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牧场

第26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春溪笛晓 书名:小牧场

    《小牧场》/春溪笛晓

    袁宁一行人很快抵达受灾严重的县城。县城里已经停了电停了水, 好在这县城本来就穷,用电用水不多, 每家每户还有着自己钻的水井和储水的水缸,地窖里也储备着食物, 因此县城里的情况还算好, 主要是交通和通讯断了。

    有问题的是底下的乡镇。乡镇的房子大多是土胚房和木房, 没多少承重能力,雪一大就容易塌。这边的废矿也不少, 矿里做支架的好木料被拆了取得七七八八,早剩不了多少了, 雪一重便轰隆隆地塌了下去, 形成一个个被雪填满的大雪坑。

    袁宁依靠灵泉也无法找到章修严,心里有些焦急, 亲自去见了最后接待章修严的人。刚一接触, 袁宁立刻发现对方有古怪,左右试探之下他确定对方在隐瞒着什么。

    袁宁年纪小, 面嫩,唬不住人。他转身寻来领队,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那领队是韩家带出来的,听了袁宁的话后眉头一跳,当即带着人照顾去,连逼带吓,总算是问出点情况来。

    原来问题出在一个穷山沟上。

    章修严来的那天已经开始下雪。前来调研的几人坐车来到这边,刚出了车站, 就看到一行人在拦住一辆汽车。很快地,这群满脸凶横的人从车上扯下一个女人,拖上一辆三轮车带走了。当时章修严显然起了疑心,在县里视察完之后提出要到下面去走走,提出的几个村子里就有那群人所在的村子。

    负责接待的人刚好是那边出来的,担心村里的事被传言中刚正不阿的章修严发现,悄悄打了个电话回村里通风报讯。

    他们那边穷,没有人愿意嫁过去,历来就有买媳妇的风俗。大家都买,谁都不觉得错——他母亲也是被买来的,过得也挺好,留在村子里把他养大了,教会他读书认字,让他有机会到县城工作。

    到县城里工作之后这接待人见识多了,晓得这是不合法的,平日里便替村里遮掩起来。

    整个县子都穷,哪个村没这情况?大家平日里心照不宣,碰上了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巡警遇到逃出来求救的,也会劝她们想想孩子,安心与丈夫过日子。

    没有孩子?没有孩子是不可能逃出来的,只会被绑在床上知道生下孩子为止。

    有些家里穷的,一家几个赖汉一起买一个老婆,那才是惨,孩子得一个接一个地生,一年没多少时间是两脚着地的。还有个村子的男人好赌,身上没半个子儿还是手痒,眼看儿子已经生了两个,便也不想这个了,输了就让家里的婆娘用身体抵债,有次怀上几个月了,那男人输得厉害,硬生生让几个人把他婆娘做得流了产,只差没让她丢了命。

    比起这些地方,那接待人觉得他们村子算好的,大多都想好好过日子,婆娘生了孩子之后绝不会糟践他们,都当正经娶来的对待。

    那交待人说得自然,救援队的人却听得义愤填膺。他们过来前知道这地方穷,却不知道这地方既穷且恶,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袁宁从前接触过不少拐卖案,大多是针对孩子的,乍然碰上这拐卖妇女的事儿,心里的愤怒无可名状。想到章修严失去了联系,很可能是因为这些恶民把他困住了,甚至对他动了手,袁宁心头就烧了把火。

    袁宁没有一意孤行地直接闯过去,只让领队控制好那接待人,等另外两批人过来以后直接往那接待人村里去。他和树人可以交流,能得到一些零星的消息,大概判断出章修严所在的方向。

    救援队的人知道章修严的背景,都不敢轻忽,暂且放下其他救援工作和袁宁一块去找寻章修严的踪迹。救援队还带了猎犬,袁宁从灵泉那边取出章修严上次看的书,让它们嗅了章修严的味道,带着它们前去搜寻。

    雪野茫茫。

    风刮得厉害,雪积得又深,走起来十分艰难。袁宁一步都没落后,和训练有素的军人一起在雪地中跋涉。下雪天是最麻烦的,雪花会掩盖所有痕迹:足迹、气味,甚至血迹。

    领队见袁宁脸色发沉,不由劝慰:“小章先生不是鲁莽的人,不会有事的,肯定只是被雪困住了而已。”

    袁宁自有自己的判断:“大哥不鲁莽,可抵不过有人提前和村里通了气。”如果不是他过来了,还与领队相熟,说不定根本没法从那接待人口里问出线索来。

    若是没有人察觉异常,大哥是不是会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苍茫雪野之中,再也没人能寻到他的踪迹?

    光是想到这个可能性,袁宁胸口就像被人扎了一刀似的,止不住地涌血。

    他和章修严都走得太平顺了,以至于两个人都忽略了可能遭遇的危险和恶意。

    有时候人心比想象中要可怕得多。

    远远见到那接待人的村子之后,袁宁深吸一口气,注意着猎犬们的动向。这种必须依赖其他东西的感觉很糟糕,他和章修严是这世上最亲近的人,遇到这样的事却只能靠猎犬去寻找章修严的生命。

    这一刻他甚至想着要不以后不分开了,章修严去哪里他就去哪里。袁宁抬手呵了口气,把冻红的手暖了暖,跟着猎犬往前跑。到达村子之后,猎犬们都不动了,各家养着的狼犬在门后探头,像在伺机扑出来咬断猎犬的脖子。

    在一些黑洞洞的窗户背后似乎藏着双既绝望又麻木的眼睛,她们眼底已经看不到希望,只想着怎么快些生下个孩子,熬过这暗无天日的可怕日子。

    袁宁感觉到一种浓烈的悲伤与绝望。他抬眼看去,只见一根根黑色丝线从某些屋子里飘出来,像是在张牙舞爪、耀武扬威,又像是在代替屋里的人向他们求救。

    大雪把所有线索都覆盖了,猎犬也起不了作用。领队的人劝抚了袁宁几句,亲自去敲各家的门,找着了村长的屋子。村长正支着烟斗烤火,笑呵呵地开了门把袁宁和领队请进屋,听了领队问话,他也不急着答,深深地抽了口烟,吐出一口白气,才说:“早走啦,我也不晓得他们去了哪。这么大的雪,我们自个儿都不出去,他偏要走,我拦不住,只能让人送他离开。现在人还没回来,我也不晓得他们走到哪了,可能被雪困住了吧。”

    村长态度从容,脸上的皱纹动都没动,像在陈述着再简单不过的事实。

    屋里趴着只凶狠的大狼狗,见袁宁目光落在它身上,它立刻龇着牙朝他露出凶狠的表情。袁宁没法从村长身上找着破绽,便把主意打到了那大狼狗身上。他看得出来,这大狼狗凶恶得很,比一般的狼狗有灵智。与树人们简单地交流过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果子走向那只大狼狗。

    这是小黑它们找来的果子,对人没什么大用处,对招福却颇有好处,向来是犬类喜爱的。

    村长见袁宁年纪小,以为他贪玩,开口制止了一句:“大个子很凶,你不要随意靠近,否则它会咬断你的脖子。”瞧见袁宁手里拿出个果子,村长又道,“它从来不吃果子,只吃带血的肉,你拿果子逗它没用的。”

    村长话刚落音,那大狼狗已经竖起了耳朵,抬起鼻子嗅了嗅,张口囫囵着把那果子吞下,目光灼灼地盯着袁宁,像是想从袁宁手里得到更多果子。

    这可是小黑给招福找来的好东西。

    袁宁说:“你若带我找到这几天过来这边的外地人,我就再给你一些果子。”哪怕是最低等的生物也有渴望活更长久的本能,何况是这么一只聪明的大狼狗。

    它对村长是非常忠诚的,可它同样渴望获得袁宁手里的果子。再三挣扎之后,到底是狼的天性占了上风,大狼狗站了起来,竖起尾巴往外跑去。

    村长手里的烟斗一时没抓稳,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袁宁暂时没心思和这村长计较。他喊了领队一声,跟着那大狼狗跑了出去。

    大狼狗在雪地中跑了一段路,停顿片刻,转了个方向,跑向村子南边。那边是光秃秃的山坳,路上密布着或大或小的雪坑,看得出来这边和李家坳一样曾经开过矿,也和李家坳一样到处都塌了!

    领队觉得不可思议,却还是带人紧追着前面那一人一狗。突然,袁宁和大狼狗停了下来。

    袁宁问大狼狗:“是这里?”

    大狼狗摇了摇尾巴。

    袁宁遵守诺言,又给了大狼狗一个果子,继续追问:“从哪里挖可以找到入口?”

    大狼狗用爪子给他指了个方向。

    袁宁转头招呼追过来的领队:“工具都带来了吗?从这里挖。”

    领队虽然不太相信袁宁的判断,但还是不忍袁宁失望,叫人取来营救工具开始挖雪。袁宁没受过专业的训练,即使心急如焚也只敢在旁边帮把手。他怕自己判断不好,挖掉了承重的地方,反而让没塌掉的矿洞塌了下去,把章修严他们给埋在下面。

    袁宁又是着急又是煎熬,过了大半个小时才听到有人说:“挖开了!里面有人!”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

    上章说的高审的意思就是

    初审不通过

    群众觉得章节不和谐

    要送去给专审审核

    专审审核不通过

    就要锁起来

    多么可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小牧场第264章》,方便以后阅读小牧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小牧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