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2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盛郸 书名: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最后许拦阳也没能写成文。

    在看完照片之后,季夏突然笑成了一团狗,笑嘻嘻地在床上滚来滚去,说:“想不到许拦阳你喜欢这一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拦阳被笑得无奈了,一个跨步爬上床,开始挠季夏痒痒:“我自己就这型的,喜欢个屁!”

    季夏躲来躲去,不让挠。一手护住肚子的关键部位,一手反而去攻击许拦阳。

    两个人索性玩起来了,最后气喘吁吁地双双躺在床上,根本没力气动。

    季夏呼着气道:“我……我认输……呼、呼……”

    许拦阳喘地倒是没有季夏厉害,不过显然也够呛。她侧头看季夏,笑了笑,摸了一把脸,然后道:“我玩累了,你困了么?”

    一番折腾之后,季夏之前那种不好意思的情绪已经没了,她说:“睡吧睡吧,明天我还得上班呢。”

    许拦阳看着她,说:“晚安。”

    “晚安。”

    一夜好梦。

    .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季夏一看时间,发现自己估计是吃不了早点了。

    那时候许拦阳还睡得跟死猪似地,姿势狂放,还嘟噜了两声。季夏想了想,没吵醒许拦阳。洗簌完出来一看,许拦阳却已经醒了。

    许拦阳顶着乱毛对季夏说:“早。”

    季夏对许拦阳笑了一下,说:“我得走了,要迟到了。”匆匆忙忙收拾着东西。

    许拦阳早上起床气还没消下去,不太想动,于是坐那看着季夏,半晌冒出来一句:“晚上我去接你吃饭。”

    季夏问:“今天又吃什么?”

    许拦阳愣了愣,抓了抓头发,半天憋出一句:“哈根达斯。”

    .

    或许因为许拦阳终于要兑现哈根达斯的承诺了,季夏这天显得心情特别好,连周常的会议记录都能写出一朵花来。

    会议完后拿去给主任签字的时候,主任瞅了两眼,问:“今儿个心情很好啊。”

    季夏笑了笑,说:“每天心情都得好啊。”

    主任看了看季夏,本来想问问季夏看那两本书了没,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问。

    无缘无故自己还是别给小姑娘添堵了。

    签完字季夏在办公室坐着,就等着下班了。

    无聊就开始刷网页,不刷不知道,一刷发现,叉叉的那篇联文已经开更了。首日三章加上今天的,已经一万多了。因为这篇文是跟乐与饵一起写的,所以季夏先点进去了,去感受一下世界观。

    叉叉不愧是老作者,文笔相当老到,才短短四章已经把世界观大致介绍清楚了,末世感十分明显,主角也很够味,叫人流连忘返,只想催更。

    于是季夏投了个雷。

    乐与饵那篇新文还没有更新提示,季夏也不知道乐与饵什么时候才会开始填坑,但是还是点到了文下。

    哟,才这两分钟的功夫,乐与饵竟然已经发了一章了。

    文前的作者有话说里说:最近很忙或许不能日更,感谢叉叉赏脸写联文。谢谢大家。

    话说得相当克制,其实这种程度的解释对乐与饵来说已经很难得了,她一般不废话的。

    不管这些,季夏的注意力还是在文上。

    正如叉叉擅写境,乐与饵擅写人。第一章几乎没有露出一点点的世界观,反倒是通过一系列的小事件,把主角先展现在了面前。

    这次的主角不是乐与饵擅长的酷炫狂霸拽类型,从第一章来看有点弱气,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成长。

    季夏在意的是关于女主的描述:齐刘海白裙子。虽然这个扮相十分笼统,不知怎么的,季夏就想到了昨天刚刚看到的相册,上边许拦阳眉眼弯弯,正是这样的。

    大概只是巧合吧,季夏想。上了微博,私信乐与饵:【大大终于更新啦!】

    乐与饵并没有回她。

    事实上这时候的许拦阳,正在医院里陪陈与禁做检查。

    她自己觉得陈与禁的年龄还不至于老年痴呆,但是从表现来看,真的有点玄。

    闲着坐在医院附近的咖啡馆杀时间的时候,掏出手机写了一章,连错字都没检查就发出去了。不管怎么样,勉强算是达成了同期开文的承诺。

    打完一章发出去,电量还有百分之一,许拦阳拿出充电线,正怕它没电自动关机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刚刚看清屏幕上是“妈妈”两个字,紧接着,屏幕完完全全暗了下去。

    许拦阳摁了两下锁屏键,并没有作用。

    啧,关机了。

    一边思考着许秀为什么给她打电话,一边将手机充上了电。

    是问陈与禁的情况?不至于啊,虽然许秀真的爱过陈与禁,但是一旦放手,是决计不会吃回头草,白白添堵的。

    那还能是因为什么?

    许拦阳不知道,也没想到打电话回去问。有重要的事情的话,许秀会继续给她打电话的。

    等到手机终于攒上一点电,至少能保持开机状态的时候,许拦阳看了眼时间,发现时间也差不多了。她给季夏发短信:【我去接陈与禁,接完去作协找你,我手机没电了,等我。】

    季夏很快回:【好。】

    许拦阳笑了笑,弯到旁边的医院,找医生把陈与禁要回来了。医生是个帅小伙,瞅了许拦阳两眼,说:“你这女儿怎么做的,父亲思虑过重你都不知道?”

    许拦阳陪笑了两下,说:“抱歉啊,我这一忙起来就忘了。”

    医生说:“生理上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情绪上要注意,老人家一个想不通,就容易陷进去,谁也听不见。”

    许拦阳点点头,对医生道谢,然后把陈与禁带出去了。

    这哪是许拦阳能管的。她看了一眼陈与禁,后者呆呆愣愣的,并不知道意识还在不在地球上。给陈与禁开车门的时候,许拦阳问:“在想什么呢?”

    陈与禁愣了半天,似乎才听懂许拦阳的话。等许拦阳车子都发动了,陈与禁才说:“你妈她……”

    许拦阳回过头等下文,等了半天,啥都没等到。许拦阳无奈地说:“想她啊,您慢慢儿想吧。我得去找我媳妇了。”

    陈与禁问:“小曦?”

    许拦阳没回头:“您这记忆还退回到十年前了哈,我跟小曦早分了,现在这个比她可爱多了。想看?”她从后视镜里瞥了眼陈与禁,说:“今天就看。”

    .

    季夏接到短信就不急了,甚至还安安心心地把上午那份会议记录给重新润色了一遍。

    她抬头看了看表,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想了半天才想明白,原来是主任那标志性的下楼脚步还没响起来。

    按照以往,主任绝对是踩着点儿拔腿就跑的。这次是怎么了?季夏整理完会议记录,伸了个懒腰,猫着腰走到主任办公室,指不定就能听到什么机密。

    办公室里传来主任的声音:“……这个情况我们都懂,我当时还是小顾同事呢,这个您放心,能帮的忙我们一定会帮……”

    看来是来托关系的。季夏撇撇嘴,对这种“机密”并没有什么兴趣。

    她正打算往回走,听到办公室里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挖出来。小曦现在已经在国外了,回来一趟不容易。所以我跟她爸的意思呢,就是有什么能解决的,我们就帮她解决了算了。毕竟父母心喏,父母心……”

    一回身看见了同事。季夏惊魂未定地拍拍胸脯,说:“杨姐你吓死我了……”

    杨姐撩了撩头发,说:“耳环掉了,我找半天呢,刚刚才找到。都下班了你怎么还不走?”

    季夏朝主任办公室指了指,说:“今天加班的人不少啊。”

    杨姐瞅了瞅,说:“哎呦真快。”

    季夏不明所以:“什么真快?”

    “前几天有封举报信到了作协总部,说是谁谁谁作风不端正,材料一应俱全,什么都有。这事本来不归我们管,但是当时她出国,作协的推荐信可是出了不少力。这一下子兴许签证要重新审,家长不就急了么,这才大老远坐了五个小时高铁赶过来的。啧啧啧,真是难为父母了。”

    季夏又往里瞟了一眼,看不清里头那个女人长什么样。正想跟杨姐说拜拜的时候,办公室门开了。

    一向走路砰砰响的主任这回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悄无生意就出现在了两人背后:“你们还没回家呢?”

    季夏一惊,就看见主任已经带着客人出来了。她下意识看后边的女人,看得出来有些年纪了,但保养地挺好,看不出具体多少岁。

    那她儿子多少岁啊……看着不会多大吧。季夏在心里说。

    “我们正要下去呢,就遇到主任您了不是。”杨姐说。

    主任又说:“那一起下去吧。”

    下楼时季夏一直担心着,这楼梯会不会突然塌了……要是因为这个死了可就太亏了。

    正小心翼翼下楼呢,就听见主任问她:“小季啊,你朋友今天没来接你?”

    季夏笑了笑,说:“在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呢。”

    主任没再说话。

    手机响了,是短信:【到路口了,最后一点电给你发短信,到楼下等我。】后边还跟了个爱心。

    季夏笑了笑。

    几人在大厅停留了一番,正要走出去的时候,听见了车喇叭。季夏一抬头,发现了许拦阳。小步跑过去,脸上笑眯眯的。

    许拦阳从车里钻出来,向季夏张开了手臂,做了个拥抱的姿势。

    在许拦阳这鸟人的后边,又出来了一人。季夏一看,是陈与禁,当时就收了步速,不想在老先生面前公然秀恩爱。

    可还没摸到许拦阳呢,就听见后边传来一声:“与禁?”是那位看上去很年轻的客人。

    陈与禁愣了愣,没来得及回话,许拦阳的声音却响了起来:“顾阿姨好。”

    顾阿姨?

    季夏一愣,发现许拦阳的表情变得不太自然,不太高兴的样子,却不得已维持了一张笑脸。

    季夏突然福至心灵,知道了这位客人的儿子是谁。

    啊呸,哪是什么儿子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25章》,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