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0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盛郸 书名: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实力饵吹在作协会议上旁听做记录,主题是文学与道德。

    季夏本身不是搞文学这一块的,自己不大会写东西,只是在总务处里打打杂写写文件和记录什么的。

    会上几个老师针锋相对,各抒己见。一个说文学是现实的引导者,作家应以自己的道德准绳去要求角色,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另一个说幻想是文学的精髓,虚拟角色应当享有无限度的道德豁免权。

    这些在季夏看来有些无聊了,她既不关心文学的未来,也不关心社会的未来。她只关心自己的小生活,想多看些有趣的文,想看没有和谐的世界而已。

    说不上错,不过眼界还是太窄,怪不得只能打杂而不能撸袖子在会上辩论。她嘲笑自己。

    季夏觉得无聊,便开始玩手机。长时间的工作经验让她练就了一身速记的能力,一边听老师们慷慨陈词一边刷网页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她刷的是乐与饵新文下的评论。昨晚她在这里战斗过,现在她来验收成果了。

    可才翻了没几页,她发现气氛不对啊。在她的长评们下,一溜儿的回复全是嘲讽。说她吹得太过只怕是精分。又有人叫她别捧杀了乐与饵大大。还有的直接给她扣上一顶黑子的帽子。

    “这位绝对是大文学家!告诉我,高考阅读是不是你出的,告诉我!”

    “诶嘿精分战士放弃了?不来看看精分长评我都不舒服了。”

    “那个不是精分,我家大大都发声明了。还不知道哪里来的黑子呢。”

    ……

    精分?精分是什么鬼?

    她有感而发怎么就精分了?怎么就捧杀了?怎么就黑子了?

    气得恨不得下场怒撕三百回合。

    又看到很多人说不是精分,说作者本人已经声明了。

    季夏原本记得乐与饵没开微博来着,可专栏的最近更新是在大战之前。她将信将疑爬上微博搜“乐与饵”,竟然真的搜出来一个认证过的乐与饵的女朋友在哪里。看到这个id,她第一想法也是跟江小言一样:这什么鬼?!

    不过毕竟是脑残粉,她还是忍住了吐槽的*。

    点进去一看,最近的一条微博悬在最上头,像是达摩克利斯之剑。季夏打开主页的一瞬间心里有些抖,不知道乐与饵是怎样“声明”的。她提到自己了吗?她注意到自己了吗?

    任何一个粉的心态都是这样,既期望着被注意,又害怕被注意。内心波澜壮阔能写一部罗马史诗了。

    看完之后,季夏的手直接抖了起来。什么叫“分析得完全不在点上,也敢装精分黑我”?

    好像自己的心意全部所托非人。昨天噼里啪啦敲打键盘的夜晚,全部是“分析得不在点上”,全是“装精分”,全是“黑”。

    原来只要长评不在点上,这个人就可以恶语相向,就可以践踏别人的爱。

    她承认自己那时候也是精.虫上脑,陷入了自我感动与狂欢,现在冷静一下也觉得自己太牵强了。

    可是,有必要这样说吗?

    季夏觉得自己仿佛被当众打了几耳光,她甚至开始后悔登录发长评……不,她开始后悔发这几篇长评。

    既然这爱你不要的话。

    这一瞬间泪水涌到了眼眶,差点就滴落下来。委屈来得猝不及防,达摩克利斯之剑立马掉下来,打得玩家[实力饵吹]半管血下去了。

    她当即打算拉黑这人,虽然粉丝拉黑大大并没有什么卵用。

    拉黑的时候看见这人有唯一的一个关注。即使爱意在很短的时间里发酵成委屈,她也没有忍住好奇,点了进去。

    发现是自己的小号。

    她立马登录了小号,想要移除粉丝。

    即使这是她一直喜欢的大大。

    小号涌进了几百个粉丝,大概都是在那条长微博还没被转成好友圈的时候关注的。

    她点进乐与饵的主页,手指移到“移除粉丝”的选项。

    顿了半天,还是没按下去。

    舍不得。

    因为这件事情,搞得季夏心情超down。会议记录记得马马虎虎,条不清理不顺的。

    唯一的看点在于顾陈曦。

    这人成名之后移居英国,几乎不怎么回国,在作协也就是挂个名而已。最近几个月不知道出了什么情况,倒是一直呆国内。

    顾陈曦翘会翘得理所应当,季夏本以为是个老太婆呢。没想到见到本人还是很惊艳的。

    身材高挑,看上去是冰上美人的类型。就算来开会了,也总是没什么表情,板着个脸,好像看谁都不爽。

    不过季夏还是冲上去找顾陈曦要了个签名——其他与会者的签名,季夏都拿到了。不管喜不喜欢这位作家,拿了签名再说。

    没想到这人看着挺冷,实际接触下来,倒是笑眯眯的。顾陈曦把风衣搭在手臂上,说:“你看过我的书吗?”

    季夏羞涩一笑:“看了,没看懂……”身在作协,季夏把作协里所有人的书都囫囵吞枣地过了一遍,不过她本人俗,最爱看的还是网文,这些根本没细看。只好用个“看不懂”搪塞过去。

    顾陈曦点了点头,一边在本子上签名一边道:“其实我也看不懂。”

    这句话当然是开玩笑了,不过季夏的心情却没那么紧张了。原来这个人不是高岭之花啊……

    顾陈曦的字跟她的人一样锋芒毕露,笔画十分张扬,却又浑然一体。今天顾陈曦一身黑,似乎剪影都带着肃杀和利落。

    季夏道:“以后您一定要常来啊。”

    顾陈曦笑了,说:“常来开会吗?其实我马上要出国了,这次回来是开些证明。这不——”她扬了扬手上的文件,“证明开完了,下周回英国。”

    季夏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顾美人的目的并不是开会。

    季夏也不太好继续问,道:“希望您生活愉快。”她决定回头去好好补补顾陈曦的书。

    顾陈曦只是一个插曲,季夏的生活还在继续。她觉得自己现在对乐与饵的态度十分复杂。

    单从文上来说,毫无疑问还是喜欢的。这种喜欢像着了魔一样,乐与饵文章的不足她自己就可以挑出个一二三四分条列之,可是就是抵不过一句——“喜欢呐”。

    不是喜欢也不会砸那么多真心实意的长评进去了。

    另一方面,她又觉得这人挺一言难尽的。不管怎样自己的确有点受伤,甚至想一怒之下粉转黑。

    可,那是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作者啊,从乐与饵出道开始第一个砸长评的是她,乐与饵签约第一个扔雷的也是她。有时候季夏都觉得自己是疯魔了。有那么喜欢吗?明明这人的缺点和优点一样明显。

    最后还是舍不得。舍不得移除粉丝,可也不想加关注。只是每天每天搜乐与饵微博,看她有没有发新的东西。

    乐与饵也是傲得很,除了那两条微博以外,再也没有发过别的东西。季夏翻下面的评论,下面已经开始刷“女人,你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了。季夏也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自虐,明明应该眼不见为净的。

    乐与饵搅得她的生活发生巨变,这巨变使她烦心不已,乐与饵本人却没有什么影响。

    季夏有时候做梦都梦到乐与饵发微博说自己没被读懂。文人嘛,一生但求知己,有人误解了自己,就会像沾到屎一样难受。季夏接触了那么多文字工作者,也懂他们清高,看不惯自己这种俗人,觉得自己怎么读都读不懂他们的书。

    季夏一边心碎着,一边又为乐与饵开脱:大大只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而已,她没坏心。

    这种矛盾的状态一直持续,直到某一天季夏从噩梦里惊醒,才得以改变。

    那个梦里,乐与饵发了一条微博,骂季夏是屎,还公开艾特。——大概是季夏受自己暗示太深。

    季夏气急,虽然这个梦绝对不能推锅到乐与饵身上,她还是决定反击。

    反击的方法也很简单,你不是说我读不懂你吗?你不是最喜欢你女儿吗?那我就要写恶俗玛丽苏同人恶心死你!把你女儿跟自己凑cp,自攻自受,雷不死你。

    这个做法是非常幼稚的,可是季夏本身也不太成熟,容易鸡血上头。说干就干,趁着在办公室摸鱼的功夫,这篇恶俗狗血三观不正的同人的第一章就这样出炉了。

    女主角穿越到恶毒女配身上,看着二十年前的自己,开始一步步铺网。赶走自己身边所有的女人,剪断自己的翅膀,一步一步把自己困在怀里。等自己长大,局早就铺好。s/m,强制爱,恋足,冰恋……总之怎么恶心怎么来。

    就不信雷不死你。

    这时候季夏还在打鸡血状态,回顾了一下发现没错字,就想发出去。

    可是发哪?不被乐与饵看到的话,这篇文根本就没有意义了啊。本来就只是为了报复而已。

    季夏福至心灵,打开小号微博,先是转了乐与饵那条原创微博,转发语是一串省略号。接着发了条长微博,把文放上去了。想了想,没有艾特本人。

    乐与饵就这一个关注,只要上微博,就肯定能看到。

    这样一来,复仇原因和利剑都放在了对方面前,也算是为自己代言了。

    可季夏没想到的是,这篇文第二天就被乐与饵自己转了,转发语竟然还是——

    “写得不错。”

    这下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03章》,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