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游戏

第33章 微幻迷国(十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SISIMO 书名:无限游戏

    时楚正在抱头痛苦的时候,那位叫秦昊的副官已经将王骁的尸体拖入草林,大概不需要到明天,就会尸骨无存,毕竟这草林里的虫蟊绝对不少。

    “少校,他说对伤你的人有些头绪了,为什么不打探一下再杀他?”

    丁鸿摇了摇头,“以免夜长梦多,已经不能再留他了,现在营地里各方势力太复杂,我虽弄了些人来,力量还是太薄弱了。”

    “至少您手下两百人的嫡系还是值得信任的。”

    丁鸿冷笑一声,“谁知道呢,这世上哪有真正不被诱惑的人,有的只是筹码够不够的问题。”

    “杨博士那里怎么回?”

    “他想和我合作,也要看有没有资格!”丁鸿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带着厌恶说,“那场鸟袭他明明可以提早告知我们,却故意拖到那个时候,不就是为了多消耗点别人的力量?这种人看待人命也真是冷漠,这些不管属于哪一支,可是真正为国家洒过热血的军人,他眼也不眨就把他们卖了。”

    秦昊快步跟上他,“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早点查出是谁要置您于死地吧?”

    “让惠生他们去查。”

    “嗯。”秦昊应了一声,又开口,“……那群人,到底值不值得信任?”

    丁鸿脚步一顿,“我也不知道。”

    “会不会是他们下的手,再救回您来获取您的信任?毕竟太巧合了,你那边受伤这边就被他们救了,就好比提前知道的一样。”

    丁鸿摇摇头,“用王骁的刀杀我,大概是真的想嫁祸给王骁,在现场找到了王骁的刀和我的肩章,如果我真的死于非命,只留下这两样东西,到底是不是王骁动的手已经不重要,几乎可以完美地嫁祸给王骁,唯一的破绽就是那个人根本不会用刀,然而那时候连我的尸骨都不会找到,谁会知道伤口是怎样的?如果是他们做的,完全可以将伤口伪造地和王骁动手一模一样——别忘了,他们中可以有用刀高手的。”

    秦昊想到那天拿着冷兵器就干掉一头鹿的时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根本不是人,是怪物吧?

    “哦对了,如果他们的人不出现,我也幸运地从鸟嘴下逃过一劫,很可能他们还会有后手,可惜都被那群人给破坏了。”丁鸿笑了笑,“最重要的是,以他们的本事,足以威胁到我们任何一股势力,如果他们真的也是冲着武陵而来,这么久还按兵不动,那定力真的太好了,你没看到杨博士这种自命清高的人都憋不住了吗?”

    “可是少校,他们出现的时机也太巧了,愿意和我们一个路线,也总有种刻意感。”

    丁鸿将手上的烟掐灭,“先不管他们,现在事情太多太乱,如果他们也搅合进来,对大家都不是一件好事。”

    秦昊点点头,“说的也是。”

    “不过是因为他们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大,才没人敢真正对他们下手而已,”丁鸿嘲讽地笑了笑,“只唯恐他们发现真相,而且严防死守不想让其他任何势力与他们接触,倒是将他们完全隔离在外了。”

    “少校……看着他们对您倒是挺尊敬,不如——”

    丁鸿摇摇头,“再看看吧,最先等不及的可不会是我,他们太强太锋利,用得好是把好刀,一个不好,可是要伤了自己的,这世上任谁没有私心呢?”

    “是。”

    “派人盯着尹梦,那本书——决不能落入其他人手中!”

    丁鸿和秦昊的身影渐渐远去,大概是回营地去了。

    时楚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懵懵的状态。

    “公子,哦不,大哥,你听懂了吗?”疏楼莎眨巴着眼睛看他。

    时楚讪讪地笑了笑。

    真迦摸了摸脑袋,“早知道就该叫公孙大哥来啊,我们就算来偷听了,还是没搞明白,这里头到底谁是坏人谁是好人?”

    “我听着看着觉得都不是好人。”疏楼莎说。

    时楚叹了口气,这世上的人如果能用单纯的好人坏人来判断,那就真的容易了。

    等他们回去,将大概的情况和其他人一说,就连公孙玉都一时不能完全判断出情况。

    “信息太少,看来其他人都知道,只把我们蒙在鼓里呢。”张宗瑞也完全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夏琳哼了一声,“说起来还是我们表现得太强让他们心生顾忌吧。”

    公孙玉直接给出了建议,“我们可以找一个突破口,普通的士兵比较难,研究员那边也不熟,倒是有个现成的好人选。”

    “周丰瑞?”张宗瑞直接说。

    公孙玉点点头,“听闻他是第二次参加这个东进了,又素来是个沉稳低调之人,实力不算太强也不算太弱,性格既不孤僻也不算太合群,如此一来不管他属于何方势力,到底会知道一些消息。”

    “那就他吧!”时楚拍板,决定晚上就去找周丰瑞聊聊天。

    必要时候,他毫不介意用《震心》先击溃几个人的心防,将他们收为己用。

    这种控制人心的办法早被诟病为邪派之法,但这种情况,谁还管他正啊邪的?

    眨眼天黑,鹿已经被处理得差不多了,他们赶紧迁移了营地,留在原地到底还是有一些被袭击的危险,渗入地下的鹿血他们可是没办法再弄出来。丁鸿表现得仍然是那个可靠的指挥官,众人齐心协力,将营地往东迁移了将近二十公里,一天一夜,众人都没敢休息,一路行军,所有人都显得很疲惫,但没有人抱怨,包括已经走路走得双腿打颤的那些研究员,他们大多被士兵搀扶着,倒是没人好意思上担架。

    等到定下营地地点,驻扎休息,所有人才放松些许,轮值守营,绝大部分人都去休息了。

    夜色黑沉,时楚借着夜色去找周丰瑞“聊天”。

    他们照例还是住在营地外的,只不过丁鸿因为这个而排除他们入营杀人的可能也太天真了一些,时楚的身影掠过哨岗的时候,他们只以为是自己眼花看到了一道黑影而已,压根儿什么都没看清。

    周丰瑞的帐篷在西南角,原本他和王骁共用一个帐篷,这会儿王骁死了,那个帐篷里自然就只有他一个人,他倒是愿意去和那些研究员挤挤,但是研究员们可不愿意让他去,毕竟周丰瑞武力值不低,这营地里之前又发生了杀人事件。

    尹梦是女性,她倒是成功去和两个女研究员共住一个帐篷。

    别人早就累瘫睡下,周丰瑞却有些不安,一直在帐篷里走来走去,直到一阵风将帐篷的帘子掀得飞起来。

    “奇怪……我明明锁了帘子啊。”

    这年代风的威力可不是时楚他们那个世界可比的,这样的帐篷一般都有锁帘的拉链。

    “周丰瑞!”

    他猛然间回过头去,一下子撞进一双冷冰冰的深沉眼睛,整个人如坠冰窟,竟是想动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周丰瑞觉得自己的头脑明明很清醒,却偏偏好似碰上了什么最可怕的东西,连内心深处都战栗起来,半点生不出反抗之心,只觉得眼前这个人让他忍不住想要臣服,双腿都开始发软差点跪倒在地。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时楚一字一句说。

    周丰瑞感到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是。”

    明明有些东西是不能说的不能说的,但是面对这个人,连半个字都无法隐瞒。

    他害怕他,怕的要死。

    周丰瑞早就觉得自己已经无所畏惧,像他这种总是在刀尖上舔血生活的人,这世上能有什么可怕的呢,即便是死,也不过如此,他见过的死亡太多了,多到实在不能让他心生恐惧,哪怕是他自己,也没有那么怕死,如果真的害怕,他早就已经退出这个行当,毕竟早年他攒下了不少钱,虽过不了大富大贵的生活,但衣食无忧总是没问题的。

    他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这么害怕,原来这世上还有让他害怕的事。

    周丰瑞想要努力抗拒这种感觉,但内心的恐惧实在骗不过自己,这不是浮于表面的被惊吓,而是真真正正发自内心无法挣脱的恐惧。

    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他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面前这个人。

    周丰瑞怎么都想不明白,平日里相处明明感觉是个脾气不错又温和腼腆的年轻人,虽然身手强得离谱,可并没有多大脾气,和他们平时关系也还算不错,怎么剥下温和的面具,会是这样一个叫人发抖的可怕人物?

    得到了讯息,时楚悄然回到戴西变成的树屋,夏琳他们都已经休息了,有莉莉丝幻术的遮掩,根本不需要人守夜,丝毫不用担心有人闯进来。

    一进门,张宗瑞还在等他。

    时楚看向他,“还没休息?”

    “等你。”他笑了笑,“反正也没多少时间。”

    时楚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这一路绝对不能说不辛苦,张宗瑞再是铁打的,肯定也是困倦的。

    “这个丁鸿说到了一本书?”张宗瑞问。

    时楚点点头,“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书,没来得及听太多他就把王骁杀了。”

    张宗瑞一笑,“既然这样,这本书的事就交给我。”

    “什么?”

    “我负责将这本书搞到手,”张宗瑞眯了眯眼睛,“在做任务的时候,我可不习惯处在这么被动的位置……我向来,是要将主动权抓在手里的。”

    时楚看向他,“你要怎么搞?”

    “公孙玉说的那个让人不能说谎的方法,是你的杀手锏之一吧?”

    时楚并没有隐瞒他,“是!”

    张宗瑞凝视着他,“我当然也有这样压箱底的东西,或许不会轻易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出俩,但是,你是时楚。”

    树屋里的摆设很简单,这客厅里有三张布艺沙发,上面放着柔软的垫子,坐着十分舒适温暖。

    张宗瑞这会儿就坐在其中一张沙发上,他应该已经洗过澡,穿着十分轻便的白色圆领衫和亚麻裤子,头发微湿,脸上带着些许笑意,在树屋昏暗的光线中,显得尤其温柔。

    他抬起手来,手指上戴着一枚古怪的指环,那枚指环有着繁复的纹路,带着暗哑的金属光泽,瞧着似铜非铜似金非,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占据着张宗瑞的半截食指。

    “我为了练习这个法术,大概花了……”他歪着头想了想,“十一年的时间,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一直失败,甚至对身体都产生了伤害,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时楚站在门口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

    张宗瑞微微一笑,抬起了手,看着戒指上发出的些许光亮。

    为了弄明白这个魔法铭文,他简直殚精竭虑,没办法,他本身并不是法师,身为一名牧师系的司祭,他的专长并不在这方面,可是,他清楚什么有用。

    魔法生效了,张宗瑞觉得自己身边的空气都变得粘稠起来,窗外因为风而簌簌动着的树叶维持着斜卷的模样,万籁俱静。

    张宗瑞从容地站了起来,走向呆立在门口的时楚。

    他就这么站着,维持着刚才的动作,两根不听话的头发微微翘着,就这么悬浮在半空。

    张宗瑞走过去,伸出手来触摸时楚的脸颊。

    其实他并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用这个魔法,只是上一次,时楚丝毫没有发觉,应该说,只要他愿意,任何人都不会发觉他用过这个魔法。

    张宗瑞在他面前站定,然后轻轻吻上时楚的唇。

    这是一个温柔的吻。

    时楚听到张宗瑞的话音刚落,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我擦!

    搞、什、么、鬼!

    他推开张宗瑞,瞪着他,“瞬间移动?”尼玛刚刚还在那边沙发上坐着的好吧,这会儿竟然跑到他面前还占他便宜!

    张宗瑞摇摇头,“不是。”

    “可你刚刚还在那儿的好吗?”时楚瞪着他,拜托,他可是武林高手,任谁都不可能速度快到让他半点都不发觉,这不是瞬间移动是什么?

    张宗瑞微微一笑。

    “是……时间静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无限游戏第33章 微幻迷国(十一)》,方便以后阅读无限游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无限游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