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10章 宴席(小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末野轻火 书名:听说,你想要崩坏

    入夜,华灯已上。

    宴席之上,到场众人皆是满脸的笑意。

    虽说是在东宫设的宴席上,但这次却是以刚刚从灵都归来的二世子为主角,众人自然少不了对他寒暄慰问。

    二世子也极知分寸,虽然在酒席间微笑着接下了那一句句的赞赏,却也丝毫没有表现出邀功自赏的样子。

    太子则仍是平日里那个温善的样子,只是晚间的眉目上似乎带了几分深色。阿珞乖巧温和地坐在太子身侧的位子上,笑意若素。

    “二弟,你此次在外实在辛苦了。”太子看着二世子体恤地说道。

    “我在灵国不过是仰仗柳将军带队罢了。”二世子略略低头回礼,“倒是大哥你——”

    他停顿片刻,眼中闪过几丝暗色,嘴角略略勾起:“听说前段日子大哥在外边遇难,险些回不来了,我在灵国也替你担了不少心啊。”

    “是吗?那可真是多谢你了。”太子的声音中没有任何起伏,不免显得有些疏冷。

    “幸亏你最后安全回了宫,这才不至于让二弟我错失了和你重逢的机会。”二世子丝毫没有在意,继续说道。

    “大概是上天庇佑吧。”他淡淡笑一句,嘴角却似乎有几丝自嘲的意味。

    “是啊。”二世子奉承道,“毕竟大哥你是我们沉月的太子嘛。”

    “今晚大家既是为二世子洗尘,便不要再谈太子的事了吧。”一旁的阿珞清浅地微笑,“不如一起好好喝上几杯吧。”

    “那是当然!”

    “对啊,喝酒要紧。”

    众人见状立即一起附和道。喝酒总是好过说话的。

    “太子妃到——”

    这时候,门口却突然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众人刚刚准备举起的酒杯。人群中响起一阵簌簌的议论声。太子妃不是病着吗,怎么……

    “参见太子妃。”

    众目睽睽之下,盛装打扮的沈碧婉在侍女的跟随下走进门来,颇是红润的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她越过众人,缓步走到太子面前,神色恭顺而温婉:“参加太子。”

    “你怎么来了?”太子脸上却并无什么欢迎之色,反而压着眼底的暗泽,沉声问道。

    沈碧婉稍稍一怔,随即却笑了笑,柔柔说道:“我作为东宫的女主人,想着总该来这宴席上坐一坐的。”

    “可你身子还未好全。”太子看着座下的她,神色淡漠,“更何况这里有阿珞照应,你还是回去好好歇息吧。”

    听到“阿珞”的名字,再侧眼看看乖巧坐在太子身侧朝她微笑的女子,沈碧婉不由暗暗咬了咬牙,脸上却依旧挂着笑:“我的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不。”太子却生冷的为她下了断论,“你的身子看上去虽好了许多,但毕竟还是虚的,这样的酒席不适合你。”

    “我……”沈碧婉再怎么爱太子,听了那话也不免露出委屈神色来。那么多人面前,她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席间氛围莫名变得有些尴尬。座上的太子沉默着,只静静等着太子妃离开。平日里那个处事周全圆润的珞姑娘今日里也只安静地坐在太子身边,一句话未说。至于二世子,更是站在一边,一副默默看热闹的样子。

    在一片长久的安静和尴尬后,终于还是站在厅中的太子妃熬不下去,低着头,声音轻而飘忽:“我这就回去”。

    “各位开始喝酒吧。”等太子妃离开后,太子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重新对席间众人扯起淡淡一抹笑意,说道。

    “是是是。”众人这才又放松了神色。

    酒杯里面都早已被斟满了香醇的美酒,举杯相碰之间,气氛立马就活跃了气来。

    ……

    直至酒过三巡,众人皆有了几分醉意。阿珞从太子身边起身,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二世子身边。

    二世子萧凌楷那刻正听着身边几个近臣大声谈笑,只听得身侧突然传来一句轻轻的话:“你想知道灵国公主的下落吗?”声音低得几不可闻,像是一个不经意的玩笑。

    他的目光却不禁一颤。却没有立即转身去看身侧的女子,而是下意识地抬头看向了太子的方向,只见太子也正颇有深意地看着他他,唇角笑意莫测。

    灵国公主——这两个月来他无时不刻不想知道灵国公主的下落。

    这次能从旧灵都寻得宝物而归纵然是大功一件,但毕竟有前人打的太多基础,皇帝此番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灵国宫殿里的那些东西。可如今他们却把灵国公主都丢掉了,心里自然不甘心。更何况,找到了灵国公主几乎就等同于掌控了所有灵族人……这样的好处另他也不免心动。

    “不必理会太子。”阿珞却又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声音轻柔,“太子并不知道灵国公主的消息,他要我和你谈的另有其事。只不过——”

    停顿片刻,她轻笑道,“我知道你目前最感兴趣的还是和灵国有关的事,我这里恰好得了些消息,不知你愿不愿意同我私下聊聊。”

    他神色沉凝,心里暗暗有些吃惊。

    这个女人——从她重新回到离明城那时起,他就觉得她回来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重见太子。一个人装得再怎么纯善无辜,眼神里的某些东西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掩饰的。更何况,此刻她眼睛里的阴影分明浓厚得像是随时会溢出来一般。

    其实,这一年来,萧凌楷和王后他们派人查过阿珞许多次,却都没有查到她从边阳城流亡到灵国的那几年到底经历过什么。

    两个月前,她和太子出行,据眼线回报:行至半途,珞姑娘对太子说自己需往灵国故地一趟,随后与太子分道而行。

    于是,他和王后他们联手,内外接应,精密布置,算尽了机关,好不容易找着机会可以一举把他们两个都弄死在外面……可不仅太子没死,现在连她也又从死人堆里爬了回来。

    有时候,他都要怀疑她还是不是正常人了。或许,她在灵国的那几年真的跟着哪个高人学了什么术法?

    如今,众人都一筹莫展的事情,她竟也有本事查到消息。非但如此,连太子也被她瞒了。

    容不得再迟疑,萧凌楷与旁人说出去透口气,又推诿玩笑了几句,便跟随着阿珞的背影离开了宴席。

    走至殿外,夜色下,只见她一抹纤细孤独的身影,晃在清冷的月光中。

    他走近她身边,开门见山道:“你知道灵国公主的下落?”

    “是的,我知道。”她转身,轻轻勾唇,唇角含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你为什么会知道灵国的事?”他警惕地问道,“还是,你根本就是在骗我?”

    她笑了一声,笑声轻而冷:“阿珞已经不是当年的阿珞了。”

    他眯起眼来,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女人来,眼中的光阴沉而细冷:“什么意思?”

    “只看二世子你敢不敢信我。”她的面色格外平静,“毕竟你从旧灵都取得的那件宝物——冰痕能否派上用场就取决于灵国公主。”

    他沉默地想了一会儿,终于禁不住顺了她的牵引,咬牙道:“我要怎么信你?”

    她看着他,缓缓伸出右手来,只见白皙的手心间躺着一枚透明的月状吊坠,流光轻淌,清透入骨。

    “透月坠!”他大惊。

    纵然从未见过,但萧以凌却听闻过这件东西。

    透月坠是灵国公主随身的信物,持有它的人必然是得她亲信的人。这个女人认识灵国公主……呵,从边阳城消失后的那几年她果真是得了灵国的贵人救助吗?

    “到了这一步,二世子若还是不信,那我们便不必谈下去了。”她等了他一会儿,看似无所谓地说道。

    他知道她已经有恃无恐,只好忍声,默认她继续说下去。

    “其实,”她缓缓说着,声音里带几分神秘和诱导,“灵国公主——就被人藏在离国的皇宫里。”

    他的瞳孔因惊诧和兴奋而张大,急忙追问:“谁?谁藏了她——太子吗?”

    “呵,”她蓦地轻笑,神色悠然,“你知道太子没有那种能耐。”

    “那是谁?”他自己也觉得不对,轻轻皱眉,禁不住继续追问。

    “你真的想知道吗——”她看着他,目光中笑意诡谲,带着某种意味不明的诱惑,让人几乎无法不相信她的言语。

    “谁——”

    “你们的父王。”她缓缓吐露道。

    他闻言的瞬间脸上愣了一下,随后却立即脱口而斥,“你骗我!你根本就是打定了主意要挑拨我和我父王的关系!他藏着灵国公主干什么?没有灵国公主我怎么把冰痕带给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第10章 宴席(小修)》,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