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1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盛郸 书名: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这天晚上季夏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回到了大学,她抱着一堆书去自习,溜进了一个无人的教室。她开始看书,发现封面上都是乐与饵的书名。

    梦里根本来不及想起“乐与饵只有一篇完结文还是烂尾”的事实,她看得津津有味。可突然之间她被点起来回答问题。

    明明已经确定是个空教室才走进来,可被点起来的时候季夏心里慌了一慌,然后站起来,看到顾陈曦在讲台上,笑得棱角分明。

    顾陈曦拿出了冷漠、和善、八卦以外的第四副面孔,来者不善地问她:“这位同学看过我的《追随》吗?喜欢里面的女主角吗?”

    季夏冷汗都冒出来了,回答说:“少年心气谁都喜欢。我喜欢《追随》里的她,也期待成熟以后的她。”

    顾陈曦接着问:“那你喜欢许拦阳吗?”

    前排有人回头,小声对她报标准答案:“喜——欢——”

    季夏一细看,发现这人分明顶着张许拦阳的脸。

    季夏没说话,顾陈曦从台上走下来,不顾及教授的尊严(虽然顾陈曦现实中并不任教),掏出一本《法典》来,砸在了季夏身上。

    疼的季夏要死要活,然后就醒了过来。

    这个梦太过奇怪,把她生活中新接触到的几项事物全部结合到了一起。她没有细想这个问题,而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大姨妈上。

    ……疼。疼得都不能起床。

    季夏又在床上躺了十五分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没法去上课了,这才摸起手机,给主任打电话请假。

    主任嘴里还在嚼包子,说:“行行行,生娃了再来上班,带着你的娃~”

    季夏已经不敢想她明天去上班的时候,会听到关于自己的、怎样的八卦了。

    季夏看到手机里还躺着短信,打开来看,来自许拦阳。

    许拦阳说早安,说遇见一个人穿着季夏昨天的裙子,搞得她认错了。最后还是想到季夏应该在上班,这才知道不是。

    末了开玩笑说:认错了全怪我不熟悉你的身材。

    最后这句话有些险恶的意味。可季夏完全忽略了它,有气无力发短信道:【可我今天没去上班……身体不舒服在家躺……】

    许拦阳的短信很快回过来:【怎么没去医院?我送你?】

    季夏回:【只是普通的姨妈疼……可是真的超疼qaq】

    许拦阳直接电话打过来了。

    季夏接起来的时候觉得许拦阳真的是太殷勤了,可殷勤有殷勤的好,至少这一刻她没心思考虑别的,接起来之后就想放声痛哭。

    “为什么女孩子要来姨妈?!”

    这个千古问题许拦阳当然解答不了。她说:“这边室友正在煮红糖水,可以给你送一点去。”许拦阳笑了笑,说:“本来想叫你自己煮,可看你连床都爬不起来,还是我给你送过去吧。”

    许拦阳声音里带笑、带光。季夏觉得在听到许拦阳声音的这一刻,她就好像感受到了红糖水的温度与甜度,心情顿时得到了舒缓。

    也许在季夏的愉悦list上,该添上“许拦阳的声音”这一项了。

    季夏犹疑道:“太麻烦你了吧……”

    许拦阳道:“等我。”

    许拦阳挂断手机之后,季夏对着忙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一松,手机掉在枕头边上。季夏再次昏睡过去。

    等到许拦阳打电话问季夏具体地址的时候,季夏觉得好了一些,勉强能下床走路了。

    她说了地址之后把许拦阳迎进家,许拦阳笑了笑,说:“你去躺着吧。”

    季夏捂着肚子说:“不好意思,真是麻烦你了……现在我已经好些了。”

    许拦阳扬了扬手里的袋子,说:“抱歉我骗你的,室友在上班,没煮红糖水。”袋子里是红糖和一些别的。“不这样说,都骗不来你家地址了。”

    季夏摆了摆手,说没事。问许拦阳吃饭了没,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许拦阳道:“你这情况,还是算了吧。”她左右张望了一番,问:“你这儿厨房能用吗?”

    季夏说:“可是我厨艺不好……”她以为许拦阳意思是在家里随便吃吃。

    许拦阳笑了笑,说:“这次请允许我反客为主。”她把季夏推向卧室,道:“我就喜欢给你做饭。”

    季夏迷迷糊糊地,直接就躺床上了,不出一会儿就意识模糊。

    许拦阳担心季夏这里东西不齐,这才带了一系列食材。进了厨房之后发现,季夏大概也是个自己煮饭的人。

    她打开冰箱,看见冰箱里冻着的菜。没吃的恰好是盘子的一半,以直径为分界线,整整齐齐,显得有些寂寥,却又好像挺自得其乐的。

    许拦阳把米放在电饭煲里插上电,就进了卧室,看见季夏正在睡觉。头发散了一枕头,有些凌乱的美感。

    她没叫醒季夏,走过去替季夏折好了被子。季夏捂住肚子,似乎很疼的样子。

    想了想,许拦阳伸手,将手覆盖到季夏的腹部。季夏似乎因为这触摸变得舒服了一些,渐渐不再蜷缩在一起,舒展开来。

    等季夏醒过来的时候,许拦阳的手还在她腹部。那里传来暖洋洋的感觉,季夏吓了一跳,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许拦阳说:“是我冒犯你了。粥煮好了,要吃吗?”

    季夏看见起身向门外走去的许拦阳,心里计算了一下煮一锅粥大概要多久,觉得内心有些愧疚。暖暖的感觉似乎还停留在身体最柔软的部位,季夏想,愉悦list上该添上“许拦阳的手”了。

    喝完粥之后果然好多了,季夏这时候意识终于聚拢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次怎么这么猛烈,活像是故意给许拦阳留路一样。季夏拢了拢头发,对许拦阳说:“麻烦你了今天……”

    许拦阳笑了笑,道:“反正我闲——你好点了吗?”

    季夏点点头,说:“多亏了你。”

    许拦阳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文章,否则道起谢来没完没了了,她问:“你一直都这样严重吗?”

    季夏说:“平常也还好……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格外严重。”

    许拦阳说:“你一直都是自己做饭吗?我看冰箱里还有剩菜。”

    季夏一愣,说:“自己做便宜嘛。”她看了看许拦阳,说:“你还没吃饭吧?现在出去也没什么吃的,我去炒几个菜,晚上我们出去吃。”

    许拦阳看季夏生龙活虎的,加上的确有些想尝尝季夏的手艺,便没拒绝。

    季夏围上围裙,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许拦阳就倚在门框,看着这画面。

    季夏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许拦阳的意.淫里活色生香,一心只想着说给许拦阳做点吃的,也对得起人家忙活了这么久。

    “你今天请假,扣你奖金了么?”许拦阳随口问着。

    “没呢,我们主任人挺好的,说是一直扣全勤,从来没扣过。”季夏笑了笑,道:“就是八卦起来没个谱,经常开玩笑呢。”

    许拦阳笑了笑,这叔叔还是没变,和善又讨小姑娘喜欢。

    季夏说:“对了,上次听说你朋友是叉叉的编辑,她会经常见到她们吗?”她没好意思说乐与饵的名字,出于某种隐秘的羞涩感。

    不过在许拦阳看来,意味就完全不一样了。季夏淡淡提了一个叉叉,让她觉得攻略之路兴许还有点困难。

    许拦阳说:“见到倒是不经常,不过签名本什么的,还是有很多的。”她问,“记得你是叉叉的粉,要签名本吗?”

    季夏对叉叉并不如许拦阳想象中的感兴趣,她想了想,问:“那乐与饵的呢?”她局促地笑了笑,觉得这就好像是把隐秘的暗恋摊开给人看了一样,她解释道:“我有点收集癖,在作协工作,非得把所有人的签名都收集一遍……”

    许拦阳想起了季夏说她找顾陈曦要过签名,一下子兴趣有些缺缺。她说:“乐与饵没出书,出了的话兴许能来一本。”

    季夏感叹一句:“真是可惜啊……”

    说这话的时候,季夏围裙的带子散下来了。季夏正在炒菜,不太方便系上。

    许拦阳悄无声息走过去,双手环过季夏的腰,吓得季夏手一抖,差点把铲子摔锅里了。

    “突然走过来吓了我一跳!”季夏下意识道。

    许拦阳低头,在季夏耳边低声说:“帮你系带子。”声音低沉性感,听得季夏耳朵痒痒的。

    随即系上带子,开玩笑似地道:“腰真软。”

    季夏红了脸,并不知道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13章》,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