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游戏

第29章 微幻迷国(七)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SISIMO 书名:无限游戏

    “咳咳咳……”时楚吐出几口鹿血来,好一会儿才感觉缓过来了。

    真迦和疏楼莎的内力比他要差,几乎已经被淹得半昏迷,如果不是最后关头时楚自己揪住了鹿的皮肉,又一手抓住疏楼莎的胳膊一脚勾住真迦的背包带子,恐怕她们会直接被晃出去,这么高因为空气阻力倒是不怕摔死,但这不是掉下去是被甩出去,伤得肯定不会轻。

    最后三人摔下来还是因为一阵风吹过来他们被风托了一下,才算是“平安”着陆。

    公孙玉迅速给时楚把过脉,发现只是因为剧烈震荡而少许有些内伤,顿时放下心来,疏楼莎和真迦那边要稍稍严重一些,疏楼莎的一条胳膊有些骨折,是为了强行拉住真迦的时候受的伤,真迦的肋骨断了一根,她吐出的血里就有自己的血,不过这会儿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给他们三人各自服了一颗他自己配置的药丸,再给疏楼莎固定好手臂,不过是眨眼的事,而直到这会儿,张宗瑞和夏琳才赶到,丁鸿他们还在后面。

    刚刚鹿奔跑起来的时候,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震动,他们简直不敢想象挂在鹿身上的时楚三人是怎么撑下来的。

    鹿的速度太快,公孙玉的轻功不错,作为名捕,他的轻功不算独步天下,却也绝对是一流水准,因此,当他跟上去的时候,其他人看着他的后背,明明觉得看起来也不是跑得很快,却是怎么都不可能追得到。

    张宗瑞再也顾不得隐藏什么,刚到就拿出权杖,一瞬间,一股雍容庄严的气息笼罩在他的身上。

    神术不比法术,他施展法术的时候,光系魔法早已经熟悉得圆融如意,身为战斗祭司,又有伊瑞丝这样十分强大的光明祭司作为辅助小伙伴,他的神术从来不是强项,因此治疗效果自然差强人意。

    但这种差强人意是相比较那些光明祭司而言的。

    温暖的乳白色光晕笼罩着时楚和疏楼莎、真迦三人,几乎是刹那间他们苍白的脸上就有了血色。

    跟上来的丁鸿等人惊异地看着张宗瑞,比起时楚他们表现出来的绝对力量,这种明显超乎科学解释范畴的能力,显然更像是他们想象中的超能力。

    “怎么样?”他关心地问。

    对于张宗瑞的能力公孙玉也有些惊讶,不过脸上却不动声色,“没有太大问题,一点轻伤。”

    丁鸿叹了口气,“卫星照片显示,这一带应该是没有稍大型的动物栖息地的,也不知道这只鹿是从哪里跑来的落单野鹿。”

    动物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除非生态和气候发生变化,否则很少迁徙。

    这个世界的人类实在是太羸弱了,能划下那么大的一块地盘本身就很艰难,为了挑选气候适宜,又没有大型动物栖息的地方,人类倒是进行过几次迁徙,抛去故乡,跑到新的地方,重新建设起城市和国家。

    人类靠着卫星,能够基本判断一下前途是否安全,但这并不是肯定的,比如今天,这突然出现的鹿就是一个意外,若是将这里划成人类的城市,它某天循着旧路再来一趟,后果不可想象。

    这也是每一次的东进计划都充满牺牲的原因。

    鹿没有犯错,人也没有,不过是一个生存空间的争夺,而人类又太过弱小。

    听起来像是借口,却也是充满辛酸和无奈的借口。

    前进、清除,一路往前推进,除了他们这一千多人之外,国家的工程兵在后方一点点地开始往前铺平道路,等东进计划结束,这里就会变成新的郊区,设立边防,划进国家的疆域。

    时楚三人身上的鹿血开始干涸,整个人都被板结地快不能动了,再拿个小锤子一敲,簌簌的一片片往下落。

    看来丁鸿他们都很习惯做这样的事,连特殊的小锤子都是备好的。

    “以往东进,难免要杀个把兔子田鼠之类的,鹿也不是没杀过,却是真的费劲,绝大部分时候还是吓走了事,只是要防它再回来,也很麻烦。”丁鸿说着,将手中的烟掐灭,他的压力太大,近来抽得挺多,其实平时并没有烟瘾。

    其实人类才是真正能够破坏生态的存在,哪怕这会儿变得这么小也一样,没有其他原因,不过一个词,智慧。

    哪怕渺小到犹如蝼蚁,人类靠着高端的科技和悍不畏死的精神,还是可以和鹿这样的庞然大物一战的。

    当然,不可能像时楚三人就这么跑上去“单挑”,这根本就传奇到惊悚的程度了。

    尹梦有些兴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用长刀……可没那么容易伤到大动脉吧?”

    “确实没那么容易。”时楚叹了口气,然后看向王骁,“真不好意思,你的刀大概报废了几截。”

    王骁倒是潇洒,耸耸肩说:“没关系,反正回去会有人报销。”

    时楚站起来,抖落身上的血块,还是感觉有点不舒服。

    “那里有个小水潭。”张宗瑞说。

    其实说是水潭,照正常标准就是个小水洼,不知道是不是上次下雨留下来的,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水潭大小了。

    对于这个年代的人类而言,基本不会缺水,早上收集一点露水都够了,食物也算不上难收集,比如他们面前这倒在地上的鹿,要处理起来才是烦心事。

    丁鸿笑了笑,“我已经通知了后方,很快会派人来,想不到你们一出来就立了大功,这鹿清理清理可是值大价钱。”

    这么大的鹿,在这个世界身上的东西和龙肝凤胆也差不多了,因为难度太高,几乎都很贵,包括鹿的毛皮都能值不小的一笔钱,不过,这世界可不用鹿皮做皮鞋子什么的,对于他们来说,这鹿皮太厚了,有其他的用途,包括鹿毛,都是编制的好材料。

    这也是一些普通人愿意跟着出来冒险的原因,国家规定,如果是在东进期间自己猎到的猎物,全归个人所有,并不像部队管得那么严格。如果自己参加私猎队,虽然也有收获,但一是危险,二是猎回来的东西只能在黑市流通,国家不收,自然要少了收入,东进的时候不一样,有军队在,收入又有保障,像周丰瑞就是第二次参加东进了,对于他们这种“老手”而言,一次东进就足以开张吃上个三五年。

    丁鸿担忧地看了看远方,“只怕真的麻烦了,鹿一般都是群居动物。”

    一只两只还可以对付,如果真的是一群,他们只能避开这条线路了,这里也不是什么水草肥美的地方,为什么会有鹿群?明明卫星拍摄的图片里面从来没有显示过这路上有鹿群。

    “希望这是一只不小心落单的鹿。”夏琳安慰他。

    如今果然有个张宗瑞说的小水潭,时楚先让疏楼莎和真迦姐妹去清洗了一下,然后才是他自己。

    脱下衣服将身上洗干净,再换上准备好的干净衣服就行了。时楚抬头看了看天空,心中计算着走过的大概距离。

    “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多星期了。”不远处传来张宗瑞的声音,他靠着草茎,也在仰视天空。

    时楚淡定地拿水靠了靠身体,“理论意义上而言,这里距离我们出发的地方,其实并没有那么远,是吧?”

    “没错,我看过丁鸿那里的地图,确实会走到那个武陵附近,如果按照现在的进度来看,估计至少也需要一年的时间。”

    时楚感叹:“一年啊……”

    “而且那个周丰瑞,也就是参加过上次东进的那个,说过越是往后,路途越是艰难,走得也会越来越慢。”

    “这也是正常的,”时楚顿了顿,“丁少校派人在处理那头鹿吗?”

    张宗瑞“嗯”了一声,“很麻烦,因为太大了,放在原地又容易引来一些食肉动物,现在正在一桶一桶地装鹿血,保鲜封好,幸好我们才走了一个多星期,他们派了飞机来,都是压缩的特制塑料桶,吹起起来就能用。听说,飞机在路上坠毁两架,都是被鸟类和飞虫攻击,听丁少校说,这个损毁率已经是比较低的了。”

    飞机运送的是特殊的塑料桶,放在压缩箱里的时候,一个箱子可以放几十个,拿出“吹起来”遇空气会很快变得坚硬,除了桶之外,还有塑料盒子,用来给鹿肉鹿骨等等保鲜塑封。

    这些是加急来的飞机,真正运送的车队还在后面,工程兵一路开路过来,至少也需要两三个礼拜的时间。

    他们却不会等,听丁鸿说,在这里等上两三天,将这头鹿被迅速分装完毕后他们就会立刻出发。

    “时楚。”

    “嗯?”时楚套上t恤,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我们——要不要重新开始?”张宗瑞忽然说。

    时楚刚从水潭边爬上来,听到这话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你说什么?”

    张宗瑞朝他看来,“你不要急着回答,”他见时楚想说话,抢在前面说,“我真的很害怕你会拒绝,而且你拒绝我会很伤心的,所以,现在可以不用回答我。”

    时楚:“……”就知道这家伙还和以前一样狡猾,伤心屁啊!皮厚死了,人家有哪个会把这种话放到台面上来说?还要脸不要。

    不过,他这样不逼问答案,还是让时楚松了口气。

    这种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还是眷恋着很早前的那点儿温暖,分手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的教训,难道还要经历第二次?

    时楚一点都不想。

    天色渐黑,整个营地的气氛都紧张起来,晚上的时候,其实远比白天更危险,很多动物都是夜行性的,而人类不是。鹿的尸体还没处理完毕,新鲜的血腥味绝对会引来一些叫人头皮紧绷的危险。

    但同时,也是机遇。

    营地中间点着一个巨大的火塘,烧得十分热烈,这不仅仅是为了驱散夜的寒冷,也是为了赶走一些惧怕火焰的动物。

    看着周丰瑞很满意地拖下去一只灰色“巨鸟”,时楚表示如果没看错的话……好像是只小麻雀而已。

    丁鸿依靠在一块巨石旁边,点燃了一支烟,然后忍不住再次朝前方看去,不仅仅是他,很多人的目光都被那里吸引。

    明光闪烁,照亮了一片天空。

    手持那根特殊权杖的张宗瑞拉弓、射箭,金色的光箭飞射如雨。

    之前张宗瑞和夏琳到底有些顾忌,基本上很少出手,因为他们的能力,真的叫一看就是所谓的异能,和时楚他们并不一样,尽管时楚那群武林高手本身就已经很不科学,但至少外表不显,不像他们,一出手就足以叫人惊异。

    这会儿,却是彻底放开了。

    借着黑夜的掩护,夏琳要低调多了,没有多少人注意到飞快生长的藤蔓和那些可怕的吸血植物,一旦被缠住,即便是硕大的田鼠都会瞬间没了命。

    直到天色渐白,才消停了不少。

    时楚他们没有回到士兵休息的营地,他们换了一班,丁鸿就派人来和他们说让他们也休息一会儿。

    戴西道过谢,带着他们走进了草丛。

    时楚几人从不和那些士兵一块儿休息,营地里本该更安全,但是对于夏琳而言,她有更安全的方法,安置他们八个人不成问题。

    戴西站定,在原地伸展开手脚,很快,就化作一棵巨树,咳咳,当然,相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大概只是一棵小树苗。

    不管看几次,时楚都必须感叹这一幕的神奇。

    只是一棵树当然是不够的,站在树下就可以看到在碧绿的树叶掩映之间,有好几间树屋。

    “我先去休息了,疏楼莎、真迦,和我一块儿去吧。”夏琳笑着说。

    疏楼莎打了个哈欠,“快点,我要困死了。”

    真迦一笑,率先轻轻一跃,跳上了最低的一根枝桠,“我最喜欢戴西奶奶了。”

    树枝抖动了两下,好似在回应她。

    疏楼莎和真迦姐妹跟着夏琳住在最上方最大的那间树屋里,几乎相当于现代一个□□十平米的两室两厅,相当舒适。下方几间零星的小屋子,阿克曼一间、公孙玉一间,时楚和张宗瑞住在稍大一些的一间里。

    说是一间,其实是一套,从门口进去有三个房间,客厅卧室一应俱全,甚至有个小型卫浴和简单的书房,和现代的小户型并没有多少差别。

    他们回去休息,莉莉丝慢慢地绕着戴西变成的巨树走了一圈,抓了抓胡须打了个哈欠,然后才轻轻跃起,灵巧地翻了一个圈。

    如果有人在这里,就会发现那棵巨树慢慢从视野里消失了,在距离这里数百米的地方,隐隐约约出现一棵树的影子,就好比海市蜃楼一般,并不明晰。

    最后,它往后一退,也消失在空气中,跳到树上盘起身子,不一会儿就睡得打起了呼噜。

    啧啧,像她这样聪明美貌又精通幻术的猫真的找不到第二只了哇——

    时间过得太久了,莉莉丝都快忘记……她本来不是猫,而是森林女妖。

    阳光灿烂,甜梦正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无限游戏第29章 微幻迷国(七)》,方便以后阅读无限游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无限游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