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11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盛郸 书名: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二天,乐与饵当真发给了季夏一个网址。

    季夏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对“乐与饵”改观。这个作者并不如传说中那样自傲,她只是不太在乎读者的评价,尤其是读不懂她的读者。

    取悦一个创作者,只有两个方法:给他/她钱,或者读懂他/她。

    对于能读懂自己的人,乐与饵表现出来的亲密又是如此的惊人——也许是不差钱吧。季夏在与乐与饵网聊的过程中,不自觉地把自己以前学的文艺理论之类的东西全部搬了出来,化用到对那篇文的分析之中。

    自从毕业以后,季夏已经好久用不到这些技能了。

    而乐与饵对她观点的听取,让她不自觉地搬出更多,最终那一晚耗去了她相当多的脑细胞。

    俗称装逼。

    季夏对于这个地址怀着好奇,她想过乐与饵特意批马甲写的会是什么文,可点开之后她的表情就裂了。

    乐与饵凭着记忆,复写了她那篇天雷同人文的开头三章。

    不止如此,新马甲的名字就叫做“遮荫蔽日”。

    活像自己搬过来似的……

    遮荫蔽日:【……】

    乐与饵的女朋友在哪里问:【怎么样,有没有不对的地方?】

    遮荫蔽日:【……】

    乐与饵的女朋友在哪里:【这篇文不知道会不会火。】

    遮荫蔽日:【……】

    遮荫蔽日:【不是同人兴许就火了,黑火。】

    许拦阳会心一笑。

    乐与饵的女朋友在哪里:【一定要给我互动啊,新手写文很虐的!】她发了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

    季夏无语,这人顶着一个马甲,就敢说自己新手,也是溜得不行。话虽如此,她还是打算加个收藏,补几个评论。

    这个表情太像撒娇了!季夏一想到原本看起来那么高冷的乐与饵竟然也会撒娇,就觉得违和感重的不行。

    可是也可爱得不行。

    乐与饵长什么样子呢?季夏不由自主地思考这个问题。

    和善的交流和卖萌的表情后,究竟住着一个怎样的人?

    季夏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对这个问题想入非非。

    同时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许拦阳。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觉得这两人给她的感觉很像。或许是因为认识这两个人的时间相隔太近了吧。

    遮荫蔽日:【要长评吗?】

    乐与饵的女朋友在哪里:【[可怜]要!马甲号要!】

    遮荫蔽日:【不怕被说精分=。=】

    乐与饵的女朋友在哪里:【写文的是遮荫蔽日,写长评的也是遮荫蔽日,你说算不算精分?】

    遮荫蔽日:【混淆概念……】

    乐与饵的女朋友在哪里:【哈哈哈不逗你啦,差不多到了要下班的时间了吧,你去吃饭吧。】

    遮荫蔽日:【[微笑]拜拜】

    说完再见,季夏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上午竟然都在与乐与饵的聊天之中过去了,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或许这就叫投缘。

    乐与饵大号的专栏一直没更新,已经有人开始在微博下问了,每次季夏看到这些评论,都从心里泛上了一股微弱的罪恶感。

    她以为乐与饵是为了更新这篇雷文,才没时间开新坑的。

    这怪不得她自作多情,许拦阳的确是这样跟她说的。

    ——大大新文挺有意思的。

    ——咦,你喜欢它?不过估计得等半个月才能开文了。

    ——为什么?

    ——因为我要批马甲写文啊。

    还是怪许拦阳,说话只说一半:她哪里是为了写这篇文,她是为了等叉叉填完坑,两人一起开联文,才好钓季夏啊。这篇文只是在这半个月的等待之中无聊,于是顺带着逗弄逗弄遮荫蔽日。

    原因结果全颠倒了个个儿,也怪不得许拦阳总是被误解了。

    .

    许拦阳并没有放弃追求季夏。

    从在市内再次见到季夏开始,许拦阳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要这样执迷,只是为了一张脸吗?

    许拦阳每天给季夏发短信。早中晚问好,一次不缺。因为之前约过吃饭,所以许拦阳想起什么好吃的店,总会问:【你觉得xx怎么样?】

    季夏拒绝过一两次之后也觉得不好意思了,终于答应了一次。

    许拦阳这种做法让季夏有种危机感。这跟她所遇到的追求她的男性并没有什么差别。所以说,许拦阳是在追求自己吗?

    季夏一边觉得自己的确是在被勾搭着,一边又觉得自己自作多情。

    她看着许拦阳发过来的几个选择,忧心不已。

    主任抱着茶水杯走过来,道:“小季啊,我看你最近有情况啊。”

    季夏吓得把手机马上收起来。

    主任用一种“果真如此”的表情看着她:“找到可以发展的对象就跟我说,我一定会准假的嘛。”

    季夏一阵无语。主任八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知道主任总有一天会八到自己身上来,没想到来得这样快。

    她问:“主任,a餐馆和b餐馆,哪个好吃一点?”

    主任瞪大了眼睛:“真的没有什么感情问题要跟我交流的吗?——别人请客就去b,他娘的贵啊!”

    季夏又问:“主任您上次说的顾陈曦,她和她女朋友怎么认识的?”

    主任摇头晃脑想了一下,说:“怎么认识的我不清楚,好像两家人关系好,那小姑娘跟着顾陈曦学呢。后来那小姑娘除了谈恋爱,啥也没学到,反倒让顾陈曦得了好。”

    季夏:“什么好?”

    主任:“顾陈曦当时得那什么什么国际大奖,不是靠的《追随》么,好像说那文的灵感源泉是那小姑娘吧。不过一得奖,拿到签证之后,她们俩就分手了。”

    季夏:“……顾陈曦是渣?”

    主任:“也算不上吧,搞文学的,谁不需要几个缪斯啊。当时协会那群人谁忙着骂她渣啊,都恨不得自己也来个缪斯,好一战成名呢。要我说,不是因为真的喜欢,也写不出那么好的书啊。那书啊——那书是真好!从那书里,我倒看出了爱,你知道,爱是瞬间也是永恒,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分手了,造化呗。——哎我说,你要跟谁吃饭呢?”

    季夏以为有八卦听,没想到最后还是绕回了自己身上。她忙不迟疑把主任推出门去:“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要工作了主任再见!”

    结果下班的时候就听见有同事问自己:“哎小季,听说你要跟顾陈曦去吃饭了?还是她请客?”

    季夏一阵无语。

    既然主任传个八卦也传得这样不靠谱,那顾陈曦那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每个写字的,都需要几个缪斯么?

    .

    跟许拦阳约的是第二天。季夏早上起来的时候突然觉得肚子疼,一股不好的预感弥漫上来。她去厕所一看,果然,亲戚造访了。

    天知道她来大姨妈的时候有多疼。

    季夏一阵抑郁,换了条黑色的裙子,好歹能遮一遮。

    到时候吃饭的时候肯定不太好受了。

    上班的时候季夏一直躺在桌子上,抱着个热水袋,连电脑也懒得开。

    主任再次溜达进来,看见季夏这个样子,道:“肚子这么疼,要不要给你放个假啊?”

    季夏虚弱问:“算全勤么?”

    主任连忙摇头:“不算。”

    “……”季夏道:“那我不要了,下午还要去吃饭。”

    主任翘起一个大拇指:“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大姨妈。”主任又问:“每次看你们姨妈疼,我都觉得我不是女同志真的太好了。我太太每次疼得比她生孩子还厉害——她自己这么说的。”

    季夏知道主任的太太曾经因为大姨妈疼晕倒的事迹,觉得主任太太才是真的勇士。

    主任看季夏这么虚弱,于是出去了,留季夏一个人静静。走之前留句话:“去我那沙发躺着吧,要真的忍不了了,就回去躺,啊?那什么饭局也别去了,你一小姑娘年纪轻轻的,相什么亲啊真是的。”

    季夏心存感激,主任对下属真的挺好的。她在想,是不是要跟许拦阳说自己不能去了。可又觉得这不是逗人玩么,人请了自己这么多次,好不容易请动了,最后关头又放鸽子,太不好意思了。

    于是决定等等再说。

    结果也许是天意注定,本来疼了一整天的肚子,在临下班前奇迹般地好了。虽然还有胀胀的感觉,那也比之前好多了。

    季夏祈祷着:待会一定不要突然疼起来。

    这flag立得高高的。

    结果一出作协门,就看见许拦阳坐门口等她。见她下来,扬了扬手里的手机:“这里呢。”

    季夏吃了一惊,问:“你怎么……”

    许拦阳道:“跟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呢?说好了来接你的。”

    季夏掏出手机来看了看,这才发现一个多小时前,许拦阳的确是发短信说了要来接她。不过她那时候只顾着跟大姨妈奋斗,完全没看到就是了。

    有同事下楼正好看到,问季夏:“不是说跟顾陈曦去相亲么?怎么换人啦?”

    季夏觉得有点尴尬,主任嘴里的八卦就没一个可信的。她解释道:“你听主任瞎说。顾陈曦早就回英国了啊。”

    因为季夏忙着解释,丝毫没有注意到许拦阳微变的脸色。

    同事呵呵笑:“知道他瞎说,逗你好玩呢。”

    季夏道:“那我们先走了啊。”

    和许拦阳一起走出去,季夏问许拦阳:“我们搭地铁还是公交车去?”

    许拦阳道:“我开了车来。”

    许拦阳装作不经意地问:“你认识顾陈曦?”

    季夏道:“不算认识,前几天顾陈曦回国,来这边开了几个会,我找她要了个签名罢了……非严肃文学圈知道她的还真不多,怎么,你喜欢她?”

    许拦阳收了笑容,顿了顿,回答:“曾经喜欢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11章》,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