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21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盛郸 书名: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许拦阳的家宅在群山深处,是许拦阳母亲发迹之后专门为许拦阳父亲买的,清心养性,适宜写作。

    许拦阳的父亲陈与禁在文学上造诣非常,在生活上却如同稚儿,还好许拦阳的母亲许秀弥补了这一点。两人的家庭关系颠倒了个儿,也挺和谐。

    许拦阳丝毫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突然叫她回去,只是母亲通知都使用邮箱,倒显得这次非比寻常地严肃。

    到家之后才发现,母亲并没有在家。

    父亲披着件大衣,佝偻着身体来看门。发现是许拦阳之后站了许久,没有说话。

    还是许拦阳先出声:“怎么不叫李阿姨开门?”

    陈与禁愣了许久,说:“辞了。”说完转身,动作缓慢地上了楼。

    许拦阳问:“那妈妈呢?”

    陈与禁没回答。

    许拦阳给季夏打电话:“到老家了,不过我妈好像没在家,估计出了什么意外,得耽搁一两天。”

    季夏说:“啊,你妈妈好忙。”

    许拦阳“嗯”了一声,说:“得晚两天才能再见到你了。”

    季夏说:“既然你已经回家了,去翻翻你初高中的照片吧!”

    许拦阳:“你真的想看?”

    季夏:“想看想看!”

    许拦阳妥协道:“好吧好吧,你别挂电话,我找找啊。”

    于是许拦阳把手机揣兜里,戴着耳机开始找相册。

    这房间许拦阳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住过了,因此找起东西来不怎么熟悉,时不时会找到一些以前的小玩意,会边回忆边跟季夏分享。

    当然没有顾陈曦的,在分手之后许拦阳自己清理过了一遍,许秀又清理过几遍,肯定不会有遗留。

    这一点季夏觉得有些遗憾。乐与饵说得有道理,可她还没找到机会跟许拦阳提起顾陈曦。

    相册倒是找到了,不过是0-6岁的。

    季夏听说找到了这个,也不催着要青春期的,要许拦阳拍几张代表性的发过去。

    许拦阳无奈,只好开了视频通话,选了几张开裆裤的发过去,把季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许拦阳一边扶额一边道:“有那么好笑吗?”

    季夏说:“当然好笑啦,小时候你咋这么可爱呢?”

    许拦阳:“那我现在就不可爱了?”

    季夏想了想,说:“说帅气比较合适!”

    许拦阳:“不,说我可爱。”

    季夏想了想,说:“我喜欢帅气的。”

    许拦阳这时候轻轻地笑了笑,声音透过网络传到季夏耳边,平白少了一拍的心跳。季夏心想,这下糟了,得找许拦阳赔回来,不过不知道她会不会认……

    许拦阳声音带笑地说:“好吧好吧,我许日天服了。”

    许拦阳正坐在地板背靠书柜的时候,听到门那里传来细微的声响,不像是敲门,也不像是风吹的。她对季夏说:“等一下,这边好像有什么声音。”

    许拦阳打开了门,发现站在门外边的是陈与禁。陈与禁弯着腰,完全不像是年轻时唇红齿白意气风发的文学青年,颓老之气弥散开来,使得许拦阳不自觉地皱眉。

    这不是自己那个美男子父亲了。

    许拦阳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该对着父亲做出这种表情,于是恢复了微笑,问:“爸爸你怎么不进来呢?”

    所幸陈与禁没看到女儿的表情,陈与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说:“我开了,没打开……”又抬头哦看许拦阳——这时候的陈与禁,已经因为佝偻的身形而比许拦阳还要矮了。

    陈与禁缓缓地说:“你妈没回来。”

    许拦阳先是疑惑片刻,很快意识到,陈与禁这是在回答她一进屋的问题:那妈妈呢?时隔这么久,才专门跑来回答这个问题。放在以前,许拦阳根本想象不到那个以记忆力、反应力和创造力闻名的父亲会变成这样。

    许拦阳道:“嗯,好的,我知道了。爸爸你先回房间吧,要我送你回去吗?”

    陈与禁没理会这句话,或者说,也许根本就没听见这句话。他缓缓转身,动作如同老年痴呆一般。许拦阳担心他,于是跟在后面看陈与禁挪进自己的房间。

    然后带上了门。这方面倒是没变。许拦阳记得小时候,陈与禁为了文学事业,经常在房里一关就是一天。为了防止被女儿打扰还锁上了门。那时候许秀也忙,根本没时间顾忌家里,经常一回家就看见许拦阳身上全是屎尿,在房子某个角落哇哇大哭。

    不堪回首的童年。

    大概是因为许拦阳太久没讲话了,季夏在那边小声且小心地说了一句:“怎么了?”

    许拦阳看了看陈与禁紧锁的房门,说:“没事。”

    季夏“呼”地舒了一口气,道:“吓死我了,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许拦阳说:“季夏,我怎么总觉得这次回家会出事呢。”

    季夏一愣,道:“会出什么事……不要自己吓自己啊。”

    许拦阳叹了口气,说:“陈与禁都这样了,我妈还不回来……季夏,我觉得回家这次不对啊。”

    .

    许拦阳的不详预感很快应验。

    许秀第二天下午四点风尘仆仆地到家了,手上连个小箱子都没提,就垮着个包包。

    许秀面色疲惫,一见到许拦阳,抱了许拦阳一下,丢下句“我去休息一下”,就钻进了卫生间,洗完澡去房间休息了。

    这过程里,陈与禁根本没出房间,看哪怕一眼。

    许拦阳忧心忡忡,两人虽然与传统家庭的分工不一致,可是相爱的事实不容置疑。许拦阳小时候受到了那样非人的对待,许秀都不曾与陈与禁吵过架。相应的,只要许秀声音一出现,陈与禁不管正构思到何处,都会出来给许秀一个拥抱。

    那个拥抱有时候让许拦阳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是多余的。可现在这个拥抱母亲只给了自己。

    许秀这时差一倒,直接睡到了晚上十一点。

    许秀醒来第一件事是去找许拦阳,许拦阳因此愈加不安。

    许秀的第一句话就是个炸弹:“我跟你父亲离婚了。”

    许拦阳来不及做出反应,许秀接下来扔出第二枚炸弹:“这别墅我也卖了,你跟他说,让他早点搬出去吧。”

    许拦阳瞪大了眼睛,说:“那陈与禁住哪里?……不对,你们怎么就突然离婚了?!”

    许秀揉了揉眉心,道:“这么多年,是我强留他了。他从来不爱我,我也不能不放他自由。我累了,他也累了。”

    许秀拉着许拦阳的手,说:“这些年难为你了,有一个根本不爱你的父亲,和一个不够爱你的母亲。”

    许拦阳沉默了一下,问:“怎么突然说什么爱不爱的?陈与禁不爱你怎么会跟你结婚,怎么会给你写诗?”

    许秀道:“那些诗……哈哈,那些诗……”许秀笑了一下,眼角渗出几滴泪,道:“这些诗里边,除了凋落的野草,没一个字是为我写的。我以为他能忘了她,现在才发现是我自欺欺人。”

    这涉及到父辈的情感纠葛,许拦阳并不清楚。不像其他小孩子,父母从来不给她讲相爱时候的故事——父亲太淡漠,母亲又太忙碌。她这时候才知道,老一辈之间或许还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纠缠。

    只是,“她”又是谁?

    许秀明显不想再说这个问题,大拇指碾过眼角,就算擦了擦泪。许秀道:“你别问了,总之我们已经离婚了,这房子的下任主人下个月也要来了。我叫你回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个事。你快些叫他搬出去吧,我不想同他讲话。”

    许拦阳闻言,也知道就算在此时,自己也只是一个“被通知”的角色,根本参与不到家庭事务的决策之中。话又说回来了,也许这算作父母两人的事情更为确切。

    许拦阳沉默片刻,道:“他现在这样,没人看着怎么行?”

    许秀道:“他为旧情人写情诗的版税足够他生活了。不要问我,我现在很迷茫。”

    许拦阳问:“谁照顾他?”

    “他的家人——反正不是我。他家人不愿意,那就自生自灭吧。”

    可陈与禁除了她们俩,再也没有别的家人了。

    许拦阳现在才算读懂了母亲的算盘,叫自己回来甚至连“通知”都算不上,只是叫自己来照顾陈与禁罢了。这哪是不爱了,这是死心了却又不放心,临到头劳燕分飞还要保证对方的安好。

    许拦阳苦笑了一下,出去给许秀倒水。

    一出门,看见陈与禁佝偻着身子,站在门框旁,偷听的样子。一看许拦阳出来了,连忙装作路过,转身往自己房里走。

    可因为动作太过笨拙,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许拦阳叹了口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21章》,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