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0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盛郸 书名: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许拦阳当天晚上熬夜看完了叉叉的三十八万字,才发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一来,叉叉并不是一个不写大纲的作者,在文后所附的闲聊里,叉叉多次说“大纲已经确定了,不要试图让我he”。

    二来,这篇文是以其中一个女主的人生为主线,从改革开放开始,讲述了一代人的奋斗史,是一个漫长的励志故事。找故事的步调来看,差不多才写了三分之二左右。

    也就是说,虽然两个人只聊了那么几句,叉叉已经把自己说谎的事实掌握得无比透彻,同时也并没有揭穿许拦阳。

    许拦阳对叉叉的仁慈并不心存感激,看完之后便私戳叉叉:【现在是真的看过你新文了,很好看。】

    不好看也不会一口气看完了。

    叉叉这时候不知道睡觉没有,总之没回复。

    许拦阳往上翻,发现叉叉还问了自己几个问题,于是一并回答了。

    乐与饵:【我只有一个微博,不过觉得遮荫蔽日挺有趣的。】

    乐与饵:【至于我的新文,世界观设定可以给你看,不过我不会剧透。】

    乐与饵:【等你这篇文完结了,想不想写联文?】

    至此许拦阳的小算盘终于暴露。

    是的,她想跟叉叉写联文。不一定是连锁接下来的这篇科幻,什么题材都可以,只要跟叉叉联合了就可以了。

    季夏不是最喜欢叉叉么,写联文的话,自己写的联文她一定会看的。她并没有打算写多长,二十来万字的中篇就够了。

    趁着这几天摸索一下季夏的萌点,许拦阳很有信心:季夏一定会爱上自己,身为乐与饵的那个自己。

    诚然,现在写联文的作者不多,勉强自己去配合其他人的步调实在是有点麻烦,很少有人愿意去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许拦阳自己另有图谋倒还好说,在加叉叉q之前,她还是没有把握的。

    现在她觉得胜算高了一些,毕竟叉叉是她的读者。

    叉叉并没有回复,可能是睡了。许拦阳想,自己总得表示一下诚意,于是加了叉叉的友链。做完这个觉得还是不太够,爬上微博关注了叉叉。

    果不其然,叉叉早已经关注了她,甚至也关注了遮荫蔽日。

    许拦阳笑了笑,关掉手机开始睡觉。

    .

    第二天又是一天工作,许拦阳前一天晚上看小说看到太晚,现在困得不行。

    下楼吃早餐的时候恰巧遇见了季夏,季夏一见到她道:“早安。”又说:“脚好些了吗?”

    许拦阳低头看了看自己,穿得一双平底鞋,暗叹还好没露馅,回答:“好多了。这里早餐好吃吗?我昨天起太晚都没吃。”

    谁知看到季夏摇了摇头,吐舌道:“难吃死了。”

    许拦阳笑道:“还好我没吃。”停顿了一秒,道:“想不想去吃好吃的?”

    这个笑容充满了蛊惑的味道,包含着危险性与吸引力两个特征,叫季夏一下子晕了眼。她觉得自己不应该放任许拦阳一直掌握主动权——尤其是她在某些暧昧的方面防范着许拦阳的时候,就更不能被对方拖着走了。

    可……这里的早餐实在是太难吃了。

    遂最终妥协。

    许拦阳驾轻就熟,一来不像一个脚残患者,二来不像一个初到此市的人。

    在被领路的时候,季夏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看到许拦阳用方言点了一碗热干面,才发现了什么不对。

    这方言有点溜啊。

    是小馆子,就在作协附近。座位显得油腻腻的、脏脏的。看见许拦阳就那样大咧咧坐下去了,季夏这才跟着坐下。

    吃了第一口不禁欢呼:“嗯!好吃!”

    许拦阳得意道:“那当然,这可是这附近最正宗的。”

    违和感终于在此刻发了芽,季夏道:“你来过这里?”

    虽然是疑问句,可疑惑的语气并不强烈。许拦阳这个人呢,撒谎撒得十分巧妙,很少直接说出“错误”的话来,却把人往邪路上引。比如对季夏,她从来没说过自己第一次来w市,一句“我还没查线路”,就让季夏自然认为是陌旅。

    ——她当然没查,根本不需要查。

    不说假话是一回事,知道对方误解了是另外一回事。听季夏这样问,许拦阳就知道对方发现了。即使在真正说谎的时候被拆穿了,许拦阳也是那种丝毫没有愧疚感、能够坦然说出事实随后接着相处的人——比如她对叉叉,一句道歉就没有就能坦然承认,这次是“真的”看过叉叉的新文了。双方都知晓其为谎言的谎言,没有存在的价值,也没有为之道歉的必要。她是这样认为的。

    那么由于自己故意误导而导致的伪谎言呢?

    没有维护的价值,也没有否定的必要。

    许拦阳笑了笑,继续拌面,道:“不是第一次来。”又道:“你这个面拌得不匀,到后面就不好吃了。”说着拿过季夏的碗,尽职尽责地拌着。

    季夏想明白了,这人的确是来过,甚至不是第二次。可她为什么要骗自己——不对,她没有说过一句假话,都是自己的脑补。好吧,那她为什么……误导自己?

    季夏一想到自己先前在机场的路痴行为,觉得自己蠢爆了,恨不得立刻找条地缝钻进去。可不知道这人当时看见自己拿着手机找路,心里到底是怎样想的。

    困窘尚未消散,名为抱怨的另一种情绪又弥漫了上来。这种情绪是无来由的,甚至是不合道理的。她怨对方故意的误导,导致自己丢了这么大一个丑——虽然其实也不算丑,但是她就是有些怨。

    细想下来,其实这种怨,和当时被乐与饵评价为没读懂时的感受十分相似。乐与饵没必要对自己嘴下留情,可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为了守护自己的玻璃心,只能生生让对方担责。

    乐与饵没必要体谅一个看起来是黑的读者,许拦阳当时也可能只是为了给自己留面子。这些都是不应该被怨恨的行为。

    她看了看许拦阳,对方把碗递了过来。她接过来,闷声不响地吃了。

    这一天的开头似乎不怎么愉快。随后两人就分开,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

    许拦阳完全没想到自己会玩脱。

    可是当她这天晚上去敲季夏门的时候,发现竟然久久无人回应。她到房间里呆了一会儿再敲,还是没反应。

    门缝里连光都透不出来。

    许拦阳想了想,下楼去大厅问,季夏那个房间的钱结清了没。

    前台回答:客户已经退房。

    许拦阳在大厅愣了很久,觉得不至于这么小气不经逗吧。她思考了一下到底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这件事情放别的人身上,可能觉得很尴尬,可许拦阳这人既自恋又自我中心,想做的事情就去做,没什么不好的。因此她没犹豫几秒,就拨了季夏的电话。

    没想到关机。

    难道把自己拉黑了……那也太反应过度了吧。

    她发了条短信,并没怎么斟酌语气,因此看起来有些怒气冲冲的。

    【退房了?不高兴的话,好歹跟我说一声吧。】

    随后回了房间,打开电脑开始写设定。

    之前设定已经很丰满了,可叉叉找她要了之后,她回头看了一遍,又觉得不满意,因此找出自己的文档,再次删删改改。

    平心而论,她是很喜欢季夏的长相。相处了一两天来看,性格偏柔软内向善良,也都是很加好感度的属性。可要是季夏真的是这么个不知道怎么就爆了的脾气,那她还真的不愿意泡了。

    处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是很麻烦的,她觉得她还不至于为了一个皮相,去忍受阴晴不定和可以预见的、无休止的争吵。

    这一点她却是误会季夏了。季夏此时正在飞机上。

    这是临时通知的,因为领导突然叫她回去,说是之前她负责联系的某件事情出问题了,对应的作家大牛正在办公室里闹,让她去对峙,大概是去分割责任。

    总有些大牛脾气惊人。

    因此季夏还没弄清楚事情始末,就赶着打包行李,买了最近的机票飞回去了。还好w市的事情已经交接完毕了。

    上飞机前倒是想过,是不是要给许拦阳说一声。但是一想到自己其实跟许拦阳根本不熟,而且许拦阳那样误导过自己,犹豫了几分钟,就被空姐催着关了手机。

    下飞机才打开,就看到许拦阳来势汹汹的短信。

    季夏也是气得很,那怒气还未完全消散,现在就来这样一条短信,也不知道许拦阳哪来的脸。

    季夏一气,就不想回短信了。想着这人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索性直接删了对方电话。

    世界一片清净。

    于是双方好感度都掉了一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补起来。

    怒火源看起来被季夏快刀斩乱麻处理掉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觉得憋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09章》,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