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第02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盛郸 书名: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

    陈与禁愣了愣,半天蹦出一句:“小曦呢?”

    客人不急不缓走到许拦阳车前,回答:“在国外呢。”又望向许拦阳,说:“阳阳好久不见,最近过得还好吗?”

    许拦阳回答一句:“还不错,谢谢顾阿姨关心了。”随后把季夏往这边拉,说:“走吧。”

    顾阿姨似乎这才注意到季夏,分过来一个眼神之后说:“这位是阳阳的……”她停顿了一下,间隔很是微妙,“朋友?最近有没有跟小曦联系?”

    许拦阳说:“十几年没联系顾老师了。”

    顾阿姨说:“你们以前关系不是挺好的么,现在怎么这样生疏?顾老师都叫上了。”她对主任说:“本来想请你吃顿饭,正好遇到了阳阳和与禁,我们一起去吃一顿吧。”

    主任忙摆摆手,心想,就你们这气氛,我才不去当壁虎呢。“老婆做了饭等我呢,我要是不回去吃,只怕要跪搓衣板了。饭就不用了,事实说话,事实说话嘛。”

    顾阿姨便回过头看向季夏,笑了笑,说:“那这位……小朋友也一起去吃吧?我看阳阳跟你关系挺好的。”

    季夏有些尴尬,再怎么样大条,情况还是很清楚的——许拦阳不喜欢她。况且她也想去跟许拦阳一起吃哈根达斯。不过以她的立场不太好拒绝就是了。她望了望许拦阳,许拦阳很快接过话头,说:“今天就不用了,今天季夏跟陈与禁第一次正式见面呢。”

    说完这句话之后,许拦阳摸了摸季夏的头,对着季夏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

    可顾阿姨立刻换上了很是疑惑的表情,说:“都到了见家长的阶段了么?那我更要请了啊!我可是你半个妈妈呢,是吧,与禁?”大概是见许拦阳实在是油盐不进,于是顾阿姨把矛头转向了陈与禁。

    随后陈与禁十分不给面子而缓慢地点了点头。看得许拦阳只想把他再送回医院。

    因此不管许拦阳多么不愿意,这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顾阿姨自己开车来的,现在却说什么也要坐许拦阳的车——说是联络感情。

    上车的时候许拦阳捏了捏季夏的胳膊,才开了车门让她进去。帮季夏关车门的时候,还在季夏耳边说了一句:“哈根达斯只能明天带你去吃了。”

    季夏微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要紧。

    顾阿姨坐在副驾驶座,季夏和陈与禁坐在后排。顾阿姨上车的时候还在说:“怎么不让你女朋友坐前排,我跟与禁熟悉,你们俩也坐得近一点嘛。”

    季夏有点尴尬,位置是她挑了先坐进来的,这好像是在说她没眼力见一样。许拦阳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不咸不淡地说:“季夏跟陈与禁马上就要是一家人了,没什么的。”

    这句话成功地让顾阿姨禁言一分钟。

    许拦阳专心开车也不说话,不过季夏知道许拦阳心情不太好。以往她们两个人出去吃饭的时候,一路上还是有说有笑的。这次这个顾阿姨一出来,许拦阳的笑容就显得很假,现在更是完全没有了。

    车空间不大,一旦没有人说话就显得很尴尬。季夏瞅了瞅陈与禁,觉得想逗陈老先生讲话也不是容易事,只好闭了嘴,无聊地看窗外。

    可谁知顾阿姨沉默了一分钟没到,又开始找季夏说话:“哎,”顾阿姨微微侧过头,正好看向季夏,“阳阳的女朋友是吧?你……”

    话还没说完,被许拦阳打断,“叫季夏呢,挺好听的。顾阿姨您要是记不住,就叫小季吧。”

    “……小季啊,你是在作协工作?有什么作品给阿姨瞧瞧?”

    季夏笑着回答:“我不搞文学,负责行政呢。”

    顾阿姨的笑容明显就淡下来了,变得冷淡了许多:“啊,行政啊……行政。”

    本来季夏觉得工作做什么部门的都无所谓,被顾阿姨这一停顿,她自己也觉得有点微妙了。一想到顾陈曦惊才绝艳,心情顿时愈加不爽。

    许拦阳漫不经心地说:“搞文学的,搞来搞去还不是搞姑娘,小夏现在挺好的,至少不乱搞。”

    这句话一说,顾阿姨便转了过去,一路没再说话。

    季夏松了一口气,觉得沉默也挺好的。

    到了饭店,顾阿姨下车之后等在陈与禁旁边,陈与禁一下车,她就跟陈与禁一同往前走。

    许拦阳给季夏开门,等季夏下来之后对季夏笑了一下,揽住季夏的肩。

    季夏觉得不太好意思,小声说了句:“还有外人在呢……”就要挣脱开来。

    许拦阳轻声附在季夏耳边道:“那是顾陈曦妈,不是我妈。”

    季夏就没再挣扎了。

    这一路顾阿姨一直在跟陈与禁讲话,但是陈与禁大约是精神状况不佳,一直没有回应。顾阿姨到最后自说自话都有点尴尬了,于是转头问许拦阳,“你爸爸身体还好么?”

    许拦阳笑着说:“还不错。”

    等顾阿姨回过头了,许拦阳小声对季夏说:“待会记得喊爸爸。”

    季夏偷偷在许拦阳胳膊上轻轻地掐了一下。许拦阳笑得春风得意。

    上菜的时候顾阿姨一直拉着许拦阳说话,听得季夏尴尬恐惧症都要发作了——不是为自己,是为了顾阿姨。

    顾阿姨没有理会季夏,几乎一直问许拦阳这些年的境况,连季夏都听得出来,她一直试图把话题往顾陈曦身上扯。季夏想,大概顾阿姨真的很不满意,对自己是许拦阳的女朋友这件事。

    不过顾阿姨高不高兴与自己没关,既然顾阿姨没找她搭话,她就自顾自吃饭了,还吃得挺香。陈与禁扒拉一下季夏的袖子,季夏一愣,才反应过来,陈与禁是让她帮夹菜呢。

    季夏帮着夹了一筷子,放到陈与禁的碗里。陈与禁吃着,等季夏半碗饭都下肚子了,才说一句:“谢谢夏夏。”

    季夏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道谢她夹菜的事情,突然有些高兴,于是笑了,“没事呢,爸!”

    最后这句爸来得浑然天成气镇山河,说完之后季夏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转头一看,许拦阳和顾阿姨都看着自己呢,顿时有点不好意思,想解释,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于是埋头吃饭。

    半晌,就听见顾阿姨阴阳怪气地道:“看来你们俩关系真的挺好的啊。”又似乎无意识在感慨:“唉,当年你和小曦还定了娃娃亲呢,谁知道都是俩女孩。后来我琢磨着吧,女孩就女孩,俩女娃又不是不行,总之这亲家我是一定要结的。唉,没想到最后你们还是分手了。”

    这话有些来势汹汹的意味,季夏吃着鱼呢都感受到了这刀枪棍棒,一个不小心,鱼刺卡在了喉咙里,顿时就捂住了脖子喘起来了,脸也红透了。

    许拦阳一见这情况,担心不已,站起来到季夏旁边,拍着后背问:“还好吗?”

    季夏被鱼刺卡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摆了摆手,表达自己真的很不好。

    许拦阳面色焦急,对顾阿姨说:“顾阿姨我先带她去卫生间处理一下。”随后就拉着季夏去了卫生间。

    两个人在洗手台折腾了半天,最终才把那鱼刺解决掉。季夏面庞艳红,眼泪汪汪,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呢。

    许拦阳一边拍着季夏的背,一边说:“不要在意她的话,从顾陈曦出国,她就有点不对劲了。”

    季夏一边咳嗽一边问:“她好像挺想当你岳母。”

    许拦阳嘴角的笑容冷了下来,“她想当我妈。”说完又叹了口气,“以前顾阿姨还是很好的,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子,大概是魔怔了。”

    季夏道:“我们出去吧。”

    谁知许拦阳拉住了季夏的手,道:“听着,我跟顾陈曦是有一段,以后慢慢跟你解释。但是现在,”她把季夏的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说:“真的什么都没有。”

    季夏一愣,说:“我知道。”想到下午的事情,补充一句:“她好像是来处理顾陈曦什么黑历史的。顾陈曦有什么?”

    许拦阳沉默了几秒钟,说:“我知道了,走吧。”

    季夏一听这话,也知道自己不用多说,于是捏了捏手。嗯,挺软的。

    许拦阳:“???”连忙追上去:“你耍流氓!”

    季夏没回头,走得越来越快,声音里的笑意却止不住:“谁让你把我手放那的,还不准人耍流氓啦?”末了还点评一句:“挺软挺有料的。”

    许拦阳小跑着,说:“流氓想耍你。”

    两人嬉闹一路,回到包厢的时候,顾阿姨已经吃好歇筷子了。

    顾阿姨掀了掀眼皮:“哟,呆挺长时间啊。”

    许拦阳笑了笑,拉着季夏入座,道:“顾阿姨这次是为什么回来?”

    说到这个话题,顾阿姨微微正色了些,说:“不知道谁往上头递了举报材料,说了小曦以前的几个问题。我这不过来找关系的嘛,小曦原来就在这儿工作,得这边领导开证明呢。”想了想,又说:“这里边还涉及到你,”顿了顿,看了季夏一眼,继续说:“和小曦以前那段情史,可能还需要你写个材料。”

    季夏被看得很不舒服,那一眼里似乎还带着一些挑衅。季夏心想:勾搭未成年人还值得炫耀吗……行了行了我知道顾陈曦跟许拦阳有过一腿,下一位。

    许拦阳笑了笑,把手放在季夏大腿上拍了拍,慢条斯理道:“要我证明什么?我跟顾老师谈过恋爱是真的,我那时候未成年是真的,顾老师主动追我也是真的。我觉得吧,这些照实写上去,影响也不好,您说是吧?”

    这话的意思是许拦阳不会在材料里帮着顾陈曦说话了,顾阿姨听懂了这层意思,脸白了白,最后憋出来一句:“阳阳,你怎么这样呢……”

    许拦阳说:“我看吴主任一份证明也就够了,您给上边说,没找到当事人,这事就可以结了。”

    她看了看桌上,根本没人动筷子了。陈与禁抱着杯酒在抿。许拦阳问:“陈与禁,可以走了吗?”

    陈与禁抬了抬眼,点了点头。许拦阳想起了什么,说:“陈与禁你今天还没跟顾阿姨说话呢吧?”

    陈与禁想了想,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我以前以为你……很好很好的。”还叹了口气。

    这句话成功把顾阿姨的脸色又说白一层。

    出去的时候许拦阳拍了拍陈与禁的肩,说:“嘿今天怎么表现挺机灵的?”陈与禁又不说话了。

    季夏回头看了看包厢的门,问:“就这样走掉没事吗?”

    许拦阳说:“没事。”想了想又说:“材料我会写的,免得这事顾阿姨处理不完,顾陈曦还得回国,你见了烦。”低头亲了亲季夏的鼻子:“你不会吃醋吧?”

    季夏推了推她,说:“吃你个酱油!”

    电话响起来了,许拦阳一看,是自己那日理万机的妈妈。接起来,听见许秀叹了口气,说:“有人举报小曦,她妈往你那边赶了,你知道么?小曦咱得帮,面子不用给了。”

    许拦阳也猜得出许秀对顾阿姨的态度,回头看了眼包厢,说:“知道知道,我已经帮你报仇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第026章》,方便以后阅读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