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2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盛郸 书名: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等季夏到了酒店的时候,才发现许拦阳带着陈与禁在门口等她。

    陈与禁一副超然物外的样子,许拦阳叼着根烟,好像在思考什么。

    季夏一看到许拦阳,就觉得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许拦阳见她匆匆忙忙从出租车上下来,笑了一下,迎上去,道:“没找钱呢吧?”

    季夏微微一愣,她太急了,的确没让司机找钱。

    许拦阳摸了摸她的头,说:“好吧,没找就没找,不差那两个钱。我一回来就听说有人打电话到前台找我,我还以为是江小言呢。”

    季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给小言姐发个短信吧,是我反应过度了。”又转头看向陈与禁,小心翼翼问道:“这是伯父……?”

    许拦阳漫不经心甩了一眼,说:“不知道你现在找他要签名,他能不能写出完整的名字来。”

    季夏朝陈与禁那边看,小声道:“不至于吧……”

    许拦阳笑了一下,说:“我咒他呢。”

    陈与禁本来一直盯着地面不知哪儿在看,这时移眼过来,叫季夏下了一跳,轻轻打了许拦阳一下,说:“你别这样。”

    陈与禁又转头去看蚂蚁。

    许拦阳说:“现在根本不理我。好了很晚了,要去睡觉了。”

    许拦阳拍了拍陈与禁的肩膀,拉着他进酒店里。

    季夏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许拦阳回头来望她,说:“走啊。”

    季夏:“啊?”

    许拦阳斜眼看她:“不想一起上去?”

    季夏立刻答:“不想!”

    许拦阳又歪了歪头,“嗯?”

    季夏这才反应过来,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我……你……这不合适吧。”她瞥了一眼陈与禁:“你不是要照顾陈老先生么?”

    许拦阳笑崩了,说:“难不成我还跟他一个房间?把他塞房里就好了。”许拦阳走到季夏面前,说:“想上去就上去呗。”

    季夏还是有些犹豫,眼神飘忽不定的。

    上去?上去干什么?跟许拦阳共处一室聊人生理想诗词歌赋?

    想到这觉得挺诱惑的,可一个晚上哪能光做这些。

    那……还能做什么?

    许拦阳捏了捏季夏脸蛋,叹了口气,说:“唉,不想上去就算了,我不会对你耍流氓的。”

    季夏说:“谁怕你对我耍流氓啦?”

    许拦阳似笑非笑:“哦,不怕啊,那上去呗。”

    季夏还是咬着嘴唇,觉得自己正天人交战得厉害。

    陈与禁似乎终于意识回到人间,回头一看许拦阳没在身后,道:“还上去不啦?”

    许拦阳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父亲,反问季夏一句:“还上去不啦?”

    季夏一咬牙一跺脚:“去!”

    许拦阳满意地笑了笑,勾着季夏的肩,把重量往那边压,说:“我还以为要勾引一下才成呢。”

    季夏一愣,问:“怎么勾引?”

    许拦阳朝季夏耳朵里吹了口气,说:“宝贝儿,想知道?”

    季夏脸一红,急着道:“你爸还看着呢!”

    “怕什么。”许拦阳一边说,一边朝陈与禁那边看了一眼,陈与禁缓慢地转过身,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许拦阳乐了,说:“嘿,挺灵光的啊,明天干脆不要带去检查了。”

    许拦阳摸了摸季夏的脸,问:“你看行不?”

    季夏这时候把头埋在许拦阳的脖子里不肯表态,小声嘟囔了一句。

    许拦阳没听清,低头问:“什么?”

    季夏说:“凑流氓不要摸我脸!”

    许拦阳哈哈大笑。

    三个人一起坐电梯,季夏想了想,向陈与禁问好:“陈老先生,您好。”

    陈与禁转头看了季夏一眼,没说话。然后又转回去了。

    季夏小声问许拦阳:“这是看我不顺眼么?”

    许拦阳想了想,说:“要么你直接找他要签名吧,看他给不给。”

    季夏的确有这个意思,可是她没带陈与禁的书啊。

    季夏问:“签哪?”

    许拦阳低头看了看,季夏正觉得奇怪的时候,自己的手就被许拦阳抓起来了。许拦阳把两个人的手抬到眼前,带点疑惑的语气问:“……手?”

    季夏简直要喷了,这人这时候脑袋又不灵光了。

    玩了一下手,很快就到了楼层。许拦阳跟季夏一起把陈与禁给扔房间里,陈与禁还不乐意,皱着个眉头,站在玄关处半天不愿意进去。

    许拦阳不怎么客气,说:“进去啊,站这等着放羊呢?”

    陈与禁说:“你妈呢?”

    许拦阳道:“美国去了。”

    陈与禁愣了片刻,说:“你骗我。”

    许拦阳简直要操碎了心,说:“行行行,我骗你我骗你,可是你俩都离婚了,问她有什么意思?”

    陈与禁愣了一下,终于进去床边坐着了。

    许拦阳说:“你晚上不要又跑出去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我明早带你去医院。”

    陈与禁不再说话了。

    许拦阳关了门,对季夏说:“去我房间吧。”

    季夏有点担心,问:“这样没问题么?”

    许拦阳笑了笑,笑容里带着点读不懂的东西,她说:“没事,他没事就喜欢思考人生呢。”

    两人找到了许拦阳的房间,许拦阳开房门的时候还在打趣,说:“上次也是进我房间呢吧,这回你可逃不了了。”

    季夏反驳道:“我哪逃了。”

    许拦阳看她一眼,问:“没逃?”

    季夏瞪大了眼睛:“我说没逃就没逃!”

    许拦阳接上去:“女孩子的事情,能叫逃么。”

    季夏:“……”

    进去之后开了灯,跟陈与禁那边的布局一模一样,一点儿惊喜都没有。许拦阳问:“谁先洗澡?”

    季夏说:“……我洗了澡过来的。”

    许拦阳说:“跑那么疯,流汗了没?要不要再洗一次?”

    季夏说:“也没流汗好吧!”

    许拦阳努努嘴:“好吧好吧,这是邀请,没听出来算了。”

    季夏涨红了脸,说:“我那是委婉拒绝。”

    许拦阳一边收拾衣服进浴室,一边说:“拒绝就拒绝吧,咱不怕这个。”她进去之后开始放水,说:“我就不锁门了啊。”

    季夏打开电视机,她都多少年没看电视了,完全找不到台。一个台一个台调过去,又调回来,没一个能看的。最后随便按了个数字,结果是个电视购物。

    水流淅沥淅沥的,隔了层玻璃像是失了真一样,还挺好听的。好像带着点节奏感,季夏一边听一边在大腿上敲打节奏,心里默唱:“若你有实力~良辰奉陪到底~”

    等许拦阳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季夏一边抖腿一边摇头晃脑的,跟最初的人设完全不一样了。

    许拦阳一边擦头发一边说:“……让我滚哪去?”

    季夏正唱得high呢,马上到高.潮了,这一下感觉简直要被许拦阳吓傻了。她一扭头看见许拦阳,许拦阳头发乱乱的,把脸都给遮住了。

    季夏站起来,说:“你都洗完了啊……”

    许拦阳瞅一眼电视,说:“你要买什么么?”

    季夏说:“不是……就,我就随便挑个台呢。”

    许拦阳说:“我知道,唱歌唱得可认真了。”又坐到季夏旁边,说:“说起来我正想买个电饭锅。”

    电视里,导购小姐微笑地介绍电饭锅的优点。

    季夏说:“买锅干嘛?”

    许拦阳说:“以前那个小了,只能煮两个人的份,我一直觉得它小了。”

    季夏对这个没兴趣,哦了一声,安安静静地陪着许拦阳看。许拦阳一边看一边擦头发,看着挺难的。

    季夏说:“要么我帮你擦头发吧。”

    许拦阳很自然地把毛巾递给季夏,季夏接过来,爬上床,绕到许拦阳身后开始擦。许拦阳头发挺软的,发质不是很好,有点燥燥的。

    季夏说:“你头发远看挺好的,一近看简直不能看啊……”

    许拦阳盘着一只脚,双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在玩遥控器,过了一会儿,她问:“哎,你刚刚唱得是啥歌啊?”

    季夏:“……”

    许拦阳又问了一遍,季夏这才问:“你没刷微博啊?”她以为许拦阳逗她玩呢。

    许拦阳说:“又是啥微博的梗?”

    季夏说:“看你挺潮的啊,结果连微博也不刷?”说着去掏手机,按了几下,在微博搜出那条叶良辰的微博,递给许拦阳看了。

    许拦阳捏着看了半天,眼神看起来挺严肃的,瞅了半天问:“这有什么好笑的?”

    季夏说:“哎不好笑么?我觉得挺逗的啊?”

    许拦阳按了个“返回”,一边按一边说:“你几个粉丝儿啊?”

    谁知季夏立刻扑过去,抢了手机,那架势跟什么似地。季夏说:“很少!”

    许拦阳愣了愣,说:“个微博帐号,这么宝贝……”

    季夏也不知道自己是个怎么想法,但是在许拦阳要去看首页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登的遮荫蔽日的号,她就不太好意思给别人看。要换那个写作大号读作小号的前微博也就算了,但是这个总觉得耻耻的。

    季夏说:“那不能够,我妈都不知道我这微博呢。”

    许拦阳摊了摊手,挺无奈地说:“好吧好吧,不看就不看。”许拦阳又说:“不过我真没觉得这微博逗啊。”

    许拦阳清了清嗓子,说:“你只要记住,我叫——叶、良、辰。”

    不说还好,还能笑笑,许拦阳这一本正经地一说吧,季夏觉得自己心好像又慢了一拍。娘的,这人有毒,不能老在一起,不然以后心脏要出毛病的。季夏想。

    想完就觉得,许拦阳这样子实在是有点好笑,于是还是没绷住,噗地笑出来了。

    这一笑歪七扭八的,把季夏直接笑到了许拦阳的腿上。许拦阳穿的睡衣,因为姿势的关系,连大腿都没遮住,大腿白嫩细腻的,直接跟季夏的嘴来了个亲密接触。

    许拦阳笑着说:“你这人咋这么流氓呢?”

    季夏立刻危襟正坐,面无表情,不过脸颊和耳朵的红度已经出卖了她。季夏说:“谁耍流氓啦!”

    许拦阳见季夏面子这样薄,也不好继续调侃,心道,等吃完哈根达斯流氓耍个够。嘴上却道:“我我我,是我叶良辰行了吧。”

    季夏这下子又笑开了,觉得许拦阳这一说,叶良辰这三个字更好笑了。

    却不知道许拦阳在心里想,要么下篇主角叫叶良辰好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23章》,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