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

第29章 婴儿救美

类别:同人耽美 作者:独钓寒江雪 书名:[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

    这篇文一定能红,明明刚开始时还满心烦躁的克里斯在接过文件强压着怒火看了几页后,忍不住心神俱醉的想,不、并不是说这篇文中富含那些非常符合这个时代娱乐精神的、充满暴/力、欲/望、无规则游戏等吸人眼球的刺/激因素,也并不是说作者的文笔有多流畅美妙,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克里斯忍不住有点苛责的想,要是写这篇东西的人能稍微受过一点写作方面的专业训练就好了,当然,这么想不是克里斯认为这篇文不够好,而实在是因为太好了,所以让人忍不住就想让其更加完美。

    ——它拥有一个很棒的开头,主角是一个三流侦探,当然,这个三流的评价来自于文中的其他视角。然后在开场,他便被担当警探的好友请去协助破获一起高智商杀人案。

    随着案件的深入进行,大家发现,这个作案手段天衣无缝、下手干净精准、并且精通各种刑侦学的杀手正在被侦探抽丝剥茧般的发现着。

    这个所谓的三流侦探在一系列的事件中表现出了远超专业人士的庞大知识储备,更兼具了一个顶级侦探所具有的一切优秀素质。

    于是一个巨大的疑问不禁悬在了主编心头。为什么这种人,竟然只是一个三流侦探?他早该名扬世界了!难道是因为他的选择性健忘症?可是就算这样,忘记的也只是他,而不是他周围的人,莫非——

    看到这里,克里斯已经将好友警探当成了一个篡取胜利果实的奸邪小人。

    没错,他在心中推测着。怪不得侦探并没有将已经推理清楚的部分告诉警探,一定是他察觉到了,察觉到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被欺骗的可悲人物。一定是那个家伙,利用自己的健忘症,将荣耀据为己有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然后正因为了有了警探的宣扬,周围的警察们才会将主角视为不入流的三流侦探。

    主编兴致勃勃的继续往下看,不知不觉间,手中的稿件已经被翻过去了一半。

    ——对于一个随时可能会忘记以往发生的事,只依靠强大推理能力、即时搜集信息推测出发生过的真相、并以此一直伪装成正常人的存在来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很少有能瞒得过这双眼睛的假象。

    等待着主角恢复名誉的主编读着读着忽然发现,自己的脑袋忽然有点不够用了。

    种种迹象表明,这不是侦探第一次对上这个杀手,警探不止一次请他来协助破案,那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抓到杀手?

    接下来的发展让人膛目结舌,侦探先生缩小了最后的范围。他一个个的划去那些假设,然后在最后的结果面前,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苦笑。

    dallwhiains,howeverimprobable,mustbethetruth.

    (一旦你排除了所有不可能的事实,那么剩下的,不管多么不可思议,那就是事实的真相.)

    当他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之后,赫然发现,那个犯罪手段惊才绝艳的作案人,竟然就是自己。

    接下来的事顺理成章,在经过一场推理的盛宴后,越过了智与智的残酷较量,患有选择性健忘症的可悲侦探唯一能做的,就是为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埋单——他得辛苦的再次搅浑一滩清水,将那个凶手永远的放逐法外。

    于是,破案失败的侦探理所应当的丢掉了佣金,变成了所有人都知道的、只有偶尔的灵光让人眼前一亮的三流侦探,除了身为警探的好友觉得他人挺可靠之外,依旧籍籍无名。

    这真是一场既成功又失败的、令人在感到无比享受的同时(毕竟其中的各种布局实在是太精彩了),又忍不住心生悲悯的可怜人生。

    ——毫无疑问,这就该是本期杂志、不、不仅仅是本期,这就该是本杂志今后的主打了!

    克里斯兴奋的“啪”的一声将文件拍在桌上,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办公室里居然还站着一个人——编辑乔纳森·史密斯还站在一边满怀期待的等待着他的决定呢!

    “乔纳森先生,”克里斯破天荒的对自己的员工露出了比阴天里的阳光还要宝贵的微笑:“你,现在立刻就去联系这个作者。”

    ……

    …………

    如果说伊藤诚身上一定有什么让人不得不佩服的地方的话,大概就是,那看上去似乎永无衰竭的自信心了。

    卡着投稿截止日期前一天将文稿投递出去,伊藤就不再思考这件事,而是将重心放在了另一件事上——

    虽然目前的生活暂且算是稳定下来,不过如果考虑到未来的发展及计划,伊藤觉得他需要一份渠道合法的、不会【只要一仔细深究就会发现是凭空出现的资料,以前的经历全部伪造】的履历,不仅仅是用来镀金,同时还是让他扩大交际圈,更好的接触和融入这个世界的东西。

    伊藤觉得,或许自己该像个普通人一样,上学去了。这是目前最廉价、最方便易行的方式,然后高中-大学这样一路下来,就算现在的身份证明是伪造的,但到时也会变成是真实。

    不过也仅此而已,他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在网上看了一下各学校的简介,着重点首先还是放在学校周围环境的安全问题上——就算是复制的别人身体模板,但伊藤非常清楚,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意味着什么,而虽然目前无法推测出模板的原主人当年到底遭遇了什么,不过对于伊藤这种时刻都要保持严谨的个性来说,那也意味着有遭遇危险的可能。

    毕竟从机体的诡异程度来看,在至少躺了两年还能长到188的身高,原身体模板的背景,也是不得不让人深思的。

    于是最终,凭借着那份【糊弄普通人足够】的资料以及伊藤其实十分犀利的口才,他通过了一所教会学校的入学申请。

    与入学告知函一起到来的同时还有杂志社的约稿合同。

    虽然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成绩,不过事业终于也算是有了进展。

    然而现实的发展永远比预料更加充满张力让人惊喜,当第一缕春风吹向北大西洋马萨诸塞湾时,那个名字荒谬的推理小说连载《兼职杀手与他的健忘症》已经成为全美最热搜索词汇。

    三流侦探的故事以一种火山爆发的态势铺天盖地汹涌而来,带着无以伦比的热度被人喜爱着。

    而炮制出各种巧妙绝伦推理事件的作者也一度被冠上“阿加莎·克里斯蒂”第二,人类史上最宝贵大脑之一的过分赞誉。

    因为各种细节的描写刻画都非常细腻真实,无论是兼职杀手那掩盖在冷静理性个性下却实质非常异想天开甚至是疯狂的布局,还是三流侦探破局维艰但步步紧逼的推理寻证都非常扣动人心,不过最精彩的还是最后主角为了脱身而制造出的各种迷局,这让人们甚至觉得,就连作者本身那因略晦涩而过分简洁的文笔都被赞誉为堪比手术刀般精准又冷酷的优雅笔调。

    k上关于作者性别的猜测也沸沸扬扬,有一半人认为,能够写出这种东西的人一定是强有力的男性,也有人认为,从作者的id来看,这明明就是一位成熟优雅的女性。

    甚至就连不少明星大碗也赶着这场热潮纷纷表态,自己到底是男性派还是女性派的一边。

    面对这种仅凭着一部连载小说就搅动了几乎所有人情绪的狂热局面,伊藤对此……虽然有点意外,但却毫无欣喜之意。

    他甚至因过分冷静而显得有些冷漠。

    ——对方完全不像是任何一名十六岁少年,当然,让专程从洛杉矶赶来的克里斯长时间保持安静的还是,对方那只要稍稍抿紧嘴角,就让人打心底深处泛起恐惧之意、浑身神经紧张绷起的……深刻威严。

    对,虽然用威严一词形容一名十六岁少年太过可笑,可是,无论是那黑色整齐的短发、让人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猩红双眼,以及即使对于成年人来说也过分高大健壮的身躯……每一个机体的构成都在用实际存在描绘着威严的含义。

    克里斯下意识的向椅背挪了挪身体。

    “所以,您的意思就是,贵公司想代理《兼职杀手与他的健忘症》的版权?”在克里斯拿出那份协议放在伊藤面前已经整整32分钟后,少年的嗓子里终于发出了声音。

    ——他的声线,也是接近于成熟的低沉暗哑。

    克里斯注意到,在这段对他而言漫长的像重新度过了一个冬季的时间里,对方虽然也认真的将协议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可他却并没有在利益分配公式的那一页停留很久(通常那才是作者们关心的内容),而是全篇都保持了一种相当稳定从容的速度,不紧不慢的阅读完那长达54页的厚厚的一摞文件。

    克里斯无法确定他到底在关注什么,这家伙简直就像他书里的主角一样让人难以捉摸,原本信心满满现在却莫名觉得事情的未来难以预料的主编大人忍不住这样想。

    然后他就看到,对方从旅馆虽然简陋但却异常整洁的抽屉里拿出了厚厚一沓文件放到了自己的眼前。

    大约有12份的样子,之所以能让克里斯一眼分辨出来,大概是因为被整齐贴在文件右上角、标准到每份文件标记位置误差不会超过1毫米的彩色标签。

    是以就算全部纸页都是规整到像是凭空一刀切下才能达到的让人目瞪口呆程度的整齐,但已经大致猜测出这些都是什么的克里斯还是感到了一阵头疼。

    那些混蛋,明明对方是自己挖掘出来的天才,可是他们却更先下手了!克里斯愤怒又绝望的看着最上面那份文件上明显到嚣张的眼熟logo,竟然,连这种庞然大物也第一时间递出了橄榄枝,他们明明不是一直坚持让作者主动的矜持论调吗!

    没浪费时间让对方一一查看,伊藤认为只要将这些文件摆出来即已足够,不过他还是贴心的将文件调整到文字朝着对方的方向,之后才再次开口:“我同意了。”

    “嗯?”完全沉浸在悲观情绪中的主编大人随意的应和一声,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惊讶的甚至站了起来:“什么,你同意了?”

    克里斯可是知道,这里面有几家是以财力雄厚、挥金如土闻名的!

    “因为,第一,去年你们为我解决了监护人问题,我很感谢。”伊藤丝毫不在意对方情绪上的不稳定,也提也没提对方当时那并不情愿甚至一度将稿费压到最低的恶劣行径,而是首先表明自己是一个感恩的人,并宽容又体贴的等待克里斯将情绪稳定下来后才继续开口:“第二,难道您不认为,这篇文,非常适合被改编成剧本吗?”——伊藤深蕴,既然已经决定做个天使,就不要让任何无关紧要的细节搅乱这种形象的塑造。

    伊藤目光笔直的盯着这个年龄上至少比他大了20岁的职场精英,语气诚恳:“第三,我需要一个经纪人。”

    视线交接,下午室内明亮的光线中,对方猩红的眼眸闪着宝石般透彻美丽的色泽,在一阵令人眩晕的恍惚后,克里斯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然后当他在走出这个外表上看平淡无奇的小旅馆时,克里斯才彻底醒悟过来,他刚刚到底得到了什么——从今以后,当今全美最受欢迎的作者,已经完全属于自己旗下了。

    这真是只要想到就会让人激动的汗毛直立的决胜消息,尤其在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何等残酷的竞争中被挑中的,这种胜利绝不亚于明明只是贫瘠又无力的弹丸小国,却在战争中奇迹般胜过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国家、只能用奇迹来形容的丰功伟业。

    不过很快克里斯就意识到这件事比想象中要麻烦很多——伊藤他不肯接受任何形式的曝光,就好像那些足以让任何人迷醉的成功是非常不重要的东西一般,他宁愿每天规规矩矩的去上神学课,被一群莫名其妙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姑娘们炽热到烦人的视线包围,也不愿接受任何一个、哪怕不露脸只是电台广播形式的专访。

    “你不觉得,继续保持的神秘性会进一步扩大她的影响力吗?”在某次克里斯终于克制不住发出强烈抗议之后,伊藤给出了勉强还能算是理由的回答。

    天知道继续保持神秘性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已经被几个好奇的【大人物】相继暗示的克里斯在心中发出了哀嚎,可是,只要看到对方那沉静的双眼,克里斯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间。”伊藤并不在意克里斯到底怎么想,这也是当时他选择克里斯的理由,毕竟,相对于丰厚的报酬,伊藤更在意自身未来的发展。

    ——与那些只是单纯渴望成功的人们不同,对于伊藤来说,成功这件事从来都是残酷又有趣的生存游戏。

    并且与克里斯预料的完全不一样,伊藤直到签约后的第三个月才递给他的第一份剧本,并且这份剧本完全与倒霉的兼职杀手无关,是另一个精彩至极的推理故事。

    虽然知道伊藤在小说上非常有天分,但是显然,对方在剧本上更加有天分,已经完全沉浸到阅读状态,但深深刻在骨子里的职业本能让克里斯下意识的评估道——无论是场景的构建、人员的对白,以及幕的反转设置,都层层递进、指引*。

    是非常标准且专业的超一流剧作家水平。

    对经纪人的夸奖只是礼貌的微笑作为回应,伊藤心里想的是,目前的身体恢复情况已经达到极限,就算再怎样训练,也只是日常的锻炼而已,短时间内,实在无法期望更好的程度了。

    对此,伊藤不禁感到有些遗憾,虽然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但毫无疑问,伊藤认为现在的自己,是有史以来最弱的一次。

    可是,他确实已经做到了他目前所能做的一切,接下来,就是他按部就班推进计划的时候了。

    当期期艾艾的克里斯打来电话说因为剧本中有一个人物因为要求过于特殊、实在无法找到合适人选出演,而要求伊藤重新修改剧本时,将电话夹在耳边,伊藤一边下笔流畅的在笔记本上写着自己明天神学课的演讲课题,一边语调不变的回答:“那么,可以让我试试吗?”

    仿佛那个刻意在剧本中设定了一个非常特别角色的家伙不是自己,伊藤的回答坦然到正直,并且即使一心二用,可男性伤痕累累的左手指间,薄而锋利的刀片却闪出一串顺畅的流光。

    ……

    …………

    剧组今天的拍摄状况非常不好,大家因为导演的坏脾气全部都在小心翼翼避免出错,免得一不小心变成可悲的出气筒。

    在一组长镜头终于拍摄结束之后,男主如蒙大赦般逃到去了休息室。背影活像只被野狗追逐的兔子。

    可身为漩涡中心的大导演詹姆斯却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不对。相反,他觉得就是因为自己太好说话,才会有人对他提如此荒谬的意见。

    他坐在舒适的导演椅上,手里摆弄着已经完全将他吸引的欲罢不能的剧本,心里的别扭却一点儿没少。

    现在的年轻人,有点才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能写好故事就可以代表一切了?要知道,表演和写作可是完全、完全不同的!!他怎么敢放言说自己适合威廉这个角色呢?

    他一边想着给这个才华横溢的家伙来下马威,让他不要太过于轻狂,一边又害怕万一打击到他的斗志,影响他以后的创作。

    然后就在这种反复发作令人抓狂的纠结中,他终于等到了剧本的作者,也是角色威廉的试镜人。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这个有着日本名字的意大利人,似乎天生就懂得如何吸引人的视线。

    除却对方对于剧本的熟悉程度,以及天生的好条件之外,他对于镜头有着简直堪称精妙绝伦的掌控感。

    这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原本只是打算稍稍做做样子就立刻拒绝的詹姆斯,在试镜结束后,终于也体会了一把克里斯当年成功签约后、仿若被从天而降馅饼砸中的既幸福又纠结的复杂感受。

    当然,即使是一个有天分的新人,可新人依旧是新人,伊藤诚在屏幕上的第一次露脸,短暂到其实只有不到10个镜头。

    可因为导演的严格要求,也因为角色的重要性,他被留在片场反反复复拍了一个多星期。

    不过倒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是必要的工作,对此伊藤认识的清楚,但稍微让伊藤有些在意的还是,那种站在片场中央时的熟悉感——甚至不需要在意,他就清楚的知道镜头在哪里,何时该向何方转移眼神与视线,到底该如何走位,这种明明需要相当经验才能熟练应用的宝贵技巧。

    脑子里不停的随意拼凑着这些微末细节,视线在黑暗的街上稍稍一顿后,伊藤走回了自己临时的住处。

    然后他的脚步在门口处停止了。

    视线停留在门的把手上——按照他以往的习惯,临出门前,那里照例是一根本应固定在门与门框间、不易让人察觉的纤细头发。

    现在已经彻底断裂了,再结合到之前在路上时就已经非常在意的那几名看上去极其彪悍让人不自觉就想远离的危险份子们,伊藤已经初步判断出了对方并非是带有善意前来拜访的事实。

    然而即使有着这样明确的认知,可伊藤从兜里掏出钥匙的动作却没有丝毫耽搁,空气中,就连钥匙相互撞击发出的轻微脆响也显得那么普通而平常。

    他手很稳的将钥匙插向钥匙孔。

    虽然事实上对自己此时的武力并没有太多信心,不过他还是很快确认了,自己的房间里至少屏声敛息呆了三个人。

    钥匙轻轻的在门锁内旋转一圈,然后“咔”的一声,门被反锁了。

    就那样直接的将钥匙插在门上,伊藤一秒也没耽误的,迅速后跃一步,转身就跑。

    然后直到他已经跑出20米后,室内的人才反应过来冲向门,反锁的门开起来稍有点麻烦,对方丝毫没有耐心的直接开了枪。

    此时的伊藤已经跑到了50米之外。

    ——被人用枪指着威胁的时候,最好的策略是转身就跑,因为大多数人的命中率其实很低,这是很多防身教材中不厌其烦表述的一点。

    不过这种情况显然不适用于当前。

    虽然大脑已经在结合风向、温度、湿度测算出了子弹行进的速度与方向,并且还买一赠一的顺带提供了最佳逃跑曲线——不过只从对方那毫不犹豫的开枪举动,伊藤即已判定出,敌人是专业的,并且对他存在着毫不容情的冷酷想法。

    简直是预料中最糟的情况。

    当然伊藤对此也并不是没有准备,首先,虽然是临时住处,可伊藤选择的地点却濒临闹市、地形复杂;第二,选定驻地前的例行踩点工作,伊藤相信自己比这世界上其他任何人做的都要更加到位——甚至,就连当地人都绝少知道的秘密小路、这街上哪家临时出去游玩,这几天并不在家,这种零零碎碎却非常全面的信息,伊藤全部都掌握了。

    灵活的再次一跃,他悄无声息的攀上了因为屋主去外地旅行而早被伊藤选定为第二巢穴的房屋的屋檐。

    抓着室外排水管固定身体的手臂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不过伊藤还是呼吸平缓的保持着安静,完全没有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追逐的紧张感,他对于这种在刀尖上游走的危险状态实际上是非常享受的——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他甚至微微感动于这血管里迅速流窜着肾上腺素的紧绷感受。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他的逃跑会如此干净利落,在举着枪到处搜寻了一会儿之后,其中一个终于忍不住大声嚷起来:“xanxus,你身为瓦里安首领的骄傲呢?就像你忽然软蛋的跑去卖屁股一样,现在的你难道只会躲藏了吗?”

    “我艹,你已经软的像个娘们了吗?你不是还学会了怎么跪下吹?”

    “xanxus、瓦里安、转变性格……”根本不在意对方的冷嘲热讽,伊藤思路清晰的搜集着他认为有用的信息。

    不过对方既然敢于光明正大的闯入平民区设下埋伏,自然也不可能只有这点本事——居高临下的伊藤看到他们谨慎的通过无线电相互联系收缩着包围圈。

    当其中一人终于经过屋檐下时,伊藤轻巧的调整了一下动作,用脚勾住管道,像倒挂的蝙蝠一样头部向下伸展开来,稍稍一荡,指间的刀片闪出轻微的光芒,一篷血猛的从目标的颈间飙出,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的就已经软倒在地。

    伊藤顺势将身体靠向墙壁,仅用一只手抓住窗檐落地。

    “3秒”习惯性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伊藤才表情从容的搜查起对方身上的装备来。

    对那个不停在来回呼叫代号的联络机视若无睹,伊藤的目的在于死者身上的枪与弹夹,虽然时间紧急(伊藤可不指望这里发生的事会被人延缓发现),不过他还是尽量细致的搜查了一下对方的证件,当然,他没指望这是真的,不过到底也算是有效的线索之一。

    当15秒后,对方终于确定己方已经损失一名成员时,伊藤已经走向另一条街。

    他迎面赶上了一个正朝着这边行进的黑色西服。

    毫无犹豫的,在对方还处在刚刚发现目标的认知状态时,伊藤已经快速跑动起来——不是向后,而是向前。

    然后在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让他享受到了与之前同伴一样的待遇,刀光一闪后,喉管上飚出了快速且凶猛的血线。

    “5秒”,只是轻声念出计时,伊藤没有任何停留的继续向前走去,直到他又走出3米,刚刚那健硕的尸体才轰然倒地。

    然而伊藤心中却并无丝毫得意之意,就如之前一直担心的,明明只是短时间内的巧妙双杀、并未耗费多少体力,可伊藤却已经感受到了这具身体的极限,不,并不是疲累或者其他什么负面状态,而是那种明明身体里面颇有余力,却因被什么无形之物困住,而无法发挥其作用,甚至浑身都无法舒展、只要用力稍稍过猛,身体就会立刻断掉的——像被冻住的钢铁一样,既坚硬又脆弱的危险感。

    他尽量自然又隐蔽的站在小巷的转角处,心里估算着对方下一名成员大致赶到的时间——至少有20秒,迅速的将地图重新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伊藤确认到,时间已经足够了。

    他从裤兜里掏出了电话,手指在屏幕上轻轻点按,拨出了三个数字:“911。”

    “这里是……”从未觉得借助他人力量可耻,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伊藤认为不懂得借势的人才是愚蠢的,是以,在因为自己特殊身体状况而早就考虑到有今天的伊藤将报警的流程熟记在心。

    然而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后背的汗毛即已条件反射性的竖起,伊藤想也没想的,立刻就地一滚,“噗”的一声,一枚子弹带着冲出消音器的闷响击在他刚刚站立位置旁边的墙上,石质的碎片被击的四处飞溅。

    伊藤下意识的看向子弹飞来的方向,夜色中,刚刚他曾路过的墙壁上方,悄然站立着一个虽然只有二头身,却一丝不苟穿着西服带着礼帽的小小婴儿。

    意识到伊藤的视线,小小婴儿轻轻跳跃一下,以一种普通人根本难以达到的速度来到了伊藤面前。

    “黑手党的事情由黑手党内部解决。”婴儿平板到奇异的声线毫无起伏,这样说着,他头也没回的再次抬手,将出现在道路另一边的黑色西服一枪爆头,“请将电话借我一下。”

    伊藤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小小的婴儿,心里并未因对方过于奇怪的身体而稍有忽视与轻蔑,相反,伊藤觉得,这是他目前为止,在这个世界见到的最强大的人(或者是什么其他奇怪的东西)。

    他再次用目光确认了一下刚刚婴儿那一跳的距离,以及他那快到人类肉眼根本无法辨识的射击动作,心里已经判断出,如果对方执意的话,现在这种糟糕状态的自己早已成为尸体。

    一顿之后,伊藤收起他不知在何时已经掏出的枪,伸手将电话递了过去——这并不是软弱的妥协,而是基于大脑有效又清晰的判定,对方并无敌意。

    “我是r,”小小的婴儿快速拨出一个号码:“请给我送九份外卖,现在就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第29章 婴儿救美》,方便以后阅读[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