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

299.被她的无耻打败(6000+)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梓同 书名: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

    白敬衢和花梨月站在一片焦土前,眉宇间尽是不解。

    “怎么那云沁的灵力波动到这里就终止了呢?”白敬衢也不知道是在问花梨月,还是在自言自语。

    花梨月四下观察了一遍,说出心里的疑惑,“难道这里有大能设下的小禁制?”

    “这个地方我以前也来过,并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啊。”白敬衢苦恼的道:“如果不能凭着灵力波动找到他们,就只有在谷中漫无目的的搜寻了。”

    花梨月自信一笑,“敬衢,不用那么麻烦,让我来问问路边的花花草草。”

    白敬衢闻言在花梨月的脸上亲了一口道:“好,辛苦你了,宝贝儿。”

    花梨月立即将自己的植系兽宠,也就是昨晚那条蔓藤给放了出来,“小离,给我问问云沁那小践人是不是在里面?”

    那蔓藤很快便窜进地里,没一会儿就回到了花梨月的手中。

    “这里果然有一处幻境!”花梨月兴奋的说着,走向一旁的莲花石灯,“这就是打开幻境的机关。”

    话落,她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两滴血进去,然后又输入灵力,却是半点用都没有。

    “打不开!”

    花梨月不由懊恼的道:“同样的手法,也不知道云沁那小践人为什么就能打开这里。敬衢,不如你来试试。”

    “她在这里面吗?”白敬衢一边依言滴了血,一边问道。

    花梨月摇摇头,“她已经带着她那哥哥离开这里了,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大能为何设下小禁制?指不定里面曾经就是大能参悟的地方呢!”

    这也是她最在意的地方。

    嗯,要是能得到大能的传承,那就再好不过了。

    只是,白敬衢试了下也没能打开,“这里应该不会是大能参悟的地方,如果是,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离开了?”

    “你说得对。”花梨月想了想,赞同的道:“如此咱们直接去找那丫头去!”

    翌日一早,云沁等人起来后,简单的吃了些东西后便收拾往明月渠出发。

    云沁从仓颉那里知道,明月渠乃是一处峡谷,因为里面有一处水潭形似一弯月亮,所以她那爹娘就将之命名为明月渠。

    云沁到这个世界后还不曾见过雪,沧澜国地处南边,楚薰兄妹所在的西楚国虽然在大陆的西面,不过西楚国的京都偏南,常年也极少见到下雪的情景,所以听说明月渠有积雪,一个个兴奋得不得了,赶路的时候也格外带劲。

    原本三个时辰的路程,恁是用了两个时辰就到了。

    “简直就像是一幅画啊!”站在明月渠的入口,云沁等人深深被眼前的景致吸引了。

    有别于幽幽谷,峡谷的地形大,视野也极为开阔,暂时并没有看到所谓的月亮型的水潭。

    不过峡谷的左边绿树阴阴,右边则积雪皑皑,一白一绿对比鲜明,很是美丽。在他们的脚下则是一片绿油油的青草地,不深不浅,踩上去就如同踩在地毯上一样,舒服极了。

    这次楚薰学乖了,没有再莽撞的冲进去。

    因为这里除了美景以外,还有十阶的白垩冰熊。十阶的魔兽对于他们这些个刚刚晋升九阶的低手来说,如果云沁不在,他们四人应付一头也有些吃力,要是遇到两头白垩冰熊,根本就应付不过来。

    云沁看出楚薰对于这里的向往,笑言道:“小薰你不用急,美景就在这里跑不了的,等咱们把这里的魔兽给清理后,再慢慢的欣赏景致不迟。”

    “嗯,我省得的。”楚薰点点头,“咱们现在就一点一点的朝里面‘扫荡’进去吧。”

    “好咧。”

    云沁应了声便带头往里走去,其他几人接着跟上。

    明月渠的入口处有些窄,不过二三十米宽的样子,越往里走越是宽敞。

    只是他们走了还不足百米,便听见里面有轰隆隆的声音传来。

    几人有些莫名,相觑几眼停下脚步,楚奕望着里面道:“该不会是白垩冰熊结队前来吧?”

    “呵,大哥,我看你是被之前的吞云兽给吓到了。”楚薰失笑道:“白垩冰熊又不是群居魔兽,哪里可能这么多同时出来?我觉得应该是雪山塌了的声音。”

    “不对,这声音越来越近,不应该是雪山崩塌的声音。”云沁说着打开神识,片刻后微微变了脸色,“的确是白垩冰熊,而且数量在二十头左右,只是它们像是在追赶什么人。”

    她的神识感知力有限,也就能感应到这么多。

    “有二十头那么多?”楚薰蹙眉问云沁道:“那咱们是跑还是救人啊?”

    她的没有能力救人的,所以救与不救就只能看云沁的。

    云沁也有些纠结,目前在莫忘谷里面的都是昊天学院的学生,她要是出手,二十来头十阶白垩冰熊自然能够应付,可是那样就会暴露实力和手中的神兵,必要时还会暴露夜白和仓颉。

    再说经历什那海的事后,她已经发誓不会再做烂好人,毕竟到时候又遇到叶枫那种恩将仇报的人,必然会让她对这个世界的人感到绝望。

    可是若是见死不救,楚薰兄妹会怎么看她?传出去后对大哥他们又会有怎样的影响?

    “我们快跑。”

    思忖再三,云沁还是决定不要暴露自己的实力,就当他们从来没出现过好了。

    楚薰飞快的朝自己的哥哥看了一眼,并没说什么,跟着云沁转身就要跑。

    “看,是云沁他们。”

    几人正准备逃离,身后一道男子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云沁,救命,请你救救我们!”紧接着又是一道女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云沁一下就听出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就更不想救了。

    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柳若韵。

    柳若韵告诉凯恩她曾去过什那海的事,从而戳穿了她在凯恩面前的谎言,导致被他认出身份。这笔账她还没和她算呢,怎么可能救她?她又不是玛丽苏转世!

    奈何,她正想装着没听见继续跑,楚薰却是停下脚步不肯走了,“小沁,要不咱们还是帮帮他们吧,你是院长大人的弟子,要是见死不救,传到学院去,对你的影响也不大好。”

    楚奕看了眼已经停下脚步的云沁,朝楚薰轻喝道:“小薰,你没有能力救人就不要说这样的话,小沁不愿意出手应该是有她的考量,咱们不能道德绑架她!”

    “可是大家都是一个学院的,我……”

    云沁直直的睇向楚薰道:“不说了,我救就是了,不过下不为例!”

    “嗯。”

    楚薰有些歉意的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可是对方没有认出他们也就罢了,既已经认出来,又怎么能不救?

    最主要的是,她不希望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是个冷血无情的人。

    “你们都退远些,免得误伤了你们。”

    “小猪儿(小姐),你小心些。”云静宸和云寒不满的盯了楚薰一眼,叮嘱云沁道。

    “嗯。”

    “……”楚薰咬了咬唇,感到有些委屈,也有些不解,云沁能救她,为什么就不能就别人呢?

    楚奕没说什么,拉着她往后退开,直到安全距离才停下。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云沁回转身去,只见两个身材高大的男身一左一右拖着柳若韵跑来,一群足足高出他们一倍的白垩冰熊气势汹汹的紧追不舍,相差不足十米。

    那两个男生云沁没有印象,心里却有些疑惑其他学生哪里去了,柳若韵和月玲珑表现出来的关系极好,为什么没有和她在一起?

    心中虽然疑惑,不过云沁没有再多耽搁,祭出神兵九阳戟,施展鬼影步闪身就到了柳若韵几人的身后,将白垩冰熊阻隔开来,在它们还未反应过来前,继而一枪横扫出去。

    金光闪现,跑在前面的五六头白垩冰熊登时遭了殃,有的被腰斩,有的则倒地不起。

    和柳若韵在一起的,自然就是詹东和闫旭。

    三人跑到云静宸等人面前便停下了脚步,纷纷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等到稍稍气顺了些,柳若韵还没看云沁那边一眼,便望向云静宸和云寒状似担忧的道:“云大哥,你们不去帮忙吗?”

    云静宸知道柳若韵和云茉关系好,也知道自家小妹和她不怎么对付,所以在她问起的时候,连一眼都懒得施舍给她,双眼直直的眺向远处的云沁。

    至于云寒,任何云沁不喜欢的人他都不喜欢,所以对柳若韵自然也没有好脸色。

    楚薰虽然单纯但却并不笨,从云静宸和云寒的态度看出些什么,登时想起这柳若韵也是来自沧澜国,同来自一个国家却不愿意帮忙,说明他们可能有过节!

    而她却让她去帮一个有过节的人……

    楚薰看向云沁,不由为自己刚刚的行为感到有些懊恼。

    楚奕拍拍自家小妹的肩,没有多说什么,只暗暗的叹了口气,只希望小沁不要因为这事心里膈应了小妹。

    柳若韵也不是真的关心云沁的死活,在她心里,希望她被那些白垩冰熊撕碎了才好呢!但是她到底是女子,脸皮薄,被云静宸这样扫面子,让她很不舒服。

    不过她自然也知道这是因为云沁的关系,所以心里对云沁更恨了,只是她感到很不解,他们怎么不去帮云沁?

    虽然她极度的希望云沁去死,不过现在若是她死了,他们也逃不了被白垩冰熊追击的厄运,所以她暂时还是别死的好,就算要死,也要等她歇够气,能够再度有力气逃避白垩冰熊的追击才行。

    “东哥旭哥,你们歇够了就去帮帮云沁吧。”

    柳若韵说着左右看了看身边的两个男人,心里想着他们要是和云沁一起去死就好了,这样她受辱的事,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这些天来他们白天带她历练,实力倒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可是一到晚上,他们不管她愿不愿意,逮着她就做那档子事。

    为了活命,她只得顺从,还得装出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

    一开始詹东只是看着,后来也跟着闫旭一起欺负她,所以他们两个都该死!

    见他们望着云沁的方向一副见鬼的表情,她连忙也望过去,不由得感到瞠目结舌。

    在短短的时间里,白垩冰熊已经死伤一半!

    那可是十阶的白垩冰熊啊,他们刚刚要是速度再慢一丁点,就被它们撕碎了。为何云沁非但不惧它们,反而还以那样快的速度消灭了十来头?!

    这才多久啊,她的实力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这样恐怖呢?

    还有,她手上那金光闪闪的是什么武器?

    亲眼看着一只白垩冰熊在眨眼的工夫死在那长枪下,柳若韵不由咽了口口水,那是神器吗?还是真如月玲珑对白敬衢胡诌的那般,乃是绝世神器?

    对了,白敬衢呢?可有进来莫忘谷?花梨月计划是找白敬衢的,她可有跟着一起来?

    绝世神器对一个人的吸引不可谓不大,所以她断定白敬衢一定会来。

    至于花梨月嘛,她去找她的时候,故意说起云沁即将成为龙君离的未婚妻,当时花梨月那脸色可真是极好看的,所以她也会来的吧?

    呵呵呵,云沁,就算你再有天赋又怎么样?这莫忘谷,即将会成为你的坟墓!

    柳若韵想着,嘴角若有似无的凝起一抹嗜血的笑意。

    没有花太多时间,云沁便解决了所有的白垩冰熊。

    云静宸几人连忙迎上前去,詹东和闫旭对视一眼也走在他们身后。

    柳若韵想了想,也收起嘴角的笑意跟了过去,“云沁,谢谢你救了我们。”

    云沁连看她都懒得,自顾自的将白垩冰熊的晶核挑了出来给了云静宸。

    “云沁,你现在是什么等阶?”

    相比起詹东来,闫旭就有些沉不住气,看着云沁手中的武器,“还有你手上的是什么武器,怎么会这么厉害?”

    虽然他掩饰得极好,云沁还是看出了他的眼中有着一丝贪婪,淡淡的睇向他,语气有些轻蔑道:“是什么武器又关你什么事呢?你觉得你们有那个能力从我手上夺去么?”

    “你、你误会了,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闫旭被云沁这样不客气的下了面子,心下自然感到不爽至极,可是她一人能单挑二十一头十阶的白垩冰熊,他哪里敢从她手上夺武器啊?

    詹东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所以都不会傻傻的去问云沁,只是她那武器一看就不是凡品,他好想将之据为己有。  可是莫说云沁的实力深不可测,他们打不过她,便是云静宸和楚氏兄妹在这才短短几日都已经晋升到九阶的实力,他和闫旭联手都对付不了,又怎么抢过来?

    人也救了,云沁懒得再和他们多说,意念一动,将武器给收了起来,“大哥,我们走。”

    见云沁要走,柳若韵连忙道:“云沁,我们在进谷那日遭遇了大批的大黄蜂袭击,有几个同学被啃得只剩白骨,有几个被蜇中毒死亡……”

    接收到詹东警告的眼神,她连忙压住脱口而出的真相,挤出两滴泪来,“连玲珑也因为不治身亡,我们逃出来后又和其他学生被冲散了,那时候就知道你的预感是正确的。这里面危险重重,你能不能带我们一起历练?”

    月玲珑居然已经死了?还真是便宜她了!

    云沁心里暗忖着,在才徐徐转向柳若韵道:“不好意思,许久之前我就说过我并不喜欢和你为伍,你就不要在我面前刷存在感了。”

    柳若韵立即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是云沁,咱们来自同一个国家,又是同一个学院,虽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但你作为院长大人的徒弟,难道不应该帮帮我们吗?”

    她实在不想受詹东他们的蹂躏了,只有和云沁他们一起,她才能暂时的摆脱他们,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争取在花梨月到来之前,牢牢的跟着她。

    “柳若韵,你做过什么,我想你心里应该明白得很,你觉得我可能和一个搬弄是非,险些害死我两个贴身丫头的你为伍吗?”云沁的声音有些冷,“我没有对你下杀手,甚至刚刚还救了你们,你就已经该感谢我的仁慈……”

    “云沁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的话。”

    柳若韵一副被冤枉后难过的样子,心里却是一个咯噔,难道她和墨秋白碰过头?已经告诉她关于什那海的那件事了?

    他怎么可以这样?

    闫旭这几日夜夜与柳若韵芸雨巫山,有些见不得她受委屈,不满的道:“云沁,你带一个人也是带,带两个人也是带,至于找借口甚至是诋毁她吗?”

    “呵。”云沁讥讽一笑,看向楚薰道:“小薰,你可看清楚他们的嘴脸了?”

    “小沁,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逼你做不愿意的事了。”楚薰感到深深的自责。

    这几日与云沁相处,她不说十分清楚她的为人,但至少也了解了五六分,她如何都不相信她会去诋毁那柳若韵,从而还惹得一身骚。

    “不用对不起,我不过就是出出汗而已,主要的是你和楚奕明白就好。”

    云沁说着转向闫旭道:“实话告诉你们,今儿要不是楚薰的意思,我是不会出手的。当然,这明月渠不是我云沁所有,你们自然还可以去里面历练,但是别指望我会再救你们!另外……”

    话音一转,视线也跟着转向柳若韵,“别再让我看见你那虚伪的脸,我会想吐。”

    “云沁,你是因为喜欢墨秋白才这样对我吧?”柳若韵咬了咬唇,眼泪跟着流了出来,“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为了一个男人,可以不惜诋毁一个人!”

    “柳若韵,你瞎说八道什么?”云静宸的脾气应该说是极好的,但是只要涉及到云沁,就再无法保持他矜贵公子的形象了,怒声道:“刚刚就不该救你们!”

    “大哥,跳梁小丑罢了,和她计较什么?”

    云沁简直要被柳若韵的无耻打败了,不过倒是小瞧了她颠倒黑白的功夫,视线轻蔑的扫了她一眼,欲转身离开,却突然被她衣领下若有似无的红莓印个吸引住了,带着玩味的口吻道:“呵呵呵,想不到柳小姐倒是个开放的女子,就不怕你的墨同学被你的行为吓到吗?”

    她先还觉得奇怪,那两个九阶实力的男子想要逃过白垩冰熊的追击应该不难,没道理非要拖着柳若韵,现下却是什么都想透了。

    还有,她身上的衣裳并非是学院服,而是皇室专用的贡缎制成的衣裳,乃是月玲珑惯常穿的料子,只怕月玲珑的东西现在都在他们手上了。

    楚薰先还不明白云沁的话是什么意思,在柳若韵羞红了脸快速用手捂住领口的时候,也看见了那红莓印,登时小脸一红,跺了跺脚便转过身去,眼神中的鄙夷自不必说了。

    几个男生也纷纷神色不自然的别过头去。

    “咱们走吧。”没再多说什么,云沁带着几人朝峡谷深处走去。

    柳若韵咬着唇,在詹东和闫旭面前,毫不掩饰眼中怨毒的望着云沁的背影。

    云沁,你能得瑟的日子不多了,相信要不了多久,白敬衢和花梨月定会取了你的狗命!

    “阿东,若韵,我们要跟进去吗?”闫旭不甘的问道。

    詹东收回视线斜了闫旭一眼,“你打得过她吗?”

    丢下这句话,他便转身朝峡谷外走去。

    闫旭连忙拉起柳若韵的手跟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299.被她的无耻打败(6000+)》,方便以后阅读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神医狂妃,废材三小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