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山河

第四章 恻隐之心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皇甫奇 书名:帝御山河

    市集早就散了,路上行人也少了很多,杨纪一个人背着行囊街巷的拐角,立即就听到一声尖利剌耳的叫骂声:

    “王八蛋,你是想钱想疯了吗?一块破石头居然敢卖一两银子?骗财骗到老子头上来,也不看看我是谁!——兄弟们给我打,往死里揍!”

    阵阵哀嚎声,夹杂着一阵断断续续,憨声憨气,但却异常固执的声音:

    “没……我没有说谎……,阿牛从不说谎。是流星,……这真的是天上掉下来的星星,……阿牛没有骗人……”

    杨纪心中一动,两三步绕过拐角,立即就看前方五、六人聚在一起,拳加脚踢正在使劲的殴打一个人。

    周围很多人围观,但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

    “杨二牛?!”

    看到中间那人,杨纪吃了一惊。这个人他认识,是邻村的一个先天智障,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商。

    他家境贫寒,只有一个老母亲,孤苦相依,非常可怜。

    杨纪见过他几次,每次都见到他蹲在这里摆卖一些小东西,从来安安份份,不主动惹是生非,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被这群人围殴。

    “住手!”

    杨纪想也不想,猛的怒喝一声,大步流星的冲过去,拨开人群,挡在了杨二牛的身前。

    “你们这些家伙想做什么?放开他!”

    杨纪厉喝道。

    这群混帐王八旦,居连这种身世可怜的智障都要欺负!冥冥中想起自己在族中的遭遇,杨纪怒不可遏。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事出突然,一群人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周围的几个满脸痞气,身体松松垮垮,流里流气的青年就反应过来。

    “妈的!居然有人来架梁子了!老子在平川县混了这么久,这他妈还是头一回!小子,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

    一个满脸阴气混混头子神色狰狞,揉了揉打酸的拳头,一脸威胁逼近杨纪。周围的几个混混也满脸不善,纷纷涌上来,将杨纪和杨二牛团团围住。

    “头,我认识这小子,他叫杨纪,是杨府的人,没什么地位。妈的,敢拦我们的事,杨纪,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一个混混目露凶光,高声叫道。

    “糟了!”

    杨纪脸色微变,他冲过来的时候,想都没想,只是凭着血气之勇,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要面对的是一群横行霸道,凶神恶煞的地痞流氓。

    “没想到居然是他们,……这下糟糕,说不定不但帮不到杨二牛,反而弄巧成拙,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杨纪一颗心不禁沉了下去。

    这个世界武道称雄,哪怕是地痞流氓有时也会学习一些锻炼身体的呼吸之术,以杨纪呼吸三段的境界,一挑一还可以,但是一挑五、一挑六……只怕下场不会比现在的杨二牛好上多少。

    “这孩子要倒霉了!”

    “太冲动了。他以为我们不想管,是管不了啊。”

    “这群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闭嘴,小心点。”

    ……

    周围许多看热闹的人群一脸同情的眼光,有些人甚至毫不掩饰脸上的幸灾乐祸。有些事不是什么人都能管的,想要强出头,就要做出付出代价的准备。

    杨纪无瑕理会这些人,眼看这群地痞流氓就要围上来,心中也暗暗着急,不过他也知道,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不能乱了分寸。

    “冷静……冷静!他们人多,我一个人肯定是打不过他们的,必须要想办法稳住他们,用语言瓦解他们,震慑他们!”

    电光石火间,杨纪脑海中转过许多的念头,心中越发的冷静。

    “砰!”

    说时迟那时快,杨纪身躯一动,突然砰的一声,重重的踏前一步,迎着地痞头子的目光,恶狠狠的盯了回去:

    “你们这些王八旦,谁敢动手!都给我先考虑清楚了,就凭你们,以为动得了我?”

    “哈哈哈,吓唬老子?”

    为首的地痞头子愣了愣,随即怒笑,眉宇中流露着一股阴狠的味道:

    “小王八羔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在杨家,你也就跟个下人一样,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还想来吓唬老子?”

    做为平川县的地痞流氓,之所以能横行这么久,绝对不是因为没有人能够收拾得了他们。而是因为他们足够机灵,在动手之前都打探的清清楚楚,知道这平川县十里八乡,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所以杨纪虽然和他们是第一次对上,但下面早有人把杨纪的底细打听的清清楚楚,告诉了他。

    杨纪先是坏了他的事,接着又知好歹的威胁他,这让他心中也不由激起了一丝凶性。

    “兄弟们,动手,给我拾掇了他!”

    为首的地痞头子眼中凶光一闪,唰的翻掌掏出了一把刀子,周围几个青年也是脸色一寒,跟着掏出身上的刀子,一柄柄寒光闪烁,刀刃的位置隐隐有一丝血光,——这些刀子都是见过血的。

    “咝!”

    周围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原来还在看热闹的行人一个个满脸惧色,如避瘟疫般纷纷散去,哪里还敢凑这个热闹。

    这些人无法无天,显然是动了杀念!

    杨纪心中一寒,虽然早就听说过这些地痞流氓凶名,但真正面对面,才领会到这些人的凶悍。

    只要没有足够硬的势力背景,这些人真敢光天化日的杀人!

    不过杨纪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慌,更不能退,要稳住。

    这些人出了名的虎狼之性,欺软怕硬,一旦退了,让他们知道自己怕了,到时候就会被这群人吃的骨头都不剩。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这些人掏出刀子的刹那,杨纪突然抢先上前,二次不说,啪的就是一个耳光,重重的扇在为首的地痞头子脸上。

    他这一掌用尽全力,出手极重,直接扇得这个地痞头子眼冒金星,踉跄后退,右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青紫,然后迅速形成一个清晰的掌印。

    吓!

    这一巴掌突如其来,非但地痞头子被打懵了,就连那些跟随的混混也吓了一跳,被震住了。

    之前杨纪怒喝的时侯,他们还觉得这小子是在虚张声势,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敢动手。事有反常必有妖孽,五六个人一时被杨纪气势所夺,居然不敢上前。

    “你找死!”

    地痞头子暴跳如雷。

    当着一干手下丢了这么大一个面子,简直是奇耻大辱,手中刀子一扬,就要对杨纪下手。

    “要是想死,你就动一动试试。”

    杨纪冷冷道,生死系于一发,他反而越发冷静了。

    原本要剌过去的小刀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为首的地痞头子看着杨纪,心中惊疑不定。

    他有心杀了杨纪立威,但又被杨纪的气势和声威所夺,不敢冒险下手。

    “难道这小子真有什么倚仗?”

    周令邦心中惊疑不定,虽然不相信杨纪的话,但那一巴掌却是实实在在的。敢这么做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真的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依仗。

    “啪!”

    对方不敢动手,杨纪却没有什么顾忌,啪的又是一耳光扇了过去,又狠又响。

    他深知打铁要趁势,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手软。在这群欺软怕硬的人面前,你越是显得强硬、强势,就越是能够镇住他们。

    “哼!这是给你一个教训。你给我记着,大宗族里的浮浮沉沉,猫猫腻腻,不是你们这些外人能知道的。而且我就算是下人,也是大宗族里的’下人’,杀你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信不信,只要你们敢动我一根毫毛,明年的这个时候,就是你们所有人的忌日”

    这翻话说的声色俱厉,杨纪是完全吃定了他们。

    他这翻话说得虚虚实实,就是吃定这些人不知道大宗族里的猫腻和勾心半角。

    果然,几个混混开始还目露凶光,想要教训杨纪一顿,但是被他这么一说,立即犹豫起来,一个个退缩了。

    大宗族里的关系错综复杂,各种勾心斗角,起起伏伏,根本不像他们这些地痞流氓一样,简简单单,一根看到底,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要是打探的消息是错误,杨纪在杨氏宗族里其实是有什么贵人罩着的,那他们这帮人岂不是自寻死路。

    而且杨纪说的也没错,就算是他不受待见,但是人的脸,树的皮,再怎么也是杨氏宗族的人。

    真要因为这么个鸡毛蒜皮的事,杨氏宗族的人要自己一帮人给他陪葬,岂不是死的冤枉?

    “该死!”

    为首的地痞头子察言观色,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这帮兄弟都怂了,心中气得一口钢牙都要咬碎了。

    他哪里吃过这样的大亏,对方明明是个半大小子,但是偏偏他一腔怒火又发泄不出来。

    真的是气死人了!

    “一群人渣!还不给我快滚!”

    杨纪看出效果,厉喝一声,顺便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

    “哼!小王八羔子,你也别太得意。迟早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的。”

    几个人借坡下驴,丢下这句狠话,心中再不甘心,也只得扬长而去。

    ……

    “嘘,还好,把他们镇住了。”

    杨纪嘘了一口气,只觉得全身都是冷汗。

    刚刚的情形,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是多么危险。如果不是他够冷静,胆子够大,现在只怕是已经躺倒在地上了。

    “这种事情可一而不可再,实力才是王道,下回是绝对不能这样了。”

    杨纪心中暗暗告诫自己。

    转过身,杨纪向杨二牛走去。

    “好了,不用怕,他们已经走了,不会再伤害你了。”

    杨纪俯下身来,拍了拍杨二牛的肩膀道。

    如果不是知道真相,很难相信这么一个五大三粗,壮得像熊一样的青年,其实内心非常的脆弱。

    他双手抱头跪在地上,像垂的像驼鸟,杨纪耳中听到他嘀嘀咕咕,开始还以为他是害怕,不过蹲下身后,才知道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没有,没有撒谎……,我没有撒谎,这真的是我拣的流星。这真的是我在大山里拣到的。我没有骗人……阿牛从不骗人!”

    那双臂下传出的声音倔强而偏执,就像一个执拗的小孩一样。

    “嗯,我知道,你没有撒谎。”

    杨纪安慰道。

    或许是杨纪的声音比较温和,杨二牛的身躯终于停止了颤抖,慢慢平静。

    “我……我记住你了,你是好人,谢……谢谢你。”

    杨二牛慢慢的抬起头来,那是一张二十多岁的脸孔,却长着一双三岁小孩的单纯眼睛。

    杨纪只是淡然一笑。

    “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也要走了,另外,你也早点回家吧。你娘亲说不定还在等着你。”

    杨纪转身准备离开。不过还没走出几步,就被杨二牛从身后一把扑住,抱住了右腿。

    “帮帮我,帮帮我,……买几件我的东西吧!一两银子……一两银子!阿牛要一两银子!娘亲要一两银子!阿牛要救娘亲……”

    杨二牛突然激动道,那双单纯的眼睛中透着一丝焦急和绝望。

    “娘亲?你娘亲怎么了?一两银子!你要这么多银子干吗?”

    杨纪吃了一惊。

    “娘亲……阿牛的娘亲病了,医生说要银子……,阿牛要替娘亲治病,阿牛要一两银子!……”

    杨二牛就像抱着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怎么都不肯撒手。

    “原来是他的母亲病了,……他做这一切就是为了他母亲。”

    杨纪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救救我娘亲好吗?”

    杨二牛使劲摇晃着杨纪的腿,两颗豆大的眼泪流了出来,悲伤而渴望。

    杨纪心中一阵为难,他还不容易,使尽浑身懈数才赚了八十五枚铜板,要是全给了杨二牛,那他和梁伯……

    但是那看着那双眼睛,杨纪又很难说出拒绝的话来。

    这双眼睛和当年的自己是多么的想像啊。想起自己那过世的母亲,杨纪心中便不由的阵阵难过。

    “我身上钱也不多,只有八十五枚,你先拿着。虽然还不足一两银子,但给你娘亲治病应该是够了。一般医生欺你们孤儿寡母,肯定跟你们说的有些虚假。你去城南,请那位周姓的医生,他极负医德,而且有悬壶济世的名声,开的价也向来比人低。你请他去给你母亲治病,肯定能够治好。”

    杨纪一咬牙,把身上的钱袋取了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塞到了杨二牛的手中。

    不料,杨二牛虽然接受了杨纪的钱袋,但却依然没有撒手。

    “娘亲说过,不能白要别人的东西……,阿牛有很多的东西,你看,你看!你看中什么,拿走吧,全部拿走吧!”

    杨二牛仰着头,一脸的固执。

    杨纪看了一眼,只见杨二牛的周围散落着一些东西,有梳子,有陶罐,铜镜、雕像,有胭脂,纳鞋、针织绣布……,在刚刚的殴打中被踢的散落一地。

    “这些恐怕是他家里的全部家当了。”

    杨纪心中暗暗怜悯,又哪里愿意拿他的东西。

    “不用了,这些东西我都用不着。你带回去吧。”

    杨纪道。

    “不行!阿牛不能白拿人家的东西……”

    杨二牛固执道,根本不撒手。

    杨纪无奈,知道杨二牛一根筋,要是拒绝他,恐怕真的是没完没了了。

    “好吧。这些东西你都拿回去吧,我也用不了那么多,拿一件就够了。”

    杨纪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一眼,随意挑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东西,那是一个片状的鹅卵石,上面有些奇怪的树皮一样的花纹,看起来就像某个河滩上捞起来的,最普通不过。

    杨纪依稀记得,杨二牛之前就是因为兜卖这个东西招致了一顿毒打。在杨二牛的摊子上,也只有这个东西是最不值钱的。

    “就当是我买下了这个东西吧。”

    杨纪心中自嘲的笑笑。

    他和杨二牛某种程度也算是同病相怜,又哪里忍心拿他的东西。

    “呵呵,你是好人,……只有你相信我,……这块星星铁送给你……”

    杨二牛呵呵傻笑,如释重负。

    说起来也奇怪,见到杨纪拣了这块破石子,杨二牛也不再拉住杨纪,就像解决了一件大事一样,收拾了地上的东西,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星星……”

    杨纪站着身来,望着杨二牛离去的背影,眼里有些茫然。随即想到了什么,心中涌起浓浓的愧疚。

    “这回真的是一贫如洗了。”

    杨纪心中一片苦涩,但却并不后悔。心中哂然一笑,就随手把那块石头塞入了怀里。

    “啊!”

    杨纪突然低呼一声,不知道是碰到了哪里,杨纪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剌了一下。那种剌痛感很微弱,稍纵即逝,因此杨纪也没有在意,收拾了东西急匆匆的走了,浑然没有注意,一滴血液渗入了怀中的石中……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帝御山河第四章 恻隐之心》,方便以后阅读帝御山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御山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