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游戏

第30章 微幻迷国(八)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SISIMO 书名:无限游戏

    大概只睡了四五个小时,时楚就一下子坐了起来,他揉了揉头发走了出去,迎面就碰上了张宗瑞。

    张宗瑞瞥了只穿着背心裤衩的时楚一眼,他睡觉习惯穿背心裤衩,每次张宗瑞想到他宿舍的那些小混蛋,心底里就有点酸溜溜的,毕竟这样的时楚……他们天天都可以看到。

    “你也听到了?”时楚却皱眉问他。

    张宗瑞摇摇头,“怎么了?”他只是睡不着,出来走走而已。

    时楚的听觉很敏锐,他透过小木屋的窗户往外看去,“我听到了吵闹声,营地的方向。”

    张宗瑞立刻抛开了私人情绪,“难道出事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时楚抓起一件外套,两个人迅速往外跑去。

    “莉莉丝!”张宗瑞叫着,“去把夏琳她们叫醒!”

    趴在树干上的森林猫打了个哈欠,正被阳光晒得懒洋洋的,听到这话嗤笑一声,压根儿不动弹。

    等到时楚和张宗瑞都跑远了,才慢吞吞地爬起来。

    “……我又不是狗,让我做这种事,难道要喵喵叫两声把她们喊起来吗?哼!”

    ……

    这时候,时楚他们已经接近了营地。

    营地的中央还残留着昨日里那个大火塘留下的燃烧灰烬,旁边堆放着一些昨夜的猎物,因为这里是被判定为绿色安全的区域,所以尽管死了一头鹿,却并没有碰上什么真正可怕的食肉动物,如果再往外走个一两个星期,到了黄色|区域的边缘那就说不定了。

    一切本该井然有序的,营地外也有士兵轮值把守,时楚和张宗瑞跑过去的时候,就看到虽然里面有乱糟糟的声音,值守的士兵并没有离开。

    “怎么了?”时楚问。

    他们俩昨天出的风头太足,士兵都认识他们,其中一个立刻说,“请跟我来!”

    直接带着他们去见了丁鸿。

    丁鸿的脸色很难看,因为昨天几乎一夜没睡,他看上去本就有点儿疲惫,这会儿阴沉着脸抽烟,脸色就更糟糕了。

    “丁少校。”

    看到是他们,丁鸿的脸色稍稍舒缓了一些,“你们来了。”

    “出了什么事?”

    营地里,还真的出事了。

    除了时楚他们一行人之外,其他人都是住在营地里的,包括尹梦、周丰瑞和王骁,除此之外,就是军方的人和这次紧急派来的飞行员运输兵,加加近千人忙活了一晚上将鹿分拆之后,一个个都累得不行,几乎回来就昏睡过去,哪知道这才五六个小时,就出了事。

    时楚被带到一个军用帐篷门口,还没进去,就闻到了一股不大美好的味道。

    掀开帘子,几个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的军医正在检查这个帐篷内的……七八具尸体。

    死的全部是昨天刚刚才来的运输兵,他们因为昨晚的任务累坏了,估计直接在睡梦中就被人杀死。

    然后,凶手竟然“贴心”地给他们一个个盖上被子,太阳出来之后,帐篷里升温,这会儿发现不对劲再掀开被子,气味自然就发散出来了。

    “是被枪杀的,”丁鸿淡淡说,“型号第七代光r-11,小能耗的迷你手|枪,很多人都喜欢用来防身,当然,在境内是违禁品,但边境城市可以申请持枪证,不少人都能弄得到这种枪。”

    他丝毫不怀疑时楚和张宗瑞,因为事发的时候,只有他们是完全不在营地里的,要进入营地,至少要通过两道哨卡,他们显然是最没有嫌疑的。

    “丁少校,”一个军医迎上来,“已经做了基本尸检,下手的人绝对是职业的,枪法很准,一枪致命,而且下手的时候非常冷酷,没有半点迟疑,每一具尸体的痕迹几乎都一模一样,应该是同时被杀的。”

    丁鸿皱眉,“那么,凶手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

    “应该是一个人。”军医摘下手套,“刚才说了,痕迹都一样,凶手下手很快,不过,我不明白干嘛要帮他们盖上被子。”

    丁鸿冷笑,“大概是因为愧疚吧,这些都是为了国家可以命都不要的军人,不管是谁下的手,难道他的心真的是铁做的,竟然没有半点愧疚吗?”

    张宗瑞忍不住看了丁鸿一眼,轻轻说:“不要低估人类的恶,有些人,是天生不会有什么愧疚之心的。”

    时楚左右看了看,这里被严密把守起来,却没看到那几个被保护的研究员和尹梦王骁他们。

    他到底对人情世故还是有些了解的,在江湖上也见过不少凶杀案,隐约猜了点什么。

    他们一群人是因为不在作案地点,才被暂时排除了嫌疑,但是,站在丁鸿的立场,他肯定信任他带出来的兵,其次就是军方的其他人员,最后才是招募来的人和那些研究员。

    也就是说,因为这会儿在丁鸿的心中,他们已经被列为嫌疑犯了,所以自然在这里看不到他们。

    这时候,夏琳她们才打着哈欠姗姗来迟。

    “怎么了?”

    时楚把大概的情况一说,夏琳就皱起眉来。

    他们的心思都一样,一点都不希望这一行节外生枝,耽搁时间是一回事,万一因为这种不必要的损失导致东进计划不能顺利行进,到不了地图上预定的地点,某种程度也就会导致他们的任务无法完成。

    时楚没看到公孙玉,立刻联络了他,果然别指望莉莉丝能乖乖完成任务,它只叫醒了夏琳,根本没理会阿克曼和公孙玉。

    “明明以为是冒险,怎么这会儿又冒出个凶杀来了,”张宗瑞的口吻里带着无奈,“果然就没那么简单的事。”

    夏琳叹了口气,“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接下来要怎么办?”

    营地里还堆放着没整理好的鹿皮和鹿毛,发生了这种事,是继续干要干的活儿,还是从这一千多人里抓出一个凶手来?

    要说军队里,少有人不会用枪的,尤其是丁鸿带的这些,几乎个个都是精英,用起枪来可是一把好手,听他的口气,这种枪很容易弄到,意思很明显就是怀疑那些非军方人员,可是站在时楚他们的角度,并不会就此排除军方那些人。

    “我就是奇怪,为什么会有人杀运输兵呢?”时楚疑惑,不管是谁惹到了凶手,都不可能是运输兵啊。

    夏琳皱眉,“说不定想杀的只是其中一个,然后索性把其他人都杀掉掩盖痕迹?”

    正说着话,公孙玉到了。

    在时楚看来,他们之中,只有公孙玉对这方面是“职业”的,虽然是古代意义上的职业,但是他武功很好,观察力简直细致入微,又擅医擅毒,并不一定比现代的科学手段差到哪里去。

    瞧着是个粗豪大汉,但是事实上公孙玉的心细程度真的很厉害。

    “怎么样?”时楚见他慢慢走过来,问。

    公孙玉一路走着看过来,“首先有一点可以肯定,是营地内的人下的手。”

    “这个谁都知道。”时楚说。

    “他扫尾扫得非常干净,几乎没留下任何马脚,”公孙玉眯着眼睛说,“这种有预谋的凶手……很可能不会就此罢手。”

    “你是说?”

    “一切都很有条不紊,更可怕的是,这八具尸体没有任何差别,一般人在杀人的时候,第一个或者最后一个,总会有点细微的差别,哪怕是有预谋的杀人,杀第一个人时,不可能没有丝毫心理变化,可是,这些尸体身上非但伤痕一模一样,连盖在身上的被子都没有任何差别,根本看不出他对其中任何一个有明显的仇恨。”公孙玉叹了口气,“这只说明……凶手不仅仅非常有经验,而且,很可能并不挑选对象,只是为了杀人。”

    夏琳不敢相信,“也就是说,这个营地里现在有一个无差别杀人的疯子?”

    “而且,凶手一定是职业的。”张宗瑞接话,“真麻烦。”

    时楚点头,“于是,现在重要的是怎么办。”

    “暂时静观其变吧,实在不行——只能将那张地图偷走了。”张宗瑞揉了揉眉心说。

    可是,没有了这个世界人类的配合,他们想要找到武陵也是很困难的,毕竟在丁鸿那儿,还有国家随时传来的卫星图像,能够帮着他们避开最危险的区域,不到没办法的时候,他们真的不想放弃这种便利条件。

    夏琳不高兴地说:“还不如冒险呢,就算危险,好歹不会这么糟心。”

    “其实,要找出凶手也不算很难,”公孙玉忽然说,然后看向时楚,“用那个方法就行,你不是说过若是碰上内功比你高的,那法门就有些危险,在这个世界,可没有内功比你更高的吧?”

    时楚所练的《白玉京》招式部分十分精妙,内功法门也颇为神奇,他练成的前三章分别名《洗髓》、《震心》、《炎阳寒沙》,除了第一章《洗髓》除了洗经伐髓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神异之处,其余两章可以说是他压箱底的本事,反倒很少拿出来用。

    听到公孙玉这样说,时楚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我总不可能一个个去问吧?一千多个人呢!”

    所谓《震心》,震慑人心,以破心防,若是时楚愿意,分分钟可以把人变成植物人,或者,在他刻意收敛力度之下,摧毁对方的精神,看系统的记载,《白玉京》曾有三人修炼,一为正道大侠,一生刚正不阿行侠仗义,为人光明磊落,性格潇洒不拘。另两人却都是正道出身,后沦为邪道,正因《白玉京》太过神异,如果有心,一统江湖也不是什么难事,这关键就在于《震心》。

    一旦一个人的精神处于半摧毁的状态,他就变得十分好控制,若是掌握好其中的力度,轻而易举可以操控那些个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让他们为自己所用、为自己卖命,这种法门在古代瞧来简直和魔功无异,但时楚知道,这不过是一种精神控制法,现代那些个心理学高人,真正厉害的,也未必做不到,只是肯定不像掌握了这门内功之后做起来简单。

    《震心》之下,若想说谎,那纯属说笑。

    “没关系,我想凶手应该就是那几个人之一。”公孙玉忽然说。

    时楚惊讶,“那几个人?”

    “没错,”他轻轻笑了笑,“如果是那些士兵想要杀死他们,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什么意思?”

    “这个凶手留下的最大破绽就在于……给这些被杀者盖了被子。他原本不必这么做的,任何行为都有理由,看他的行凶手段就知道他对这些人根本没有半点愧疚。”根本就稳得不行。

    夏琳仿佛这才发现公孙玉的厉害,忍不住看了他好几眼。

    “我们去休息的时候是卯时一刻,呃,差不多五点十五分,现在是十二点半,刚刚那两个仵作——”

    “军医。”时楚忍不住纠正。

    “嗯,军医说死亡时间因为帐篷的升温情况和被子捂住而无法准确判定。”公孙玉微微一笑,“任何事情都是有缘由的,凶手的目的恐怕就是这个。”

    张宗瑞所有所思,“凶手想要模糊行凶的时间。”

    “没错,如果是这里的这些士兵,他们根本没必要这么做,看,左右营帐都是士兵住的,而且因为疲惫,他们很早就已经休息,即便是有人走出来,同帐篷的人也不会太在意,恐怕不管什么时候下手,都不会有人发现注意,刚刚我去询问也确认了这一点,几乎所有士兵都说一进去就睡着了,为了节省时间,他们完全可以几枪杀死人之后迅速回到自己的帐篷,为什么要浪费这个时间。”

    时楚恍然,“但是有人是在意的,他生怕被人知道他是在那个时间下的手。”

    “看,研究员和那三个人的帐篷在那边。”公孙玉伸出手来,指向中间隔着哨岗的北面。

    张宗瑞轻笑一声,“原来如此,只要那边的人过来,总会被哨岗发现的,如果能够得到准确的死亡时间,那在特定的时间段内,过来的人肯定会被列为嫌疑犯。但如果死亡时间模糊了,那真正的凶手就能够一定程度上掩藏自己。”

    “没错。”

    时楚已经向着丁鸿那边跑去,“我去问下今天早上到现在,有多少那边的人来过这边。”

    “估计肯定不少。”张宗瑞不问都知道。

    果然,哨岗那边给了答案,包括七个研究员在内,尹梦、周丰瑞和王骁都过来过,每个人呆的时间都不算短,虽然并不是同一个时间过来的,但是除了睡觉休息之外,其他所有包括吃饭洗漱训练都在南面,研究员们的简陋研究室和样本仓库也在这边被保护着,过来才是正常的。

    丁鸿听了公孙玉的话,正要把所有人都喊过来,就看到一个士兵惊慌失措地冲了进来,“少校,不好了!”

    “怎么了?”丁鸿一下子站了起来。

    “通讯站不知道被谁炸毁了,然后、然后,有鸟群接近,鹿还没有完全处理完毕,杨博士说要进入红色预警,这种鸟是……食肉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几乎是话音刚落,时楚就感到天色阴了下来,跑出帐篷只见天空中遮天蔽日的鸟群已经逼近。

    夏琳打了个寒颤,她压低了声音,“如果将虫蟊也算作肉,所有的鸟类都食肉,而我们现在的大小,和虫类也没有多少差别。”

    一千多人,于它们而言,还真是一顿美味的大餐。

    灰压压的鸟群已在上空,时楚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也有觉得鸟可怕的一天。

    那是……鸟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无限游戏第30章 微幻迷国(八)》,方便以后阅读无限游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无限游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