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

第27章 一个葬礼

类别:同人耽美 作者:独钓寒江雪 书名:[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

    天空中飘下一阵温热的雨,混着气味奇异的腥甜,溅在脸上。

    伊藤望着少年即使残破但依然保持安详的面容,在黑暗中蔓延开来的夹杂着淡白脑浆的鲜血是他的幕布,被灵魂仓促抛弃的身体安静又乖巧的躺在地面上。

    伊藤再次想起了自己所忘记的东西——

    那个在灵魂中飘荡着永恒香气的早晨,那个不请自来站在自己厨房中的少年,以一种理所应当的方式告诉他:“没有回忆就去创造回忆,没有羁绊就去制造羁绊……”时的笑脸。

    全部都被他的自以为是毁去了。

    一无所有的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回忆与羁绊,对于人类这种天性向往认同、惧怕孤独的脆弱生物来说,几乎是最糟的情况。

    纵使他内心强大能无视一切人类所需要的普通追求,他也坦然享受活着的乐趣,但无法否认,在他冰冷又精准的生命中,那抹不耀眼却异常温暖的光束让他更多的体味了什么叫做幸福。

    对方似乎是默认了他在料理上的笨拙,径自接替了他的三餐,每次当伊藤深夜打工归来,站在楼下时,也总能看到自己家中,那盏被温柔点亮的灯。

    他打鬼主意时的眼神狡黠,他看到新鲜事物时的表情天真,他笑起来的时候面孔明亮无瑕……还有最打动人心的,是对着另一个自己喊着“king”时的坚定与憧憬。

    想要实现他所有的愿望,想要让他永远这么微笑下去,这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

    然而,却太清楚的明白,对方的眼中只能看到另一个人,如果想要给他幸福,方式也只有让另外一个人幸福。

    所以他让自己忘掉了。所以那个名叫十束多多良的宝贵的人死掉了。

    扭曲的简直让人觉得可笑。

    啊啊,是的,命运就是这么可笑。伊藤认真的思考,如果当时他没有选择忘记,那刚刚就不会受到如此大的冲击;如果他可以继续保持冷静,就不会被身体的潜意识主导,他会选择用火焰摧毁子弹;再往前推一下,如果不是他狂妄自大的认为可以掌控所有态势,如果他不曾挑衅绿之王,十束也就不会有机会带上那支枪……

    他曾有三次机会挽回,却全部错失——不是早就知道吗?男人的世界不允许任何马虎大意。

    黑暗中,蔓延的鲜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提醒着伊藤这个残酷的事实。

    可是——伊藤站了起来,事到如今,就算再后悔再痛恨再悲伤也无济于事,唯有坦然接受而已。

    唯有……接受而已,心里明明这样想,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再次躬下,手抚上了少年冰冷又沾满血迹的脸颊。

    “诚!”虽然仿佛已经过了很久,但时间之河在现实世界的投影却不过偏移了不到三分钟,枪声响起的1分钟后,常年行走在黑暗边缘的吠舞罗已经分辨出了那并不是焰火爆鸣的声音。

    路的尽头是homra的后门,耳朵已经清楚的听到门被打开有人走出来查看情况的声音,伊藤却在顿了三秒后,才反应过来这样的现实。

    他动作略缓慢的将头转到声音传来的方向,表情惊诧的草薙后面,跟着的是根本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周防尊。

    大脑像是被切断了与身体的连接一样,伊藤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走近,直到两人快要走到眼前时,他才缓慢的将放在十束脸上的手拿开。

    “无色之王意图袭击我,十束多多良不巧撞上,被无色控制身体,为了不向我开枪,他开枪杀了自己。”伊藤语调平板的对他们告知原因。

    ——提也没提另一种十束想与无色同归于尽的可能性,多多良他,怎么可能会想到伤害别人,他只是,没有机会想别的办法而已。

    男性的语气平静,平铺直叙不带任何情绪,措辞也是极尽简洁与客观,然而就是这样的绝对理性,却让人莫名感到一阵深入骨髓的寒冷。

    呆滞的站在原地一会儿之后,草薙没说话,他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周防尊。

    周防看了伊藤一眼,蹲了下去,他伸手将挂在十束耳朵上的金属耳环摘下,顿了一下后,将手伸到伊藤眼前——

    “去为他报仇。”他声音沙哑,沉默的表情里,俱是了然。

    金属环状物从男性的手掌向下坠落,伊藤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追随着这枚小小的发光物——圆形的、并不是什么值钱的贵金属、只是最普通的不良少年装饰物而已,上面染着殷红的血。

    落到掌心里,很轻。

    然而伊藤却像是猛然承担了什么重物一样,手倐地一沉之后才稳定下来。

    “报仇?”他轻声重复,周防尊视线笔直的盯着他,目光碰触间,他们都清楚对方亦明白这个词究竟有着什么含义——不管怎样那都是一个王。

    伊藤不由自主的低下头避开了周防的视线——

    毫无疑问他已经恶劣至极的欺骗了尊,然而尊却依然愿意与他一起承担后果,更确切的说,这个总是沉默的家伙已经决定无条件的为他去死,伊藤不能更明确的认知到这一点。

    微微闭一下眼,亲手杀掉仇人的想法具有致命般的吸引力,只是稍微提起,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就已全部沸腾,叫嚣着立刻去、马上去、杀了他、撕碎他、将他焚烧的彻彻底底……身体无时不刻不在发出这样的怒吼。

    可是,伊藤再次看了尊一眼——他决不允许自己在同一个问题上,犯下第二次错。

    事已至此,不如按照之前的计划,顺利成章的继续下去。

    眼睛里似乎有什么酸涩的东西不停膨胀,牙齿咬合间溢出血液的腥气,伊藤握紧了拳,抬头直视周防尊,声音冷静:“死掉的东西……”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一下,才继续下去:“没有价值。”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说给自己听。

    伴随着这句话语,空气一下子冷凝下来,沉默三秒后,周防尊一记直拳轰向伊藤的下巴,将毫无反抗意图的男人掀到在地。

    周防同样向后踉跄一下,不过他很快稳住,向前迈进一步想将伊藤拎起来继续暴打,然而当他看到悄无声息躺在地上如同尸体的伊藤,一顿之后又停住了,仿若再不想多看他一眼似的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草薙迟疑的看了伊藤一眼之后跟了上去。

    耳边不断传来烟火的轰鸣,伊藤冷静的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那乍明乍暗的夜色里,不知不觉中,手掌中心的金属耳环,悄无声息的被融为液体,穿过掌骨的缝隙,敲打在地面上发出微弱却渗入心底的声音……

    ……

    …………

    “所以,三阳电子很可能就是绿之氏族高等族人的集散地。”深夜的r4大楼里,伊藤神色专注的指着电脑屏幕,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但宗像的视线却始终凝滞在对方手背上那穿透掌背的焦痕无法集中注意力。

    “不需要派出太多强攻队员,不过考虑到对方对于终端的控制力,我建议行动时需要先切断附近信号。”似乎是太过认真,伊藤并未在意对方的分心,而是有条不紊的继续说下去。

    顿了一下没有得到回应,他才把头转向宗像,露出了有点疑惑的神色。

    宗像猛地后退一下,意识到自己的凝视已经被发现后,他沉默了一下,没有回应伊藤的想法,而是答非所问的说:“我们好像还没一起喝过酒?”

    “嗯?”伊藤微微一愣,随后他仿若明白了什么,将手指从屏幕上拿开,缓了一下之后回答:“是的。”

    宗像望着伊藤,试着让自己的语气轻快起来:“那要不要一起喝一杯?下一次,恐怕就是明年中元了。”

    “好。”伊藤却完全没有否认他的说法。

    宗像沉默一下,再也发不出声音。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店铺基本已经关门,因为之前伊藤找来的时候形容狼狈,宗像只能让他洗澡之后换上自己的衣服——竟然意外的合身。

    从24小时便利店里随意选了一瓶清酒,又顺手拿了几个饭团,两个人回到办公楼中。

    生平第一次没在意繁缛的礼节,宗像拿纸杯装了酒。

    用阳炎冷却到适口的温度后,他把纸杯递给伊藤,自己也端起了一杯:“刚刚吠舞罗那边已经在地下世界发出了通告悬赏,在寻找无色之王。”

    “嗯,”伊藤轻抿一口,丝毫没有讨论的意图。

    然而宗像却继续下去:“你是知道后果的吧?”

    他紧盯着伊藤。

    对方琥珀色的双瞳像是无声流淌的沙漠,在被追问这个问题后,那张一向无懈可击的脸上浮现了一瞬的空白,然而那点异样马上就被另一种坚定填补——

    “嗯,”伊藤神色平静,“所以在那之前,我们需要先解决绿之王。”

    说到这里他举起自己的酒杯:“拜托了。”

    一向骄傲的他如此诚心诚意的说,然而宗像手中的纸杯却瞬间冷凝成冰,过了一会儿,才挤出艰涩的回答:“好。”

    宗像笑容惨淡:“谁让我欠你一次。”

    接下来的一周,他们几乎没有休息。

    彻夜不眠的看资料,足不停歇的确认每一个可疑的场所,仔细的审问每一名被抓住的“丛林”成员,到后来,在忙碌到连宗像都觉得有些疲倦的时候,他只记得,伊藤始终保持着每四个小时进食一次,以及小睡10分钟、每天固定时间洗澡与进行身体训练的苛刻作息。

    如此的认真又严肃,成功只是理所当然的事。

    在终于彻底锁定绿之王所在地通知黄金氏族后,吠舞罗那边也同时传来了已经找到无色的消息。

    宗像的动作出现一瞬的僵滞。

    没有废话一样向伊藤确认是否需要赶去现场,是的,即使他清楚的知道吠舞罗这些天已经与对方切断了联系,可是——

    宗像握一下拳,直视着伊藤:“我不会手下留情。”

    宣誓般的口吻更像是对自己的劝说与保证。

    “好的。”对方的回答安静又充满包容。

    因为赶时间r4的公务车开的飞快,横冲直撞的开法让坐在其中的人时刻处于需要勉力保持平衡的状态,不过伊藤还是坦然的在r4众人微妙的眼神中,抓紧时间小睡了一会儿。

    他的举动过于放松,以至于让原本因为即将第一次面对王权者暴走的击剑队队员们,都渐渐变得镇定起来。

    唯有宗像,一直看着伊藤即使睡着也坚定笔直、毫无破绽的身影默不作声。

    想走过去晃醒他;想质问他为什么不阻止周防尊;想直白的告诉他,他永远也不想看到他的死亡;想软弱的恳求他,共同努力制止这即将失控的一切……可是,宗像最终移开视线,看向窗外——即使距离很远,但王权者的剑仿若一道最触目惊心的伤痕,撕裂了蓝色平静的天空。

    伊藤也无声无息的睁开了眼睛。

    他的视线先是落在那从诞生第一天起就残破的不行的巨剑上,随后,他的目光下移,落在了已经七天不见的周防身上。

    尊瘦了,这是伊藤脑子里冒出的第一想法,但看上去却意外的轻松与愉快。

    是的,那张平素总是无精打采沉默的脸上挂着无畏又残酷的笑意,仿若囚犯终于去除了枷锁、飞鸟终于脱离囚笼、游鱼终于回归大海,他全身上下都充斥着躁动又自由的色彩。

    伊藤无法移开视线。

    他目光长久的看着他,仿佛要将他这肆意又鲜活的模样永远刻记在心底。

    车停了,伊藤跟着r4众人一起下车,但并未多走,而是寂静的一个人留在原地,站在一边望着赤之王与无色的对峙。

    他看着无色神色癫狂说着什么,他看到周防毫不犹豫的伸出手燃烧了那白色的狐魂,他看到周防周身流窜的红色电浆猛然躁动,位于他上方天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闪动两下后,轰然熄灭,带着一种仿若要摧毁一切的庞然气势,加速下落。

    “还是有点遗憾,”伊藤忽然自语,正望着他的宗像神色复杂,脸上明明在露出微笑,眼睛却仿佛是要哭泣的模样,手摸向剑柄。

    伊藤对着他笑一下,视线移向无色曾经的身体处,“居然只能杀它一次。”

    “只能杀一次。”他缓慢的重复了一下,一字一顿带着深刻入骨的浓烈情感,整理了一下衣领,轻声说:“任务完成,申请脱离。”

    “任务奖励是,让周防尊活下去。”

    虽然只是简单的两句,但系统却马上做出了回应——

    【请宿主说明完成任务的原因】已经潜水多天的没有小姐依然是冷漠的电子音。

    [所谓的导演,只是讲故事的人,]伊藤冷静的陈述,[从一开始,我就对那两个简单至极的任务心存疑虑,后来你只在我那么勉强的说服下就轻易透露出了尊的真名,以及我曾试探着完成攻略之神的任务的后续都让我确认了这个论题。]

    [然而,那两个任务又是非常重要的提示,毕竟无论如何,你们也不可能给出毫无意义的东西,任由我随意摸索,那样的话,我的生命消耗的毫无价值。]

    [那么,如果完全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的话:失忆、借用别人的身体模板、穿越到另一个世界,这个开端就是一个典型的激励事件(一场电影典型的开场),再加上那两个离奇的技能,想必任何正常人很快就会迷失在那种被人盲目喜爱的快感中吧?所以按照正常逻辑来说,穿越—可以随意征服他人—被众人极致喜爱—脚踩多只船而被惩戒,这是一个非常顺理成章的惩罚情节(好人变坏,然后受到惩罚的普通的故事类型)。]

    [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导演,而我,不想选择这种结局,我想要的是成长故事,]即使时空被没有小姐的干涉而停滞,但伊藤依然看向周防尊——那个单纯为了给追随者复仇就可以毫不犹豫牺牲自己生命的王。

    [我选择成长故事——男人胸膛中的热血永不熄灭,然而躁动少年的青春,却结束于目睹心爱之人的鲜血,这样虽然残酷,但却让人快速成熟的情节。]说到这里,伊藤停顿一下,才继续下去,表情沉静仿佛说的并不是对他来说残酷至极的话:[只是很明显,你们觉得这样的故事不够精彩,所以才安排了无色的提前出现,以及十束的突然死亡对吗?]

    ——在亲眼目睹少年死亡后的每一晚,大脑稍微有时间停止运转的时候,伊藤都在反复重现当时的情景,以及无数遍的回忆前因后果,不过不管怎么想,那种巧合也实在是太过巧合,甚至可以说是生硬的巧合,对此,他只能如此解释。

    系统沉默一下,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在三秒后,冷冰冰的说出了【宿主的申请已通过,请在如下选项中选择任务奖励:】的官方措辞。

    伊藤面前的半空中出现巨大的投影——

    【任务奖励:】

    【1.保留本世界记忆。】

    【2.保留本世界能力。】

    【3.保留本世界身体。】

    【4.保留本世界资产。】

    【5.保留本世界声名。】

    【……】

    将中间那密密麻麻越来越离谱的奖励迅速略过,伊藤的视线停在最后一行的小字上——【12.改变本世界人物的命运。】

    就是这个了,他做出了选择。

    可是,目光却长久的留在第一项上无法移开。

    连记忆都要抹除吗?伊藤恍惚一下,不过随即,他很快想到,这确实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所谓的记忆也只是存储于人类的身体里。

    可是!伊藤忍不住惨笑一下——十束,我对你的爱就是在你生前掩藏这份爱以免让你困扰,是在你死后继续牺牲你去完成你的理想。

    多么无能,就连想让爱人在自己的记忆中永恒这种事都做不到。

    “我能用自己生命换取他的复活吗?”是的,仅仅有那么一瞬,伊藤想要任性的提出如此请求,可是很快,他就自己放弃了,因为无比清醒的认知到,对系统来说,他的存在比十束多多良更具价值,即使提出了也只不过是暴露自己真实想法的无用之举——想到这里,他微微闭了一下眼,就算是他,有时也会讨厌自己那过于敏锐与理性的思维方式。

    没有小姐的疑问打断了他的思绪——

    【不过我真的很好奇,如果你的推理是错误的,现在你怎么办?】

    [如果连赌上自己的觉悟都没有的话,那还怎么赢?]伊藤神色冷漠的回答,随后他补充了一句:[我导演了一场悲剧,里面的大家都很幸福。]

    伴随着这段对话的结束,时空霍然开始流转。

    以巨剑坠落作为背景,周防尊正望着这边,脸上的表情是带着释怀的坦然。

    然后猛然间,他的表情僵住了——不远处那个与他有着同样面孔的男性,从脚向上,散发出了光辉。

    就像普通的物质分解,也像被凭空融化在水中的泡腾片,那个名叫伊藤诚的家伙,正在分散成一粒一粒细腻又明亮的银色光砂。

    周防尊下意识的向对方伸出了手,然后停顿在了半空,就像是某种意识阻止了他哪怕一点点的前进。

    他怔在那里看着对方,两人的距离明明相隔不远,彼此间却都生出了立于深渊彼端的实感。

    周防尊悬在半空的手突兀的缩了回去,然后像是被自己无意识的动作吓了一跳,他张开指间,像是要抑制什么般用力摁紧了一边的鬓角。这个平时很随意的,梳理发丝的动作,在这一刻被他做出了恐惧的姿态。

    他一瞬不移的、死死地看着伊藤,目光锐利的近乎烧灼。

    然后在这目光中,透出了已达实质性的哀求。

    然而这并没什么用。

    狂暴的能量流随着他的分解自地面涌上天空,轰碎了那柄残破的巨剑,然后以一种仿若要搅动一切的气势,冲向了周防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锁定、缠绕、填补,巨量的阳炎纠缠在一起,相互挤压、吞噬、重新排布,当再次成型时,曾经残破的剑已经毫无瑕疵——端然庄重的样子,锋利的仿佛可以划破天空。

    周防尊愣愣的站在原地,满脑子都是最后时刻时,完全消散在光砂中只余一张面孔的伊藤微笑着说:“别摆出失败者的脸,尊……”

    ——他没有骨灰,周防抬头看着自己重新升起、闪烁着银辉的剑,怔怔的想。

    ……

    …………

    ………………

    吠舞罗为伊藤诚举行葬礼的那一天,早上东京在下雨。

    宗像礼司换下平时那身蓝色制服,穿上了他并不喜欢的黑色丧服。

    因为伊藤死时并未留下任何物品,是以,今天的葬礼只是一个纯粹的仪式而已——即使明明有着这么清晰的认知,可宗像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哪怕只是仪式,他也想最后再感受一下那个人曾经存在过的气息。

    或许是真的名气很大吧,虽然吠舞罗只是简单的在报纸上刊登了一下讣告,可来参加葬礼的人却意外的多。

    甚至有不少知名的男女演员和导演。

    仪式场所门前的闪光灯不停的闪着,高高摆放在灵台之上的遗照,年轻男性英俊的面孔,仿若看穿了一切般有着宽容的悲悯。

    一向神采飞扬的吠舞罗众人收敛了往日的桀骜不驯,无精打采的仿若一夕之间丧失了灵魂,葬礼由赤组的副手草薙出云主持,然而——

    宗像礼司却一直没有看到周防尊的身影。

    虽然明白对方或许是根本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实所以才未出现,可是,只要想到伊藤即使到最后一刻,也在全心全意为他打算的举动,不,或许正因为这样,反而让宗像更加难以接受。

    如此想着,祭拜完毕的宗像撑开伞决定离开。

    然而在走出两步后,他猛地转头,将视线移向道路的对面——淅淅沥沥的雨幕中,一道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沉默的站在葬礼对面的街上,一动不动的望着这边。

    宗像听说周防尊在伊藤死后,曾去他们初次见面的地方,在长椅上坐了一夜。

    宗像听说周防尊在那一夜之后,染黑了头发。

    宗像听说周防尊换下了t恤牛仔,穿上了伊藤喜欢的西装……

    可是他不曾想,他们竟会相似成这模样。

    “……”不知不觉中,宗像已经移动脚步站在了这个既没有打伞也没有撑开圣域的男人面前,他沉默的看着从对方头发上下滴的雨滴,过了一会儿,忽然鬼使神差的说:“周防尊,要不要一起去下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第27章 一个葬礼》,方便以后阅读[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