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凡尘

第66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叶苇 书名:一路凡尘

    柳侠最近心里有点不安,因为他在开学第一周收到家里和猫儿一封平安信之后,到现在已经二十天了,都没他们的消息。

    柳川从京都回到荣泽的第二天给柳侠的来信里说,他已经收拾好了行李,马上就出发,和一位同事一起去外地接受为期一个月的培训,估计现在还没结束,所以柳侠也没办法从他那里得到家里的情况。

    国庆节前两天,就在柳侠打算请假回家的时候,他同时收到了家里和柳川的信。

    原来,九月十号,凤戏山一带局部地区又下了一场短时间的暴雨,后来又跟着连续下了几场雨,大哥他们根本没办法出来寄信,他们九月八号写给柳侠的信也被隔在了望宁,阴差阳错,那封信和九月二十二号的竟然赶在一起被送到了江城。

    柳魁告诉柳侠家里一切都好,他们申请救济粮的事已经有了眉目,那场大雨受灾的是原城西部所有山区,并不是只有望宁一带,所以上面很重视,救济粮可能用不着他们像往年那样去乡里求爷爷告奶奶一趟趟找人了,柳魁让柳侠不用操心家里的事,只管好好学习就行。

    柳魁送柳蕤和猫儿去望宁上学后,有两天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在学校观察了猫儿几节课,小家伙真的是非常聪明,能够轻松地跟上五年级的课程,柳魁说:幺儿,我看咱猫儿长大了跟你一样,也是个上重点大学的材料。

    柳侠知道家里平安,人就踏实了,又看到大哥夸猫儿聪明的话,心里乐开了花。

    他打开柳川的信。

    柳川说:幺儿,我已经联系了足够咱们全家人吃一年的粮食,以后你就别再想家里的事了,好好上你的大学。

    从京都回来的时候,小凌已经给了我二百块钱,这本来是他给你四哥结婚准备的,听说家里今年秋粮绝收,就先给了我,他和你的想法一样,怕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再往咱们家贴钱会让你三嫂不高兴。

    幺儿,你一直养着猫儿,所以对于父母养大孩子有多不容易,你可能比我的体会还要深。

    小侠,我想对你和小凌说的是,既然父母养大孩子如此不易,如果孩子长大有了自己的小家后就不能再帮助自己的父母和家人,那世上还有谁会愿意生养孩子呢?

    我身边就有不止一个总想摆脱父母和老家,只想一心过好自己小家庭的人,我不知道他们的父母和家人做了什么才会让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但我做不到。

    咱伯咱妈,咱大哥大嫂,还有你们,是我心里最大的牵挂和依靠,只要想起你们,包括咱叔和二哥、柳钰,我就觉得这世界真好。

    你们现在这样对待我,让我觉得自己在你们心里好像已经变成了外人,只是想想有一天我可能会和你们越来越远,越来越生分,我就觉得心里空的难受。

    幺儿,现在你已经知道我曾经上过真正的战场,那你知道我上战场前和活着回到祖国后是什么心情吗?

    上战场之前,我心里是深深的期待和恐惧,期待着自己像书本和电影上的英雄那样在战场上为国杀敌建功立业;

    但同时也在恐惧,恐惧死亡,以前觉得自己是无所畏惧的,但当战争真正的摆在面前,死亡可能将在不远的某个时刻真正降临,我内心无比恐惧,恐惧自己可能永远看不到这个美丽的世界了,恐惧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对家、对家里每一个人多么牵挂留恋,那一刻我开始期待人真的有转世轮回,那样,如果我牺牲了,我可能还有机会和你们再做一家人。

    幺儿,世界很大,人多的数不清,但能影响我们生活的,只有身边的这些人而已,能让我们牵挂的,更是寥寥无几,家人、亲戚、朋友、同学,对于我,还要加上战友,而这之中,只有家人是会陪伴我们走过一生的。

    我知道自己结了婚,有了孩子,有了做丈夫和父亲的义务和责任,但这和我尽自己做儿子、做弟弟和做兄长的责任并不冲突,你三嫂和小雲、小雷跟你们一样都是我最亲的家人,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和咱们全家人一样的、幸福的日子。

    如果没有了你们,三哥的生活还剩下些什么呢?你觉得我会喜欢那样的生活吗?

    看着你和小凌、小海快乐的享受你们的大学时光,是我现在身为你们的兄长最高兴的事情。

    所以幺儿,在你们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之前,放心的把家先交给三哥吧,咱伯在那么艰难的岁月都把咱们家照顾得那么好,我现在还有个很好的工作呢!不要再给我寄钱了,你们就这么信不过三哥吗?

    .........

    愣怔了好半天,柳侠才嘟着嘴把柳川的信折叠好放起来:“我们没有信不过你,我们只是觉得你和大哥太辛苦了.......”

    云健在对面床上听着柳侠自言自语,和黒德清、沙永和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他们其实都很羡慕柳侠经常可以收到那么多信还每天都盼着来信的样子,也一直很好奇柳侠那个大山沟里的家到底有多么好,会让柳侠那么留恋。

    他们对家也是依恋的,但和他们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和享受比,那点依恋非常有限。

    柳侠盘腿坐好,把放在枕边的猫儿的信打开.........没一分钟,就气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他妈的这是什么狗屁老师,啥狗屁不懂,她也配给我们猫儿当老师?”

    寝室几个人都把手里的事停了下来,张福生站起来拍着柳侠的腿说:“七儿,啥事生这么大气,谁惹了咱猫儿了?说出来让哥哥们给评评理。”

    柳侠拿起信坐直了:“气死老子了,我给你们念念我们猫儿的信啊,嗯,宝贝小叔你好........”

    众人集体白眼:“呕,腻歪!”

    柳侠不满的瞪眼:“不是跟你们说过了,这是为了和我的信对仗,对仗懂不懂?”

    自从上次因为作文六十分事件柳侠用“宝贝猫”这个称呼安慰了猫儿一次后,猫儿就用同样的词语来称呼柳侠,他说这是大爷爷教的,写信就跟写对联一样,要对仗,对仗也是对等和平衡,这样读起来感觉才舒服。

    张福生连连点头:“懂,应该对仗应该对仗,七儿你接着念。”

    柳侠清了清嗓子继续:

    宝贝小叔你好:

    我今天很难过,因为今天我的作文吃了五十分,不及格,被老师当反面教材在课堂上念了一遍,同学们听了都乱笑一气,我可气愤,回家后大伯让我给你写信说说,他说你一定知道我的作文写的好不好。

    作文的题目是《记一件有意义的事》,我想了好长时间,写的是跟小叔一起去粘麦季鸟,黄昏摸老古龙给全家人吃,我觉得这可有意义,因为咱家的人都喜欢吃呀!

    可是老师说我写的这不是一件事,也没有一点意义,说咱们这里谁都摸过老古龙,要写只有自己做过、和别人不一样的事;

    他还说我写的事一点都不高尚,不是助人为乐,对了,他还说我写‘老古龙’土气死了,要写也得写‘知了’或者‘蝉’,所以他只给我吃了五十分,还说要不是看我的字写的还不赖,书面干净,连五十分都不会给我吃。

    小蕤哥他们班也写这个作文,他写的是咱家挖窑洞时候,他帮着运土,他们老师也说他写的不高尚,也没啥大意义,给他吃了六十分。

    小叔,为啥我给咱家人粘麦季鸟吃不高尚,非得帮老大爷推车才高尚呢?可我没有给老大爷推过车,要是那样写不就成了撒谎吗?

    小叔,我可不待见这个语文老师,他没有关老师和柳老师好,他光好叫人罚站,有时候还揪着耳朵把有的同学往教室外面拉。

    不过小叔你别害怕,他没有揪过我的耳朵,俺大伯说他不会打我骂我,可是他光骂别的学习不好,穿的不好的同学,骂的可恶心。

    我想,他要是是咱家的人,俺大爷爷非叫他跪着打死他不可。

    ........

    此致

    敬礼

    最想你的柳岸

    198*.9.21

    那句“我天天都可想你,你也要可想我啊”和最后的落款,柳侠舍不得给别人听,没有念出来。

    “我靠,合着全中国的老师教的作文都一样啊!”云健首先发表感言:“我还以为就我们老师总是让我们写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新学期的打算,我最难忘的一件事什么的,你们那儿也一样啊?”

    柳侠愤怒:“重点不在这里好吗?重点是我们猫儿写的事情明明很有意义,他那两只狗眼是干嘛使的说我们猫儿写的事没意义不高尚?我们猫儿一天能粘一大茶缸麦季鸟.......看什么?哦,就是知了,我们那里叫麦季鸟,知了没从地里出来之前我们叫老古龙,我们猫儿一晚上也能摸一大缸子,让全家人都能吃到肉,怎么就没意义了?”

    张福生说:“我们都是写帮农民伯伯推车,拾到同学的橡皮还给他或者交给老师,我也写过一次扶老奶奶过马路,吃了九十八分,不过,那时候我还没见过城里的柏油马路呢!”

    詹伟说:“我是写帮学习差的同学做作业,还有扶老奶奶过马路,也写过一次拾到二分钱交给警察叔叔,咱猫儿这个好像是不太符合老师的要求啊。”

    黒德清关注的重点是:“靠,咱猫儿好像是攻守不平衡啊,七儿,他是不是也跟你一样理科好,文科差呀,咱得赶紧纠正啊!”

    他和詹伟暑假在家都看了欧冠赛的转播,现在一天到晚的念叨足球的战术、阵型、攻防转换和荷兰三剑客、普拉蒂尼、马特乌斯,什么事都能和足球扯上关系。

    柳侠怒:“我家在大山沟里好不好,我们那里其实根本就没什么路,我们村一共也没几辆架子车,要不是去公社拉救济粮根本就用不着,我们猫儿去哪儿给农民伯伯推车?他给我大哥推车老师更不能给算吧?

    还有,谁说我们猫儿攻守不平衡?我们猫儿只是没机会看那么多电影、电视和课外书,我们家是我们那一带藏书最多的书香门第了,也就是我爹用过的那些碑帖;

    你说橡皮?在我们村上学时,我们猫儿那班有橡皮的一共不超过五个人,还包括我们猫儿和小蕤,谁舍得把橡皮丢了让他捡?帮差生写作业?........”

    柳侠心里一下难受起来,猫儿聪明,虽然比别人都小好几岁学习却特别好,但永远不会有人让猫儿帮忙,所有的人都把猫儿当瘟神,避之唯恐不及。

    接下来的时间迅速跑题,大家都开始说起自己以前上学时班上同学写的各种奇葩作文。

    柳侠也和大家一起说,但心里却总是出现猫儿又被老师拎到一个角落,自己孤零零坐一张桌子的画面。

    柳侠给猫儿回了一封很长的信,告诉他自己觉得他写的作文是最好的,但老师和他们想的不一样,告诉他在老师眼中什么才是有意义的事。

    写完了,柳侠又默念了一遍,他觉得自己写的很多都是扯淡话,可他没办法,遇到个扯淡的老师,他也只好跟着一起扯了,要不然吃亏的是猫儿。

    猫儿的下一封回信情绪就好了起来,他说他摘了好多熟透的枸杞子,现在都晾好了收着,等柳侠回去给他吃;

    因为前一段雨水多,猫儿和柳蕤有半个多月都没去上学,在家的时间一部分是柳魁在辅导他俩功课,更多的时间是练字,猫儿说大爷爷每次都夸他写的有进步。

    猫儿生日的时候,柳侠提前给他寄回去了两身新衣服和鞋子,猫儿回信里问:小叔,等到我十一岁的生日,你就会跟我一起过了吧?

    柳侠说:除了你明年的生日,以后你所有的生日小叔都会和你一起过。

    车杰的月考数理化都超过了七十分,车爸爸给柳侠发了十块钱奖金。

    到柳侠的学校过了一天大学生活后,车杰好像一下就想明白了柳侠的话,虽然后来和他妈妈一直在怄气很少说话,但学习上非常努力,柳侠教起来觉得很轻松。

    十一月中旬的其中考试,车杰的数学得了八十三分,总分排全年级第二百三十名,他高兴的非要让柳侠给他跳霹雳舞庆贺。

    柳侠最近每星期最多会跟云健他们一起练习三次,有时候忙起来,一次也不练,他觉得自己现在和云健他们的差距非常大,但车杰和他爸爸却看的非常高兴。

    柳侠跳完了,刚准备开始和车杰一起预习第二天的功课,车家来了客人,是车爸爸单位的领导,也是他们单位的总工顾平山。

    柳侠没想到,顾平山居然是为了他而来。

    顾平山也住在这个院子里,他有个和车杰一样上高三的女儿顾小婷,小时候学习非常好,现在勉强够的上中等,因为她理科整体都比较差。

    车杰的情况一个大院的人都知道,顾平山暑假后见到柳侠来车杰家里的时候,就想让顾小婷也过来跟着听两节课试试,后来觉得还是再观察一段车杰的成绩再决定,现在车杰的进步有目共睹,顾平山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就过来找车爸爸了。

    车爸爸当然更希望柳侠全心的教车杰一个人,但顶头上司主动上门请求帮忙,这事放谁身上也不可能拒绝。

    顾平山提出让柳侠和车杰以后去他们家和顾小婷一起上课,因为他们家比车杰家宽敞,补课费他每节比车家多出一块钱。

    柳侠委婉但坚决的拒绝了去顾家上课的要求,理由是他已经习惯了车家的环境,车杰自己一个房间,顾小婷过来没什么不方便的。

    柳侠从心里排斥顾平山在车爸爸面前明显的优越感,他能感觉到顾平山提出这个要求时车杰的憋屈,车杰是他第一个学生,他肯定更重视车杰的感受。

    顾平山虽然有点失望,但也没有坚持,他笑着对柳侠说:“我听车工说,如果车杰能上本科线,他打算给你五百块钱奖金,如果你能让我们家小婷数理化平均达到六十五分,不管她上不上线,我给你八百块的奖金,七十分以上,一千块。”

    柳侠暗暗握了握拳:“我会努力教,但最终成绩怎么样,主要还得靠她自己,车杰现在就非常努力。”

    虽然是补同样的课,但顾小婷和车杰的问题却不太一样,车杰脑子够聪明,只是因为赌气耽误了一段,柳侠把那部分空缺给他补上以后,他自己基本上就能跟得上了,不用柳侠特别费心。

    顾小婷不一样,她不笨,只是压根儿对数理化不感兴趣,她心心念念想上的是中文系,理想是成为一名作家,她的数理化成绩从升入高中开始,稳步下降,现在已经是稳定在四十分左右了。

    柳侠真的有点头疼了。

    他给顾小婷上了三节课后,打算跟车爸爸说一下,让他跟顾平山说,他教不了顾小婷。

    没想到顾小婷敏锐的觉察到了他的心思,主动跟他表示:“我虽然特别讨厌数理化,但我也知道高考考的是总分,我以后会尽最大努力学,你别把我给开除了。”

    顾小婷比车杰还大半个月,瘦瘦小小,带着个厚厚的近视镜,可能城里女孩子都比较早熟,她在柳侠跟前表现的挺成熟大方的,跟在她父母跟前又闷又犟的模样判若两人。

    柳侠欣赏努力的人多过聪明的人,顾小婷这个表态让他有了信心,他对顾小婷的方法和车杰差不多:自己读题,完全读透了后,给柳侠讲,讲不下去的地方,柳侠给她讲。

    再一个还是预习,这个柳侠规定的非常死板,顾小婷每次都得当着柳侠的面看第二天要学习的内容,任何情况都不通融。

    真正的寒冬来到江城时,柳侠十八岁的生日也来到了,这天他正好收到了家里的来信,猫儿在信里给柳侠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三叔带奶奶和娘去荣泽买新衣裳,回来的时候抱回来一个菩萨,菩萨可好看,不管我走到哪儿,她都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可待见她。

    奶奶说,菩萨是保佑好人平安的,要是我好好学习,不淘气不气人,当个好孩儿,我想啥菩萨都会保佑。

    小叔,我数学考试又吃了一百分,我也不撒谎不淘气,那我跟菩萨说,让你早点放假,她会保佑我吗?

    柳侠对猫儿的问题很无奈,很心疼,对菩萨则充满好奇,他回信说:猫儿,菩萨保佑合理的要求,小叔现在是学生,上学是应该的,如果菩萨让小叔回去,小叔就得先被学校开除,猫儿你想让小叔被开除吗?

    猫儿下一封信就修改了自己的愿望:我跟菩萨说,让她保佑小叔冬天在江城不冻慌了,小叔你觉得暖和了没有?

    当天是星期六,晚上柳侠和车杰、顾小婷商量了一下,第二天上午的补课时间往后推两个小时。

    星期天一大早,柳侠硬是把毛建勇从被窝里拖出来,俩人去第一街买了个羽绒服。

    虽然毛建勇发挥出色,但羽绒服的成本在那里放着,毛建勇又坚持说这种衣服一定要买品牌的,所以柳侠还是花了一百多块,这简直跟割柳侠大腿上的肉一样让他痛。

    不过羽绒服真的很暖和,所以他给猫儿的回信里写到:小叔现在非常暖和,手心都有点出汗呢!

    他刚刚跟云健学习了两个新动作,这会儿可以说是汗流浃背。

    柳侠在紧张的学习和兼职中,在寒假来临前,迎来了英语六级考试。

    云健对霹雳舞的痴迷一直不减,已经放弃了考六级;张福生现在的业余时间基本上都献给了乔艳芳,吉他都不怎么弹了,六级的事根本就没想过。

    报名考级的人本来就不多,考六级的就更少了,柳侠和詹伟都很紧张,临考前出门,寝室里另外几个人挨个和他们击掌加油,祝他俩好运。

    考试结束后,所有参加的人都觉得实在是太难了。

    柳侠的感觉也不好,他和詹伟约定,明年再战一场,不过不休。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把三章发上了,长舒一口气,感谢姑娘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和鼓励,希望今后的日子一直能够看到你们。

    先睡一觉,养足精神起来回复姑娘们的留言。

    再次感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路凡尘第66章》,方便以后阅读一路凡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路凡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