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改[综武侠]

第15章 逍遥派(1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非摩安 书名:青山不改[综武侠]

    这少林寺藏经阁是少林寺重地,即使是如今少林寺和玄慈大师一个辈分的玄字辈大和尚,也不是每一个都有资格进出藏经阁的。

    顾青他现在在少林寺吧,没有被乱棍打出那都是因为少林寺的高僧打不过他。

    咳咳,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有彻底查明真相。

    他来藏经阁就是来一边借阅少林寺七十二绝技的武功秘籍,一边来查明真相的。后半句绝非无的放失,虽说“天下武功皆出少林”这句话会被很多人不认同,但它绝对是有它存在道理的,更不用说如今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它有多绝技,但凡在武学上有上进心的武林人士,没有一个能抵挡得了它的诱惑,更何况那在武学上有上进心并且还想潜伏着复仇的知名不具人士?

    他们大概巴不得长长久久住在藏经阁才好呢。

    所以顾青就闲庭信步的,并没有被其他僧人发现的来到了藏经阁,然后目光就停在了一个身穿青袍的枯瘦僧人身上,那僧人年纪不少,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正拿着一把扫帚在躬身扫地。

    顾青盯着对方分辨片刻,就决定不急着去藏经阁了,隐在亭台里看那老僧人扫地。

    目不转睛的。

    偶有过往的僧人,他们都不曾撇多余的注意力给那老僧人,只仿佛他就只是少林寺里一再普通不过的扫地僧,或许还想着他怕是天资愚钝如榆木疙瘩,不然怎么都那么大一把年纪了还只是个扫地僧。

    顾青会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分辨出了这扫地僧的武功是已臻化境,如他师父逍遥子一般,而不是低微到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乎,接下来便是扫地僧在扫地,逍遥公子在逍遥地看他扫地。

    最终还是古井无波的扫地僧先起了涟漪,他扫帚挥动的弧度有了细微的偏差,紧接着他就听到了那边的小友发出了一声:

    “哦呼。”

    那是带着不加掩饰小得意的欢呼声。

    扫地僧:“……”

    这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扫地了?

    顾青大概也认识到了他这么做有失后辈风范儿,到底就算照着他中间没有“沉睡”那六十年,在这扫地僧面前也都还只是后辈,所以当他在扫地僧面前现出真身后,就摆出了谦逊的姿态,冲人家笑得纯良:“前辈,可否与我于别处一叙?”

    “——您的扫帚就免了。”

    扫帚是本体(……)的扫地僧:这小友性格好生乖张。

    不管怎么说,他们俩就去扫地僧的禅房一叙了,不仅如此还准备来下一盘棋。在那之前顾青做了自我介绍:“我名长生子。”他真的很少和别人主动说他的名讳,而别处大家都只叫他“逍遥公子”。

    扫地僧不由得多看他一眼,复而垂下眼帘道:“不知是七十年,还是七十一年,有位逍遥派的居士来我寺里拓印达摩祖师所创下的易筋经,说是为了他的爱徒。”

    一言不合就被戳破真正来历的顾青,并没有任何讶然,反而是由衷的赞叹道:“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复而话锋一转,“其实说来我的门派来历,便是不知我逍遥派的也可尝试猜上一猜的,毕竟我都把我们派的派名三个字里的前两个字,明晃晃的挂在我的名号里了,果然人们总是最容易忽略眼皮子底下的事物么?”

    “还有前辈,您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怎么看?”不就是打哑谜吗?那就大家一起来打好了。

    ……

    前面也提到了当年“雁门关大战”的知情人士,也就是玄慈这方负责去狙杀的中原武林人士团,除了玄慈外还剩下了丐帮前任帮主汪剑通,智光大师还有赵钱孙,他们在知道玄慈因二十余年前的孽业被逍遥公子扒出来而受罚后,就马不停蹄的往少室山赶来,而等到他们赶到少林寺见到了玄慈后,再一扫室内就是一惊然后再是一惊。

    “慕容博!”

    “萧远山!”

    他们不是都死了吗?!

    顾青在旁边慢悠悠的开口道:“如果你们三位想知道的话,玄慈大师在得知这两位故人全都不像他以为的那样英年早逝时,比你们表现的还吃惊呢。”

    玄慈:“……”

    这确实是大实话,虽然玄慈大师事先听了顾青推断说萧远山可能没死,有了心理建设,但他怎么都没想到不仅萧远山没死,就连他以为早就英年早逝的慕容博也没死。更有这两个人,这数十年来全都进出他们少林寺的藏经阁如入无人之地,他都没有察觉到!

    所以在顾青接连在藏经阁守株待兔待到他们俩,并将他们俩押送到玄慈大师面前,玄慈大师简直比先前听到叶二娘破口大骂他“你这个负心汉”时,还要目瞪口呆。

    说好的你们全都英年早逝了呢?

    回到当下,汪剑通、智光大师还有赵钱孙他们也是蒙圈的,汪剑通不由得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现如今“雁门关大战”的所有知情人士,全都齐聚一堂了。之所以会说是“知情人士”,而并非“当事人”,只因为当年雁门关大战时,慕容博并没有参与混战,但他却是向玄慈进谗言的那位,而且很显然他有很大的问题。

    不说当年玄慈发现他被骗后,到处去寻访慕容博,却是寻访不到就有些不对劲了,但慕容博时隔数年后传出死讯,这让玄慈还以为他也是误信谗言,所以心怀愧疚导致抑郁而亡。可现在慕容博并没有真的死了,是假死金蝉脱壳,那原本些许不对劲就变成大大的不对劲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对慕容博侧目。

    慕容博饮恨,则对擒住他的顾青侧目。

    顾青眨眨眼,一派与世无争的姿态,更让慕容博肝火旺盛,他不话当年,就专揪住顾青作为逍遥公子这两年在江湖上掀起的血雨腥风说事,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现今他调查这一桩牵涉甚广的陈年旧事上,如是道:“逍遥公子这般试图叫中原武林人心不稳,怕是会叫他国对中原武林虎视眈眈,这般的居心叵测,我只怀疑为何没人看清你的真面目,叫你更加的胡作妄为?如若不然,那你敢不敢将你为何会调查起当年雁门关大战的根由如实的说出来?”

    这血口喷人的。

    顾青也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喷了,他这次仍旧涵养异常好的给予包容,“我为何不敢,只——”

    他拖长了音节就去看玄慈大师,“玄慈大师你莫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交友不慎。”

    再次被前多年好友坑的玄慈:“……”

    其他人:“??”

    隐约意识到什么的萧远山,不禁冷笑出声。

    于是乎在众人表情各异下,顾青就把他为什么会扯出二十六年前雁门关大战的根由娓娓道来,也就是他其实一开始只是帮一户农家,寻找他们被贼人掳去的孩子,然后发展成再帮这一贼人即叶二娘,寻找她二十年前同样被贼人掳走的孩子,结果就那么呼啦啦的又连泥带土的拔-出了这么一大堆事。

    以及,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现今的局面是一泡童子尿引发的——如果那被叶二娘掳走的孩子,没有在那一档口尿了的话,叶二娘当时就死了,就更不会有接下来的事了。

    所以说,这是一个有味道的探案故事。

    因而当顾青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绘声绘色的讲完后,室内安静如鸡。

    在汪剑通、智光大师和赵钱孙,甚至还包括了慕容博那错愕的目光下,犯了色戒的玄慈大师不想说话了。

    而本该跳出来说“那孩子其实是我掳走的”的萧远山,莫名觉得现如今可能不是说这话的好时机。

    场面一度冷却。

    最终还是由老神在在的始作俑者,开口打破这尴尬弥漫的气氛:“慕容博你们慕容家不是崇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吗,那既然我说了我的根由,也该你礼尚往来说出你当初那么做的目的了。”

    不等慕容博反驳,顾青就觉察出他这句话里的漏洞,就不紧不慢的打上补丁:“似乎这一宗旨用在这里不恰当,那你就当我顺便还使用了‘斗转星移’好了。”

    这“斗转星移”就是慕容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武功名称,这么一来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再施彼身,最后还是回到了慕容博身上就对了。

    慕容博:“……”

    慕容博是不想说也得说,他现在是敌众我寡不说,他不想说的唯一方法就是自杀,但自杀其实又有什么用呢,看逍遥公子都能顺藤摸着了那么大一个瓜了,没有他的口供,逍遥公子还是能查到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到头来说不定他连慕容家都给整个端了。这样的事情慕容博是绝地不允许发生的,索性就只有留得青山在,他自己当柴烧罢。

    这么一权衡,慕容博就咬牙说了他当年向玄慈进谗言的原因。原来慕容家是鲜卑慕容氏后裔,他们一心想要中兴曾经的燕国,所以慕容博就百般谋划,当年就是想挑起宋辽两国关系交恶,可没想到计划终究落空,只能装死又诈死。

    “原来是你!”萧远山双眼赤红,目呲欲裂,这时候还哪管澄清不澄清玄慈的孩子其实是他偷的,就只想着要了慕容博这罪魁祸首的狗命。

    决战一触即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青山不改[综武侠]第15章 逍遥派(15)》,方便以后阅读青山不改[综武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山不改[综武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