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47章 发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末野轻火 书名:听说,你想要崩坏

    煜明帝二年。

    “王上,太医已经给公主瞧过了,说公主没有什么严重的病,只是近日来心神劳损,又心郁气结,一时身体难以抵受,故……”

    金殿里,已经颇是年老的太监对年轻的沉月王禀报着晚间太医那里传来的话。

    “金公公。”

    沉月王却突然打断了身边贴身太监的话,幽幽然问道:“你说,是不是我把姐姐害成了如今这副样子?”

    金荣闻言愣了一下,又立马温和说道:“怎么会呢?王上您向来对公主最好了。”

    “我不是说这个。”他轻轻摇头,目光间现出几分迷离,“我是说三年前的那件事……那件事,你也知道,不是吗?”

    金公公像是听到了什么令他骇然的话,诚恐地说道:“王上,老奴……老奴早已把那件事忘了。”

    “忘了?”

    他闻言不由低低笑一声,神色有点不像平时的他,“这样的事情,怎么会那么容易忘呢?换成我知道了这样的事情,肯定印象深刻,怎么都忘记不了。”

    “王上,都过去了,知道那件事的人现在大多都已经不在了,您又何苦再提起这件事情呢?”金公公面露痛苦地劝道,仿佛想要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因为……”他忍不住蹙眉,眼中有极度痛苦的光迸出,苍白面色间病色更重了。

    仿佛挣扎了许久,他终于说道:“因为对我来说,这件事从来就没有过去啊……你知道吗,金公公?”

    面对他突然的转头询问,金荣只觉得心里悚然一惊,却什么都答不出来。

    他也并不指望金荣能回答自己什么,只继续兀自说道:“这件事从来就没有过去……我只是把它藏在了自己的心里,可这三年来我一直都受着它的折磨!一直都因此而备受煎熬!我知道我有错……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受不了……”

    他越说越糊涂,脸上神色也越来越混乱。

    “王上,求您不要再说了!”金荣忍不住跪倒在地上,苦口求道。

    “不!我要说!”

    他像是和平时变了个人一样,冷然打断他的话,声音愈发激动起来。

    “我一直都被自己的心魔控制着,我陷在黑暗里面……我出不来……”说到后面他忍不住用手指捂住了自己的脸,口中喃喃:“我已经完了。”

    “不会的,王上。只要你什么都不说……一切就都不会变的。”金荣还想劝他。

    “什么叫做不会变?”他忍不住嗤笑一句,却只是在嘲讽自己,“已经变了,早就已经变了!金公公,你还不明白吗?”

    金荣已然无话可说,只能低头,又忍不住抬手暗暗去抹眼角的泪。

    静默之间,他才仿佛稍稍清醒了一点。

    他素来对别人心软,见状也终于不再说什么了,轻轻垂眼,只一个人在心底里难过,脸上表情依旧痛苦。

    “你出去吧。”最后,他淡淡说了一声。

    “是。”

    金荣面带痛苦地看了他一眼,缓缓退了出去。

    安静而空旷的华丽宫殿内,只余他一人,身影清瘦单薄,肤色苍白似透明。

    他知道,他从来就和别人不一样,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他都是不同于其他人的异类——不是他父王期盼中比其他人强大的异类,而是比其他人还要弱小的异类。

    他突然有些痛恨“弱小”这个词,也痛恨弱小的自己。

    这样的他,没有办法保护这个国家,也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姐姐……

    如今,自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用他身上衰弱而又猛烈的血液,延续出一条阴冷孤独的路。

    “夜姐姐,帮我救救我的姐姐吧。”

    空旷的宫殿中,只听他自语般低低地轻喃道。

    红衣的绰约身影从宫殿幽暗的角落里出现,缓缓走到灯光下,走到他的面前,脚步轻若无声。

    纤细白皙的手从红袖间伸出,轻轻抚在少年的头上,温柔而轻致。

    他仍垂着头,任由她轻抚着,低埋的脸微微颤着,不知是何表情。

    “我会帮你的。”红衣女子仿佛轻叹般说道。

    他抬头,眼中竟有细细的泪光:“夜姐姐,你是个好人……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世间的好人坏人如何能分?”她轻轻苦笑摇头,又道,“若真要分,我也绝分不到好人那一列。”

    “你帮了我,于我而言便是个好人。”他笑了一声,似是已经无所谓。

    “你怎知,这是帮你还是害你?”她忍不住问一句。

    “我不知道。可对我来说,这是我最后的选择……”他眼中流露出悲色,“如果就这样简单地结束这一切,我会永远活在后悔中。”

    她忍不住微微一愣,沉默片刻后,最终只淡淡说了一句:“你姐姐,实在幸运。”

    他却有些失神,口中自语般说道:“其实,姐姐从前也对我很好。”

    “我只比姐姐小两岁,可姐姐从小都特别爱护我。”他回忆道,“我身体不好,性格又安静,姐姐却从来没有嫌我无趣,也从来不许其他孩子看轻我。她甚至为了我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

    他犹记得他六岁那年,有一次他们两人在后花园中玩耍时一起甩开了宫女太监,正玩得欢快,他不慎落水,独孤墨玉二话不说便跳进了池子里,奋力去救他。

    可一个八岁的孩子如何救起另一个孩子呢?那次,他们两人差点一起死在后花园的那处池水底下。幸而后来有路过的太监发现了他们,将他们救起。

    素来健康少病的独孤瑾玉那次也足足在床上虚弱地躺了八天。

    后来,父亲责备姐姐不该带着他在僻静的地方玩,姐姐一言不发,只低着头愧疚地咬唇难过。

    但他永远不会忘记,在无处着力的水池中,被另一双手紧紧拉住的感觉。即便口鼻间是无法呼吸的绝望,心底却有莫名的踏实感。

    那次事情之后,独孤墨玉一直都有些畏水,他心里却丝毫未被留下阴影——甚至,在后来学会游水之后,他觉得自己很喜欢身体被浸泡在水中的感觉,每当他在水里闭上眼睛的时候,他就能记起那双稚嫩而坚定的手。

    他想,他也绝不会放开他的姐姐。

    即便,他的姐姐已经变了,他也舍不得放手,舍不得她痛苦,舍不得她在那张病床上萎蔫。

    他的姐姐,原本就理应活得比他健康、比他灿烂。

    ——如果没有三年前那件事情的话,如果他没有那么自私那么冲动的话。

    一切都无法从头再来。现在,他只能尽自己的全部力量去成全他的姐姐。

    “王上,幂宛郡主前来求见。”

    突然听得门外金公公的声音。

    “我先离开了。”红衣女子警惕地瞟了一眼门的方向,片刻之间便消失于殿中了。

    独孤浅玉稍稍敛神,对门外的人说道:“让她进来吧。”

    只稍稍等了一会儿,门被人从外打开,一个鹅黄衣裙的少女走进房来。

    “王兄。”

    那少女进入屋中后,也没有行礼,只抬眼看向他,低声喊了一句。声音中带着几分担忧。

    “你有什么事吗?”独孤浅玉有些疲倦地问道。

    女子有些踌躇地答道:“我听说了这两天发生在宫里的事,实在有些担心你,所以来看看你。”

    “你有心了。”独孤浅玉淡淡笑道,眼中略微对她表示了几分感激。

    “王兄,你还好吗?”她忍不住直接问了一句。

    幂宛郡主与独孤浅玉同岁,年纪也尚小,且又是他的表妹,故言语间也没有太拘泥于君臣之礼。

    “我没事。”独孤浅玉淡淡道。

    “可是……你的脸色还很差。”幂宛郡主犹豫了一下,又道,“而且,金公公刚才也与我说了,你今天好像不是很高兴。”

    “金公公只是太关心我了,所以有些多虑,你不用在意他的话。我很好。”独孤浅玉安慰她一句。

    幂宛郡主低垂着眼,忍不住说道:“可我现在看到你也觉得你一点都不好。”

    独孤浅玉眼中掠过一丝黯然,却不忍让这个单纯的表妹担心,面上对她轻轻一笑,说道:“我只是因为先前的病,所以身子还有些不舒服。”

    幂宛郡主犹疑片刻,终于还是问出口来:“是因为墨玉姐姐吗?”

    独孤浅玉的目光重重一颤,没有讲话。

    幂宛郡主眼里却已经了然了,不由有些忿忿不平地追问道:“又是墨玉姐姐,对吗?”

    “她明明是你的姐姐,为什么不照顾你,反而总是欺负你?”

    “她没有欺负我。”孤浅玉垂着眼打断了她的话。

    殿内的灯光将他纤长的睫毛投影在眼睛上,使得眼睛里仿佛也染着一层抹不去的阴影:“是我自己的错。”

    “不是这样的!你从来都是那么善良,肯定是墨玉姐姐的错!”幂宛郡主忍不住生气地喊道。

    “不是……”

    “就是墨玉姐姐的错,一直都是她的错……”幂宛郡主下意识地再度提高了声音。

    “你不懂!”

    独孤浅玉的脸上再度露出及其厌烦和自弃的神色来,口中忍不住轻斥她一句,打断了她的话。

    幂宛郡主一时有些诧异,张着口却觉得无法再说下去。

    温煦柔和的独孤浅玉何时对她有过这样的疏远和斥责?

    可是,她确实不懂——不懂她的表姐和表哥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不懂独孤墨玉为什么总是苛待独孤浅玉,也不懂独孤浅玉为什么总是默默忍受、依旧那么纵容身为姐姐的独孤墨玉。

    “王兄你好好歇息吧,幂宛先行告退了。”幂宛郡主终于放弃了劝说,有些失神地说道。

    独孤浅玉这才心里生出一些愧疚来,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又觉得无话可说,便只道一声:“好吧。”

    幂宛郡主眼中带着一丝颓败,终是转身离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第47章 发病》,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