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山河

第三十九章 第二张画卷!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皇甫奇 书名:帝御山河

    杨氏宗族中拥有不止一张蕴含武道秘密的画卷,杨纪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真武堂”中有老祖宗留下的唯一一张神秘画卷,这张画卷是杨氏一族的立身根本,所有想要跨入武道境的杨氏子弟,都要进入“真武堂”中参悟。

    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一百多年来,从无更改。杨氏宗族的武道境高手几乎都是从“真武堂”走出去的。

    但是梁伯居然说,杨氏宗族中可能还有其他的画卷,话中大有深意,似乎不是信口胡说那么简单。

    “梁伯,我们杨氏宗族难道除了真武堂,难道还有其他这样的地方吗?”

    杨纪问道。

    “我不知道,少爷,你知道我不会武功的。”

    梁伯望着杨纪一脸苦笑,顿了顿,道:

    “不过,当年老爷在世的时候,我曾经听他提过,杨氏宗族除了真武堂之外,其实还有一副画卷。”

    “啊!”

    杨纪惊呼一声,他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牵扯到自己的父亲。在初时的意外之后,杨纪抓着梁伯的衣角,激动道:

    “梁伯你的意思,还有第二幅画卷?”

    杨纪很少听到父亲的事,当初父亲在外为官,几乎很少有消息传家里。杨纪没想到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听到父亲的消息,而且还是涉及到武道境的秘密。

    “嗯。”

    梁伯点了点头,眼中露出回忆的神色:

    “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少爷你都还没有出生。老爷也还很年轻。我记得老爷当时很高兴,手里拿着一副画哈哈大笑,他说是族里人人都知道真武堂里有一张拳意合一图,是老祖宗留下的。但没有人知道,除了那张图外,其实另外还有一张画。”

    “拳意合一图,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杨纪脑海中嗡鸣一声,他记得杨猛当时清清楚楚的跟他提到过这个名字。

    “老爷还说,这第二张画也和老祖宗有关,不过却不是老祖宗画的,而是老祖宗当年因缘机会发现的。老祖宗效法那张画上的内容,才画了真武堂的那张真迹。并凭借那张拳意合一图开宗散族,在平川县扎根下来。”

    “我平常不太关心武事,不过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宗族的老祖宗,所以隔了这么多年还是记得。”

    梁伯沉浸在回忆中,似乎是想起了当年的事情,脸色显得很柔和。

    “梁伯,你的意思是,当年那张图因缘巧合到了父亲手里?但是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杨纪心潮起伏,心中的震撼无法言喻。

    “嗯。”

    梁伯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我也问过,当时老爷大笑,说杨氏一族是杨氏的宗族,流传下来的当然只能用杨氏祖先的画,第二张画毕竟是外人,怎么可能挂到真武堂上。而且一张就够了,没有必要用两张。随后老爷就把这张图给了我。”

    “啊!梁伯,那第二张图画在哪里?”

    杨纪紧张道。

    当年杨纪家中的东西,除了衣服之外,几乎全部被夺走了。后来赶到柴房的时候,几乎是一贫如洗。即便有那张画,恐怕……

    杨纪忍不住患得患失,充满了期望却又害怕失望。

    “呵呵。”

    梁伯看了一眼杨纪,笑了起来:

    “当年老爷出事,他留下的东西也被人夺走。我想着他们恐怕还会下手,所以提前把那张画留了下来,夹在衣服里,当时只想着,这是老爷送给我的,这样留着也好做个念想。后来果然大夫人们……”

    梁伯道。话没说完,就看到杨纪兴奋的脸色通红。露出惊喜的神色。

    “梁伯,太棒了!”

    杨纪狂喜,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梁伯,抱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杨纪一连说了三个“太好了”,激动之色溢于言表。

    距离朝廷的科考只剩下最后几个月的时候,时间紧迫,大夫人又把持了“真武堂”,杨纪正在为难,没想到梁伯就送上来这么一个消息,简直是喜出望外。

    事隔八年多,杨纪也没有料到,会再次受到父亲的福萌!

    梁伯很快从衣箱里把这张画找了出来。大夫人当初对杨纪母子下手,唯一没有在意的就是梁伯这个下人。却也因此事隔多年,成就了杨纪。

    大夫人绝不会想像把持了“真武堂”之后,杨纪居然还能找到第二张“拳意合一图”,甚至还是杨氏老祖宗最初学习的那张!

    “这真的就是那张拳意合一图吗?”

    杨纪看着这张神秘的画卷,画卷的边角已经发黄了,显然已经有很长的年头。

    “真武堂”的名头太大了,在所有杨氏子弟心中那代表着一处圣地。不是因为老祖的“真迹”,而是因为那里代表着武道的殿堂。

    杨纪在此之前,也曾经想像过这张拳意合一图会是什么样的。它会不会是金丝银线,会不会是如“神龙炼髓桩法”一样,画着一副练功的姿势,然后旁边附着口诀。

    然而杨纪万万没有想到,这就是一张画,一张普普通通的白纸画。画纸中央,画着一只水墨的拳头,粗犷而大气,除此之外,连一个字,一句口记都没有。

    “梁伯,真的是这张画吗?”

    杨纪怀疑道。

    这张画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除了画纸比杨纪见过的任何纸类都厚些,画中的拳头画的算是有些意境之外,其他并没有任何出彩之处。

    甚至以书画的眼光来看,这张画的水准其实也只是中等偏上,称不上匠师之作。

    杨纪甚至无法确认,这张画是不是传承了上百年的时间。

    “这……”

    梁伯嘴唇嚅动道:

    “少爷,你也知道的,我根本不通武技的。我也不知道这张画是不是你想要的那张。——但是我刚刚告诉你的话,确确实实是老爷当年在世时对我说的。而且这张画也确确实实就是老爷送给我的!”。

    说到最后,梁伯斩钉截铁,非常的肯定。

    “嗯。梁伯,我不是怀疑你。只是这张画太奇怪了。”

    杨纪道。

    只要梁伯确定这张画真的是父亲当年提到的那张画,那就是绝对不会有错的。杨纪相信,父亲当年绝不是无的放矢,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必有其事。

    “希望能在武科举之前,参悟这张画卷中的秘密。”

    看着眼前这张画,杨纪突然有些紧张。

    “武道境”就是一条独木桥,只有那些天赋惊人的幸运儿,才能够最终达到对岸。

    杨氏宗族百年来,一代代不知道多少人进入“真武堂”,但并非所有进入“真武堂”的人,都能够成功达到武道境。

    那些折戟沉沙,终生停留在呼吸十段的杨氏子弟不知凡几,其中也不乏一些勤奋刻苦,之前被家族极度看好的。

    想进入“武道境”,永远不仅仅只是努力就够了!

    这是决定一个人终生命运的一刻,杨纪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

    ……

    从这一天起,杨纪就关闭了门窗,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参悟这张老旧的“拳意合一”图。

    这段时间,大夫人已经收敛了许多。不过,杨纪还是放出了小纪在外面巡逻,只要任何人靠近,杨纪都会有感应。

    这副“拳意合一”图非常大,有四尺见方。杨纪一遍遍的打量着,试图找出其中可能隐藏的秘密。

    “纸张比较特殊,很厚实,但是看不出太大的区别。背面也没有字,找不到任何的口诀。”

    杨纪正对着这副画,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

    “但是父亲说过,这和真武堂的那张画是一样的。甚至真武堂的那张画还是根据这张画抄出来的。这肯定不会有错。难道还隐藏着其他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杨纪看向画中央的那只拳头,这只拳头非常的硕大,几乎占据了画面五分之二的空间。

    杨纪第一次看的时候,觉得它粗犷张扬,但如今再看的时候,却又发现在粗犷之中,隐藏着一种简洁、干练,似乎是一蹴而就,没有任何的多余笔画。

    “这副画到底藏有什么样的秘密?”

    杨纪喃喃自语,陷入了沉思。只有参悟了画中的秘密,才能领悟武道的秘密,最后登堂入室,踏入真正的“武道境”。

    窗外的光亮不断变化,由弱变强,再由强变弱,最后完全黯淡下来。当眼前变得模糊的时候,杨纪猛然一惊,这才发现已经坐了一天。

    点上油灯,杨纪坐回画前,继续参悟。

    一连数天,白天黑夜,黑夜再到白天,杨纪一直关在房间中,参悟着画中的秘密。

    三天之后,杨纪面色憔悴,心中却毫无所获。

    “难道我的天赋,真的不足以参悟画中的秘密,无法达到武道境吗?”

    杨纪抬起头,突然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古往今来,进入“真武堂”却走不出来,不能参悟画卷秘密的,不知凡几。不知道多少勤奋刻苦的天才,从此停滞于此,永远止步。

    如果不能领悟武道的秘密,他就无法对付大夫人,无法独立出去,查探父亲当年死亡的真相!

    从修练武道以来,杨纪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惶恐的感觉。

    “不会的。不会的……,我孰读经书,论悟性我绝不会比其他人差。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我没有勘破的秘密。”

    杨纪惶惑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很快目光又变得坚定起来,

    在人生的这条路上,他已经毫无退路,无论如何,他都绝不会退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帝御山河第三十九章 第二张画卷!》,方便以后阅读帝御山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御山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