    但毛建勇却非常坚持,其他人都离开,只剩下219几个人的时候,他毫不掩饰的说自己心里也有点没底,但降价却绝对不可能:“生意不是这么做的,我的东西值多少钱我知道,我现在降价只会让前面买过的人觉得自己买亏了,后面买的人看到我降价后,会觉得我现在是漫天要价,他们会要求更低的价格。

    才只卖了一天而已,知道的人也只有咱们学校,你们等着吧,过不了几天,肯定会有人找上门来跟我要货的。”

    两天后,毛建勇的预言就成真了。

    先是韩彤,他是最早先买了牛仔裤和T恤的人,给自己买了两身,现在他拿了五百多块钱回来,给他的同学朋友买。

    然后是乔艳芳,她穿着张福生送给她的牛仔裤上了两天课,又参加了几次其他院系学生会的活动,结果招来了仪器仪表和外语系一大群女生,剩下的三十五条女式牛仔裤转眼就只有四、五条了。

    柳侠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伸手就拿了两条放在了自己床上。

    没等他考虑清楚要不要再拿几件T恤,寝室门口就被另外一拨人给堵上了。

    乔艳芳她们抱着衣服叽叽喳喳离开了,那群柳侠从来没见过的、大部分都跟他差不多高的男生一下就把他们寝室给挤得风雨不透。

    寝室长张福生代表219提出了疑问:“你们是哪个系的?我怎么觉得你们不像我们学校的?”

    云健坐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领头的那个个子不算太高的人说:“隔壁体育系的。薛林,你干嘛?带人来我们学校砸场子?”

    柳侠他们这才知道,原来领头那人就是那次游-行时挑衅云健的薛林,云健后来特意找人打听过他的情况,本来是为找回场子做准备的,但柳侠不肯去跟人比,云健的情报也没用上。

    薛林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很大方的和云健打了招呼,然后对张福生说:“我一个老乡是你们学校土建的,昨天我们一起玩,看到他穿的衣服特帅气,听说是你们寝室的人在卖,我们过来看看还有没有。”

    柳侠简直想不明白,什么时候满大街都变成了和黒德清那样的有钱人了?

    薛林和他的一帮兄弟一人两条牛仔裤,至少两件T恤,薛林和云健一样,每个颜色一件,掏钱的时候眼都不带眨的。

    临出门,薛林回头对云健和柳侠说:“我听我老乡说你们俩舞跳的特棒,我去你们小礼堂那边看过两次你们练习,真比我们好,哪天咱们一起玩玩呗。”

    云健下巴指指柳侠:“我没问题,得凑他的时间,他一星期有四天给人做家教。”

    薛林爽快的说:“柳侠是吧?行,我们那边场地比较好,哪天你们俩有时间过去,我们随时都有时间。”

    柳侠也想去看看传说中十分有特色的师大体育馆,所以很干脆的答应了。

    薛林这群人的加入让218和其他人感觉到了危机,再不买就没有了。

    剩下的衣服在几个小时内被抢购一空,测绘系几个学姐闻讯而来时已经只剩下几个空皮包了,她们拎着毛建勇的耳朵骂他没良心,胳膊肘往外拐,毛建勇哇哇叫着不停的赔不是。

    柳侠对毛建勇做生意的眼光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们估计,毛建勇这次至少能赚八千块。

    不过柳侠羡慕归羡慕,却不眼红,毛建勇做生意当然有自己的胆识在里面,但也有人家得天独厚的条件,这是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比的。

    而且毛建勇是真能吃苦,从温州把那几个大包袱倒腾到江城,中间得转好几次车和船,在这样的三伏天,没几个人能受得了这样的罪。

    打扫干净了寝室,关起门只剩下自家兄弟了,柳侠他们等着毛建勇宣布内部购买价。

    毛建勇说:“云健、六儿、七儿,你们几个穿过的那几件自己留着吧,另外,你们每个人有两条牛仔裤和两件T恤的友情价,牛仔裤一件二十,T恤一件七块,多余出来的和其他人一样。”

    柳侠楞了,他穿了毛建勇四套,就这么一分钱不给算什么啊?

    毛建勇狡黠的笑着说:“你知道欧美和香港的模特一场演出要多少钱吗?我这次全部的利润加起来还不够他们一次的出场费呢!哈哈,六儿、七儿,你们基本上算是白白给我扛了一季长工,啊哈哈哈.........\"

    云健和黒德清扑上去把毛建勇摁在床上:“你是早就计划好了坑我们俩对吧?你给七儿换了四套,我们俩只有两套。”

    毛建勇大笑着辩解:“我肯定要把投资用在最值得的地方,七儿穿上比你们俩招人嘛.........哈哈,云健,我的计划里根本没你,你是跟着蹭的便宜........\"

    柳侠多拿的两条女式牛仔裤先欠着毛建勇钱,等一个月后车杰家把补课费给他后他再给毛建勇结账。

    其他人都把钱如数给了毛建勇,经历过第一次买磁带的事情,大家对毛建勇这次给他们如此优惠的友情价非常开心。

    柳侠过了好几年后回过头才发现,毛建勇在经商方面真的是非常有天分,他第一次不惜冒着得罪全寝室人的危险立下了规矩,让大家清楚他的底线。

    在大家都接受了他看似势利无情的生意原则后,他却又自己主动打破了原则,给寝室的人非常优惠的价格,同时又划定了一个尺度,不让自己吃太大的亏,他这样做同时兼顾了生意和同学之间的情谊,有了现在这样皆大欢喜的结果。

    柳侠从这件事认识到,做任何一件比较重大的事情之前,先立下规矩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则到最后可能落得个吃力不讨好、两头不是人的结局。

    疯狂购买的结果就是219和附近几个寝室的人都过了好几个月节衣缩食的生活,219除了黒德清和毛建勇的生活依然滋润,只有沙永和还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吃饭档次。

    沙永和这次什么也没买,从头到尾都是带着一脸平静到诡异的笑容,看着柳侠他们几个大呼小叫的各种纠结,他不时伸手帮毛建勇把被翻得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整理一下。

    柳侠他们几个猜测,沙永和是不是谈了个异地的女朋友,如此节俭难道是为了攒恋爱经费?

    但看沙永和那状态,又太平静,怎么也看不出陷入爱情后应该具有的那种茶饭不思、夜不成寐的相思成疾状,而他在本校绝对没有任何恋爱的迹象。

    于是几个人又猜:难不成这家伙是订了娃娃亲,而且非常好运的蒙上了一个才貌俱佳的闺女,所以现在离毕业还有两年他就开始攒钱准备成亲了?

    沙永和对几个人的科幻系列故事报以神秘莫测的微笑:“想破头你们也想不出来,贤弟们,尽情的享受你们的青春时光吧,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这个老头子身上。”

    娃娃脸的沙永和说出这样的话,让柳侠他们几个好一通乐。

    新学期开学没几天,他们就开始了大量的实践课,制图和制作地理模型让柳侠兴致高昂,和毛建勇及云健的三天热度不同,柳侠对制图和制作沙盘的热情几乎和对英语考级一样执着。

    同学之中骚动的情绪对他也有感染,但他对知识的渴求比对其他东西更坚定,他赞赏周围同学对政-治的敏感和热情,他也参加学生会组织的一些政-治活动,但前提必须是不影响到他的课业,至少不能要求他在自己本专业的必修课和他自己最喜欢蹭的大地测量的那些课时候溜号去听演讲或写告示。

    他听学生会干部的演讲时一样情绪激动热血沸腾,但一到课堂上马上就能专心听讲,认真记笔记。

    柳侠特别高兴黄有光教授又开始带他们的课了,教他们《遥感地学分析与制图》,而黄有光对柳侠这个性格开朗活泼,却每每能在关键时刻安静下来专注于一件事的学生也十分喜欢。

    黄有光同时兼大地测量系的课,柳侠有时间也经常去听,制作沙盘时,因为学生多材料少,每个学生得到的机会并不是很多,黄有光为柳侠提供最大的便利,还把自己的相机和一些原版英文书借给他,柳侠和自己的教授俨然成了忘年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65章 大学进行时》,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