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19章 疯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末野轻火 书名:听说,你想要崩坏

    “可……可这人都已经被种了毒蛊了,救与不救没有多大区别啊……”阿瑾不由喃喃道。

    话还没说完,男子已经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仿佛极怒,冲着她冰冷地吐道:“救与不救我说了算,什么时候轮到竟轮到你这阶下囚来说了?”

    “什么阶下囚?”

    阿瑾虽被吓了一跳,但听了他的话心里也极为不爽,忍不住反驳,“我既没犯事又没触法,不过是无故被你一个身份不明的江湖人士私下囚禁,怎的就直接被叫作‘阶下囚’了?”

    “哼。”男子冷哼一声,道,“连自由都挣不到的人,不是阶下囚又是什么?”

    “你——”阿瑾听了这话,心下才顿觉一片酸楚,便也无力驳他了。

    是啊,一个连自由都没办法为自己争取的人,争辩这些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但她毕竟还是想要离开这里的。

    “是不是我救醒了这个人,你就放我走?”阿瑾想了一下,终于冷静地问道。

    “之后的事我不能给你任何保证,我唯一能保证的是:你若不救她,我现在便可杀了你。”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毕竟,她死了,你也没有什么存在价值了。”

    阿瑾沉默了一会儿,只好说道:“好,那我就救救看吧!”

    她虽然觉得自己不怎么怕死,但有机会活下去还是要努力争取的。

    “我需要看看她的面色和舌苔。”

    决定救这个女人后,阿瑾又撇撇嘴说道。

    哪有被蒙着眼睛给人看病的?就算真的能看,阿瑾心里也不乐意。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终是说道:“看吧。”

    阿瑾得了他的允许,立即伸手扯下了眼上的丝绢。

    扯下丝绢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男子那双冰冷幽深的眼睛正盯着自己,阿瑾下意识地轻轻打了个颤。

    不过……他长得也真是好看诶。五官俊朗,线条分明,皮肤白皙……就是气质实在太阴郁了。

    “我让你看病人。”

    男人不高兴地看着她,冷冷开口提醒一句。

    那语气就像是他被阿瑾看得脸上少去了一块肉一般。

    “哦。”阿瑾一下子被他扫了观赏的兴趣,讪讪答道。

    垂眼去看床上的那个女人。

    这不看还好,一看便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她今年怎么老见到美人啊?男的还不够,又来个女的。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

    阿瑾敢打赌,她在江湖上见过的那些所谓的绝色女子和眼前这个女子比起来,一定会自惭形愧地无颜再出门见人。

    那精致到近乎完美的面部线条,仿佛经人用心地细细雕琢而出一般,同时又丝毫不显夸张。皮肤白皙而通透,让人想起色泽柔嫩的玉脂。

    任阿瑾是个女人,眼睛也不由看得发亮了。

    可那女子只静静地闭着双眼,只有细微柔和的鼻息证明着她的活气。

    阿瑾脑子里的漩涡不由疑惑地旋转起来——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既有被关在地牢里每晚唱歌的疯女人,又有躺在床上被下了毒蛊的绝色女子。

    心里止不住地开始拼接起故事来:难道这个女人被地牢里的那个疯女人下了毒蛊害了,这个男人深爱着这个可怜的女人,所以把那个害她的女人关进了地牢里?

    不不不……阿瑾立即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这个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会深爱谁的人。

    不过,他这么急切地想救这个女人好像又……

    “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阿瑾正用余光偷偷地打量着这个男人,一边装作正在看那女子的情况,一边在心底暗自猜测着,他却再度不耐烦地开口打断了她的思路。

    “咳咳——”阿瑾稍稍清了清嗓子,收回了目光,正色道,“还是有希望的。”

    “什么叫做有希望的?”男子对她这不明不白的说法却极是不悦,“你到底行不行?不行就回地牢去。”

    “行行行!”阿瑾赶紧答道,保证道,“我肯定弄醒她!”

    迟疑了一会儿,她又突然提醒道:“不过,这过程中,她估计得吃些苦点。”

    男子微微皱了一下眉,随即不耐烦地说道:“都已经中了蛊连意识都没了的人,还怕什么吃苦不吃苦?”

    阿瑾愣了一下,不由争辩一句:“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她或许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但所有痛苦——不管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她都会有感觉的。”

    男子闻言,眼中莫名掠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细光,抬眼看向阿瑾的目光有些森冷。

    语气偏执而愤怒:“你胡说些什么!中了毒蛊的人怎么可能还感觉得到这些?”

    阿瑾被他的这副神情弄得有些害怕,但她毕竟是个学医的,不想白白在这种事情上故意认输,忍不住继续说道:“人还是活的,毒蛊也不可能控制一个人的全部意识——还有少部分意识只是沉睡着没有苏醒而已,当然能感知到痛苦了。”

    “你胡说!”

    男子的眼神愤怒地轻轻颤抖着,竟一下站起身来一把推开了阿瑾,自己背对着那张床站着,冷冷望着被推到地上的阿瑾。

    那姿态,简直就像是想要护住那张床,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也不允许床上的那个人听到任何一句外人的话一般。

    阿瑾被猛然推在地上,一边吃痛一边抬眼看着这个突然激动起来的男子,心底突然隐隐地觉得——这个女人和他的关系比自己此刻能够想象出来的任何情况可能都要复杂。

    “哼,反正我也没办法叫你认同我的话。除非这个女人的毒蛊解除之后由她自己来告诉你。”阿瑾这时反而有些冷静下来,不再恐惧了。

    男人却轻轻地兀自笑了一下。

    依旧是冷笑,却与先前那种冰冷的鄙夷的冷笑不同,而是带着某种类似于迷茫的虚弱感:“她身上的毒蛊永远不可能被解除的。”

    “怎么不可能?”阿瑾却不认同道,“只有找到当初给她下毒蛊的人,让那人给她解了不就好了。”

    “呵——”男人嘴角的笑意终究还是变回了原本那样阴冷的样子,“你会这样说,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她醒着时候的样子——她中的毒已经太深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回正常人了。如果有一天她身上的毒蛊真的被解除了,那么她估计也就活不成了。”

    阿瑾闻言,终于有些愣了。

    其实,只看着女子安静躺在床上的样子,阿瑾确实不会知道她身上的毒蛊深入到了何种程度。甚至在潜意识里,阿瑾觉得她可能只是睡着了而已。

    ……给这个女子下蛊的人该是有多恨她呢?

    男子却突然莫名地笑了一声,颇有意趣地问道:“你在地牢里边时,大概也听到过一个疯女人的歌声吧?”

    阿瑾又愣了一下,然后默默点头。

    “那就是她啊。”男子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子,轻描淡写般缓缓说道,“她有意识时间里,也基本是个疯子。”

    阿瑾的眼睛蓦地睁大,有些不可置信。

    这个绝色女子就是被他每天关在地牢里的疯女人!

    阿瑾突然再次地莫名地恐惧起来——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女子即使不是他爱的女子,但仅仅从他对她的紧张态度来看,他明明是极在乎这个女子的……然而,他却把已经身中了毒蛊的女子一直关在阴冷潮湿的地牢里,任由她神志不清地发着疯。

    “你为什么要把她关在地牢里?”阿瑾问道。

    “为什么?”男子重复了一下,淡淡笑道,“没有什么为什么,我讨厌她,所以把她关在地牢里——就像我也不喜欢你一样,所以我根本不想找其他房间安置你。”

    “你!”

    阿瑾被他一句话呛得气不打一处来:“我好好地过着我自己的逍遥日子,从没招谁惹谁,是你莫名其妙地把我抓到这鬼地方来的!”

    “我把你弄来,当然是想让你给我派点用场了。”男子不以为意地说道。

    “什么用场?就是给这女人看病吗?”阿瑾脱口生气地问道。

    “就是这个用场。”男人淡淡道。

    阿瑾愣了一下,不由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把我放出来给她看病?非要等她变成这个样子了才想到我?”

    男子似是轻蔑般地看了她一眼,答道:“因为我先前还没有想好要不要救她。”

    “现在怎么又想好了?”阿瑾亦用嘲讽般的语气问道。

    男子笑了笑,缓缓叹道:“毕竟是玩了那么久的东西,如今眼看着是要彻底玩坏掉了,才有些舍不得啊。”

    阿瑾眼里掠过一片惊悸,心底没由来地一阵骇然。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现在这样……难道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第19章 疯子?》,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