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

第11章 棋

类别:同人耽美 作者:独钓寒江雪 书名:[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

    一口气将杯子里的牛奶灌下去,伊藤瞥了一眼周防,他似乎在认真的思考什么,或许是最近真的是太闲了,那种连思考都完全摒弃的绝对静止生活方式,足以将任何人逼疯。

    能有件事让他消磨时间也好,如此想着,无意打扰他难得的宁静,伊藤抬手,朝着周防的牛奶杯打了个响指,略暗光线中,火光骤起而明,又转瞬即灭,然而,在杯子丝毫不受影响的情况下,杯中的牛奶已经开始向空气中散发热气了。

    “真是的,在这样的酒吧里喝牛奶,这种事也只有你们才做的出吧?”

    “偶尔也尝一下鲜啤怎么样?”

    不理会酒吧主人半真半假的抱怨,伊藤站起来,一边走向厨房一边说:“会影响大脑的。”

    当年他就是以这种认真到可笑的理由,半强迫式的强制周防戒了烟(当然,中途打了多少架这种小事不值一提),然后,又以一种机械钟准点报时的强悍毅力,给周防养成了尽量摄取足够蛋白质的好习惯。

    虽然也想过系统给他安排的困难一定不会轻松,不过,在终于把自己那不靠谱的半身变成也能稍微注意一点身体健康的正常人(只能勉强称得上),刚刚觉得起码不用再担心他因为长时间忘记吃饭营养不良而挂掉之后,一夕之间,达摩克利斯之剑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势降临。

    让以前从未在这个世界见到能力者的伊藤,一时间简直感受到了超乎想象的【惊喜】。

    毫无声息的将用过的杯碟放在洗碗池边,伊藤微微闭了下眼,准备打开水龙头。

    【你又要自欺欺人了。】蓦然间,系统突兀的开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随伊藤时间长了的缘故,没有小姐的言辞,日渐锋利,竟让伊藤稍微顿了一下才回答:[所谓自欺欺人,只要有必要,就是精彩的战略。]

    【以催眠屏蔽掉真正的情感,这种事真的可以上升到战略角度?】

    [当然,就像人类在最开始时要通过建立关系来战胜自然界中其他强大的个体一样,关系与情感,不过是这种生物为了自身生存发展出的附属品,那么,对我而言,对十束多多良产生感情这件事,是毫无必要、只会带来麻烦的东西。]不知该说伊藤无耻还是镇定,就算这种时候这种事,他依然可以摆出一副冷静到近乎冷酷的理智脸来回答。

    倒是系统,听到如此高大上、简直比机器还要严苛的严谨理论,一时间,却不禁有点当机,直到过了一会儿它才慢慢的说:

    【可是……对人类来说,感情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应该……】

    它似乎在斟酌着词汇来表达自己的疑惑,不过伊藤不等它说完,就抢先回答道:[所以就算是我,也会选择将第一部电影这个会被人经常提起的词汇作为唤醒催眠的关键词,]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里泛起了莫名的笑意:[就像那些明明知道玫瑰有刺、却依然控制不住想要摘下美丽花朵细细闻嗅的庸者一样,我竟然也会有,因为想要反复回味这完全独属于自身的情感,而将自己稍微置于危险境地的时候啊。]

    他话虽然这样说,可是如果联想到他实际的所做作为——

    【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连自身情感都要掌控的奇怪的人。】系统小姐在对他的话进行了分析之后给出了评价,毕竟,如果一个人类,仅仅因为觉得一段感情不值得,就完全放弃并催眠自己,那这个人,已经可以说是理智的可怕,起码可以说,他对自己也要求严格,毫不容情。

    [我觉得,你或许可以把它叫做是非凡的掌控欲?]伊藤一如既往彰显了他那常人完全难以理解的幽默,[不过相比这个,我倒是终于可以确定下来,你们确实因为某种目的,在一定范围里进行选拔,而我是选手之一。]

    【……】对这种在催眠清醒后,十分克制自己不要失态甚至不能有丝毫情绪波动的糟糕情况下,依然还能正常分析并见缝插针、坚持不懈套话的努力行径,一时间,就算是系统也不得不升起了些微的敬佩之情,当然,在沉默两秒之后,它依然给出了标准回答:【没有。】

    伊藤不置可否的转一下头,并没有继续纠缠下去,而是打开水龙头,“三、二、一。”

    再次从厨房里走出来的男性,看上去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打算派八田、镰本去保护那个小姑娘,尊、诚,你们看怎么样?”

    然后一出来就面对这样的问题,伊藤看了端着玻璃杯的周防一眼,替他回答:“可以。”

    其实他本人是非常无所谓,可若是为了周防,就需要稍微费一点心。

    回答完了,伊藤就径直盯着周防不说话。

    “啧~”被他盯着看的红脑袋不耐烦的咂了咂舌,不过到底还是举起杯子,痛快的将牛奶喝了下去。

    “噗!”旁边看到这种如同训犬一样场景的十束,忍不住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周防的脸更臭了。

    伊藤却觉得,周防尊就是这种明明暴躁的不行,却强自忍耐的样子,非常的……打动人心。

    从来不知自己也能如此沉浸在一份感情当中,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的话,没有小姐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心情愉快的从行李箱中翻出了一本书坐在靠窗边的位置阅读,偶尔还能看一眼坐在吧台边百无聊赖、懒洋洋的尊,伊藤觉得,这是在长途旅行后、身心俱疲时最好的休息方式。

    “诚哥在看什么书?”大概是他的表情太惬意了,十束忍不住问。

    “浅野慎二的《救赎》。”伊藤随口回答,然后在抬头看到十束那似乎有些茫然的表情后,继续解释道:“唔,一个不出名的侦探小说家。”

    “文笔晦涩,不太容易被人接受,不过推理倒是很精彩。我的《沉默》也是从中得到的灵感。”

    十束就好奇的探过头,开始读起来:“1.将硝酸钾和氯化铵溶解于水中。2.将樟脑溶解于酒精中。3.将步骤一的溶液加到步骤二的溶液中,加热搅拌到澄清……”

    他只读了两行,就被这干涩的要命的文笔打败了,“这家伙是写教科书的吗?”

    伊藤不置可否,继续接过书看起来,然后目光就停留在了书页下方不知是被谁故意留下的奇怪的铅笔符号上。

    ……等放下书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该锻炼身体的时间,虽说成为王之后,身体已经完全被石盘改造过,可也许是为了维持一种良好的习惯,伊藤一天也没漏下过锻炼。

    “你也一起来吧?”深夜的酒吧里,客人依然很少,伊藤索性对周防提出邀请。

    “……拿你锻炼我倒是有兴趣。”趴在吧台上似乎已经快要睡着了的男人给出了懒洋洋的回应。

    “……喂,随随便便说出这种话可真是不负责啊!”几乎下意识的,只是听到那慵懒又沙哑熟悉的不行的声音而已,身体里某根神经就立刻燃烧起来。

    收起卷腹的动作,伊藤站起来,走向周防尊:“很抱歉鉴于我现在其实你已经知道了的大脑异常状态,”他的语气意味深长,金色的眼眸闪着光,“关于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只能提供出两个方案,一是……”

    话刚说到这里,酒吧的门就被推开,“尊哥、诚哥,安娜酱的情况有点不对。”

    是扛着小小少女归来的镰本与神色奇怪的八田、伏见等人。

    伊藤表情破天荒的僵了一下,停顿两秒后才在草薙与十束的闷笑声中给出回应:“发生了什么事?”

    至于周防尊,已经早就面无表情的转过了头。

    丝毫没感受到两位王者的低气压,或许因为平时周防尊的低气压已经足够让氏族成员习惯,镰本虽然战战兢兢,但还是继续说道:“今天晚上我们本来是守在栉名姐家的楼下,然而不一会儿穿蓝色衣服的家伙就出现了……”

    总而言之就是一名少女离家出走最后被他们解救了的事件,中间还穿插了明显作为反派角色的蓝组——对这种时候还能给出精准分析的自己,其实伊藤也是有些敬佩的。

    “所以你们的打算是?”看到大家已经在叙述中慢慢聚成一圈,伊藤替代丝毫没有说话意图的氏族的首领,发出了疑问。

    “首先是去那个研究中心侦察一下搜集情报吧。”草薙沉吟着回答。

    “然后?”

    “然后当然就是揭露黄金的丑陋阴谋,将安娜酱彻底解救出来。”这次是终于明白安娜可能是因为担忧穗波才不得不选择回到研究院的八田抢先回答。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他甚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露出一小截纤细的腰肢。

    “揭露阴谋?解救?”伊藤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环视了一圈,发现竟然没有任何人有反对的想法。

    他将头转向周防,“那么king,”说到这里,他着重强调了一下,算是在这些他今天刚见面的新伙伴们面前表露自己对周防的尊敬态度,“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如何?”

    周防抬起头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完全不顾赤组众人好奇的眼神,伊藤从裤兜里翻出了终端机。

    “现在是几点?”他一边用手指在终端上点按,一边像是根本没看到屏幕上那显示的时间一样,明知故问道。

    “凌晨两点半。”十束回答,然后看到他按下拨出键之后,又好奇的追问了一句,“诚哥你给谁打电话?”

    ——接触三年来,十束已经充分了解伊藤本质上其实可以说是守礼的属性,所以才会对他这么晚还毫不犹豫打电话打扰别人感到惊讶。

    “黄金之王国常路大觉。”伊藤将终端贴到耳边,然后像是一眼就看穿了十束的疑惑一样,接着说道:“不这个时候打扰,怎么能表达出我对他的【感激】之情。”

    十束联想起八田他们进来之前的那一幕,竟然由衷对那位平时高高在上的大人感到了一丝同情。

    而对于今晚刚被威胁说:“反抗黄金氏族的轻率行为,只会使你们的王的立场变得不妙。”的八田来说,伊藤的做法,就像是落水时看到了岸上伸出的手一般,简直让少年心中立刻升起了深深的感激与崇拜之情。

    “御下,深夜打扰,真是失礼。”在赤组屏声敛息的沉默中,伊藤的声音冷静、毫无起伏。

    然后似乎是那边问到了打电话的原因,他们看到与这张与自家王一模一样的脸神色淡漠的说:“哦,没什么,只是发生了一点小事,需要请您帮一下忙而已。”

    他虽然说着谦卑的话,可表情与语气却让人感觉截然相反。

    “我这边的属下们在您的研究中心里发现了一些不太适合说出来的事情,其中涉及到一名少女……”对这种明明连情报都还没搜集就可以信口开河,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就直接找对方老大摊牌的谈判方式感到震惊,不过更加震惊的果然还是,这个男人一边说一边站直了身体,走向角落里的沙发,单手轻轻一抬从沙发脚下拉出了一本书——那是,象征着王权者们至高无上约定的《120法典》。

    伊藤走回原来的位置,把书扔给坐在一边的伏见,思绪毫不受动作打扰的继续说道:“根据《120法典》第八项第76条,王及其氏族成员不可以踏足他王的领地;以及第九项第34条,王对于他王的氏族没有处置权……”

    伏见一边听,还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伊藤要给他这本书,就迅速的按照他所说的条目翻开——密密麻麻有着各种批注与解释的法典上,伊藤说的内容与书面上的文字丝毫不差。

    然后就听到这个听起来相当沉稳让人感到莫名压迫的声音继续说:“所以,安娜是属于赤组的……物……成员,你属下的行为,是侵犯了赤组的尊严与权力。我郑重要求,他在明天早上八点前必须来吠舞罗道歉。”

    像是根本不打算给黄金之王反对的余地,说完上面那句话之后,他又快速补充了一句:“哦,对了,上次与您下棋十分愉快,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继续登门拜访讨教棋艺。”

    说完,他就中断了通话。

    赤组众人目瞪口呆。

    过了好一会儿,十束才反应到:“诚哥,我记得你……并不擅长下棋?”

    根本不想对他这种解决方式予以评价,十束只是认真的回想着上次与伊藤下棋的情景——那天在与尊下了一盘棋,被尊一边以一副胡来之势不管不顾的任性冲锋给刺激的很忧郁、然后又被尊评价说:“你也太麻烦了,真是拖拉……”之后,他找了伊藤。

    伊藤的棋风与尊完全不同,那是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刁钻与严谨,只是,在下棋之前,他需要先问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制定规则,甚至,比起下棋,其实伊藤更喜欢自己制定规则……

    “哦,在签订《120协议》时,曾经有幸与国常路御下手谈了一局。”伊藤思索了一下给出了虽然有点沾边但其实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巧妙转移话题的回答。

    十束默不作声的看着他。

    伊藤回看了他两秒,然后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是的,我是不擅长下棋,不过,我这个人有一条决不能违背的原则……”

    众人都被他这种郑重的姿态所吸引,更加专心致志的倾听起来,周防尊却默默的转过了头不再看这边。

    “那就是我决不允许自己输。”

    伊藤像是宣誓一样说出了自己的人生准条,随后就径直站了起来,打算上楼收拾自己与尊的物品,给安娜腾房间。

    然而,赤组众人却完全没有动弹的想法,直到他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不见时,十束才代表大家问出了心声:“所以说,那盘棋?”

    “被我烧掉了。”楼上传来了男性沉稳依旧的回答。

    ……

    …………

    …………………

    ——对这种能够以一种义正言辞姿态说出自己流氓无赖行径的人生境界目瞪口呆,不过,伏见在重温了伊藤今晚的处理方式之后,得出的结论果然是——这家伙,其实从始至终都是在威胁黄金之王吧!

    刚想到这里,就听到楼上又传来了声音:“哦,对了,伏见君,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吠舞罗的律师了。”

    “尊是首领,出云是副手,多多良是元老,我是顾问,吠舞罗的结构里还缺少专业的涉外角色,你要努力。”

    对这种莫名其妙的忽来安排根本不想接受,可不知为何,伏见却在声音停息后的第一秒,按在法典上的手轻轻颤了一下,头望向楼梯的方向低声回答:“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第11章 棋》,方便以后阅读[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