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43章 同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末野轻火 书名:听说,你想要崩坏

    铁面顿了顿,答道:“确实有人向来讨要过那种毒/药,而且……是我亲手交出去的。”

    阿瑾一愣。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了:依照聂瞳的个性,确实不会随随便便把那药给一个上门的陌生人。可铁面会——如果有人带着独属于红莲城的毒/药在外面害死了人,就会有阿瑾那样的人循着那药查上门来,那么,红莲城的秘密才有可能被其他人知道……

    阿瑾也确实如同铁面期望的那样,来找红莲城了。只不过,巧合的是:那时候倾央病了,聂瞳为了找人治好她,主动找上了阿瑾。

    命运总是错乱,同时又总是意外的巧合。

    “你还记得向你讨药的人是谁吗?”阿瑾又问。

    “是个年轻姑娘。”铁面想了想,末了,又补充一句,“长得很漂亮,但眼神很淡、很冷。”

    眼神很淡、很冷……阿瑾面上一微微怔,似是想起了什么。

    “不过,她不是自己要用那毒/药。”铁面又说道,“她当时说,有一个她认识的唐公子可能需要这种药,她只是提前为他准备而已。”

    “是吗……”阿瑾神色有些恍惚,已经顾不上他后面的话了。

    唐公子……那不就是边阳侯的儿子吗?那女人是有意把矛头指向边阳候的儿子,还是……确实如此?

    “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铁面看着她,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有深究。

    “哦,没有了。”阿瑾扯了扯唇,又重新把目光放到了倾央的身上,作为最后的告别,“你们好好照顾她吧。”

    “嗯。”铁面点头,转身去看桑晚。

    桑晚没有回应,只顾自缓缓走到倾央的身边,然后,俯身慢慢抱起了她。目光里有不着痕迹的疼痛,以及少有的温柔和平静。

    阿瑾看着这个男人,心里觉得有些难过,但同时又有一种许久未有的放松感和满足感。

    其实……如果倾央没有遭受这些苦难,或许桑晚根本不会给自己原谅她的机会吧。毕竟,他是一个自尊心那么强的人,而且有那么多曾经站在他背后的人都死在了那场动乱里面。

    所以,倾央虽然受到了命运的惩罚,但却也没有白白遭受这惩罚,她换来了这个已经伤痕累累的男人对她的再一次心软。

    桑晚抱着怀里那个柔软而无比脆弱的女子,最后只淡淡看了一眼阿瑾,口中吐出再轻淡不过的一句:“谢谢。”他并不擅长说那两个字。

    阿瑾的唇角却不由微微上扬。

    “阿瑾姑娘,再见了。”铁面亦对她点头表示感谢和告别。

    “再见。”阿瑾轻笑,目送他们离开。

    说是再见,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再见的可能性了吧?这个城,或许是他们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交集。

    ……

    “阿瑾姑娘,别来无恙啊。”

    ——刚目送桑晚和铁面离开,转个头的功夫,阿瑾便又看到那个纤瘦颀长的熟悉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只不过,他这回的出现是在阿瑾意料之中的。

    “你倒是聪明得很。”阿瑾淡淡瞥他一眼,“等到别人把事情都了结了,你才干干净净地出场。”

    一袭白衣的年轻男子柳眉修长,凤目含波,薄唇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的样子看上去既清悠又淡泊,确实和这一面黑森森一面又透着火光的树林有些不搭,他颇是无奈地道一句:“干干净净也是我的错?”

    阿瑾忍不住白他一眼。他明知道她这句话的重点不是这个。

    男子丝毫不在意她的嫌弃,继续悠悠问一句:“阿瑾姑娘,我白白帮了你一回,你打算怎么回报我?”

    “回报?”阿瑾警惕看他一眼,“你想要什么回报?”

    男子却只盯着阿瑾的脸,一时没有说话,映着深黑广袤夜色的眼底流光轻转,既妖冶又清肆,让人看得不由有些出神。

    “陪我一起去救人可好?”

    “救人?”阿瑾神色一愣,口中轻轻咀嚼了二字,似是觉得有些好笑,不由玩笑般嘲讽一句,“你的长相太过清冷凉薄,看上去不像是个喜欢做这种事的人。”

    “人都说:人不可貌相。”他眼底依旧含笑,温润中似乎还悄悄藏了一丝惑人的亮光。

    “人还说:相由心生。”阿瑾回一句。

    “我长得像坏人?”他靠近她的脸,轻轻挑眉,眼中清华愈显深邃魅惑。

    阿瑾看着那张近在咫尺又美貌动人的脸,下意识地轻轻咽了一下口水,张口却肯定地说道:“不像好人。”

    “那你是好人?”他退开身去,微微眯眼,像是认真地打量着她,轻笑反问一句。也不知是不是有意嘲讽。

    阿瑾微微一愣,又想起红莲城里的那一干事情,遂狠狠瞥他一眼:“是谁让我大半夜把一个没死的姑娘活活埋进土底下的?又是谁含着笑把那份迷药亲自交到我手心上的?”语气颇是怨愤。

    “那女孩没死啊?”他听了之后佯装吃惊地反问了一句,可那双灰瞳里边分明只有笑意没有半点惊讶。

    “现在是死了,被我杀了。”阿瑾冷冷回他一句。

    他轻轻啧一声,随口评价一句:“真狠。”

    阿瑾简直懒得再和他说话。能悠悠然看闹剧一般把这一整场戏全部看完,并且在她颤抖着双手把莲欣埋进土里去的那个夜晚,只作为局外人默默旁观、欣赏的人——也能说她狠?

    “喂。”他却突然又轻轻唤了她一声,像是漫不经心般兀然问了一句,“你想去见更多的同类吗?”

    阿瑾神色飘了一下,下意识蹙眉:“什么意思?”

    “这世上和你拥有同样血统的人,不只桑晚而已。”

    “……那又怎么样?”

    “在这个世上,还存在着和你一样的同类,他们正在不同的角落里,忍受着既相似又不同的痛苦。可他们都以为自己只是一个人,孤独地挣扎在黑暗里,期冀着能有人去救他们……”他轻喃般说道。从唇间吐出的气息混着夜晚寒凉的空气,带出一种既像诱惑又像叹息的意味。

    阿瑾沉默许久,最后忍不住问:“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也是……我们中的一员吗?”

    “这个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我可以救你、救他们。”他带笑的眼底毫无预兆地闪过一丝锐利的细光,话语变得缓慢,最后几乎一字一顿地说道,“——真正的救赎。”

    声音清洌似琉璃划过冰面,冷彻,却蛊惑。

    “你不是音析?”

    在两人之间经过一段颇长的沉默对视之后,阿瑾却终于蓦地问了这样一句。

    他闻言不由发笑:“你非要执着于我是谁吗?”

    阿瑾打量似地撇他一眼,颇为傲慢地说道,“——如果你不吝于告诉我你的真名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和你同行。”

    他笑笑,无所谓地从唇间吐出二字:“洛弧。”

    “这回是真名?”她斜眼看着他,似乎仍然不信。

    “名字不过一个代号而已,没有那么重要。”他态度坦然,看上去应该没有再隐瞒。

    “好吧,洛弧。”阿瑾随口叫他一声,道,“今夜就当我们第一次认识吧。”

    他点头微笑,看上去……像只彬彬有礼的狐狸:“好,阿瑾姑娘。”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我的请求吧?”他又问。

    “随便吧。”阿瑾想反正自己孤身一人、无牵无挂,一人飘是飘,两人飘也是飘,倒也无所谓,不过随即她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立马转了话头,“不行!我还要去找你之前和我提到过的那位珞姑娘,我刚刚问了铁面,那毒死边阳王的毒/药多半就是出自她手上的,我得找她来证明我的清白。”

    “急什么?”洛弧悠悠然笑一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之前也告诉过你,我早晚还会和她碰上的,到时候你自然能向她讨要回你的名声。”

    “到时候,什么时候?”

    “都说了别急。”他像是欣赏般看着她不断追问的模样,明明勾着唇角,却愈加让人看不明白他的神色。

    “哼,姑且相信你。”阿瑾转过头,懒得与他再做无谓周旋。刚向前走了几步,却突然又回头问他一句:“你为什么偏偏挑了了我?”

    仍站在原地的洛弧动了动眉,眼里似笑非笑,“因为打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你很有意思——心底藏着的东西和表面所呈现的东西差那么多,这种人一般来说都很有意思。”

    阿瑾一愣,神色有些难看。

    “而且,你是个医女,显然有利于我们打入接下去要去的那个地方。”洛弧又道一句。

    “接下去要去地方?”她挑眉。

    “对。”

    “哪里?”

    “沉月国王城,月阕。”安静的夜里,嗓音听上去异常的低沉和迷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第43章 同类》,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