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18章 地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末野轻火 书名:听说,你想要崩坏

    一个月后,凰国。

    冰冷阴暗的地窖里,没有一丝光线,也没有一点活物的气息,只有浓重的臭味和无止境的压抑。

    “窗外白月光,院中深古井……”

    女人诡异的歌声音又在砖墙后某个未知的房间响了起来,又是这个时间点——虽然被关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可那女人长久以来的这个习惯几乎成为了阿瑾计算天数的方法。

    想想真是倒了血霉。

    她之前回到凰国没几天,还来不及去做自己的正事,就被人下了暗手,然后莫名奇妙就到了这个地方。从她第一天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关在了这里,到现在为止已经十五天了,正好半个月,可是她却依然连把她关在这里的人是谁都还不知道,也不知道那人把她关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她甚至觉得那个人可能已经忘记了被关在这里的她——然而,每天被准时从门洞里送进来的食物却又否定了她的这个猜测。

    一直过着这样重复而暗无天日的日子,却连理由都没有被告知。阿瑾觉得自己已经快疯了,可那个被铁链拴着的门早在第一天就已经被她撞了无数次,上面的血迹都已经干涸得像是门本身就有的颜色一般了。

    只有每次听到隔壁那个疯女人的歌声时,她才会想起提醒自己:要冷静,决不能变成像那个女人一样!

    第一次开始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时,阿瑾还傻乎乎地试图向那个女人呼救过。

    那个女人肯定也能听到她的声音,可那女人竟像是丝毫没有受到干扰一般自顾自地唱着那首死气沉沉的歌,任阿瑾喊破喉咙也没有理她一下。

    而且每回在唱完歌后的不久后,那个女人就会开始惨叫,像是有人要逼迫着她做什么一般,但过不了多久她的声音就会渐渐远去。

    不难想象,一定是有人每天定时要把那个女人送去某个地方,女人不肯,但几番挣扎之后,她还是会被拉出去。

    ——真是无奈啊。

    阿瑾皱了皱眉,想到过会儿大概又能听到她的叫声了就觉得很闹心。

    真是不明白,既然知道自己最终还是会被拉走,又何必每回都做无谓的挣扎,乖乖跟去不就好了吗?

    要是换成阿瑾啊,她早就识时务地任人拉去了,反正怎样都比一直待在这鬼地方好。可偏偏,她就是无人问津,半个月来竟然没一个人来找她,真不知道把她关在这里的又是个怎样的疯子。

    挨了许久,女人的歌声终于停了,但这次好像只唱了一半就停了?奇怪。

    “咔咔——”

    过了一会儿,竟然有人过来开阿瑾这边的门了!

    她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心中熄灭了许久的斗志好像又被重新点了起来——好歹自己在江湖上也算是个老手了,把她在这鬼地方关上半个月就想彻底磨灭她的意志,怎么可能?

    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铁链碰击的声音响着,她的心也跟着一起紧张起来,毕竟她完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啪——”

    门终于被打开了,外面应该是条走廊,光线也一样的昏暗,但她的眼睛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

    回过神,想要抬头端详来人的样子,却发现那人脸上竟戴着个铁面具,加上光线昏暗,连是人是鬼都分辨不清。

    “起来。”

    那人走到阿瑾的身边,只说了这样简单的两个字,声音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罢了!接下来就走一步看一步吧。阿瑾想道。

    她不敢违背对方的意思,站了起来,可连日来的关押着实让她虚弱了不少,刚站起来腿就软了一下,幸亏那铁面人及时扶了她一下,她才勉强没有摔倒。

    “谢谢啊。”

    阿瑾下意识地说了一声,说完就马上在心底自嘲了一下:别人把她关在这里她还说谢谢,自己也是离疯子不远了。

    “你是什么人?准备带我去哪里?”

    她一边拖着脚步走着,一边试着问道。

    铁面人却丝毫没有反应,哑巴一般,只管拉着她往前走。走到走廊尽头时,他才停住脚步,伸手从身上取出一块丝绢来,往她眼睛上盖。

    阿瑾一时反应不过来,急着反抗:“喂喂喂,你干什么呀?”也亏了这些天供应给她的伙食还不算差,必要时刻她还是能打起精神来的。

    铁面人仿佛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淡淡开口解释了一句:“外面光线太强,你先适应一下。”

    “哦,这样啊……”她这才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地让他替自己在眼上蒙上了丝绢。

    “看来你家主人挺阔绰啊。”她一边还不忘和铁面人搭讪,调侃道,“给囚犯蒙眼睛还用丝绢。”

    那铁面人全然无视了她的声音,只沉默不语地为她蒙好了丝绢,打开了牢门,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可被蒙住了眼睛的阿瑾还是不肯消停,继续说道:“对了,你家主人到底为什么关我啊?我不记得我有哪个仇家这样恨我啊,能耐着性子磨我这么久。”

    “还有还有,”她突然想起什么,又问道,“我隔壁那个每天晚上唱歌的女人到底是谁啊?”

    这次,那个铁面人拉着阿瑾手臂的手竟然轻轻颤了一下。

    阿瑾期待地等着铁面人的回答,但最终他依旧什么都没有说。

    不过,阿瑾还是有些惊喜地想道:果然,在这种环境下,问得越多才越有可能得出什么蛛丝马迹。

    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出现的唯一破绽偏偏是关于那个疯女人的呢?

    阿瑾的好奇心被激发得厉害,一个疯女人居然能让一个看押囚犯的下人内心都起了波动,那一定不是个普通的囚犯吧。

    可关着她们的人又到底是谁呢,每天关着这么个疯女人也能觉得有乐趣?

    诶,话说今天怎么没有听到那个女人的叫声啊?难道今天没有人去拖那个疯女人……没有带走那个疯女人,所以才换成了把她带走吗?!

    想到这儿,阿瑾心里猝然一紧,开始不安起来。

    “你是要带我去干什么啊?”阿瑾不由又问,“你家主人到底有什么变态的折磨手段啊,能把人家这样活活搞疯?”

    可问了也是白问,那铁面人怎么都不肯开口。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干巴巴地对阿瑾说了一句:“到了。”

    “啊?”阿瑾有些没反应过来。

    可铁面人没有再回应她,才刚把她领进门,就走了。

    阿瑾一个人被留在某个房间里,也不知道该不该伸手摘眼罩,一时无措。

    “你过来帮我看看她的脉相。”

    一个颇是好听的男人声音突然在屋子的里侧响起,但语气极冷,带着某种不可违抗的威严。

    ——这就是把她关在地窖的人?

    看脉相,谁的脉相?还有,他怎么知道她是学医的——果真是江湖上的仇家吗?

    阿瑾心底被激起了一系列的疑惑。

    “那我……要不要摘眼罩啊?”她一时也不敢擅作主张,试探着问道。

    男人似是想了下,说道:“不要摘了吧。”

    “那我怎么看得清房间啊?”她立即忍不住反问一句。

    “丝绢本来就是半透明的,你只需要别撞着什么物件就可以了,要看清楚房间做什么?”男人冷冷道。

    不看就不看。阿瑾不敢再多问,只好凭着模模糊糊的影像,小心地向前走去。

    好不容易才走到床前,摸到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看看她怎么了。”那男人的气息就在离阿瑾不远的地方。

    “哦。”

    阿瑾伸手往床上勉勉强强地摸到了一只手。

    手腕纤细而柔软,但触感竟是冰凉,让人不禁怀疑摸到的是个活人还是死人。

    阿瑾不免心里一个踉跄,却不敢表现出什么来,只好定了定神,轻轻按住了那人的手腕——虽然脉相微弱,但好歹还是有脉相的。

    然而,只过了一会儿,阿瑾就不由皱起了眉头,有些怒然地问:“你给她吃了什么东西啊?”

    下一刻,她就感受到了来自身边男子的森冷寒意。

    阿瑾这才重新意识到了自己此刻的处境,不由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说道:“她的脉相很乱啊,像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药。”

    “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是被种了毒蛊。”男子干脆地答她,语气平静。

    “什么?毒蛊!”

    阿瑾猛然一惊,毒蛊!

    什么人下手这么狠,竟在一个大活人身上种了这么歹毒的东西——还是个这样的弱女子身上?

    她忍不住又问那个男子道:“你确定是毒蛊吗?”

    “都告诉你是毒蛊了,你还啰嗦什么?”男子极不耐烦地说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第18章 地窖》,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