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

第35章 酒会

类别:同人耽美 作者:独钓寒江雪 书名:[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

    “如果真的想守护什么东西,那就一定得有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不退让的觉悟!”来不及看室内的景象,伊藤动作灵敏的左挪一步、侧腰闪过角度刁钻朝着心脏射来的一串小刀,上身又猛地向后一仰,避过左右两侧同时攻来的剑形武器以及坚硬的拳头,不过这些夹攻并未让他失去从容,反而更加令人生气的一边在险之又险的躲闪,一边说出了上述诸如反派boss一样夸夸其谈的教育言论。

    然后在眼前众人因此闪神的瞬间,他顺势向后一翻,利落的滚(……)到了xanxus面前。

    手掌刚好按在酷寒的冰面上得以借力,伊藤止住了身体继续向前的冲劲,然而他并未抬头看那冰内的景象,而是在快速起身的同时,左手“啪”的一声给拿在右手的枪支换了弹夹,然后仅凭着直觉的,一边站定一边朝着眼前的空气打出4枚子弹——不偏不倚,刚好每人一枚,擦着头皮而过。

    被子弹擦飞的各色头发纷纷扬扬散落在空气中,如同一场奇怪的雨——这种精准到近乎恐怖的打击度,让瓦里安众人,瞬时停住了脚步。

    够了。

    站在那里的男子冷淡的眼神给所有人这样的感觉。

    不需要声音,所有人都被这么严厉的警告了。

    伊藤转过身,没再管忽然就进退维谷的瓦里安,而是收起了枪,抬起了左手。

    他用一种专注到出神的认真姿态仔细查看着。

    他的举动太过奇怪,以至于让刚刚在他那无声警告的震慑中清醒过来的瓦里安众人,再次被吸住了视线。

    他们自然而然的跟随着他的目光,观察着那只手。

    那是一只纯粹男性化的手,有着宽大的手掌,强劲有力的指骨,干净清晰的指纹,然而在手指的上方却密密麻麻的满是细小的疤痕。

    伊藤接着看向被封在冰内的那个人,那个与他有着同样身体的人,冰冻的站立姿态笔直的让人觉得有些过分用力,脸上的表情就如伊藤曾经设想过的那样,下巴紧绷、怒视的表情充斥着满满的不甘与讶异,然而在那双猩红眼眸的最深处,却又带着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安心感——当然他的手上,也有着同样的伤。

    对他这种想要得到却又狠不下心,丝毫没有任何篡位者、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切上位者应该具有的,要么不做、要么做绝的政治觉悟的行为不置评论,伊藤的注意力更多是停留在,对方是如何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存活状态的非常现实的问题上。

    很明显,这块冰的温度已经低于零下5°c了,那是可以让人体细胞内水分结冰形成冰晶破坏细胞壁的极其危险的温度。

    甚至就连解冻都是技术活,理论上一个操作不慎,里面的人就会像玻璃制品一样碎成碎片。

    但如果考虑到在现在这种正常室温下,这块巨大的冰块还能坚挺依旧的保持着丝毫不化、完全违背现代科学原理的状态的话,或许如何存活下来这件事也就稍微能够解释一点了——因为都是不科学的存在。

    不过这还是让伊藤感到了些许紧迫,不,应该说是非常紧迫——对这种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不得不将生命安全托付给科学知识无法解释现象的现状,简直是对强迫症患者的最大蔑视。

    但也正是这种危险又紧迫的情况反而让他又有点放松,毕竟无论如何,虽然那个让人完全摸不到头脑的已经发布了任务,但对于伊藤这种总是不自觉就会把事情深挖的人来说,过于简单的任务反而让他觉得不可思议、会反复思考是不是有陷阱。

    当然伊藤完全没考虑过,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他之前的遭遇其实已经非常危险乃至离奇,稍一大意就会马上死掉,他只是对现在这种不拼命努力就会立刻死掉的境况感到安心——是的,在伊藤的世界里,生命从来都是不得不拼尽全力努力去争取的宝贵的东西。

    然而瓦里安那群缺少耐心的家伙从来不会像某些究极boss一样充满绅士风度的安静等待主角思考人生,在短暂的一个停顿之后,斯库瓦罗的声音大的简直可以震落墙角的落尘。

    不,伊藤冷静的想,他觉得,他真的看到了飘起来的浮尘。

    “喂,我说你到底——”

    音波攻击戛然而止在对方充满戾气的猩红目光下,对视的一刹那,这个拥有剑帝之称的银发剑士感到自己五脏六腑都在被火焰灼烧似的炙热起来,不知是这眼前之人的能力,还是源于自己的错觉。

    伊藤走过去伸手握住了斯库瓦罗垂在身侧的剑刃,他的态度是那么的自然,自然到就像是端过一杯白开水一样理直气壮,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那么傻傻的看着他,看他引导着斯库瓦罗的剑,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开了道伤口。

    做完这匪夷所思的一切,伊藤抬起头,冲表情或复杂或愤怒或好奇的瓦里安微微一笑:“就如同你们所看到的,他和我,是连在一起的。”

    冰内,毫无生气的xanxus的手臂上,赫然有着同样的新伤。

    “不要做出这副如丧考批的沮丧表情,没有人爱看失败者的脸。”伊藤安慰了一下旁边看起来很绝望的中年大叔。

    “其实我想,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他回过头,伸手摁在冰雕上,语气是种带了凌厉的冷静:“就是如何尽快把这家伙放出来。”

    这完全是废话!站在一边的人不禁默默的想,这件事自xanxus被关进去的那一天起瓦里安就一直在努力,毕竟,无论是自私的只为了自己考虑,还是为了那纯粹的忠诚,他们都需要这么做——

    还是用政治论描述大家就完全能理解,毕竟站在这里的都算xanxus的旧部,如果首领不能出来的话,属下的日子过不好也是理所当然的,尤其是在黑手党这种完全任人唯亲的世界里。

    “我有一个计划,需要你们的配合。”然后根本没等杀手们的回应,伊藤自顾自的开口,以一种吃准了这群人最终都会同意的令人讨厌的笃定姿态。

    “哼!”一愣之后,杀手们同时发出了声音——虽然明知道这个人说的很有道理,但总而言之就是非常不爽,尤其是想到要和一个忽然冒出来的、和首领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一起工作,并且暂时好像还得听他的安排这种事。

    毋庸置疑,虽然伊藤只是简单的说需要他们配合,但瓦里安就是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了,那种领导权完全被拿走的、令人不快的未来。

    等他们终于从冰封着xanxus的地下室走出来时,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仿若吞了苍蝇一样既恶心却又不得不认栽的复杂表情。

    不过对伊藤来说,只要这种程度就已经足够了,毕竟只要他愿意,不管对方是拼命反抗还是真正心甘情愿,他都可以做到如指臂使的使用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只是使用的方法不同而已),唯一的问题只在于,伊藤觉得,既然最近需要扮演xanxus的角色,那么既然做不到在性格上追齐他,起码也要在阵容上稍微敬业一点。

    当然,对此会给彭格列造成的强烈惊讶以及震慑,那也在伊藤的考虑范畴。

    在与九代目友好的进行了谈话确定了三天后有一个欢迎他归来的酒会之后,伊藤开始暂时履行他强行抢来的首领职责,开始帮助斯库瓦罗处理瓦里安的公务。

    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夺权之类的无聊理由,而是伊藤的强迫症发作——在能够高效搜集信息的时候,他绝不能让自己失去这种机会。

    当然他也就知道了,其实一直以来都非常疑惑的,就算他拥有和xanxus相同的身体,但这些人一见面就对他非常信任,与之前设想过的可能会面临科学研究的那种糟糕待遇(伊藤甚至已经想好了脱身的策略)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理由,所谓令人瞠目结舌的平行世界设定。

    明明已经了解到这个世界科技还未发展到那种程度,不过考虑到那块冰,伊藤认为,这个世界的技能树可能点的方向与他之前认知的稍有不同。

    当然这些都只是暂时用不到的基础信息储备,而对于整个彭格列家族来说,当前最重要的就是伊藤(xanxus)的露面会。

    节省掉描写起来起码需要花费两千字的酒会介绍(作者说她做的到),总而言之这是一场非常符合黑手党风格的聚会——满场的黑色西服,男性远远多于女性,然后又因为这些肌肉各种发达、脸上表情因为从事工作的特殊性而让普通人看上去非常不友好(其实就是凶悍)的纯爷们过分散发的雄性荷尔蒙的缘故,场上的气氛显得非常紧绷又充满火药味儿。

    当然,毕竟黑手党也是有组织有纪律的集团,而这里又是在众多黑手党中实力最强大的彭格列的地盘,没有人会真的起冲突。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一直保持沉稳微笑表情,亦步亦趋跟在彭格列九代目身边的青年身上。

    那张面孔被很多人所熟知,然而,或许就是因为曾经太熟了,反而让人不敢确认,站在那里的是否就是那个人——那个曾经骄傲又不逊的彭格列的继承人。

    青年的身材高大、站姿标准,身穿合身的细条纹黑色西服,右手拿着酒杯,他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话,只是端正跟随着彭格列的头目,礼貌又周到的对黑手党元老会的各位大佬点头行礼。

    他的姿态静默,然而这种静默却丝毫不会让他缺乏存在感,反而因为那引而不发的张力而显得深沉又压迫感十足。

    有些人生来就是上位者,毫无疑问,哪怕只凭借这种强大的气场,就已足以担当未来承担彭格列命运的重任了,众人不能更清晰的认知到。

    然而这种认知却丝毫不能让所有人感到愉快,在不动声色的几个对视、以及若无其事的擦肩而过中,终于有人在角落里发出了讥讽的声音:“x先生,我听说您带领的瓦里安暗杀队,是只有成功率在90%以上才会行动的对吗?”

    问话者的措辞礼貌,然而蕴藏在其中的恶意明显,让大厅中正彼此交谈的声音同时安静了下来,只余原本早就被忽略了的小夜曲淡淡流淌。

    所有人的视线同时凝聚在正举着酒杯喝酒的伊藤身上——众所周知,这位先生的脾气从来都非常糟糕。

    然而首先爆发的,却是本就不情愿、愣是被伊藤拖过来参加酒会、充当布景板的瓦里安众人。

    是的,虽然那就是事实,瓦里安只有在任务成功率90%以上才会行动,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失败的惩罚率却是100%的,他们从来都有为彭格列牺牲性命的勇气,而不是像那话语中潜藏的意思一样——瓦里安是个贪生怕死、只图虚名的软蛋。

    斯库瓦罗愤怒的拔出了剑,张开了嘴刚想说点什么,他就看到,伊藤向这边投过来了一瞥——没有任何感情的一瞥。

    然后他的动作就瞬间顿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无法继续下去,他身边的瓦里安众人也是同样的感受,明明伊藤什么都没做,什么也没说,可是他们却必须立刻安静下来等待他的命令、完全被定住了的感受。

    而在周遭充斥着各种感情的复杂注视中,伊藤收回了他的目光,直视着刚刚发言的黑手党,看了一秒后,他放下了酒杯。

    他的动作很慢,像是需要精挑细选、仔细斟酌放置酒杯的地方一般,带着从容不迫的矜持。

    他的手也很稳,像是那些平时足以将他点爆的挑衅话语根本不曾存在过,他用漠视表示了他的轻蔑。

    然而观者却觉得,他们脑内那根绷紧的神经就像那只酒杯一样,随着他安放的动作,发出了“砰”的一声,虽然细微,却极其震慑心脏的巨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第35章 酒会》,方便以后阅读[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框框男主的正确用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