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暖宠心尖妃

27马西抉择,暖暖被抓

类别:架空历史 作者:成珍珍 书名:重生暖宠心尖妃

    “夫君救救妾身!”如姨娘害怕的抓着马西的衣摆,如同一个无依无靠的浮萍一般。

    马西伸出手将如姨娘给拉起,只是他的这个动作让坐在那里的霍初兰和楚兮暖脸色都不怎么好,当着正妻的面对着姨娘如此偏爱,这样的做法太伤人。

    楚夏然看着两人为自己打抱不平的目光,心里一阵舒坦,或许比起男人这样的朋友更值得她去相交。

    “马校尉,不知道马校尉这是何意?这位姨娘不仅仅见了本郡主不行礼,甚至还辱骂本郡主,马校尉如今这是认为这位姨娘做的对吗?”楚兮暖有些不悦的开口。楚兮暖一直都被家里人给保护的很好,也一直娇惯着,做起事情来也是不按章法。

    马西原本以为,郡主和安王妃就是来找茬为楚夏然出气的,更以为如姨娘这个样子就是无妄之灾,却不想听到郡主所言有些不解,看着站在那里的丫鬟。

    那丫鬟是伺候马西身边的老人了,听闻连忙跪下,不带任何偏颇的将今日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马西。

    马西没有想到如姨娘见到这两人不仅仅没有行大礼,竟然敢骂她们是贱人,就凭着这两个字就是安王妃和郡主杀了如姨娘他也没有任何话语来过问。

    马西将如姨娘给推开,抬眸看向再一次被自己误解的楚夏然,却发现楚夏然坐在那里,正亲自为安王妃和郡主沏茶。此时的楚夏然少了几分平日里鼻孔看人的毛病,因为身子未好所以脸色带着娇弱,她看着安王妃和郡主的眼神软和。楚夏然原本就是被宫中最好的嬷嬷所教导,所以哪怕是沏茶,也自有优雅,看着赏心悦目。

    看着这样的楚夏然,马西有些恍惚,但心里原本就喜欢楚夏然的心思更为深刻几分。他没有想到,楚夏然还有这样柔软的一面,也是自己一直都想要挖掘的一面。

    只是三杯茶水,并没有马西的那杯,这又让马西有些尴尬,但马西此刻也知道自己刚刚所作所为的确不妥,坐在那里开口“安王妃和郡主来府,怎么不让人通传一声,公主和二位的关系不错,今后可以多多来往!”

    可惜,马西的一番话没有一个人搭话。倒是倒在地上似乎被遗忘的如姨娘不堪开口“夫君,夫君,求求你救救妾身,妾身知道错了,妾身再也不敢了!”

    如姨娘原本以为马西会和楚夏然发火,甚至对安王妃和郡主动粗,哪里想到马西对自己不闻不问,这让如姨娘突然清醒,自己什么身份,人家又是什么身份,她怎么会犯糊涂了。——

    霍初兰将茶盏一放看着楚夏然不解道“三公主,你身为府中正妻怎么连一个姨娘都没有管好,有姨娘可以称呼老爷为夫君的吗?莫不是本王妃在宫中的礼仪还没有学全?”

    马西咳嗽了下,他身为一个武将对于有些细节方面的东西从来都不注意,曾经没有迎娶楚夏然的时候府中的姨娘也都是这样称呼自己,他并没有觉得不妥。如今被安王妃这样一说,倒是觉得这些姨娘是真的逾越了。

    楚夏然一直都自诩自己乃是最为知礼懂礼的公主,如今被霍初兰这样一说,话语自然就冒了出来“只是一个后院罢了,本公主还没有弱到那种地步,就是在皇后后院,也无人敢对本公主如何!”

    霍初兰看着楚夏然,就知道骄傲的楚夏然又回来了,这说明楚夏然并无问题,虽然这夫妻二人的关系似乎有些不妥。但是霍初兰如今享受了楚子安的独宠,真的做不来劝楚夏然包容那些姨娘的话语来。

    “既然,如姨娘连话语都说不好的话,那么今后就不必说话了!”楚夏然坐在那里,看着如姨娘带着高高在上,如同看着小丑一般看着倒在那里的如姨娘。

    如姨娘没有想到楚夏然竟然如此心狠,直接要毒哑了自己,还是当着马西的面。如姨娘这么多次有些挑衅楚夏然都没有得到惩罚,哪里想到楚夏然的手段竟然如此之高,她这辈子都不会有子嗣,若是再没了嗓子,她今后可怎么办?

    “老爷,不要啊!”如姨娘如今可以求的也只有坐在那里的马西了,如姨娘如同往日一般可怜兮兮的看着马西“妾身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如今公主若是让妾身没了嗓子,妾身还怎么活啊!”

    如姨娘的话语,让马西也想到这些姨娘的身子,这对于女人来说的确残忍。

    “既然不想活了,本公主过会会让人送去白绫,当是成全了你的一片心意!”楚夏然笑着开口,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样子,楚夏然在宫中看过太多了,已经有些麻木不仁。

    马西看着楚夏然,眉头不经意的皱起,他是知道皇家并不拿人命当成一回事,但是马西还是不赞同楚夏然这样的杀人不眨眼,可是看着还有外人在,马西也不想落了楚夏然的面子。

    “老爷!老爷不要啊!”如姨娘害怕的磕头“妾身今后必定不会争宠了,妾身会不见老爷的,求公主放过妾身!”如姨娘看着马西,眼泪顺着脸颊不要命的流淌“老爷,妾身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老爷,不要!”——

    如姨娘的话语,让马西顿时心生不忍。如姨娘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在还没有迎娶楚夏然的时候,如姨娘也将后院给打理给打理的很好,如今只是因为几句话就杀了她,马西做不到。

    “公主,如姨娘罪不至死,还是重新处置吧!”马西放低声音,可是这番姿态却是因为另一个女人。

    楚兮暖怒气上涌,有些看不惯马西这两个女人都想护着都想要着的做法,楚兮暖原本就护短的紧,更何况楚兮暖心里是欣赏楚夏然的,如今看着马西的作态就想要动手。

    楚夏然坐在楚兮暖的身边,第一次不顾自己的姿态伸出手握住楚兮暖的手,目光中带着感动和不赞同。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夫君不顾自己的情况,维护另一个女人,而只有几次相交的朋友却为了自己来到府邸,如今更是为自己出头。

    “夫君这是想要保下如姨娘?”楚夏然问道。

    马西看着楚夏然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话来,他记得刚刚成亲那会,楚夏然看着自己的目光虽然高傲但大多的时候带着笑意,而不是如同现在带着厌烦,似乎自己是一只苍蝇一般。

    马西的不回答在楚夏然看来却是默认,楚夏然摆摆手“既然夫君如此宠爱如姨娘,本公主也不会做那个恶人,来人啊,将如姨娘带回院落,明日里会有嬷嬷前来教导!”

    楚夏然的做法有些让人吃惊,就是马西和如姨娘自己都没有想到,这还是惩罚吗?明明就如同奖赏一般,毕竟一个姨娘哪里还劳的动宫中嬷嬷的教导。

    可是,当今后的日子里,如姨娘被那宫中的嬷嬷给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楚夏然的手段竟然这样可怕,她恨不得当初就被赐死来的简单。

    “公主…”马西有些感激,他以为楚夏然这样的做法都是为了自己。可是楚夏然并没有看马西,而是带着霍初兰和楚兮暖走出大厅,去了自己的院落,独留马西一人坐在大厅里,感激的话语还在口中没有说出。

    入了楚夏然的主院,楚兮暖不满的坐在那里,**裸的表示出自己的不开心。楚夏然平日里所接触的女子大多都是一句话恨不得拆成十个意思来,哪里想到楚兮暖竟然直白的如此可爱。

    “平日里竟知道欺负人,怎么到了这个时刻竟然这样没用,还不让我开口,若是我动手,那如姨娘自会有惩罚的!”楚兮暖瞪着楚夏然,抱怨自己的不满。——

    若是平常竟然有人说自己没用,楚夏然不说拉出去杖毙,但是也不会轻易放过,但是楚兮暖这样说自己,楚夏然竟然不觉得生气,甚至心里还很高兴,楚夏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出问题了。

    “你懂什么?”楚夏然伸出手戳了下楚兮暖的额头,这样亲昵的态度楚夏然竟然做的很自然,其实曾经她从未对旁人这样过,可是楚夏然敢保证自己只是轻轻的一戳,但是楚兮暖的额头竟然留了印子。

    楚夏然的手一僵,她没有想到楚兮暖的肌肤竟然娇弱成这个样子,比起自己公主更是不知道嫩了多少,看的楚夏然一阵心虚,毕竟女子的容颜可是极为看中的。

    “不过一个姨娘罢了,本公主有的是办法让她生不如死,何必在面子上和夫君过不去,就算你们今日不来,本公主也不会放过她,你们真是多管闲事!”楚夏然口不对心的说道。

    “是,我们多管闲事,初兰,我们走吧!”楚兮暖故意说道,在知道楚夏然并不是如同圣母一般准备放过那个如姨娘楚兮暖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

    看着两人真的准备离开,楚夏然脾气上来了“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本公主答应了吗?既然来了,就陪本公主说说话吧!”看似如同恩赐一般的话语,露出的却是孤单的心。

    楚兮暖和霍初兰是在马府用的晚膳,等她们从马府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变黑了。霍初兰看着天色,对着楚兮暖说道“暖暖,我送你回去!”

    “不用,丝涵的武功不错,而且我自己也没有那么弱啦!你还是早些回去吧,不然子安怕是要来找我要人了!”楚兮暖调皮的笑着将霍初兰给推着上了安王府的马车。

    霍初兰想到楚子安此时怕是已经回府,也不知道楚子安是不是一个人用膳,没有自己陪着是不是吃的不多,这样想着霍初兰就有些想念楚子安了。

    “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霍初兰嘱咐道。

    两辆马车朝着两个方向离去,一辆马车上是安王府的标志,另一辆乃是凌侯府的标志,楚兮暖自从有了一个郡主的身份,在京城中行事就方便很多,就是去侯府看凌老侯爷也很方便,但是在暖阁的时候就需要伪装注意一番。——

    或许是因为如今还是冬日的原因,而且冷风还特别大,马车的帘子被冷风给刮的一阵阵响声,间隙吹进马车里的风也是十分冰冷。道路上,很多商贩早早的就收了摊回去,显的有些冷清。

    楚兮暖坐在马车中有些昏昏欲睡,可是马车突然停下,让楚兮暖整个人都撞在马车壁,额头撞上马车壁,楚兮暖痛的眼泪汪汪,捂着自己的额头有些生气。

    “小姐!”丝涵的声音带着怒气和担忧。

    楚兮暖今日出来就只带了丝涵一人,而且如今她顶着郡主的身份,还是凌侯府的人,楚兮暖本以为不会有人动自己,但是听到丝涵的声音,楚兮暖明白这是出事情了。

    楚兮暖伸出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声音淡然如同一暖风“无碍!”虽然额头很痛,但是楚兮暖倒是想知道在京城里,究竟何人敢来动自己,还在这道路之上。

    丝涵听到里面小姐的声音放心,然后看着阻拦住她们的人,抽出放在马车外的长剑,声音带着厉喝“何人阻拦?马车内乃是冷侯爷的妹妹,你们还不退下!”

    可是外面的这些人听后却不动,甚至抽出长剑就向丝涵攻击而来,逼的丝涵只能跳下马车,而那些人趁着这个空档跳入马车中,准备将坐在马车里的楚兮暖给抓了。

    可是,那人拿着武器划开车帘的时候整个人就倒了下去,而他的胸口处冒着涓涓的红色鲜血。众人一看,看向已经没有马车帘的马车里,坐着一个正在拿着手帕擦拭匕首的女子,那女子美貌异常,但此刻杀了一个人,却面不改色,如仙但似魔。

    楚兮暖杀了一个人后,看着将马车团团围住的人,皱起眉头,因为她发现这些人不是杀手也不是强盗,哪怕这些人身穿布衣,但楚兮暖知道这些人该是侍卫,而京城里有这么多侍卫的人不多。

    “丝涵,杀!”楚兮暖的声音娇软之色退下,剩下的都是对人命的冷酷和淡然。楚兮暖知道丝涵以为顾忌着这里是京城,所以出手难免留了几分,可是楚兮暖看到丝涵的身上已经有伤口,心里顿时起了怒火,而她自己同样跳下马车,拿着匕首收割性命。

    得了命令的丝涵杀的更加卖力,两人虽然都只是个女子,但面对这么多的侍卫还是有些抵抗,不过,楚兮暖在和这些侍卫厮杀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这些人对自己不下杀手,活捉的意味更多。有了这么一层,楚兮暖下手更加的凶残,身上的粉色衣衫顿时就浇灌了上了鲜红的血。——

    握着匕首的手被冷风吹的通红,楚兮暖的眼眸从一开始的淡然无波到后面的生出恼怒,楚兮暖恼怒的不是旁人而是自己,因为她自认为自己很厉害,可是偏偏每次事实都告诉她,她还不够强。

    楚兮暖握着匕首的手有些冻的僵硬,似乎有些握不住匕首,体力也在急剧下降,那些人虽然不会要楚兮暖的性命,但是也没有打算要让楚兮暖毫发未伤。好在楚兮暖一直都在保护自己,丝涵也尽力的保护楚兮暖,让楚兮暖几乎没有怎么受伤。

    “够了!”就在丝涵准备再一次的用自己的身体来抵挡那些刀剑的时候,楚兮暖忍不住了,她可以忍受自己受伤,却不能忍受身边之人为了自己受伤。

    “带本小姐去见你们主子!”楚兮暖开口,但却不经意的将自己衣服上所挂着的珠串给握在手心,慢慢的将珠串给拆开,悄悄的扔了一个珠子落地。

    丝涵捂着自己的伤口,虽然不赞同小姐的做法,但是只是站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看着那些拿着武器的人,这些人似乎也有些杀红了眼,眼里的杀气十分浓郁。

    “带走!”一句话,楚兮暖和丝涵被这些人带走,而那些人没有看到楚兮暖袖子中遗落下来一颗颗的珠子。

    ------题外话------

    宠妻狂魔:快穿之男神宠上身(作者:成珍珍)

    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男主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简介:安沫沫死了,身为白富美,有心机有手段有美貌,她死的无辜又冤屈。

    可是,安沫沫又活了,活在一个系统中,成为一个快穿中的女主。

    在一个个世界中,安沫沫成为一个个女主,游走在不同的世间,改变曾经属于女主的性命。

    那些穿越的、重生的、白莲花、心机婊,各式各样的女配,都速速退下吧。

    可是,她只是改变女主的人生,没准备谈恋爱,至于什么太子、王爷、教授、校草…怎么都围绕在自己身边,而且这些人怎么越来越像一个人?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暖宠心尖妃27马西抉择,暖暖被抓》,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暖宠心尖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暖宠心尖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