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42章 噩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末野轻火 书名:听说,你想要崩坏

    “聂瞳身上刚刚已经被我种下了毒蛊,很快我就能用蛊虫控制他了!”阿瑾一边继续和那些侍从打斗,一边奋力对桑晚喊道。那声音,冷得她自己都心头一颤。

    同时,她也知道这句话被她当众说出来时很残忍……聂瞳应该记得,阿瑾也是个极熟悉毒蛊的人,她完全可以把同样的手段用在聂瞳身上。

    她说那句话时,桑晚和聂瞳两人手中的剑正好在半空中相撞,两人的手都轻轻颤了一下,眼中的光也一起跟着凝滞了片刻。

    桑晚的眼里似是划过一丝类似怜悯的神色,而正是这丝怜悯的神色让已经陷入半疯的聂瞳愈发不可自控起来:“你觉得我很可怜吗?别忘了,这五年来你才是被人可怜的那个人!——我会死,你也一样会死!”

    现在的聂瞳根本不想去去理会阿瑾,只向桑晚一人叫嚣道,几乎是发狂一般向桑晚冲过去……不管阿瑾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无所谓了,反正他就如他们所愿的那样去死好了,但在那之前他要先杀了桑晚!

    而桑晚竟也没有因为阿瑾的话而退让或打算离开,眼中冷光一闪,也准备继续全力奋战——“放心,我会在你成为一个傀儡之前,亲手把你碎尸万段的。”声音缓慢而冷狠,带着和当年一样的绝对自信和孤执。

    “去死吧!”聂瞳的眼睛里冒着红光,身体里面叫嚣的杀意也早已急不可耐。

    “铛——”

    两人的剑像是已经不再受主人的控制一般,变得愈加快速而癫狂。

    周围的大火愈烧愈旺,可已经看不到救火的人,房屋开始坍塌,木炭碎片和火星开始四溅,空气也被熏得火热,两人的眼睛都被映得一片红彤。

    原本还在与阿瑾打斗的侍卫死的死、逃的逃,最后除了因受伤而倒在地上的,只剩下两三个与阿瑾坚持的侍卫了。而阿瑾的身上也已经着了好几个伤口,她眼角的余光斜向桑晚他们的方位,心里不由开始有些着急起来——再不脱身,他们剩下的所有人都该死在这里了。

    “呃!”

    就在这时,几个人都听到了一声沉闷的短叫。

    那声音不算大,可包括阿瑾在内的所有人却都停手了,转身看向了桑晚和聂瞳的方向——桑晚手中的剑终于刺入了聂瞳胸口的要害位置,聂瞳的眼里充满了吃惊、不甘和呆愣。

    桑晚身上本就破旧沾血的衣服也同样被血所遍布,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聂瞳的,可他的嘴角终于轻轻勾起,既有嘲讽,也有满意。

    “或许,让你被大火烧死会比眼下直接杀了你更好。”桑晚在飘着火星细屑的空气里轻轻吐出这句话,接着,伸手把剑缓缓逼到了聂瞳的脖子上。

    聂瞳的身形凝滞了一会儿,然后却突地笑了,之后以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速度转身冲向了大火。

    “啊!”

    无比惨厉的声音在他身体被火舌包围的那一刹那响起,可下一刻,身上带着火的他却又迅速跑了出来,毫不犹豫地向桑晚身上扑去。

    桑晚也是猝然一惊,虽然以最快的反应向旁边避去,可那一刹,心还是绷到了最紧的程度。

    眼见着聂瞳身上的火舌就要舔上桑晚的衣服了,聂瞳的身形却突然顿住了,就像是突然卡壳的机械一样,竟是全身上下再也动弹不得,只有那双尚未被火烧到的眼睛向阿瑾的方向斜视过去。

    阿瑾站在那儿,干涩的唇瓣正轻轻念动着什么,神色冷肃——她居然,是真的在聂瞳身上种下了毒蛊,只是那毒还不深,无法控制他的思维和意识,只能勉强控制他的身体。

    然而,对聂瞳来说,这无异于是一种更加痛苦的处境。他只能眼睁睁地清醒地看着面前的桑晚,却无法动手将他一起拉进火海同归于尽。

    阿瑾似乎也觉得这样太过残忍,最终还是住了口,对桑晚说道:“快走吧!”

    桑晚没有讲话,冷冷看了聂瞳一眼,但最终还是点头,决定不再和聂瞳耗下去了。

    聂瞳倒向了后面烧到一半的柱子上,看着那两人转身离开的背影,眼里有痛苦,有愤恨,有不甘,也有迷茫……

    他不明白,为什么连阿瑾都宁愿选择帮他而算计自己……她明明是那个曾经一直缠着自己的小女孩,看上去那么天真,那么善良……他以为她永远做不出歹毒的事情来……可他还是错了——时间可以改变他,为什么不能改变她呢?

    在痛苦而恍惚的间隙里,聂瞳依稀想起来:之前自己让人调查阿瑾的时候,有人提起在牧师父去世前的那年,阿瑾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过门——这原本是无需细查的一个片段,只是那人恰好听山谷附近的某个认识他们师徒二人的老农偶然间提起过:那孩子,似乎在房子里闷了好长一段时间……

    火舌渐渐将聂瞳的全身上下都包围起来,除了炽热和撕心裂肺的痛苦之外,他再也无力感受其他,最后唯一想到的是……这个城,终于是毁了……

    在火光通天的红莲城不远处,那两个跑得精疲力竭的人终于看到了在树林里的某处空地上等着他们的铁面。

    “结束了?”铁面看到狼狈不堪的两人,却不由欣喜问道。

    “嗯。”桑晚点头,又看了一眼正昏睡在树旁的倾央,眼神一时有些复杂。

    铁面注意到了他的神色,也有些尴尬起来。事情是结束了,可他们要怎么处理倾央呢?

    “你说她已经活不长了?”桑晚垂着眼,突兀问了一句。

    阿瑾顿了一下,然后才意识到桑晚是在问她,于是点头:“倾央的情况确实很不好,不过按她目前的状况来看也不算是最糟的,只要好好照顾,应该能活得足够长久……只不过,你知道……”

    阿瑾轻轻看了一眼此时闭着眼睛神色无比安详恬静的倾央,“她终究是和普通人不大一样了。”

    桑晚沉默。

    “你会带着她的吧?”阿瑾看着他,问。

    桑晚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开口问她道:“你为什么这么拼命地救她,甚至……”甚至不惜学着聂瞳也用了那么阴毒的法子。

    阿瑾轻轻一笑,却回答得意外干脆:“因为,我曾经也被人下过毒蛊。”声音里面游离着淡漠的悲凉。

    桑晚和铁面人听后眼中都是猛然一愣。

    “而且,还是被我最最敬爱的师父下的毒蛊。”阿瑾苦笑。

    其实,从当年离开山谷那一刻开始,阿瑾就决心把那件事给忘了,这辈子都不准备再想起来……可是,这次这件事却重新挑开了她最不愿意面对的记忆:当年,她师父见聂瞳的母亲在若干年的无知无觉后居然又有了反应,便更加走火入魔地研究起解蛊方法来,最后,甚至不惜拿阿瑾做起了试验。

    这世上最仁善的是医者,可最诡毒的恐怕也是医者——这句话最开始就是她师父告诉她的,可同时,他却也是第一个在她面前亲自印证了这句话的人。

    ……她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那时候的恐惧和讶异,也正是因为那段突如其来的恐怖事件,让她不再是原先那个单纯无忧的女孩,让她……亲手杀了她的师父。

    在这十多年来的每一个噩梦里,她都能看到自己站在那个屋子门前,散着发,红着眼,拿着那把匕首的样子。屋子里,她师父倒在地上,满身都是血,他用那双充满了惊讶和恐惧的眼睛看着她,看着她手上那把刀上的猩红血液染红整个梦境……

    她痛恨她的师父,同样的,也痛恨其他把别人当做傀儡的人。所以,她也是那个把自己心底的痛恨和恐惧发泄在聂瞳身上的人——说到底,她心里也埋着无比残忍的一面,只不过,是红莲城把它一步步挖掘了出来。

    ……又或许说,会被聚集在这个城里的人,可能一开始就都注定了不是什么正常人。

    “我接下来会可能离开凰国,所以,就拜托你好好照顾倾央吧。”不管桑晚答不答应,阿瑾都准备把这事扔给了桑晚。反正那是他的女人,不管怎么样,都是要他养的。

    “放心吧。”桑晚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对了。”阿瑾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而看向了铁面,“铁面,我有几句话想问你。”

    铁面似乎有些意外:“我?”

    “嗯。”阿瑾点头正色道,“你在红莲城里潜伏了这么多年,应该对红莲城的东西比较熟悉吧?”

    铁面沉默了片刻,答道:“你想问什么尽管问吧。”

    “红莲城里是不是有一种无色无味的稀奇毒/药?”阿瑾看着他,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

    “有没有?”阿瑾坚持问道。

    “有又如何?”铁面淡淡反问,有些不解。

    阿瑾眼中闪过一丝细光,立马又追问:“前段日子有没有什么人把那种药带出了城外,或者有没有什么人来过红莲城讨要这种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第42章 噩梦》,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