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要崩坏

第56章 玉佩(修)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末野轻火 书名:听说,你想要崩坏

    “音先生,这大半夜的您跑来这里做什么?”金公公的面色沉了沉,看着门外的男子,态度显然不大友好。

    “我听到这里出了些乱子,来看看王上是否安好。”对方一边彬彬答道,一边往往沉月王微微抬了下目光。

    “孤没事。”沉月王淡淡道一句。

    “王上这是要准备去哪里?”他却好似压根没有真的把沉月王的回答放在心上,兀然又问一句。

    沉月王顿了一下,平静回道:“孤的王姐又有些发病了,孤原先打算亲自去找她。”

    “墨玉公主又发病了?”他脸上刚露出一丝淡淡讶异,转瞬却又轻扯起唇角,转而认真问道,“那王上现在不准备去找她了吗?”

    “侍卫已经找到了她在哪儿,金公公正准备替我去看她。”沉月王不经意地轻叹了口气。

    金公公此时警惕地看了洛弧一眼。

    “哦?”他却好像根本没有感受到金公公的目光一般,继续问沉月王道,“敢问墨玉公主现在身处何处?”

    金公公皱眉。沉月王亦沉默,犹疑不答。

    他一脸真诚地望着沉月王:“墨玉公主白日里刚刚与我谈过心,我想我见了公主,说不定可以安抚一下她的情绪。”

    沉月王眼里抬起一丝亮光:“她肯与你谈心?”

    他莫测笑笑:“墨玉公主的举止,旁人素来都难以预测,不是吗?”

    沉月王点了点头,也是无奈:“她现在在后宫旁侧的那处竹林子里。”

    “竹林子?”他面露疑惑,似是觉得有些不解,“大晚上公主怎地跑去了竹林子?”

    “那林子里头……”

    “王上!”沉月王正说着,金公公却突然在旁压低了声,出言提醒了他一下。

    沉月王顿了顿,浅浅叹了口气,说道:“没事,她现在都已经疯到了这种程度,再瞒下去也没太大意义了。更何况——”他又看向洛弧的眼睛,说道:“音先生,孤很相信你。你能帮墨玉公主的吧?”

    金公公忍不住低头暗暗叹气。

    “在下必当尽心竭力。”洛弧却拱手作揖,低眉含笑。

    “那你便和金公公一起过去吧。”沉月王道。

    “王上您不一起过去吗?”洛弧又问。

    “孤还是不了吧。孤怕自己又刺激到王姐……”沉月王有些丧气地说道。

    “可是——”他顿了顿,看着沉月王的脸色,丝毫没有避讳地缓缓问道,“王上难道不是墨玉公主心病的根结所在吗?

    沉月王面上轻轻一怔,冷冷回答道:“所以我更不能去。”

    “不。”他却轻巧否定了沉月王的话,“正是因为您是她的病症根结所在,所以她不能逃避,您更不该跟着她逃避——而今晚,就是最好的时机,不是吗?”

    “王上,您今晚已经够累了。”金公公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又出言劝道。

    沉月王只在他们两人的目光中沉默了一小会儿,最后道:“我也过去吧。”

    “王上……”金公公脸上的焦虑表情终于再也压制不住。

    可沉月王显然不准备再理睬他的劝说,跨出门,往后宫方向而去。洛弧随后跟了上去。

    金公公在后面狠狠跺脚,一狠心也追了上去。

    一边跟在后面,一边仍不肯放弃地劝道:“王上,这会儿那边还没传来消息,说不定公主的情绪并没有因那墓穴里的东西受太大刺激,其实您真不用这么兴师动众。”

    “墓穴?”偏偏这时候洛弧又一脸好奇心的样子,出言打断了他。

    金公公转头狠狠剐他一眼,没有理他,继续一心劝说沉月王:“说不定公主现在已经回灵秀宫歇下了呢。”

    可沉月王也不知在自顾着想什么东西,只沉默地走在前面,并没有回应金公公的话。眼下,他的心里只有那个纤瘦而孤柔的身影,他想到她独自立在黑色的夜幕下,望着那个孤零零的沉旧墓堆,他就说不出的难过……毕竟,那个寒酸而偏僻的墓堆正是曾经那个年轻的沉月王、她的亲弟弟的衣冠冢——当年,他们甚至连他的尸骨都未能找回,连那个衣冠冢都只是幂宛私下里为他立的。

    “王上……”金公公仍然一边走,一边不嫌累地劝说着。

    “金公公,王上他心里念公主念得紧,您就不要再劝他了。”洛弧低低笑一声,优哉走在沉月王身后。

    “你知道些什么?”金公公自己正急得不行,却见这个人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忍不住低声斥他一句。

    “那金公公您都知道些什么,不如和我说说。”那人却厚着脸皮,反而凑过身去,继续压低声音问道。

    金公公此时看着那张清隽绝美、明眸肆魅的脸,却只恨不得直接一巴掌甩上去,哪里还会回答他的问题,只觉得满胸腔都是气郁,干脆闭了嘴巴,也一言不发地跟在了沉月王身后。

    一小拨人及至那处竹林外。

    只见竹林外围已经守了几个侍卫。

    “参见王上。”

    “墨玉公主还在里面吗?”

    “还在,待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一直没动静。”为首的侍卫如实答道。没有人敢轻易去刺激墨玉公主。

    沉月王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往竹林深处走去。

    “你们也都留在外面,不必跟进来了。”金公公对一起从寝宫那处跟随过来的侍卫吩咐道。

    “是。”

    只有金公公和洛弧两人跟着沉月王一起进了那处竹林。

    到了那片空地前,他们果然看到独孤墨玉一人独自瘫坐在墓堆前,整个人都如同被抽去了魂魄一般,一动不动。而她身旁的墓堆,果然已经被挖了一遍……她的面前,是一个已经烂了边角的陈旧木盒。

    金公公跟在沉月王身后,第一眼便是落在了那个木盒上,目光禁不住轻轻一跳。

    “墨玉……”沉月王轻轻喊了她一声。

    独孤墨玉在听到他的声音后,身子轻轻抖了一下,出声道:“你不要过来。”

    “……”

    所有人都站在原地,不敢轻易进退。只洛弧一人缓慢走上前去,来到墨玉公主面前,低头略略扫了一眼那木盒子里的物件,然后弯腰,似漫不经心地随手捡起其中一物,举起手来,对着幽暗的月光细细端详了一番:“这是谁的玉佩?”

    白皙而颀瘦的手指小心地捏着那块丝毫未受污浊的玉,在月光的映照下,他的手指和那玉块竟似一样的莹白,如鬼如魅,看得人惊心动魄。

    ——当然,跟着抬头看那块玉的只有沉月王和金公公。两人脸上的神色都是说不出的惊恐,可两人的惊恐又是截然不同的。

    “那……那不是浅玉的东西。”沉月王远远盯着那块玉,梦呓般喃喃道。

    “浅玉?”洛弧玩味地念出这个名字,反问,“这难道不是沉月王您的名字吗?”

    沉月王这才又恢复了一些神智,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改口道:“确实……”

    “不过,这的确不是您的东西。”洛弧看着那块玉佩,又自顾说道,“——因为这上面写了一个‘容’字。”

    “什么!”沉月王的瞳孔在那一瞬间猛然张大,从未有过的惊恐从他的眼底一点点溢出。

    到了这个时候,金公公终于不再说什么了,只默默低头,神色哀凉。

    独孤墨玉也只愣愣坐在地上,从头到尾都未置一词。

    “为什么那里面有我的玉佩?”沉月王终于忍不住转头问金公公道,语气里既有愤怒又有几分求助的意味。

    聒噪了大半路的金公公此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沉月王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口中无助而失措地继续喃喃质问:“为什么把我的东西放在浅玉的墓穴里……为什么……是幂宛放的吗?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恨我吗?恨我没能救起浅玉……恨我代替了浅玉的位置……”

    其余三个人竟都出奇一致地沉默着,每个人的脸上又似乎都带着一丝或深或浅、近似哀悯的意味。

    只有沉月王的神色却愈发痛苦起来——终究还是自己错了吗?

    墨玉一直都想要揭穿他的身份,幂宛也长久在偷偷地恨他……可代替浅玉,并不是他的本意啊!

    从三年前开始,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就不再是真正的沉月王独孤浅玉了——这件事原本理应只有他和金公公两人知道而已。

    是金公公要求他隐瞒着大家的……是金公公说,浅玉那时还没来得及正式拟定传位于他的圣旨,如果突然宣布浅玉驾崩的消息只会引起朝堂的骚乱和群臣的质疑……所以……

    “这是我命人特制的人/皮面具,纤薄无感,却能让您看上去和王上一模一样。”那时候,金公公就是那样笑着告诉他的——没有人会知道您的真伪。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听说,你想要崩坏第56章 玉佩(修)》,方便以后阅读听说,你想要崩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听说,你想要崩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