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御山河

第六十三章 史师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皇甫奇 书名:帝御山河

    院墙内,三人并肩而行。

    “兄台,不知如何称呼?”

    一名面色和气的书生首先停住了脚步,揖了揖手,开口道。

    能出现在这里的都不是笨蛋,看到院墙外站着的主考官孟?,再加上出现在这里的三个人,三人都心知肚明,这次文科举的最后三个名额恐怕就落在自己等人的身上了。

    文道自古以就有“以文论友”、“以文会友”的说法,不管“童生试”的最后排名顺序如何,彼此之间互相认识认识并不是坏事。

    “杨纪。”

    “卢松临。”

    “杜文。”

    ……

    三人说罢都是一笑。很快就到了门口,一名驼背的老仆人迎面拦住了三人。

    “老主人有命,一次只见一个人。”

    老仆人神情严肃的一丝不苟。

    这种事情没什么可争的,卢松临拱了拱手:“杨兄,杜兄,在下就先进去了。”

    卢松临说罢一撩衣袍,自信从容的走了进去。

    只不过一柱香功夫,卢松临就从门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脚步蹒跚,神思不属,问他也不回应,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再不复之前的自信从容。

    第二个进去的是杜文。

    “先生的学问真是高啊。”

    杜文从门里走出来就是一叹,望着杨纪露出一丝笑容,十分勉强:

    “杨兄,到你了。”

    “哦。”

    杨纪眨了下眼睛,若有所思。“文童生”的名额有三个,无论怎么样三人都会进,看卢松临和杜文不像是因为这个,而像是受了其他的什么打击。

    杨纪没有多想,脚下一迈走了进去。

    青砖绿瓦的房屋内,装饰十分简朴,一路进去,随处可见盆栽的梅竹,透着一股典雅素朴的味道。

    推开最后一重青布帷幕,杨纪一眼就看到了一张巨大的黑白山竹书画。在书画前,杨纪终于见到了文吏们口中那位可以代表朝廷意志的人。

    这是一个两鬓花白,看起来极有学问的老人,他身上穿着一袭洗的发白的青色布衫,正一丝不苟的盘坐在一张茶色的靠背大竹椅上,看着杨纪。

    他的目光威严而世故,似乎洞穿了人世间的一切秘密。杨纪和他目光接触的刹那,顿时心中升起一种里里外外,被人全身看透。

    在这位两鬓发白的老人面前,似乎没有人可以藏着掖着什么东西。

    “学生杨纪,见过老师。”

    杨纪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躬身行礼道,态度谦卑有礼。

    老人望着身前的杨纪,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即恢复了威严、严肃的样子。

    “你就是杨纪——”

    老人眼中迸射出凌厉的光芒,手掌一抄,利落的从身前的茶几上抄起一张花白的试卷,厉声道:

    “自以为是,胡言乱语、不知所谓……,今天见过的十个人里面,你的试卷是最差的。你自己说你凭什么去争取和其他人竞争最后的三个名额!”

    啪!

    白光一闪,那张卷子就被老人揉成一团,扔到了杨纪面前。

    看着扔到面前的那张纸团,杨纪完全怔住了,饶是他来之前已经预料过种种状况了,还是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一幕。

    “老师何出此言?学生自问每一个题目都是认认真真,用心作答。如果老师真的觉得学生的文章一无是处,直接刷落一旁,不加理会就是,又何必特意召见学生?”

    杨纪顿了顿,思索着道:

    “而且,童生试选出最优秀的文章本就是朝廷的职司,非学生所能左右。如果老师觉得学生的文章做的太差,还请让学生看一看,观摩一下其他更优秀的文章,请老师指点。”

    杨纪拱手说罢,低下腰来,伸手去拣地上的纸团。

    “哈哈哈,好了,不用去看了!……”

    大竹椅上,老人见杨纪要去拣地上的纸团,紧崩的脸终于松开,大笑起来:

    “你的试卷还在我这里,扔出去的只是一张废纸而已。”

    老人说着,从茶几的暗阁里,取出了另外一沓真正的试卷。这一关本来就是一个见面的小试探,扔出去的也仅仅只是一张写满字的假文章。

    杨纪伸手要去拣,这一关自然也就进行不下去了。

    进入这个房间的,杨纪不是第一个人。大部分人进来,只要看到老人的目光就心生凛然,哪个不是规规矩矩的。被喝斥、贬低了几句,也要么是恭恭敬敬的受着,觉得上面这么说肯定有道理,自己的文章肯定是很差,要么就是心中不服,但有所顾忌,所以嘴上不说。

    很少有像杨纪这样,他可以承认自己的学问不如人,文章不如人,便却必须拿出切实的证据,让他心服口服。

    而且进来的人哪个不是诚惶诚恐,杨纪居然还敢在说话的时候,去拣地上的纸团,分明是心中早有了怀疑。

    这样的考验当然没法进行下去。

    “有勇有谋,心细如发,不是一个只会写文章的‘榆木疙瘩’,不错。”

    老人捋了捋须,笑道:

    “杨纪,你的老师是谁?”

    杨纪松了口气,知道这一关怕是过了。面前这位老人身上有很大的官气,比孟?都在厉害的多,似乎不是普通人物。

    刚刚若是有一点点的不合意处,恐怕这一关就难说了。

    “学生并无专门的授业恩师,不过年幼的时候,父母曾经专门请过一个启蒙先生。此后一直是独自一个人摸索。”

    杨纪沉思了一会儿,回答道。

    “哦?”

    老人眉头一挑,再次看了眼手中的试卷,不禁动容:

    “没有老师?你能写出这样的文章!”

    一场童生级别的考试居然出现了文气氤氲级别的文章,刚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给他的震动是极大的。

    要知道如今文道没落,放眼天下,上到皇天贵胄,下到平民都是很少见的。原本以为,这是某个道德望重的文士教出来的,没想到居然是自学成本,立即动了爱材之心。

    “杨纪,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老人微一思忖,立即道。这翻话本来应该是最后才说的,便此时却禁不住提前说了出来。

    这翻话一出口,房间里立即安静了几分。

    杨纪看着面前的老人,沉默不语,心中此起彼伏。原本以为这趟来是和童生试的最后名次有关,没想到却发展到了另外一个不可知的方向。

    这让杨纪意外的同时,更有些措手不及。

    杨纪还从来没有想过,要在文道上拜师的问题。

    房间里静悄悄的,几乎可以听到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老人也不说话,只是静待着杨纪的回答。

    “老师,对不起,学生暂时还没有拜师的想法。”

    半晌后,杨纪开口道,虽然声音很委婉,但态度却很坚定。

    对于自己的人生,杨纪有自己的规划和想法,文道只是他人生的一段旅途,并不是最终的目的。

    “哦,为什么?”

    老人心中微震,有些意外,这可不是他预料中的答案。

    老人这边还没开口,却已经有人看不下去了。

    “混蛋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史师想收你做学生,这是多大的造化,你居然拒绝。你知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求之不得,打得头破血流!”

    厉骂声中,一个神情激动的年轻文吏满脸恨其不争的样子,从旁边的小门后突然闯了进来,他手上还拿着一个公牒,看那架势简直都要扔到杨纪头上去。

    史师告老还乡,准备招收衣钵传人的事情,在平川城内部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不知道多少人盯着。

    原本以为以杨纪惊人的资质,一定会被史师认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拒绝,那个怒啊!

    “瑞之,你有什么事吗??”

    老人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年轻文吏道,皱了皱眉,沉声道。自从告老还乡之后,朝廷就强行给他安排了这个联络公使,按他的本意,本来是要拒绝的。

    “这,这,这……学生,学生,——有个公文。”

    被点到名字,前一刻还怒气涛天的年轻文吏,立即变得吱吱唔唔,忐忑不安。他躲在后面观看,本来是不能吱声的,可惜一时太过忘形。

    不过还好他反应快,立即把手上的公牒拿了上去,放到茶几上。

    “好了,你出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老人,也“史师”,并没有去看桌上的公牒,摆了摆手。不用猜他也知道,这些公牒上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

    “是,是,……老师您忙。”

    年轻文吏哪里还敢再说什么,立即退了出去。私底下肠子都悔青了,还是太冲动了。不过,这个杨纪也太不争气了吧,明明这么好的机会……

    “杨纪,刚刚他的话你也听到了。”

    等年轻文吏出去之后,史师才开口道:

    “我姓史,叫史钰。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帝室‘文师’,在皇朝教了十多年的皇室子弟。如今年纪已老,所以告老还乡。这次回到平川城,我想要找一个合格的学生来继承我的衣钵。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送你到文坛深造。这对你也有莫大的好处。”

    “!!!”

    杨纪一脸震惊,虽然料到眼前的老人可能身份不凡,但杨纪也没料到,对方居然是“帝师”这种惊人的身份。

    “皇亲贵胄”,对于现在都还没有走出过“平川县”的杨纪来说,那简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但眼前这位老人却做了他们十几年的老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帝御山河第六十三章 史师》,方便以后阅读帝御山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帝御山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