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改[综武侠]

第17章 逍遥派(17)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非摩安 书名:青山不改[综武侠]

    且说这位仗义执言的年轻公子,锦衣玉马,身侧又有武功较高,且还是家臣打扮的侍卫,可见他身份不一般。

    这确实是,这名为段誉的年轻公子出身于大理国皇室,父亲是镇南王段正淳,伯父是大理国皇帝段正明,可谓是根正苗红的权贵子弟。

    说起来这大理段氏在江湖上也颇有威名,其成名绝技是“一阳指”神妙无方,缓时潇洒飘逸,快则疾如闪电,另有最高武学“六脉神剑”,可凝内力于指上,射出时犹如一柄无形利剑。

    以上这两门武功绝学,段誉他全不会。

    不仅全不会,而且段誉根本就不爱学武,更爱读书作画信佛法。这日段誉就是在宫里被伯父逼得紧了,就打马出来散心,半路上就让他遇到了性质非常恶劣的坏事。

    可不就是恶事吗?

    那行凶者身材极高,却又极瘦,便似是根竹竿,一张脸也是长得吓人。而被他拦着的白衣人,光是看侧脸便也是如白玉雕琢,再有丝丝细雨下,举着绘青竹的油纸伞,脚步轻盈缥缈,便是周遭环境都虚化而去,就只剩下这一幅美人图,如今却是硬生生的被那恶人污染了,简直不能更可恶了!

    段誉来不及多想,就已经义愤填膺的出声喝止了。

    路见不平一声吼。

    吼完段誉下意识的还有那么点虚,但想想他这次出来散心,他皇伯父担心他,派了朱四哥来不说,还有若干普通侍卫,段誉心下大定,而等那伞下白衣人闻声看过来时,段誉只觉得他眉宇间仿佛集聚了天下所有山水的灵气,若轻云之蔽月,又若流风之回雪。

    段誉:我刚才干得漂亮!

    这就是段誉回过神来后的激昂心态了,刚才那个还有点小怕的段誉早就被他抛之脑后了。这么想着,段誉就二话不说从马上下来,做出凛然之姿,挺直了胸膛朝着事发地走过去,对那恶人严词厉色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你这恶人竟这般目无法纪且欲行恶事,着实令人不齿!”

    那恶人也就是“穷凶极恶”云中鹤:“……”

    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傻缺?长眼睛了吗!他才是那个要完的人好吗!云中鹤这么在心里咒骂着,但他很快又觉得这傻缺竟然傻的有几分可爱了,因为在那大魔头逍遥公子点出来自己的身份后,那傻缺先是用憎恶的目光看向他,为那些曾遭过他毒手的姑娘们感到可惜与忿忿不平,然后这傻缺就说了:“我们不能再让他在外逞凶,叫更多女子遭其毒手,我看我们还是把他送到官府里,依照律法惩治他。”

    当然了,被云中鹤起名叫傻缺的段誉段世子,在这么提议过后,眼巴巴的望向被云中鹤起名叫大魔头的顾青,用一种“我做得好不好”的语气问道:“公子,你觉得我这么提议可恰当?若公子觉得不恰当,我还可以再想别的。”

    负责护送段誉的,大理皇室四大侍卫之一的朱丹臣从刚才就想捂脸了,不说他们家世子在他父王和母妃面前都没这么小意殷切过,就是这把江湖中四大恶人之一的云中鹤,投入大牢依法惩治的提议吧,总觉得和江湖作风格格不入,到底在江湖上大家更多还是倾向于自己动手以暴制暴,尽可能不和官府扯上关系的。

    可话说回来,这位白衣公子的做派似乎不像江湖中人,更像是和他们世子这般的富家公子,但他既是能辨认出四大恶人,那必然是和江湖有牵连的吧。

    只是朱丹臣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他一时间却摸不着头脑,就在这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云中鹤身上,竟然看到了溢于言表若“我求你了快答应吧”般的神情。

    朱丹臣才恍然觉察到不对劲的地方是什么了,这以轻功著称况且还穷凶极恶的云中鹤,他没有出手不说更没有逃走!这时候朱丹臣再去看那白衣公子,赫然发现他即便有在打伞,可全然没道理在这雨中,都还是从头到脚清清爽爽的!

    于是,朱丹臣顾不得其他,问出一个他们早该问的问题:“在下斗胆,敢问阁下名号?”

    伴随着这一句同时响起的,还有顾青在沉吟过后的“如此也好”。

    云中鹤在听到顾青这句话的一瞬间,简直要喜极而泣了,连顾青斜睨过来的一眼都没有接收到。

    而顾青转头对着朱丹臣微微一笑:“我的名号?我行走江湖时,江湖中人确有送我一个‘逍遥公子’的名号。”

    从不关心江湖事的段誉听后,似模似样的感叹道:“逍遥公子任自逍遥,这确是一个能配得上公子一二风采的名号呢。”

    云中鹤:“……”

    朱丹臣:“……”

    唉,段世子这不是对逍遥公子的光辉事迹一无所知么,他又不像云中鹤至今仍笼罩在被逍遥公子支配的恐惧中,也不像朱丹臣早已耳闻过逍遥公子的大名,所以才会有这样让云中鹤和朱丹臣无语凝噎的感叹嘛。

    无知者无畏。

    不管怎么说,段誉那把云中鹤交给官府处置的提议,得到了顾青的首肯,于是就“送佛送到西”的,他们一群人就扭送着云中鹤到了最近的府衙。

    前面也说过了,在大理国段誉是根正苗红的皇二代,而且在他是镇南王段正淳唯一的儿子,且段正明又没有一儿半女的情况下,段誉的地位不可谓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因此当府衙的府尹得知是这位世子爷大驾光临时,立马就不胜惶恐且拍着胸膛保证会好好审理这胆大包天的采花贼,一边就叫衙役拿枷锁,脚镣把如今手无缚鸡之力的云中鹤给锁了,并且毫不客气的打入大牢。

    这般的,云中鹤就似那小鸡崽般,被五大三粗的衙役扔进牢房的,当他脸着地的那一刻,牢房里的腥臊气味扑鼻而来,让他这陡然从保住小命的狂喜中冷静下来。

    等到云中鹤冷静下来后,他就发现现在有一个冷峻的问题,摆在了他面前:

    试问他该如何在武功全失,口不能言的情况下逃出监牢?

    好像是不能,那他就只有等着岳老三来救他了。

    等等,岳老三那没脑子的夯货,不会连他不见了都还没意识到吧?

    ——岳老三:嗯呐。

    且不说自以为逃过一劫却到头来发现并没有的云中鹤,是多么的悲从中来,就来说做了好事的顾青,他在和府尹对过卷宗,确认在他们这里就收录了云中鹤的案底和通缉令,又详细了解当犯人非大理国人,而是宋人时,大理国这边要和宋国那边交涉该走的漫长流程后,就心满意足的要离开了。

    他真的要尽快赶回不老长春谷了。

    只是顾青看了看他那柄油纸伞,上面不知被谁不小心溅上了泥点,这让顾青断了再撑起它的念头,可再怎么说这把伞还是他亲手做的,这么丢在这里也不好。

    这么想着,顾青就抬眼看向一直在眼巴巴看着他的段誉。

    然后就以道谢为由,礼轻情意重的把那把伞送给了他,在他还呆愣时就转身步入雨幕下。

    “可外面还在下雨!”慢一拍才反应过来的端世子,拿起那把伞就要往外冲,可雨幕下哪里还有任自逍遥的逍遥公子的身影。

    若论轻功,以轻功著称的云中鹤确实在这方面有真才实学,可他的轻功在逍遥派的凌波微步面前,还得算小巫见大巫,更何况云中鹤的内功浅薄,远远不及顾青的内功深厚,所以眨眼功夫间就越到人目所不及的地方,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而且凌波微步使起来,逝如轻烟,鸿飞冥冥。

    朱丹臣正不禁在心中感叹呢,就听他家对武学从来没甚兴趣的世子说:“朱四哥,你说我要是学了我们段家的一阳指,是不是就能去闯荡江湖了?”

    哈?

    段誉接着还义正言辞道:“我原本以为江湖中因为江湖人士整日里打打杀杀,导致杀伐气过重,这样的认知使得我不喜江湖,也认为它不适合我去见识一番,现在看来是我管中窥豹了,所以我想着我该更全面认识它后再下结论。”

    朱丹臣嘴角抽了抽,心想:“世子爷咱们说这话的时候,要是把人家逍遥公子赠予的伞放下,说不定会更有说服力。还有啊,一直在殷切期盼你能喜欢学武,并且一心想教给你段家一阳指的王爷和皇上,要是知道了你想学武的契机,他们该作何感想,情何以堪?”

    他们会哭的,真的。

    而事了拂衣去的顾青,他这一次终于顺利的回到了不老长春谷。

    逍遥子这会儿还喝着顾青让他大师姐转送回来的山茶呢,看到顾青却还是冷哼一声:“你还知道回来。”

    顾青在心中微微叹气,就说他该尽快回不老长春谷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青山不改[综武侠]第17章 逍遥派(17)》,方便以后阅读青山不改[综武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山不改[综武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