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20章 城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末野轻火 书名:听说,你想要崩坏

    阿瑾突然想到一个之前完全不曾想过的可能来——那个女人身上的毒蛊难道就是这个男人下的!

    看到阿瑾的表情,男人的唇角却勾得更深了:“你想到了吧?”

    “想到什么?”阿瑾脑子有些空白,嘴巴笨拙而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想到是谁给她下了毒蛊啊。”男人似漫不经心地说道。

    阿瑾骇然地睁大了眼睛:“是你!”

    “呵——”男人脸上的神色重新变得冷厉而漠然,“当然是我。除了我,还有谁会这么厌恶她恨她?”

    “你为什么恨她?”阿瑾明知道自己不该问,但还是忍不住追问了这个问题。

    “和你有什么关系?”

    果然,他极其轻蔑地说了一句,直接忽视了她的问题,然后自顾自般地继续说道:“我就是恨她。我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永远都只能做一个连自己的身体和意识都控制不了的傀儡——你刚才说中了毒蛊的人还是能感觉到痛苦的,那再好不过!这样我所加诸在她身上的一切才更加体现出了价值。”

    “你……你大概是个……疯子……”阿瑾看着他,眼里满是恐惧和不可思议,口中忍不住低低喃道。

    所幸他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又对阿瑾说道:“所以,你现在只要把她救醒过来就好了,不用管她会有什么感受!”

    阿瑾仍坐在地上,眼中神色依旧带着惊惧和呆愣,仿佛连重新站起来的胆量都没有了。

    “你到底要不要救她?”男人重新不耐烦起来。

    “救!”阿瑾这才赶紧回答。

    不管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发生过什么,阿瑾想:只要自己能把人给他救活了,就有机会离开这里。等到离开了这里,这里的一切就都跟她无关了。

    阿瑾重新走到那女子的床边。

    看着那女子覆在眼睛下方的纤长睫毛,阿瑾的心忍不住有些柔软下来。

    ——她看上去实在太安静太柔和太无辜了。

    阿瑾实在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女人怎么会叫一个男人这样恨她。

    但阿瑾也很清楚,自己什么都不能为她做,甚至连探清真相的能力都没有。自己能为她做的,只是救活她、不让她死去而已。

    可是——阿瑾突然想起了男人刚才说过的话。

    自己救活了她,大概就是让她继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吧?

    ……

    那晚,阿瑾在那个房间里足足待了大半夜,到将近凌晨时才安顿下了那个女人。

    “这几日里面注意照顾着她,应该很快会醒过来的。”

    结束了一切之后,阿瑾轻轻舒了口气,对那男子说道。

    其实阿瑾心里有些意外:那个男子竟也是一夜未睡,一直待在房间里面默默看着她在那个女人的床前忙碌。

    所幸这个房间大得空旷,他待在离她老远的地方,后来又一直不曾再讲话,所以阿瑾并没有怎么受他影响。

    “对了,她叫什么名字?”阿瑾突然问了一句。

    自己辛辛苦苦忙活大半夜救了一个人,却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而且总是她她她的,阿瑾也觉得有些不方便。

    不过,问完之后,阿瑾却突然又觉得有些后悔了。

    “哼。”

    ——果然,那男子又极是轻蔑地笑了一声,道:“一个傀儡的名字也值得你问?”

    阿瑾暗自白了白眼,懒得理他。

    不说就不说。反正她也无所谓。

    “不过你既然有兴趣知道,那么告诉你也无妨。”男子却突然又说道,“——她叫倾央。”

    “倾央……”

    阿瑾随口喃了一下这个名字。下一刻她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瞳孔悄然张大,眼底的神色急剧变化着。

    男人已经走到了床边,垂眼俯视着床上安详躺着的女子,并没有看到阿瑾眼中的神色变化。

    阿瑾仍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中,久久没有再说话。

    倾央……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竟还没有死吗?

    阿瑾觉得有些不可置信——这些年过去了,这个女人还活着……一直被这个可怕的男人半死不活地藏在这个地方?

    阿瑾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有些难以承受,缓了好一阵子,才又问那个男人道:“那么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的身影似是顿了一下,淡淡答道:“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

    “那我之后要怎么称呼你?”阿瑾道,“我想,在倾央的病好之前,你怎么都不可能放走我吧?以后我们可还要相处一段时间啊。”

    “相处?”男子似是觉得有些好笑,“我说了你只是个阶下囚而已,不要把自己当成了座上客。你只要知道,但凡这个地方的人提到‘城主’,那就是我。”

    “城主?”阿瑾疑惑地轻轻皱眉。

    然后蓦然反应过来,惊异地脱口问道:“难道这里是红莲城?你是红莲城的城主莲壁?”

    男子转身,淡淡看着阿瑾,没有回答,只道:“随你怎么猜吧。”

    可阿瑾几乎认定了他就是莲壁。

    江湖上大部分人都知道红莲城的存在,也知道它在凰国西侧的重山之中,但几乎没人知晓红莲城的具体位置——对于外人而言,关于红莲城的一切都显得太过神秘。

    但阿瑾在江湖上混得久了,也算比一般人听闻得多一些:据说红莲城的现任城主莲壁本来就是个心狠手辣、阴桀自负之人,自从五年前红莲城遭遇一场变故之后,他就更加不正常了,几乎隔绝了红莲城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这些年来,江湖人已经绝少听到和红莲城有关的消息了。

    不过,阿瑾原本回凰国就是打算来红莲城查那个害死边阳王的毒/药的,这也算误打误撞?

    “你现在可以回去了。”莲壁突然对阿瑾淡淡说道。

    “回哪里?”阿瑾忽的又想起那个阴暗潮湿、不见天日的地牢,眼里下意识地一阵抗拒。

    “当然是地牢。”莲壁却满不在乎地回答她。

    “你怎么能这样呢?虽然你们的城与外界隔绝,但你好歹也是个江湖人物,江湖人素来尊医者你不知道吗?”阿瑾不满地说道,“我替你的人看病少不了劳心劳力,你却连处像样点的睡觉地方都不给我。我若也不小心病倒了,谁来替你医治病人?”

    莲壁被她一连串的抱怨和质问说得心烦,最后直接道:

    “你若不想治,直接和她一起去死好了。”

    “你!”阿瑾被他一句话就给噎得再也无话可争辩了。

    ——叫她救人的是他,让她和病人一块去死的也是他。他到底想不想要叫倾央继续活下去?

    哦,对。他恨她。

    “那我就陪她一起去死好了!”阿瑾破罐破摔地说道。

    “呵——”莲壁却不由轻笑一声,道,“你以为死是件这么轻易的事情吗?你也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了。”

    莲壁略略看了一眼倾央,又阴测测地对阿瑾说道:“我有的是叫人比死更难过的法子。你若有兴趣,我可以一样一样给你试过去。”

    阿瑾再度哑然。

    她胆子素来挺大,可就是最怕受折磨。

    “怕了就好。”莲壁似是极满意看别人被自己吓得脸色苍白得样子,脸色稍稍变好了一些,大发慈悲般说道:“罢了。反正我这里也不缺房间,你既嫌弃地牢,就随便找个房间睡吧。”

    “不过——”

    末了,他却又补充了一句,眼中的光细冷如针:“你若胆敢给我生什么麻烦,后果是没得商量的。”

    阿瑾看着他,没有说话。

    “下去吧。铁面会给你安排房间的。”莲壁懒得再看她,淡淡说道。

    阿瑾也恨不得早点可以离他远远的,当即走了出去。

    带她出地牢的那个铁面人果然一直站在门外。

    ——不过莲壁也直接叫他“铁面”,这倒是有些意思。

    “你们城主让你给我安排个房间。”阿瑾见了他,直接对他说道。

    “嗯。”铁面人点了一下头,只给了一个极其简短而毫无感□□彩的回应。

    然后,铁面人便走在阿瑾的前头,带着她往客房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阿瑾走得无聊,不免又随口问他一句。

    铁面人又是一声不吭的样子。

    “哼,连名字都不舍得说吗?和你们城主还真像。”阿瑾忍不住在他身后讽刺一句。

    铁面人的背影似乎稍稍顿了一下,突然说道:“我没有名字。”

    阿瑾愣了一下,又说道:“怎么可能没有名字?谁都有名字。”

    “大家都叫我‘铁面’。”铁面人道。

    “可‘铁面’只能算是个外号,不是你的名字。”阿瑾不依不饶的性子又上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第20章 城主》,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