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权谋天下

第101章 风起(二)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壶笳 书名:系统之权谋天下

    北魏上京。www.lwxs520.com

    北魏皇宫仿汉家宫阙建造,分东宫与西宫两个主群落,东宫是北魏皇帝与朝臣商量国事的地方,而西宫则是帝王与后宫妃嫔的居所。

    西宫正宫早年是独孤皇后的居所,独孤皇后出身权势显赫的独孤阀门,是独孤家的嫡长女,马上功夫马下诗书皆为上京一流,是以先帝不顾二人相差八岁,选其为烈帝大妃,以指望其能够在烈帝执掌皇权之时能得到独孤家的支持。

    然而独孤皇后却是个性子极其刚烈的女子,烈帝亦是如此,这对北魏最尊贵的夫妻早年却难有举案齐眉的时候。

    北魏建国不过六十余年,亦是深受东秦嫡庶影响。

    独孤皇后嫁给烈帝之时,烈帝已迎娶伊娄氏的庶长女为侧妃。伊娄氏虽是庶长女,在伊娄家却算不上什么,伊娄家的主母手段圆滑,几个庶女都养成了温柔小意的性子。她雨烈帝相识的时候烈帝才是十六岁的少年郎,她性子温软是以早年深得烈帝喜爱,在独孤氏嫁入之后更是抢先生下了大皇子拓拔敢。

    烈帝少年登基,正是手握重权想要一展身手的时候,却没想到前朝辅政大臣独孤鸿并非事事支持他,相反还有时候唱反调,令烈帝破觉得受到掣肘,至于到了后宫,帝后有了争执,独孤皇后亦是恪守宫规,严格按照规矩来,没少逼得他后退,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他是敌视自己的皇后的。

    而皇太子拓跋傲便是在这样的境况下出生的,最初他因为不喜欢独孤皇后,对这个孩子也免不了不放在眼里。

    他当政第八年,君臣在上京京郊围猎,当时的临山王拓跋和律谋反,虽然他手握虎符可终究远水解不了近渴,是独孤皇后的同胞兄长独孤伽蓝率领一千禁军死战,最后身重十八箭力竭身亡,而皇宫之中独孤皇后将太子交给心腹宫人,自己换了男装日夜兼程三日功夫只花了一日到南苑调军,直接斩杀南苑守将夺得军权领兵救驾,可她自己彼时将将有了数月身孕!

    当她满身是血的站在他面前他才觉出害怕。

    等到御驾回了西宫,却见宫门紧锁,一听才知是年仅五岁的拓跋傲下令宫人所为,甚至有欺他年幼的被他命人当庭杖毙,得子如此,他心中又悔又亏,当即下旨册封拓跋傲为太子。

    反叛平息之后,知晓独子战死,独女命悬一线,独孤鸿原本卧病在床,这个历经三朝的老臣选择拖着病体坚持着上朝替烈帝震慑了谋反之后的朝堂。

    再往后一年独孤皇后缠绵病榻,巫医告诉他宫变时候皇后小产有可能会影响她的寿数,而立之年真正大权在握的青年帝王守在妻子的床榻边第一次知晓什么是痛彻心扉。

    之后的三年,烈帝几乎做到了椒房独宠,而这一年独孤皇后再次有了身孕,烈帝欣喜若狂,可就是这一年独孤鸿病逝,宫人走漏消息,怀着八个月身孕的女子因此惊悸早产,只留下一个瘦瘦小小还不足月的婴孩,烈帝为之取名为“敬”,将将满月便册封为中山王。

    一晃便是十六年,这么多年纵然烈帝膝下有七子,更有女儿无数,可他最倚重的仍旧是太子拓跋傲,而最宠爱的则是幼子中山王拓跋敬,他甚至想着若是自己百年之后,有太子守着,幼子断然不会有什么闪失,是以纵然朝中有言中山王不学无术,他却大笔一挥将靠近中山的一个富裕的县划入中山王的封地。

    可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他的太子,那个继承了拓跋氏与独孤氏血脉的儿子,他的嫡子会比他还先离开这个世界。

    接到消息的时候是十月二十五。

    这一日是北魏的冬狩节。北魏的先祖在苦寒的季节里与野狼殊死搏斗活下来,并留下了两头幼狼作为战利品,而在来年春天,这两头长大的雪狼却成为了北魏先民的帮手,帮助他们守卫牲畜,自此繁衍。是以后人将他们留下幼狼的那一天定为冬狩,这一日,族中的大巫将举行祭祀祈福,祈求长生山庇佑北魏国祚。

    烈帝率百官在长生殿前的广场上设宴,观巫者祝祷。

    是夜,白雪如鹅毛,殿前火堆燃其熊熊的大火,年迈的巫者穿着祭祀用的的玄朱二色的长袍,面带朱漆面具,围绕着火堆挑起自西周时期便流传下来的舞蹈,沉闷的鼓声混合着骨笛悠远轻柔的乐曲,仿若连这纷纷扬扬的雪花也慢下步子。

    “报——”左臂上缠绕着白色布条的传令官一手执着令旗纵马穿过宫门,甚至顾不上自己的出现打断了一年一次的冬狩节祭祀,“陛下,太子殿下——殿下他、他薨逝了……”

    一瞬间天旋地转,手中执着的酒樽滚落在铺着厚厚兽皮毛毯的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啊——”众臣尚来不及反应,便听着坐在烈帝下首第一位的中山王喉间发出一声嘶喊,一手掀了桌案,拔剑而起,“你再说一遍!什么叫太子薨逝了!孤的兄长,孤的兄长正值壮年身强体健,怎么可能会薨逝!独孤罗呢?他不是跟在孤的兄长身边么?他又在何处?”

    “殿下中了秦人埋伏,战死东秦昌平县城。殿下原本驻军在朔雪关,秦人援军到来深夜袭营,殿下领军撤退,到了昌平县殿下令独孤将军在城外安置伤兵,自己领军进城,却不料秦人狡诈早早夺回昌平县设下埋伏,殿下战死,独孤将军强攻不下,如今尚在昏迷中,秦人交还殿下尸骨,主事的只剩下一个伍长并五六百伤兵,护送着殿下回乡。”那传令官一面说一面掉眼泪,即便是对高高在上的帝王有些许微词,但他们确实全心全意信赖着太子殿下,可如今对方壮年殉国,一众将士皆是伤心不已。

    “胡说八道!”中山王一剑斩断了桌案,转身朝着烈帝单膝跪下,“父王,还请父王允诺儿臣领兵,替兄长报仇!”

    “胡闹!”年迈的帝王在瞬间眼眶就红了,他一抬手用力拍在案上,喝住了泪流满面的幼子,有那么一瞬,他竟是在心底朝着长生山微薄的祝祷,希望这传来的噩耗是一个骗局,可下一刻传令官说他们竟是带着他的孩儿回来了,“你尚且有三个兄长征战在外,尚不知消息,你要替你兄长报仇,仇人是谁?”

    “父王!”拓跋敬声嘶力竭,近乎口不择言,“除了兄长您还有六个儿子,可儿臣却只有兄长一人……”

    “父王,七弟醉了。”听他还要说旁的,六皇子忙起身从桌案后绕过来跟着拓跋敬一道跪下。

    “你说你们护送着太子回上京,那如今吾儿在何处?”双手平放在案上,烈帝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从来没有这样衰弱过,有一刻他竟是觉得自己连身体的重量都支撑不起来,他还记得二十年前平叛回宫之后,独孤皇后昏睡不醒,他将彼时将将册封为太子的拓跋傲带在身边,夜里小郎做了噩梦,他将那个幼小的孩子抱在怀中,承诺着永远不丢下对方一人,可如今,他的儿郎却沉睡在薄薄的棺木中,他是不是、是不是也会如那个冬夜一样觉得害怕,会不会觉得他这个做父亲的食言了?

    “自到了我大魏境内,上峰便命卑下先行传信,估摸着殿下的灵柩应该到了牛川。”传令官哽咽着,顾不上君前失仪。

    “……还请巫祝完成冬狩祭祀,朕、朕亲自去迎吾儿回家。”从上京到牛川快马加鞭不过三日距离,可若是带着棺木只怕还有七八日,可到了这一刻,烈帝只觉得自己是多一刹那也等不了,他只想上前领着他的孩子回家。

    “陛下乃千金之躯,怎可轻易出京?”说话的人是如今大司马孤独迦楼,他是独孤皇后的堂弟,自二十年前嫡支战死之后独孤家便是他为族长,若是旁人出口劝阻只怕被震怒的帝王径直拖下去,可说话的偏偏是独孤迦楼,纵然是烈帝亦是不好斥责,重伤不醒的独孤罗正是独孤迦楼的幼子,同样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

    “父王,您不允许儿臣擅自替兄长报仇,如今便允许儿子迎兄长回家可好?”拓跋敬低头叩首,只微微颤抖的语调透出主人起伏不定的心绪,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眼泪已经打湿了小少年的衣裳。

    拓跋敬终究不是真的傻白甜,他有一个好兄长,一个关心他爱护他的同胞兄长。

    他幼时极其聪慧,便是两三岁时候的记忆亦是能够回忆起来,他始终忘不了幼时有宫人嚼舌头说他生而克母,是被众人称为翩翩君子的兄长令人将碎嘴的宫人杖毙,并勒令宫廷上下有头有脸的太监、宫娥都上前观刑,以儆效尤。

    再大一点儿,他在上书房读书,有朝中显赫人家的子弟出言欺负他,嘲笑他蠢笨,教兄长知道了,兄长亲自上门拜访其父兄,那个年幼的小郎自此再未在上京出现过。

    ……

    许许多多在过往中只言片语的存在,想来是历历在目,可那个在他背后支撑着他获得汪洋恣意的兄长终究是不在了,而如今他能做的不过是迎兄长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讲真蠢作者觉得这一章特别不好写,丧子之痛啊,连金庸老先生都觉得写不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系统之权谋天下第101章 风起(二)》,方便以后阅读系统之权谋天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系统之权谋天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