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改[综武侠]

第2章 逍遥派(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非摩安 书名:青山不改[综武侠]

    说起现在的情况,时间得倒回到顾青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就是三个月前。

    这里所说的“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说像婴儿哇啦一声啼哭着出生了,而是说转世投生,又或者说是穿越。

    这不是顾青第一次转世,他在来到这个世界前,已经穿越过数次不同的世界,经历过数次截然不同的人生了。在这期间,顾青对这种看似永远不会真正死去的诡谲情况的态度,也在悄然中转变了,从最开始的抗拒,到麻木再到如今的自得其乐,可以说习惯果然是可怕的。

    而这一次,他来到了一个武侠世界。

    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在他接收这具身体前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在睁开眼睛观察了下他现在所处的情况后,顾青一边熟练的消化着原身的记忆,一边尝试着从地上爬起来。

    然后,在身体四肢百骸剧痛传递到大脑前,他就非自愿性的吐了好大一口血。

    那么一瞬间,洁癖症晚期并且放弃治疗的顾青觉得他对这一次转世,并不心动也很想拒绝。

    至于为什么会吐血,这只能说和原身的经历有关。原身是被想要他家武功秘籍的朱砂帮帮主,一掌打碎了心脉而死。顾青虽然作为后来者“起死回生”了,但心脉俱断是业已存在的事实,并不会随着他的意志力转移而转移,所以作为一个败絮般的破布娃娃(……),顾青时不时吐口血实在是太正常了。

    而且这还是好的。

    顾青对此微笑脸,随后没几天朱砂帮就树倒猢狲散了——伴随着过于丰富经历的是,顾青他所掌握的技能多不胜数,而能杀人的从来不止于刀剑这类武器,顾青他所做的就是将朱砂帮帮主吃了不止一窝窝边草的事,“耳语”给了被戴了绿帽子而不自知的被害者们,这其中就有一心想要上进的二帮主。尔后,朱砂帮就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内讧,如火树银花般,等熄灭后大部分人都挂了。

    果然,冲动是魔鬼。

    以及“兔子不吃窝边草”果然是至理名言,前人诚不欺我。

    本来这件事没有谁会联想到顾青身上的,一来他在朱砂帮看来就是个死人,二来他就是那么随意的说了几句话而已,三来谁会想到朱砂帮的整体心理素质这么低,顾青他原本还准备了备用方案来着。

    可就有人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并且见微知著了。

    逍遥子出现在顾青面前时,顾青正坐在书桌前,他面前放了张用来作画的宣纸,上面有星星血迹,而顾青手中还拿着毛笔。

    是在用血为墨作画么?

    逍遥子这个风流人物,乍一看后这般想的,而他本就有心要收这个慧极的弟子,于是有心表现,略一思量就反客为主的拿起了笔架上的毛笔,提笔就风雅至极的就着宣纸上的血做起画来。

    说起来,逍遥子气度雍容,宽袍大袖飘飘如仙,这般作起画来很有魏晋风流名士的气度,而他作出来的画更是巧夺天工,很有意境,便是不懂画的门外汉都要忍不住赞叹的。

    只不过吧,等逍遥子一蹴而就,挑起眼尾看向那小孩儿时,人家倒也对不请自来的客人淡然得很,他不疾不徐的把毛笔放回原处,慢吞吞的开口道:“感谢老先生为我验证了宣纸的润血性,一如它的润墨性般值得称道。”宣纸的润墨性好,是其他纸远远不及的。

    说好的引以为师呢?逍遥子心道,而且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正想着人家小孩儿又轻轻淡淡地说:“如果您非要想知道的话,其实我并没有要以血作画的打算。”顾青就是拿宣纸垫在桌子上而已,其他纸太薄很容易就湿透了,而且他也不可能拿碗碟什么的放在跟前吐啊吐,那多不雅观呀。

    先不说雅不雅观的问题,单说现在的氛围,它很尴尬的,当然这尴尬不针对顾青,毕竟大写的自作多情,是咻咻地插到了一代武学宗师兼逍遥派创派人的逍遥子膝盖上。

    逍遥子:“……”

    往好的方面看,这对师徒的初次见面,其实还是挺…别开生面的。再者逍遥子放荡不羁惯了,那两分尴尬他就拘泥了几息的功夫,接下来就单刀直入的提出要收顾青为徒,而没等逍遥子再展示下他的能耐(刚才以血作画并不算的),那小孩儿就偏过半边脸,过于清澈的眼睛落在逍遥子的脸上,语气里有几分希冀道:“若我成为您的弟子,我能整日穿干净的衣裳吗?”

    如果不是这几日来都跟着他,逍遥子差点就以为这小孩儿以前吃不好穿不暖了——就这几日的功夫,他不知换了多少套衣裳。

    逍遥子想了想他逍遥派的财力,迟疑了下还是点了点头。

    几乎是立刻的,那小孩儿就脆生脆气,还带着儒慕的叫道:“师父!”

    逍遥子顿觉有趣,就故意调侃道:“你似乎并不怕我居心不良,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顾青眨了眨眼睛:“我不认为您有什么令人不齿,叫人愤慨一声禽兽不如的癖好。”

    逍遥子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顾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呢,“我这么说,是把跟踪狂,偷窥狂还有厚颜无耻综合征给排除在这等癖好外了。”他说着就朝逍遥子露出个如天山那雪莲般高洁的笑,“您从四日前就开始…考察我了呢。”

    喂喂那可疑的沉默!

    逍遥子:“……”这就不有趣了,小牛犊。

    事实上,在觉得自己被这小徒弟拐着弯调侃没甚意思之余,逍遥子更觉得自己慧眼识珠,不说别的单就是这小徒弟能觉察到他在四日前就在他周围,光是这份观察入微的本事就足够叫他高看一眼了。

    师徒俩就这么一拍即合,在行过拜师礼后,顾青就被逍遥子带回到了灵鹫宫。

    一路颠簸,外加可能有的水土不服,顾青到灵鹫宫时血皮就只剩下薄薄一层,所以那会儿不说见其他人了,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剩下多少,光顾着呕血了。

    顾青觉得这具身体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垮掉,而到那时肉身不能再用的话,他接下来就会自动进入到下一个世界。诚实来讲,顾青被血腥味折腾的,有那么点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了。

    然后,收了徒弟没先教武功心法还有其他知识,就先开始给人治病的逍遥子带着疼惜还有欣慰的告诉他,“长生子,你的求生意志甚是强烈,这很好。”

    顾青:“……”

    与其说是求生意志强烈,不如说顾青他是想减少吐血的次数。

    嗯……这两者好像相辅相成了。

    情况到底还是发生了转变——随着顾青身体的好转,这里的好转是说他每日清醒的时间变多了,吐血的次数变少了,他赫然发现灵鹫宫就是一个宝库。

    不说已有数百年历史的灵鹫宫雕刻在墙壁上的武学秘籍,就是逍遥子他所掌握的从天文到地理,从玄学到奇门遁甲之术等学识,就让顾青这个崇尚“学无止境”原则的家伙,为之如痴如醉。

    他看逍遥子的目光,不能再亮晶晶了。

    逍遥子到这里才找回了为人师表的自豪感,他故作矜持的摆正仪表,光从外表看的话,逍遥子很有世外高人之姿的,尔后等小徒弟发自肺腑的赞颂他。

    顾青彼时穿着一身青莲色阔袖长衣,和煦的阳光洒在他身上,叫他病态白的肌肤都染上了几分暖色,睫毛如蝴蝶煽动翅膀般优雅的颤动着,他瘦得骨节分明的手指掀过一页书,那种仙气儿和逍遥子的也不遑多让。

    嘴上却是说道:“师父虽说有不为外人道的小癖好,但现在看来是瑕不掩瑜。”

    逍遥子:“……莫说的这般模棱两可!”逍遥子自然是知道这小弟子话里的“小癖好”是指他之前跟踪他的事,但怎么听都觉得要更严重,还有这句话也不是一句令人觉得会通体舒泰的好话。

    顾青又翻了一页,眉目不动,语气里却带着浑然天成的忧郁:“这……只怕隔墙有耳。”

    这根本就是越抹越黑,就和逍遥子晴转阴的脸色一样。不过即便从小徒弟那儿听不到几句正经话,但不可否认的是在顾青见到巫行云前的这两个月里,逍遥子在他身上花费了大部分的精力,为他延医问药,期间还倾力授业解惑。

    这么一来,便是养只小猫小狗的还会有感情呢,更何况是个长得好,不说话时就会叫人不自觉怜惜,而且聪慧异常的嫡传弟子呢,那就不止是有感情了,看逍遥子还把天山雪莲炮制成“止咳药”就可见一斑了。

    话回到现在来,顾青在见过大师姐巫行云的当天傍晚,见到了逍遥子的另外两位嫡传弟子,无崖子和李秋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青山不改[综武侠]第2章 逍遥派(2)》,方便以后阅读青山不改[综武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山不改[综武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