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改[综武侠]

第1章 逍遥派(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非摩安 书名:青山不改[综武侠]

    巫行云是在灵鹫宫下第一场雪时,第一次见到了她的小师弟。

    彼时巫行云连这个小师弟的名字都不知晓,她只知道她的师父逍遥子在时隔十五年,继李秋水那小贱人后再收了个徒弟,颇有种关门弟子的意味。只不过这个小师弟据说身体相当孱弱,进了天山灵鹫宫都将将两个月了,都还没把身体养好,更不肖说让她这个师姐,还有无崖子这个师兄见上一见了。

    原来是个病秧子么?

    巫行云好奇了一阵子,就把这件事丢开了,直到今天。她本是心情烦闷,在她平时常练功的林子里练了半晌的天山折梅手,正打算离开时就耳聪目明的听到了声响。

    来者有三个,其中一个步伐沉珂得很。

    逍遥派什么时候有武功这么低微的侍者了?巫行云坐在一颗百年老树的枝丫上想着,而她即便不刻意收敛气息,相信就这三个弱鸡再修炼个十几二十年,都不够觉察到她的。

    等来者映入到巫行云眼帘时,巫行云看到他们的服饰才意识到自己判断有误,两个穿着青衣服饰的是灵鹫宫的侍者不假,而另外那个最弱的——

    巫行云定睛一看,差点没笑了,那是个球吧?

    该怎么说呢?

    逍遥派所在的灵鹫宫虽说不如那大理国四季如春,这不今天就下雪了,可这对有内功护体的练武之人来讲,都不是大问题,便是逍遥派的侍者都还只穿着秋衣。可这人他不仅穿着大红滚白风毛直身棉袍,还在棉袍外裹着件雀金裘斗篷,再加上身量不甚高,远远看上去不是个球是什么。

    啧。

    巫行云这时候恍然意识到,这个球就是她的小师弟了。

    可这也太弱了吧?

    巫行云本想着这小师弟该是天资多高,能让她和无崖子,勉强算上李秋水的师父又起了收徒的念头,可现在看来这小师弟不仅是个病秧子,就是在武学上的天赋也是朽木级别的。

    难道他还有什么别的长处?

    巫行云刚想完,她那球师弟(……)就侧过脸往她这边看过来。

    切切实实的看了过来。

    巫行云眉心一跳,这不应该啊?

    再下一刻,巫行云觉得她似乎有那么点明白这个球师弟的长处了——他长得好。

    眉目如画,五官秀美,再加上这镶金戴玉般的打扮,怎么看都像是外面那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小郎君。

    不,是小娘子。

    如果不事先知道她师父收得是个小师弟,光看这昳丽的长相,巫行云都觉得这其实是个小师妹吧。

    等等,他到底是怎么发现她的?明明弱的一比了。

    巫行云刚想纵身而下,就近去问一问顺便打个招呼,就见她那小师弟低头吐了一口血。

    巫行云:“……”

    是真吐了一口猩红的血,他本人眉目都不带变的,而他身后跟着的两个侍者手脚伶俐的,这又是送茶水漱口又是净手的,可见是已经习惯这种事了。

    这得吐多少次血,才叫人都习惯了啊?

    巫行云都有点怀疑这小师弟身上那件大红锦袍,是被他吐得血染红的了。

    所以说,这小师弟除了脸能看外,其他还有什么叫他们师父侧目的长处?

    巫行云这么想着,暂时也不去想那些个叫她烦闷的糟心事了,就那么一路尾随着小师弟回了灵鹫宫。

    就那么几步路的功夫,硬生生的叫他给走了整整两刻钟,而且更无语的是,他回到灵鹫宫又吐了。

    嗯……还是血。

    巫行云再也忍不住了,她扭头就去找她师父逍遥子,要去问个究竟。

    说起逍遥子来,正是他一手创建了逍遥派,就只是单论武功,便是在这偌大的江湖里,怕也是无人能出其右的,更何况逍遥子他不仅仅是在武学上登峰造极,在其他方面,如琴棋书画,如奇门遁甲之术,如医术等无一不晓,无一不精。

    按理来说,有这样一个掌门人,逍遥派是该在武林中有声有望的,可恰恰相反,武林中人甚少有人知道逍遥派,究其原因,看逍遥派其中一条门规“凡是知道逍遥派名字的外门弟子都该死”,就可管中窥豹了。

    而现如今的武林里,最有名望的门派当属属少室山以禅入武,以七十二般绝艺领袖武林的少林派,和弟子遍布天下,武功绝学是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的丐帮了。

    不过这两大门派不重要,大家知道一下就行了,还是回到逍遥派上来。

    巫行云她去拜见逍遥子时,逍遥子正被埋在满堆的医书里,身上穿着宽袍的大袖被他随意的捋了起来,全然没有寻常时在人前的谪仙风采。

    他听了巫行云关于“师父您慧眼识珠到底是怎么慧眼”的疑惑后,神情有一瞬间的微妙,又沉吟片刻才开口:“梧州朱砂帮,你可知晓?”

    巫行云是知道的,逍遥派自有收集情报的渠道,那梧州朱砂帮的帮主据说在武林上被认为是个正人君子,而逍遥派对他的评价却是十足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实际上整个朱砂帮就很“上下一心”。巫行云先前瞥过几眼就记下了,只不过师父怎么提起这个门派了?

    逍遥子轻描淡写道:“两个半月前,朱砂帮帮主连同大半个朱砂帮的帮众俱被杀,侥幸逃脱的也不过乌合之众罢。”

    巫行云联系了下他们现在所讲的话题,还有她那小师弟上天山的时间,便道:“您是说这是小师弟所为?那他那时不时吐血的毛病,是因此得来的?”能以一己之力剿灭了朱砂帮那个能算得上二流的帮派,以小师弟那样的年纪,便是天资再出众也很难全身而退的吧。

    “并非,”逍遥子随性的撩了撩宽袍下摆,“他本是先被朱砂帮的帮主几乎打碎了心脉,尔后死里逃生,花了不到半月时间便亲自报了仇。”

    巫行云不由道:“这——他是如何办到的?”

    逍遥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用一副高深莫测的口吻道:“他用说的,把人说死了。”

    巫行云:“……”求别闹。

    可不管巫行云多怨念逍遥子这卖的一手好关子,他都没有透露有关她那小师弟,是如何用言语来杀人的了,不过巫行云现在知道了小师弟的名字,长生子。

    一听这就是逍遥子给起的花名(……),巫行云转念一想小师弟的心脉几乎被打碎,能时不时吐着血活着都是侥幸了,所以这就有点可以理解“长生子”这个名字了。

    等巫行云带着更多疑惑离开时,还听逍遥子说既然小师弟可以出门见光透风了,那择日不如撞日,也是时候让长生子见见他的三个师兄姐了。

    ——按照逍遥子前三个徒弟入门时间排序,那就是大师姐巫行云,二师兄无崖子还有小师姐李秋水。

    巫行云应了。

    她出了门,就转了转眼睛,既然师父都开了金口,那她现在不凑作堆的去见见小师弟,就是完全可行的咯?巫行云是个行动派,几息功夫的她就出现在她家小师弟的院落,不出意外的闻到了浓郁的药味,巫行云还分辨出了几味药,不过她并不专研医术,也只能分辨出几味药,不像她师父和…师弟。

    巫行云是逍遥派的大弟子,她这般如入无人之境的进来,侍者们就停下手中的动作朝她行礼,又有侍者进去通报,片刻后就恭敬的迎了巫行云进了内室。

    巫行云进去一瞧小师弟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服了,一身云白软绸阔袖长衣,一头鸦黑的发,把他衬得更秀气的同时,脸色也越发白如纸。再想到他的情况,怎么看都觉得他随时都有可能去见阎王啊。

    人家黑白分明的眼睛,这时候看了过来,睫毛还轻轻颤动了下,颤得巫行云只有干巴巴的叫了一声:“长生子。”

    静默。

    只能说在巫行云叫出“长生子”这个名字后,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气氛蔓延开来了,这种气氛是无形的,但巫行云却感觉到了。她在心里嘀咕着呢,长生子就轻咳了一声,真的很轻,巫行云却忍不住抬眼望他的…嘴,别是又要吐血吧?

    好在这次并不是,长生子他也就只是拿了几瓣天山雪莲的花瓣吃了而已。

    不得不说,人家的吃相很赏人悦目,都让人自动无视他是在生吃花瓣。

    ——说得好像熟吃花瓣就不怪异一样。

    巫行云就眼也不眨的看他吃完,直到他开口说话才回过神来。

    “大师姐叫我长生就好,”他这么说,顿了顿后慢吞吞的又道,“刚才失礼了,其实我并不是每次在被叫了长生子后,都要吃上几瓣花瓣的,只是——”

    只是什么?巫行云屏息等着他把话说完,难道“长生子”这个名字还有什么了不得的玄机?

    “——师父炮制过的花瓣,止咳效果确实好。”

    巫行云:“……”

    长生子,他其实是有俗家名字的。这里的俗家名字不是说这具身体也就是原身的名字,而是指他这个代替了原身活下来的当事人固有的名字,他叫顾青。顾青在把大师姐巫行云弄得大脑空白后,抿了抿没有血色的唇,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不想这么弱不胜衣的。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青山不改[综武侠]第1章 逍遥派(1)》,方便以后阅读青山不改[综武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山不改[综武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