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24章 迷雾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末野轻火 书名:听说,你想要崩坏

    “没……没有……”阿瑾赶紧摆手否认,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对他产生同情心,脑子一抽当下又补充了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不过,话刚说完,阿瑾就恨不得直接咬断自己的舌头了。

    ——尽管此时自己的侧面对着那个被锁的人,可她还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男人冷厉如针芒的目光缓缓移向了自己。

    如果说目光能够杀人的话,阿瑾觉得自己已经被凌迟了一百遍了。

    “呵——”莲壁却轻轻地笑了,心情像是莫名地好了一些,“你这句话倒是说不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古往今来都是如此,没有例外。”

    阿瑾不敢再说什么。

    莲壁仍旧把目光放在那个人身上,口中缓缓道:“我想,以前被这个人害死的人,若有机会来感谢我,恐怕我的整个城也装不下他们……”

    末了,又道:“哦,不——那些人估计也都不屑来我这儿,甚至他们中的有些人在恨着他的同时也一样恨着我。”

    阿瑾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但莫名地觉得可能与倾央有些关系……只是,为什么他们的事情如今会和自己这个局外人扯上关系呢?

    自己不过只是个医女而已啊……啊,不!阿瑾突然想起来了,自己先前答应过倾央要帮她——难道莲壁已经知道了?

    阿瑾不由有些心疼起自己来了:原来是她自己硬生生地把自己从局外人强行变成了相关人士。

    今天莲壁难道是特地来试探她的吗?

    ……

    阿瑾一个人站在一边胡思乱想着,莲壁却在这时慢慢地向那个人走了过去。

    不过是伸手轻轻扯了一下那人身上的铁链子,那人的眉毛就极度痛苦扭了起来,本就苍白得唇被他自己咬得更加无半点血色……可他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莲壁却还不满意,一边继续紧紧扯着那条铁链,一边神色冰冷扭曲地看着那个人,声音有些愉悦地说道:“你看看这个人现在的样子,跟一只病狗有什么区别?”

    阿瑾只觉得牢房内的这两个人都极其可怕,她一点都不想加入他们之间的对峙,可莲壁又分明是在对她讲话,让她觉得尴尬万分。

    然而,事实上莲壁一点都不在乎阿瑾的反应,只是一直冷冷地看着那个人,仿佛故意羞辱那个人一样,自顾自地又说道:“你看着他现在这副样子,或许不相信他有杀那么多人的能耐,可他以前却不是这个样子——但他在以前鄙视羞辱我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这样被我羞辱。”

    “对吗?桑晚!”莲壁的音量猛然间提高,扯着铁链的手也在一瞬间突然加力。

    “呃——”

    那人终于神色扭曲般发出极其惨痛而隐忍的嘶吟。

    阿瑾也跟着被他们一前一后的两个声音连续吓了两跳。

    莲壁这才十分满意地放下了手中的铁链,神色恢复得淡然如水,一边走向阿瑾的方向,背对着那个人,口中悠悠然说道:“看吧,他现在就是个和倾央一样的疯子。”

    结尾的“疯子”这两个字听上去又轻又满是讽刺。

    阿瑾睁大了眼,不敢说话。

    她只看到,那个人在听到“倾央”这两个字的时候,眼中的光闪过一瞬间的变化。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你应该很久没有听到她的名字了吧?”

    莲壁刚刚说那话时明明是背对着他的,却好像也猜到了他的神色变化,突然淡淡说了一句。

    想了想,又像是好心般补充道:“她现在的处境比你好不到哪里去,现在还半死不活地躺在病床上呢。”

    那人已平复了气息,在听了莲壁的话后,却突地轻轻冷哼了一声,口中吐出了两个字:“是吗?”——微微嘶哑的声音低沉得有些惑人,语气却比莲壁还要轻淡。

    “是啊。”

    莲壁却勾唇淡淡笑道,也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激动——仿佛刚才的一幕只是两人之间一场短暂的戏剧而已,而不是现在。

    “如果她什么时候死了,我会来告诉你的。”在离开之前,莲壁又对那人说了一句。

    “好。”那人淡淡道一句,声音听上去无比平静。

    阿瑾对他们之间的对话有点二丈摸不着头脑,却也不敢问不敢再多想,赶紧在莲壁跨出门的时候快速跟了出去,像是生怕莲壁把她一起关在了那阴冷幽闭的密牢里一般。

    铁面人把阿瑾带回去的路上,阿瑾仍旧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后怕模样。

    铁面人也不语,只是跟来的时候一样,默默地在她前面走着。

    “你说……”阿瑾却突然晃悠悠来了一句,“你们城主还要多少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法子?”

    铁面人面具之后的神色微微愣了一下,脚下步伐不变,“你不用担心,他应该懒得把这些法子用到你身上来的。”

    懒得?

    “那倾央和那个叫桑晚的男人是怎么惹到他过?为什么能让他这样挖空了心思去折磨?”阿瑾突然有些激动地问道。

    铁面人沉默了一会儿,终是只淡淡说了一句:“我不能告诉你太多东西。”

    阿瑾忍不住快步走上前去,跟在和铁面人并列的地方,看着他说道:“没有关系,你不用告诉我太多,你稍微透露给我一点也好!”

    见铁面人仍然不为所动,她又说道:“你们这里人这么少,路上也没有什么下人,就算你和我说了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铁面人好像是犹疑了一下,道一句:“可你知道的越多,只会对你越不利。”

    “我现在的处境已经够糟了!倾央的病已经差不多好了,可你看他又带我参观密牢什么的,哪里有半点要放我走的意思啊?”阿瑾虽然清楚就算自己知道了某些事情可能也没什么用,但这样不清不楚地担惊受怕,对周围的情况一无所知的感觉真的很糟糕——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还会在这里待多长时间。

    “我怕,你知道的越多,最后就越会后悔……”铁面人幽暗的眼底下带着某种沉郁的黑色,道一句。

    “你不必管我最后会不会后悔。”

    铁面人又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有些松了口:“你已经知道了那个男人叫‘桑晚’了?”

    “知道了。”阿瑾点头,有些不明所以。

    “你对这个名字可有一丝半毫印象。”铁面人问。

    “我?”阿瑾疑惑。

    她又不认识那个人,为什么会对那个人的名字有印象?

    铁面人没有讲话。

    阿瑾苦苦思索——桑晚,桑晚,桑晚……

    “是……”阿瑾突然像是猛然惊醒般长大了瞳孔,终于反应过来,“那是……”

    刚要张口大叫出来,铁面人却提前一步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还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周围,见四下并无任何声响,才又放开了她。

    “还是不要说出来了。”像是叹息一般,铁面人轻轻说道。

    “可是……”

    阿瑾此刻心底被搅起的风浪比刚才在密牢时还要猛烈一百倍……居然……居然会是那个人。

    阿瑾想都不敢想。

    ——不,更准确地来说,她是不敢去想了。

    有些事,细思极恐……

    那个外面所有人都以为在五年前就已经死掉了的男人,竟是还活着……活在那个阴暗不见天日的地底下……以那样残破而绝望的方式活着……

    阿瑾突然有些明白了,刚才莲壁和那个人在牢里的某些对话。

    “你为什么愿意让我知道这些?”

    阿瑾却突然问铁面人道。她的目光通过他面具上的孔洞笔直地射进他的眼睛,一瞬不移。

    ——是的,她原先是因为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所以才缠着铁面人告诉她。可现在她知道了那个人是谁,她觉得如果把自己换成铁面人的角度,一定不会轻易说出这件事来。

    铁面人似是在面具底下轻轻笑了一下:“是你自己要问我的。”

    “可你也肯告诉我,你不是效忠于莲壁的人吗?”

    铁面人又笑了一下,突然问了一句——“谁告诉你说他是莲壁?”

    阿瑾显然又是一愣,脱口问道:“这里难道不是红莲城吗?”

    “是红莲城。”铁面人点头答。

    “红莲城的城主不是一直都是莲壁吗?”阿瑾奇异地问道。

    铁面人没有答她的问题,只悠悠然吐出一句:“很多事,都只是你以为而已。”

    “……”

    “红莲城的城主以前确实是莲壁,但从五年前开始,就不再是了。”

    “……”阿瑾诧异地说不出话来,“难道他杀了莲壁?”

    她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个答案了。

    “嗯。”铁面人无所谓般点头。

    “他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杀莲壁?为什么要囚禁倾央他们?”阿瑾忍不住问道。

    “原因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铁面人幽幽然说道,“重要的只是现在的局面而已。”

    “你是什么意思?”阿瑾极其敏锐地问道。

    她觉得现在不像是自己在追问铁面人问题了,更像是铁面人在循循地诱导着她……

    ——可他想诱导她做什么?

    铁面人却终于不再答了,只眼里浮过一丝不着痕迹的笑意,然后转身继续向前了。

    阿瑾呆在原地,神思有些莫名的恍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第24章 迷雾》,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